您的位置: 首页 >文学 > 正文

最新小说《只赋深情寄相思》司露微-女主-免费观看全集

2019-04-23 10:15:21来源:
新书《只赋深情寄相思》已上线!
 
在【龙凤书屋】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只赋深情寄相思,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章节
 

徐风清回到家,已经是晚膳时刻了。

他们母子是不爱吃剩菜的,徐家有钱,供得起他们每顿新鲜的。

而今晚,他们却把中午的菜都热了。

司露微做的菜,哪怕是剩下的,也比其他人做的好吃。

徐风清吃饭的时候一直在傻笑。

徐太太瞧在眼里,打趣儿子:“露微应了你什么?”

徐风清回神,略有点窘迫。

他情窦初开时,就喜欢司露微。那天,她在私塾的窗下探头探脑,他正好坐在窗边,瞧见了一双特别水灵的大眼睛。

当时正好是春末,窗下一株桃树,她被人发现时急忙站起身,撞到了花枝,花瓣飘飘洒洒落了她满身。

徐风清那时候才十岁。

一阵清风,他闻到了花香。

而后,他常去她舅公的饭馆吃饭,又在她舅公出事之后,求他阿妈买下那饭馆,帮她一把。

至今为止,已经七年了。

他情谊不改。

只是,司露微出身不高,她亲娘早逝,她阿爹和哥哥实在有点糟糕。徐家这等门第,徐风清怕阿妈嫌弃司露微。

他原本想好了,等他考中了进士,就用成年人的态度和阿妈谈一谈:他愿意对自己负责,愿意娶露微。

他会给露微荣华富贵,会让她诰命加身。

不成想,后来世事无常,皇帝没了。

而他只会念书,前途到底在哪里,他现在也不知道。

至少,他还有露微。

“阿妈,我......”他的话在心中过了无数遍,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他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这也是他最重要的人。

万一阿妈反对.......

不成想,徐太太却先笑了:“你想娶露微,阿妈知道,阿妈同意。”

徐风清怔怔看着他阿妈,唇角渐渐上扬,可眼睛却微湿。

他所有的担心,在他阿妈这里不是事。

徐太太说儿子:“你瞧你,这么大人还要哭了吗?”

她并非敷衍儿子。

徐太太出身比司露微还差。

她爹是个土匪,被朝廷招安了,做了个小将军。老头子擅长钻营,后来官路顺畅,一直到告老还乡。

老爷子做官那些年,积累了财富,回乡之后买了很多田地,是富甲一方的大地主。

徐太太也嫁入书香门第。

可她婆婆一直不太喜欢她,总说她没什么大家闺秀的气质。

听得久了,徐太太自身就对“大家闺秀”很反感。

她喜欢司露微,因为露微喜欢她儿子,且是真心实意。几年的了解,徐太太知晓司露微踏实、勤劳又上进,持家是一把好手,做儿媳妇是极佳人选。

司露微的娘家是糟糕了一点,可谁的人生是百般顺遂?没有这种烦恼,总有那种。

再说了,她是娶儿媳妇,娶到徐家来,儿媳妇娘家再怎么闹,也不敢到徐家造次,又不是嫁闺女。

徐太太知道她儿子的心思。

儿子怕她看不上露微,总在她面前试探,她是既好笑又心疼。

今天露微拿到了字帖,第一个就翻到了徐风清的字,可见她是把徐风清的一切都牢记的,又慎重说一句“喜欢”,徐太太很感动。

她一个外人,都能感受到露微对徐风清的情真意切。

两口子过日子,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感情好才是根本,其他都是细枝末节。

身份有什么重要的?

徐风清送完露微回来,这样开心,两个人定是剖了心扉,把话说通了。

徐太太也替他们高兴,所以在这个关头,没有泼儿子冷水,只是锦上添花的把自己的意思直接说出来了。

“阿妈,儿子会孝顺您的!”徐风清突然给徐太太跪下,“阿妈,谢谢您,儿子给您磕头。”

他泪如雨下。

他年少的心里,大概是觉得母亲和露微就是他的天地。

徐太太也被他弄得眼睛酸涩:“好了,男儿膝下有黄金,快起来。”

她把徐风清扶了起来。

想起了露微,徐太太觉得她实在招人疼,又觉得她忠厚,就对儿子道:“风清,你要记住今天的话,将来甭管多发达了,都别负了露微。

她是个苦命的孩子,你要全心全意待她,你阿妈也就无憾了。否则,阿妈先不认你。咱们徐家的人,不能背信弃义。”

“是!”徐风清破涕为笑。

司露微并非全然不知情。

她看似木讷,实则不蠢。

若是徐太太讨厌她或者提防她,她是不会往徐家去的。

她早已知晓徐太太对她的态度,她才敢放任自己爱上徐风清。

拿到了字帖,她回房点了灯。

她坐在灯下,用手指一点点描摹他的字。他的字很秀气、很干净,就像他那个人。每一个字都很好,能映照进她的心,给她光明和力量。

她身在泥沼,也绝不会放弃自己,否则怎配得上徐风清?

当然,现在还配不上。

她默默想着心事,外面传来她哥哥的声音:“露微,晚上还跑吗?饭做不做?”

“做。”她回答了声,心情好像还不错,“晚上吃粉。”

江西人说粉,是指米粉,并非面粉,沈砚山也是后来才知道。

见她还有心思弄吃的,他唇角微动,有了个难得一见的微笑。

晚上是肥肠米粉。

任何食材,到了司露微手里,都能化腐朽为神奇。

她用鲜汤做底,米粉劲道,肥肠软烂香辣,撒上青翠葱花,才端上桌就闻到了香味。

“我妹做的粉都比旁人家的好吃。江西谁家不吃粉?条条街上开粉店,没一家有我妹的手艺好。”司大庄兴奋极了,咽着口水对五哥说。

只有出去吃一次,才知道家里的饭菜多美味。

司大庄中午吃的每一样都不对味,恨不能把人家小馆子给砸了。

“吃你的吧。”司露微低声,转身又去了厨房。

沈砚山拿了筷子:“等一会儿,等小鹿上桌一起吃。”

露微给他们盛上了,自己还在厨房收拾。

司大庄立马很紧张冲他摆手:“她不喜欢人家这样叫她,一会儿恼了,会挠你的。”

沈砚山把筷子放在桌子上比齐:“我叫,她不会恼。”

“凭什么?”

“她喜欢我,我长得英俊。”沈砚山道。

正好司露微端了自己那碗出来。

见他们俩还在说话,不免诧异:“怎么不吃?不好吃吗?”

“不是,五哥说要等你。”司大庄如实道,然后他拼命给五哥使眼色,让他叫一声听听。

沈砚山就道:“小鹿,明早吃什么?”

他说罢,抬眸看着她,眼底饱含深意,那一句“要听话”,在司露微耳边回荡。

她端着大碗的手略紧,忍了又忍:“炒饭行吗?”

司大庄震惊:“他叫你小鹿,你不打人?”

司露微瞪了他一眼,默默坐下来吃饭,没有撒泼。

司大庄心酸发现,原来是真的,他妹妹要被五哥拐跑了。

英俊了不起啊



​扫描下列二维码关注公众号,回复: 只赋深情寄相思 ,即可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文学
  • 粤港澳
  • 大都市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