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学 > 正文

《人间禁区》灵异全集无弹窗在线阅读全文

2018-06-27 16:40:53来源:

关注【 小龙女书屋 】 xiaolongnvbook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人间禁区》,即可阅读全文

第一章 奇怪

我叫秦飞,今年二十二了,在天津上了快三年大学,是一个地道的大学生,前段时间,应学校要求,离开学校出来实习,说白了就是找工作而已。我先是回家歇了几日,便来到了太原市,想着在这里找一份工作,也主要是想离家近点了,周末什么的,可以回个家。

又过了几日,有一份工作,但不是很合适,就是在一家广告公司打杂、打扫卫生什么的,时不时的搬运一些材料,做一些苦力活。

我也想过,像我这样初入社会,经历不足,哪晓的人生百态,还是先安安稳稳的做几个月,实习完后,领上毕业证,先把学业完事了。那时再考虑换份好工作,抱着这样一个想法,我也就在这定了下来,也在这边租了房。

在公司这几日,一切安稳,别说是个打杂的,还挺充实的,

不知不觉又快要周末了,今天和往常一样,我出门去上班,在关门的一刹那,冷不丁吓了我一跳。只见门上拍满了黑手印,我咒骂了几句?实在有点生气,谁就这么缺德了?要说是熊孩子,我也无话可说了,可是一个孩子也够不着这么高啊。

算了,等晚上和女房东说说这事。我嘀咕几句,也没放在心上,也许我是有点背,刚出大门没走几步,一个转弯迎面撞上一个老大爷,不出意外,老大爷哎呦一身摔倒在地上了。

说实在的,我有点担心,想着可别出什么幺蛾子,一是怕把老大爷撞出个好歹来,二是怕老大爷讹我,不是我以小人猜测,是这个社会,让人心凉。

我扶起老大爷,说大爷你怎么样了?老大爷揉着腰,说小伙子,你这走路也太不小心了。我解释,说上班走路急了。老大爷摆了摆手,叫我快去上班,说他没事。

我又道歉了几句,觉着老大爷不错,转身没走两步.老大爷从背后叫住了我,眯着眼睛瞅着我,说完了完了。然后自顾自的又嘀咕了几句,摇了摇头,转身就走了。

我看着老大爷的背影,有点不明所以,难不成是老大爷有点神志不清了吧。

来到公司时,我的师傅已经来了,正在一边鼓捣着什么喷绘机。

我师傅,比我大一岁,看着挺老实的,性格却是蔫了吧唧的‘坏’,总喜欢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其他同事不一会也来了,挺忙碌的,一个上午不觉就过去了。饭点了,我和师傅留下看着公司,其他人去吃饭了。

就在众人走后,师傅接了一个电话,小跑着下楼了。二楼就剩下了我一个人,师傅刚下去不久,蹬、蹬的脚步声自楼梯间响起,我才转身就看见一个红衣大美女出现在二楼。

我心里一虚,我来这快一个礼拜,只是打扫一下什么的,对于其它业务还不熟悉,要是有客户来,也是别人接待的,客户问些什么,我啥都不知道,觉的也太丢脸了。

就在这时,大美女先说话了:“你就是新来的实习生秦飞?”她声音蛮好听的,就是有些生冷。

嗯?我应答了一句,心想奇怪了,这女人是谁啊,怎么知道我是来实习的?还知道我的名字?

我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大眼、瓜子脸、那腰也绝对是现在流行的A4腰,可我就是想不起我脑海里有这个人。

红衣美女好像能看透我的心思,说是老板的爱人,前段时间刚回娘家了,今天刚回来。

我小声哦了一下,也没其它什么意思,只是没想到,有点惊讶而已。

“怎么?你不信?”红衣美女盯着我,同时一股气场震慑而来,我不由的一愣,这女人不一般,这气质绝对是女强人特有的,不是谁都可以驾驭的。

我也不敢多说什么,随便应了几声,心里多少有点戒备的,因为我来公司一周了,老板经常见到,可从没有听谁说起过老板娘,即使师傅的口中也没提过的。

红衣美女也没在此事上与我再说什么,自顾自的掏出一串钥匙,打开了旁边的一个小柜子里,放了一个什么东西,就又锁上了。

那钥匙我是见过的,好像就是老板的,也不用她再说什么,我是百分之九十九相信她就是老板娘了。

老板娘这时也锁好了柜子,看了我一眼,说晚上你先别回去了,跟我去一个地方。

我点了点头,想着是不是要我加班了。而后老板娘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叮嘱我,不许我向别人提起见过她。

我说要去哪啊?

