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学 > 正文

独家精选小说《白发妖后》在线阅读全文无窗口

2018-06-12 16:47:06来源:

关注【三维书城 】sanwei668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白发妖后》,即可阅读全文

第一卷 丰国篇第1章 惨死新房

“傅问渔,你想逃到哪里去?”

阅王府漫天的喜色下,傅问渔一身嫁衣似火,遍体鳞伤的残躯在雪地里艰难爬行。

她的长姐傅怜南得意又狠戾地看着她趴在墙根下,“我的五妹妹,你真以为爹爹接你回来,是为了让你享荣华富贵的吗?”

傅问渔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她的脸色灰败,歪着头盯着眼前那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咬牙道,“为什么?”

嘶哑的三字扯动心尖最后的柔软,傅问渔忽然手脚并用,声嘶力竭的冲这对男女尖叫:“你我姐妹亲情血浓于水,为什么?”

“说会对我一辈子好的男人,阅王爷,为什么?”

随着心中的嘶吼出口,她猛然醒悟,却还是忍痛问:“父亲把我接回来,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啪啪啪……”傅怜南温柔笑着拍起了手掌,眼神中是对她的赞赏和可怜。

尚且还穿着大红吉服的方景阅,她的新婚丈夫低低笑着,极为不屑:“可惜,你又怎么配做我的嫡妃?”

说罢,他手中的长鞭猛然甩起,破声而来,立刻就扫过她的右脸,留下一道血痕。

她本不是蠢笨的人,早在父亲接她回家时就已察觉不对。

可温和儒雅的老父殷殷诉说着对她的思念和愧欠,为她千百般努力得来这与二皇子方景阅的婚事;温柔端方的长姐对她时时照拂,明媚活泼的四姐为她缝制了这大红嫁衣……

种种这般让她放下了怀疑,渐渐沉溺到了这以爱为名的陷阱中,然后让自己遭受……这无尽毁灭。

“好妹妹,你还不知道吧。”傅怜南心中畅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嘲弄,更带着些怜悯:“我的命格,是大富大贵之相,我与景阅成婚,他就能坐上……”

她稍稍停了一瞬,又带了温柔的笑意,“可惜啊,国师曾算过,景阅命中第一位嫡妃必将死于非命……”

傅问渔浑身一颤,惊恐的瞪大了眼看着傅怜南。

傅怜南笑的更加温柔了,她俯身贴上傅问渔被打的鲜血淋漓的右耳,“所以,只好让你来给傅家和景阅铺路了哦。”

“为何是我,为何偏偏是我?我是你妹妹,是你亲妹妹啊!”

“像你这种连蝼蚁都不如的人,死了也不会有人在乎,傅问渔,若非你姓傅,你连这一日福贵都得不到!”傅怜南眼中笑意愈加浓烈,“妹妹?我可没有一个从棺材里生出来的妹妹!”

“哦,对了。”像是想起了什么,傅怜南低低的笑了起来,“这个法子……可是父亲想出来的呢。”

只这一句,将傅问渔心中最后的希望和奢求都打落在了尘埃里。

她像是被抽空了浑身的力气,呆呆的抬起头,视线里影影绰绰的站了些人,那些人的身影明明都开始有些模糊了,她却还是能从里面分辨出哪一个是她的父亲傅崇左。

她听到她父亲的声音冰冷无情,似是在说一个再陌生不过的人:“怎么还不动手?”

傅问渔呆滞的看着某个方向,喃喃的,一字一句的重复着,“我是你的女儿啊……我身上流着和你们一样的血啊……”

棍棒和鞭子齐齐落下,没有章法,却带着要把她杖毙的决心,傅问渔疼得不停的抽搐。

棍棒声一下接一下,声音清脆响亮,傅问渔艰难往门口爬去,满面血泪,为什么,上苍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耳边传来方景阅的声音:“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风光大葬。”

鞭子抽打在她身上,傅问渔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连话都说不出。

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怒道:“你们不得好死,我傅问渔在此立誓,若有来生,定让你们生不如死!”

傅问渔声声泣血,每一声都带着鲜血淋漓的仇恨!

她一双眼睛像是点燃了火,明亮异常,一眨不眨地盯着安然吃茶等她去死的亲人!

这是傅家的人,这是她血肉相连的亲人!

这是一个个要把自己送进黄泉的人!

他们,一个个亲手将自己杀死!

她至死也要牢牢记住,纵使化成灰也要认得的,禽兽不如的家人!

指间忽然碰触到一片冰凉的衣物,她用力抓住,拼尽全力睁开眼睛看见一袂藏蓝色的衣袍,抬头看去,鲜血模糊的视野中是一张神色清冷的男子脸庞,恍如救世仙人。

“救我,求求你……救我……”傅问渔声音微弱将断,她不知来人是谁,只是本能呼救。

还未能等到如仙人般的男子说话,傅问渔手指一松,生机灭绝,只是一双眼无论如何也不肯合上,血痂覆面之后尽是刻骨铭心的仇恨!

临死之际,似乎听得他默然长叹一声:“罢了,好生葬了吧,你倘若有知,来生不要再生到这户人家。”

第一卷 丰国篇第2章 重生婚前

夜深了,雪花纷飞。

未关紧的窗户缝里吹进一阵冷风,冻的傅问渔一个哆嗦,豁然睁开了双眼,耳边她的四姐傅品泉那不曾压低的声音。

“那个贱人醒了没?长姐对她倒是‘好’的很,居然差我去给她试嫁衣,岂有此理!”

