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学 > 正文

司露微小说《只赋深情寄相思》最新章节无删减无广告

2019-04-22 10:35:02来源:
新书《只赋深情寄相思》已上线!
 
在【龙凤书屋】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只赋深情寄相思,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章节

 

沈砚山把一柄短刀磨得雪亮。

他看了眼在小厨房忙碌的背影,心里泛起一抹柔软。

他把刀放入刀鞘,放重脚步,走到了厨房门口:“中午吃阳春面。”

阳春面是江南小吃,北京不常有,但沈砚山的母亲是苏州人,她会做,他出国之前常吃。

他三个月前重伤,总感觉自己熬不过去,听到女孩子用蹩脚官话问他想吃什么,他随口说了句“阳春面”。

他不知道,江西人并不做这道吃食。

可是很意外的是,司露微会做。

阳春面最讲究的,是熬葱油。面条劲道滑爽、汤汁鲜美透亮,这是基本功,葱油则是锦上添花。

谁能熬好的葱油,谁就能崭露头角。

司露微做的阳春面,不像沈砚山母亲做的,却是他吃过最美味的。

后来他也问过了司大庄:“你妹妹很会做饭?”

“我舅公做过御厨。他没死的时候开了个小饭馆,露微天天去帮忙,他教露微的。”司大庄说。

沈砚山从司大庄和司露微身上,看不出半分亲兄妹的痕迹。

他也问司大庄:“怎么你叫大庄,你妹妹不叫二妞?”

司大庄有问必答:“她小时候快要病死了,我娘带她去拜佛,回来说要改名,花了十文钱请先生取的大名。”

而他娘则舍不得花那十文钱也给儿子取一个。

沈砚山每每想到这里,就觉得遗憾——若是司家太太还活着,肯定很疼女儿,司露微日子会好过很多。

司露微低垂着头,听到了他的话,就拿出面粉:“行。”

沈砚山看着她,想起她最开始对他很不错,他重伤时她精心照顾,后来就突然很冷漠,心头不免闪过几分阴霾。

司露微不是个温柔的姑娘。她做事麻利、言语爽直,虽然不咋咋呼呼的瞎闹腾,但实在不扭捏。

她话不多,该说什么就说什么,也不内向。

可最近她总是躲着沈砚山走,不跟他说话,偶然看向他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惶惑与不安。

“你怕我?”沈砚山突然问。

司露微手里的面粉撒了一把在砧板上,手略微抖了下。

她把剩下的面粉都倒进盆里,准备和面,半晌才答话:“我自己家,我怕你做什么?”

沈砚山依靠着厨房门。

他静静打量她,看着她纤细手臂很有力道,做事总是很流畅娴熟,甚是好看。

他慢吞吞开口:“怕要不回你的卖身契......”

司露微的手停住。

她的后脊僵成了一条线。

“你这些日子一直想问,怎么不开口?”沈砚山又道。

司露微的确很想要她的卖身契。

她被五哥从jiyuan赎回来,五哥怎么可能没拿到卖身契?可她又想到是五哥用那支枪换了她的命,她若是非要去讨,显得不识好歹。

她也不知道五哥为何扣着不给她。

加上她那个死鬼爹总不回来,她每天提防着,的确是心事重重。

司露微没什么文化,去年才及笄,经历也很少,心思也不知内敛,全写在脸上,像一张白纸。

“我......信任五哥。”司露微面颊的肉也僵了,喉咙发紧,声音不太像她自己的。

她以为,这样说很有诚意,也懂得感恩。

不成想,沈砚山并未体会到,他不紧不慢说:“那好,我替你收着。卖身契在我手里,你就是我的人。我对自己人不下狠手,你别怕。”

司露微僵直的身体更加紧绷,如遭雷击。

她此刻才明白,五哥并不是救了她,而是买回了她。

她仍是被卖了的。

只是主子从董爷变成了五哥。

司露微脸色惨白,冷汗从额头沁出,双手无力,那面她怎么也没办法将它揉成团。她甚至感觉透不过气,所有的恶意都袭向了她。

她慢慢蹲坐在地上。

她难受的时候,好像会胃疼,所以总喜欢蜷缩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了她哥哥的声音:“饭还没做?露微,不做饭你干嘛呢?”

司露微艰难站起身。

她揉了几下面,越想越气,狠狠把面盆一摔,从后门冲了出去。

司大庄又惊又愤:“你又发疯!快回来,我饿了,露微,露微,小鹿!”

司露微有双特别大且水灵的眼睛,像极了鹿眼,司大庄有时候就喊她叫小鹿,只是每每都要被她狠揍一顿,平常也不敢天天挂嘴边。

她打人的时候会拼命。

沈砚山开了房门,静静看着厨房里的冷锅冷灶,再看着兀自发颤的后门,表情微沉。

“出去吃。”他沉声对司大庄道,“别嚷嚷,吵得我头疼。”

司露微漫无目的走到了前街。

前途暗淡,抽走了少女最后一丝上进心,她摔锅摔盆的想:算了,还是自己逃吧,逃到哪里算哪里。

然而真逃出来,她又不知去哪里好。

她很小就没了娘,生活全靠自己摸索着来。

南湖县是小地方,她没见过什么世面。街坊邻居都是贩夫走卒,最底层的人。她从小就看着邻居家的男人打老婆孩子,又看到地痞横行,再看到小姑娘被卖到堂子,总生活在恐惧里。

她对这样的日子深恶痛绝。

她一定要逃出去。

为此,她八岁的时候,偷偷趴在私塾的后窗,跟着先生学字。

她想要认识几个字,将来去大城市给人家做丫鬟,哪怕主人家的打骂,也好过留在这样的环境里。

会认字,总占优势一点,也许能遇到一个好主人家。

没想到,那个时候她舅公回来了。

舅公是个御厨,会做很多菜,最擅长是江西菜。

他开了个小饭馆,也认识字。

司露微拼命的巴结他、讨好他,而他也真可怜这小姑娘,就收了他做徒弟。

可惜好景不长。

舅公原本就是身体有疾才被赶出皇宫的。病不传染,却也治不好,三年之后他就病死了。

饭馆卖给了其他人,钱被司露微的爹拿走了。

司露微学会了认字,也学会了做菜,虽然舅公没了,他给了她另一条出路。

她那时候才十一岁,已经盘算好了,等她满了十五岁,去官府拿到了名牒,就离开南湖县,去南昌府碰碰运气。

南昌府是大地方,大户人家多。她去能做个厨娘,如果不行,做个丫鬟也可以,只要不做伎女。

女子十五岁之后才有名牒,要去官府报备,然后准备婚嫁。

官府也有冰人,会帮忙说媒。拿到了名牒,就是官府认可的“成人”了,才可以去其他地方,否则身份不明,抓住了要下大牢。

她苦熬了这些年,不成想一切都成了泡影,如何能不伤心欲绝?

她不知不觉走到了舅公从前的饭馆后门,实在没力气了,又半蹲了下来。

“露微?”突然,她听到有人叫她。

男孩子的声音有点沙哑,单薄,却很好听。

司露微抬眸。

她秀眉微拧的愁苦脸上,情不自禁露出了一个笑容:“风清哥

 

​扫描下列二维码关注公众号,回复:只赋深情寄相思,即可阅读全文

​扫描下列二维码关注公众号,回复:只赋深情寄相思,即可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文学
  • 粤港澳
  • 大都市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