也不是我想多嘴,只是觉得奇怪,怎么还不让我说见过她呢?老板娘冷眼看了过来,说去宾馆。她说完就快速转身下楼去了。

我挠了挠头,感觉云里云雾的,老板娘是要约我去宾馆?然后呢,要干嘛?

作为一个男人,不得不去想歪,但理智告诉我,这个女人身份还得确定一下,要是故意给我下套,我就完蛋了。

不一会,师傅上来了,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的,我心想趁此借这个机会打听一下老板娘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好。

一来呢可以确定是不是有老板娘这个人,二来呢,我也可以决定晚上要不要等她了。

我小声说:“师傅啊,这老板应该有三十多了吧,应该结婚了吧。”我这样问也算是闲聊了,师傅点了点头,说结了。我哦了一声,心想那红衣美女还真是老板娘。

我说那老板娘也不来公司啊?师傅看了我一眼,脸色不是很好,说:“老板娘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死了。”

我笑了笑,说师傅你在开什么玩笑?师傅也没说话,给我看了一则新闻,是一月多前的,说的是某女子过马路离奇死亡,还附带有照片,而照片中的女子与我所见那个大美女一模一样。

我一下子蒙了,新闻这是不会造假的,除非是故意单独弄好然后给我看,可是就算师傅会弄,也不会知道我要提起老板娘的事。

要说师傅他们整我,这下的局也太大了,不至于这样的,我宁愿相信,我眼花或者大白天的看见鬼了。

我一下回过神来,难道真是见鬼了?但一想也觉的这事有点扯淡了吧,这年头,哪来的什么鬼?

也许只是两人长的像而已,所以我刚才看到的大美女,其实是冒充老板娘,然后玩‘仙人跳’?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因为在初中时,我班就有一对双胞胎,那简直就是一毛一样,上了三年,我也分不清谁是谁。

这事我想不清楚,也没提起此事,至于晚上我是不敢去宾馆了,就怕有个万一,那我也就完蛋了。

又翻看了一会杂志,李冉和几位同事吃饭回来了,轮到我们出去吃饭了,说来也巧,刚出门师傅又接了一个电话,好像是他女朋友的。

师傅皱了皱眉,就先离开了,我还想着告诉他中午我见老板娘的事,看来只能再找时机了。

对于吃啥我是没什么讲究的,随便找了一家面馆,点了一碗面,在靠窗户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也不知道咋回事,自坐了下来,右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

俗话说的好,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我心里也是越来越没底。总觉的老板娘这事太离谱了,一个死了一个月的人,怎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还要约我去开房。

过了几分钟,面端了上来,我吃了几口,手机就响了,是一条短信,号码我不认识,内容却有点莫名其妙。

今天晚上别回你房间,不然有性命之忧。

我想着谁这么无聊逗我玩呢,也没多在意,吃完后付了钱,走出了面馆,右眼皮跳的更厉害了,就像是有人扯着我的眼皮在拉动一样,我有点纳闷,这是咋了,难道眼皮抽筋了?

这乱想着,突然看到左边方向有一个小女孩正向马路中央走去,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路上还有很多车在行驶,走上去,绝对是死路一条。

第二章 一个小女孩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大声喊了几句,但车流声太大了,再加上离小女孩一定距离,她根本听不到。眼瞅着小女孩就要走上马路中央了,我这下急了,实在没有办法,我撒开腿就向小女孩跑去,说心里话,我不想当什么英雄,更不图什么,只是单纯的想要救下小女孩。

我记得上次这样不要命的跑是初中时候,是为了一个比赛,腿整整疼了一个下午,但这次不一样,我这是在救命,就是疼一天,我也得玩命的跑。

眼看来及不了,小女孩这时转头看向了我,还对我笑了笑,我想提醒她快躲开,但为时已晚,一辆车正好从小女孩左侧驶了过来,小女孩一下子被撞飞跌倒在马路上。

现在这马路两边都是设有一些护栏还有花草什么的,小女孩的视野一下子就失去了,我眼睁睁的看着那肇事车辆从我眼皮子底下逃跑,却没有办法,下意识的把肇事车辆的车牌号记住了。

如果小女孩出事,我报警,也不能就这样让肇事者逍遥法外。

我火急火燎的又跑了几步,来到小女孩被撞的地方时,当场愣住了,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小女孩,而是一个白色半大的布娃娃安静的躺在路中央。

我后退了几步,想着难道我眼花看错了?摇晃了下脑袋,再看的确就是一个半大白色的布娃娃,这布娃娃还是款式很老的,记得我小时候见过几次,现在根本就见不到了。

我揉着点发麻的双腿,也许真是自己眼花了。但又一想,这也挺好不是?总比有一个小女孩躺在那里强吧?

又揉了一会腿,感觉好点了,起码是不哆嗦了。

突然,我的肩膀搭上了一只手,一看是个小女孩,一身白衣,七八岁的模样……等一下,这不就是我刚才看见的那个小女孩吗?我脑袋嗡的一下,这小女孩怎么从我身后冒出来了?

我揉了揉眼睛,看着小女孩,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小女孩也看着我,一脸纯真的样子,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说实话,小女孩挺可爱的,尤其是眼睛水汪汪的,就是白了点,就像得了白血病似的,手中的布娃娃老了点……看到小女孩手中的布娃娃,我再也坐不住了,因为我记得这布娃娃刚才还躺在马路中央呢。

我咽了一口唾沫,想着小女孩刚才被撞的情形,心里慌的很,这小女孩是人还是鬼?不会撞上不干净了吧?

这‘撞鬼’一事,我也是半信半疑,半信是因为以前听别人提起过,不像是瞎编乱造的,半疑是我长这么大就没遇到过。

我心里直打鼓,默念着佛祖保佑,千万别真是撞上不干净了,也幸亏是大白天,要是大晚上的,我可能真就以为是碰上不干净了。

小女孩眨巴着眼睛,看起来很纯真,小声的说着:“我妈妈不要我了,我以后可以跟着哥哥吗?”

我呼了口气,听这声音挺正常的啊,难不成是我乱想,自己吓自己吗?

不管怎么样,我也得冷静,我硬是挤出了一个笑容,小声问小女孩为什么她妈妈不要她了。小女孩停顿了几秒,摇了摇头,看样子很低落。

也许是小女孩一个人在外玩,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摸着小女孩的脸蛋,想着这事也不能不管,就也答应了小女孩,让她跟着我,等我下午找到她妈妈再说吧。

我这也不过是玩笑话,怕这小女孩乱跑,会出事。小女孩听了很开心,一脸认真的扳着手指头,我有点疑惑,不知道她在干嘛,过了一会,小女孩像是数完了什么,抬起头对我说:“哥哥,你真好,十二年了,没有人理过我。”

我一听,有点蒙了,十二年?这小女孩也不过七八岁吧,我心里一阵发怵,怔怔的看着下女孩,想要咽一下口水,喉咙里却是干干的,这时我也注意到了哪里怪怪的,小女孩身后是没有影子的。

我脑袋再次嗡的一下,半边身子都发麻了,背脊直冒冷汗,我这时才发现来往的人都会看我一眼,那眼神就是不解我蹲着在干什么,对于小女孩好像看不到似的……我慌了,难不成小女孩是鬼?

小女孩看着我,说要以后跟着我,说着还伸出一只惨白的右手摸向了我。我浑身都打了一个哆嗦,想要后退却发现双腿都麻了,也不知是吓的还是蹲时间长了。

小秦,你在这干嘛了?

突然,有人在叫我,声音好像在哪听过,我一喜,这不是老板吗?来的也太及时了,要是我现在能动,我绝对跳起来亲老板几下,从未有过的觉的老板是如此之好,眼泪都要流了出来。

小女孩瞅了瞅老板,又看了一下我,手又慢慢收了回去,有些失落,对我说:“哥哥,那我先走了。”

小女孩抱着布娃娃,低着头一步一步离开了,我长呼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比打了一架都累。老板正好从身后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怎么了。

我大口喘着气,想说看到不干净的了,但到了嘴边不知怎的却是停住了,想想还是算了。对于老板娘的事,我也不打算说,毕竟我也不清楚,还是先搁着吧。

这一会的洞府,就出了一身冷汗,嘴里边也是干的要死,比渴了好几天还难受,我这纯粹就是让小女孩吓的。老板说小秦,你是不是病了?我晃了晃脑袋,说没事。

老板也没多问,闲聊了几句,他说先回公司忙了,临走前也没催我去上班。我点了点头,现在腿还有点发软,看来得休息一会了。

经小女孩这么一茬,我有点相信师傅的话了,老板娘也许真的死了,中午见到的老板娘,八成不是人,可总觉得有点蹊跷,我有点怀疑不是我运气不好碰上了这事,而是这事寻上了我。

突然,电话响了,是女房东打来的电话,心想房租什么的都交齐全了,找我还有什么事?我接听了电话,刚放到耳边,听到房东那边嘈杂一片,乱哄哄的,时不时夹杂着像是电流的声音。

我隔着电话说了好几句,房东那边都没人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她那边信号不好呢。我直接按了电话,发了个短信,不到三秒,女房东就回过来了。

你在哪?快回来,你房间有东西。

我有点莫名其妙,也不知房东在说什么。过了几秒,房东又发来一条短信,快点回来,我怕。我想难道是有小偷了?这女房东笨啊,不会报警吗?

我心中暗骂,今天点也不是一般的背,先是撞上那‘东西’,现在又有小偷在偷东西?时运不济,也不是这样悲催啊。

来不及多想,我拨通了师傅的号码,说了一下情况,说晚点回公司。小女孩的事先放一放,我知道这得找一个懂行的人给我看一看才行,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回去把那小偷抓住。

我原地蹦达了好几下,双腿好了一点,才去坐公交,上了公交车之后,隐约听到有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好像是说,哥哥,不要去。我疑惑的看了一下外面,只见车窗外,一个小女孩怔怔的望着我,一脸不舍,而那个女孩就是刚才我见到的那个。

我头皮发麻,恐惧瞬间直窜心头,小女孩说要跟着我,不会是缠上我了吧,心中直念叨不要跟过来,不要跟过来。惟一庆幸的是公交车开动了,车上也有不少人。

小女孩站在那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也没有要追过来的样子,我长呼了一口气,就这么几秒钟,出了不少冷汗,不管怎样,还是先回去看看我房间什么情况。

很快,我下了公交,快步跑了起来,不一会,就到了我住的地方,推开大门,先是直走几步,然后右拐是一条暗暗的楼道,即使大白天的,楼道里也是黑的有点吓人,而楼道最里一间便是我的房间了。

我看着与平日里一般无二的样子,不像有小偷的样子,房东这是闲着没事干开的哪门子玩笑,正想着呢,突然眼前伸出来一只手,一下子捂住了我的嘴,一个女性声音我耳边响起。

别出声音,快点过来。

第三章 农历七月十四

我身体一个哆嗦,差点就叫了出来,乍一看那只手以为是小女孩也跟了过来。我赶紧点了点头,身后那人才放开我,我转身一看,原来是女房东。

我抚了抚胸口,靠在墙上大喘气,也不是我胆小,短短一小时内,先是老板娘,后是小女孩,给谁也会神经紧绷起来的。

女房东也是,不说话,似有什么难言之隐,忌讳的看了一眼楼道里,拽起我的胳膊就往楼上走,我开口说了一个你字,本是想问你干嘛呢。

结果女房东整个人都扑了上来,一下子就把我按在了墙上,双手紧紧的捂住着我的嘴巴。

这一下太突然了,我来不及防备,后脑勺咚的一下就撞在了墙上,撞的我头晕目眩,我有点火气了,想推开女房东,却看到房东脸色惨白,一个劲的在给我使眼色,而那个方向是楼道里。

难道楼道里有什么不对劲吗?我也没细看,先是点了点头,示意她放开我。

女房东松开了我,一个字也不说,又拉着我就是往楼上走,在上楼梯前我好奇的看了一眼楼道里,也不知是看错还是什么,总觉得楼道里好像有东西在蠕动。

女房东把我拉到她的房间,把门关掉,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就连胸口露出一大片都没发觉。我揉着后脑勺,看着女房东说,怎么了,大白天的神神叨叨的?

房东脸色不是很好,身体也一直在打哆嗦。我想这是怎么了,把人能吓成这样。我也不急,等她缓口气再说。她喝了口水,又沉默了一会,看起来好多了。

女房东看着我,小声说,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我感觉到了不对劲,她这是话里有话啊。

要说奇怪的事,也就是老板娘与小女孩了,我心里直打鼓,脸色也不是很好,女房东见我不对劲,又小声问了一遍。我想这事也瞒不住,还不如承认了。

我咽了下口水,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她这一下子脸色更差了,嘴唇都变紫了,一个劲的直嘟囔,坏了坏了,惹上不干净了。

我一听,啥玩意?难不成是女房东也看见小女孩了?

房东身体一个劲哆嗦,嘴里还直念叨:“你房间里有人,不,是有鬼。”

我坐不住了,怎么听着不对劲,好像不是小女孩,也不是老板娘啊。

我让女房东告诉我怎么回事,她缓了回神,才吞吞吐吐的才告诉我,就在她出门,路过楼道时,听见好像有婴儿哭泣的声音,很小声的那种。

她也觉的奇怪,因为这个楼道里就我一个租户,我还白天上班,怎么会传来婴儿哭泣的声音?女房东走到门前,猛的一声哭啼,撕心裂肺那种,声音还是从我房间里传出来的,女房东也觉得不对劲,这才打电话告诉我的。

我有点紧张了,我发誓我早上离开时,一切都好好的,也绝不会藏什么婴儿,更不会是什么恶作剧。

女房东也不说话,在沙发上发愣,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坐了下来,想着这是怎么回事?短短时间内,先是已死的老板娘约我去开房,后是死了十二年的小女孩说要跟着我,现在我房间更是传出了婴儿的哭声。

我这也是猜测,也不完全肯定就是这样,兴许这一切都有着合理的解释呢。我心想着实在不行就去房间看看,真要是不对劲,我也就彻底相信这世上有鬼的存在了。

这时,女房东说话了,声音很小的那种。我挪着身子凑近了一点,勉强听道她在说着什么。

我坐不住了,心想我房间里估摸着也是有那‘玩意’了。

俗话说的好,无‘奸‘不商啊,当初我来时,女房东告诉我这一块普遍租客少,房子相对便宜,我信了,现在她这么一说,根本不是那样的。

这儿根本不是租客少,而是没有租客敢租,因为……这里以前是死过人的!

女房东说的很模糊,说是三个多月前,这里有一个租客,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怀有身孕,结果莫名其妙的就死了。这也不算啥,离奇的是肚子里的孩子不见了。

想必是这事传出去以后,没人敢来这里租房了,我也是初来乍到的,见这里房租便宜,才住了进来。

不过说实话,要是搁以前,女房东跟我说这事,我顶多不屑的呵呵两声,这都什么社会了,还信这些?可是现在我要说不信,就是自欺欺人了。

女房东说:“你房间里传出婴儿的哭啼声,也许三个月前发生的有关系。”

我看的出女房东很怕,说话的时候,拿着杯子的手一直在颤,我也是头大无比。

难道这一系列事真是冲我来的?

现在想想觉的有点蹊跷,先不说已死的老板娘约我去开房是怎么回事。那个小女孩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看到?难不成是故意给我看到的?

可是也不对啊,女房东说怀有身孕的女孩是三个月前死的,可我三个月前还在天津上学呢,我也不一定会来这租房啊。

这有点乱啊。

等等,那条短信!

我想起来了,中午吃饭收到一条短信,让我晚上别回来,不然就有性命之忧?这么说给我发短信的那人早知道我房间里有古怪吗?

我才意识到……那不是恶作剧!而是在提醒我。

我伸进口袋,拿出手机,滑动解锁,可是屏幕上显示的,不是平日里弄好的墙纸,而是一个布娃娃,布娃娃身上还印着几个大字——哥哥,快走。

我啊一声,头皮都要炸了,只觉这房间都变的惊悚无比,是小女孩跟过来了,她缠上我了。我记得她说过要跟着我,我当时不以为,竟然答应了她,现在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小时候听人说起过,要是大半夜什么的,有人你名字,千万别答应,不然魂就没了,因为喊你的不一定是人。

我觉的我就摊上类似的事了,小女孩提出了一个‘要求’,我稀里糊涂的答应了,然后小女孩‘理所当然’的缠上我了。

对于这些,我不知道是不是存在着些什么说法,但现在遇上这事,只觉的毛骨悚然。

我下意识的就扔掉了手机,不敢看着那几个字,唯恐下一秒小女孩的模样浮现在眼前。女房东一愣,看着仍在地上的手机,又见我脸色不对,显的更加害怕了,低声说,怎么了。

我不知该如何和她说,况且对她说了也没用,会让她更害怕而已,只好故作镇静的摇着头。趁我一个不注意,女房东从地上捡起了我的手机,我阻止已经来不及。

女房东看着手机,脸色突变,一声惊叫,扑到了我的身上,手机再次掉在上,下一刻,传出了让我快要奔溃的声音——哥哥,快走。

女房东再也承受不住,哭了起来,身体哆嗦个不停,嘴里一个劲的说有鬼。我好不容易挣脱起来,抓起手机摔了个粉碎。小女孩的声音消失,我呼了口气,手脚控制不住的在抖。

女房东脸色骤白,惊魂未定的卷缩在沙发上,紧身裙退到了大腿根处,内裤露了出来都没发觉,我找了一件衣服,赶紧给她盖上。

我坐在沙发上,低吼了几声,心乱如麻,小女孩确信是鬼无疑,而且缠上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真的很害怕,身体都在控制不住的哆嗦,我掐了一下大腿,告诫着自己必须要冷静。

我开始捋着今天发生的事,先是出门,而后与一个老大爷相撞……对了,那个老大爷!

记得当时老大爷很奇怪,有点莫名其妙,说什么完了,沾染上阴气什么的。现在一想,老大爷兴许是看出什么门道来了,可是为什么不告诉我?难道真如他所说,我真的就要完了?就算是说出来,我也会完蛋吗?

抛开老板娘先不说,中午的时候收到一条短信,在告诫我晚上不要回家,按现在这种情形来看,是救我吗?这样说发短信的人是知道我房间里有古怪了,可是谁会给我发短信,我一点也没头绪。

还有……不对,老板娘!

我突然想到了一点,我总是先入为主的认为老板娘已死了,所以认为她接近我没啥好处,可我恰恰也忽略了她说的话。

老板娘也说了一点,那就是今晚不让我回去,这么一想,我也奇怪了,为什么来了好几天,偏偏是今天老板娘会出现呢?难道老板娘也是知道我房间里的古怪,不让我回去吗?

如果我没多嘴问了一句师傅,说不定还真屁颠屁颠的就和老板娘去开房了。

至于小女孩,也许真是故意给我看到她的,可是她有什么目的,为什么就百分百认为我会去救她?现在她又在哪里?一直说什么让我快走,是让我去哪?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个谜团,环绕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也想不通。

就在我乱想之时,脑海内灵光一闪,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短信说是今晚不详?而且这一切怪事也从今天开始,难道今天真是什么不详日子吗?

我伸手就去摸口袋,想拿手机看看什么日子,口袋是空的。我这脑子,感概手机让我摔的粉碎,都变成了零件了。

我一阵蛋疼,好不容易有头绪,一下子就断了,我四处张望,也不知道这女房东家有没有挂历,恰好看见房东的手机放在茶几上。

女房东神志不清的蜷缩在沙发上,我唤了她一声,也没反应,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就拿起来翻看日历。我也是哆嗦个不停,不小心点开了相册,我顿时有股想喷鼻血的冲动。

这相册里尽是一些女房东的裸照,姿势撩人,要是平时这可是赚大了,可我现在没那心情观看,赶紧退了出来,找了好一会才找到了日历。当我看着日历上显示的那几个阿拉伯数字,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今天竟然是农历七月十四!

我经常上网,喜欢看一些灵异的东西,所以我也知道农历七月十四意味着……再过一天,就是鬼节了。

对于这些我也具体也说不出个什么,一些地方习俗称农历七月十四是鬼节,有的地方是七月十五,这不重要,只是觉的今天发生这么多怪事,也太巧了。

我关掉了手机,不敢想象,这一切难道真的与鬼节将至有关?这时,不知怎的,脑海内想起了一件事,顿时,我只感觉整个人都要快窒息了。

三年前的农历七月十四,爷爷去世了,而今天恰巧不巧的是爷爷的三周年!

我呆坐在沙发上,脑袋一片混乱,我不知道爷爷刚好去世是否和今日有某种联系,但爷爷临终前提到的几个词,我相信绝对不是什么所谓的巧合了。

我狠狠的打了自己两巴掌,脸上传来火辣辣的感觉,让我冷静了许多,我努力回想着三年前的点点滴滴,说不定对我有帮助。

我记得那天,凌晨刚过不久,大伯就急匆匆的来到我房间,对我说爷爷快不行了,叫我赶快去一下。

关注【 小龙女书屋 】 xiaolongnvbook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人间禁区》,即可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