院门外是陈婆子小心谨慎的声音,断断续续叫人听的模糊,“四小姐且再忍几天,待大小姐成事,四小姐便是傅家的大功臣。”

床上的傅问渔听到这些话顿时一愣,她瞪大眼看着头顶,那是她出嫁前住的屋子。

转头……床上的纱帐还是傅怜南亲自送来的,屋内的香炉是她的父亲为了她能安眠,替她选的……

哈哈……她的内心似有疯狂尖笑,猛地捂住了双眼,泪却从指缝里缓缓淌出。

难道是老天也看不过去她被家人这般残害,让她重生至出嫁前吗?

此时已走至屋外的傅品泉显然是被说服了,勉强收敛着自己骄纵的性子,柔声道:“五妹妹,你可醒了吗?”

傅问渔并不回答,等到傅品泉忍不住拿手拍上房门,连声音都带了些恼意时,她才慢条斯理的擦去脸上的泪珠,应声,“四姐,我醒了……”

“怎么这么慢。”当傅问渔打开房门时,傅品泉一时来不及收起眼里的厌恶,十分不自然的挤出一个笑来,取过陈婆子手里捧着的嫁衣,故作温柔道,“五妹,这是长姐亲手为你选的嫁衣,可真好看,你瞧瞧可还满意?”

她见傅问渔的脸呆愣愣的面向自己,那眼神空空的又像是蕴含了无限的怨恨,再仔细看去,那眼里的怨恨没了踪影,隐约带了些她想要看见的的渴慕。

她知道这个小贱人在乡野长大,缺乏亲情,不然她们也不会想出这个法子来骗她,心里头带了些厌恶和烦躁,面上却是更温柔了:“来,试试?”说着展开了嫁衣要替她穿上。

傅问渔忍下心中的滔天怨怒,面上还维持着那无甚生气的神情,抿了抿嘴,在她面前缓缓张开双手。

当右手被塞进嫁衣一只袖子时,傅问渔身体不禁一抖,那嫁衣似火,更似血,让她轻易想起自己惨死那天那漫天的红。

所有人都知道她嫁过去就是一条死路,所有人都知道那代表着喜意的嫁衣最终只能成为她的寿衣,可所有人,包括生她的父亲,都只看着她去死……

眼中的戾气一闪又被很好的掩饰住,老天给她这一次机会,她又怎么可能再重蹈覆辙。

傅问渔带着几分兴奋和羞意,手上用了一丝巧劲,似是想转身问傅品泉什么,却没料身体在桌案上一碰,整个人朝陈婆子跌去,只听“撕拉”一声,在傅品泉手里的另一只袖子应声而裂。

傅品泉手里扯着那只被撕裂嫁衣的袖子,有一瞬的呆愣,片刻后那积压在心内的恼火再压抑不住,愤怒的尖叫道,“傅问渔你!”

“四姐……”傅问渔眼里那难得升起的欢喜凝在眼里,无甚生气的脸上更加惨白,喃喃道,“四姐,你为何毁我嫁衣……”

傅品泉大惊,高声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毁你嫁衣了,明明是你自己……”

“四姐,你若是不想我嫁给阅王爷直说便是,这好好的嫁衣何辜,你怎么能撕成两半?”傅问渔说着竟低声抽泣起来,像是受尽了委屈一般。

傅品泉扔了手中已经不成样子的嫁衣,冲过来就要拽住傅问渔。

傅问渔脚下一偏,傅品泉的手还未落到她身上,她已经先滚到地上捂着脸痛哭起来:“四姐你好狠的心肠,这嫁衣你若喜欢拿去偏是,竟然还打我。”

傅品泉简直要气疯了,傅问渔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怎么满嘴胡话,她正要再冲上去揪住她的头发,却被另一个人的声音温柔地止住:“这是怎么了?”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长姐傅怜南,傅怜南蹲下身子来扶起傅问渔,又细心地给她掸去衣服上的灰尘,笑容亲切,语调柔和,身上清雅的香味直往傅问渔鼻子里钻:“五妹,四妹不懂事,让你受委屈了。”

傅问渔嘴角一抹冷笑一闪而过,她便是记得今日傅怜南一定会来的。

她来告诉自己,那阅王爷是何等出众不凡的男子,这傅家因她的喜事何等开怀高兴,这嫁衣是何等的精致好看,让自己不存任何疑惑,嫁进阅王爷。

然后,在大婚的当晚将自己活活打死!

“长姐,不要紧的,许是四姐不想我嫁给阅王爷,所以心中有气,拿我发泄也是常理之中。”傅问渔垂着泪光柔弱一声。

傅怜南听罢,看了看急赤白脸的傅品泉,似水般温柔的声音含着不能见的钢针,问道:“哦?四妹,是这样吗?”

“长姐你不要听这贱蹄子胡说八道,她血口喷人!”傅品泉一生气,什么脏话都往外冒,听得傅怜南眉头直皱。

傅问渔吸了吸鼻子抽泣道:“那四姐你又为什么要撕了这嫁衣,刚才一屋子的人可都看见了。”

第一卷 丰国篇第3章 栽赃的就是你

刚才傅问渔背对着下人,下人当然只能看到傅品泉一碰到那嫁衣就撕成了两边,而看不见是傅问渔在后面动的手脚。

傅怜南看了一圈屋子里的人,果然见大家神色有异,便对傅品泉说道:“四妹,五妹能嫁给阅王爷是我们整个傅家的福气,你是看不惯吗?”她语气阴沉,夹着几分威胁之意。

傅品泉当然知道傅怜南的话是什么意思,傅问渔是来替傅怜南铺路的,如果真是自己对傅问渔做了什么,只怕依着傅怜南的手段自己不死也得掉一层皮。

于是她吓得急忙跪下来求饶:“长姐,我真的是冤枉的,你要相信我!”

“可这嫁衣……”傅问渔适时的小声提醒傅怜南罪证就在眼前。

果然只见傅怜南脸色一冷,摆手说道:“四妹冲撞准王妃,以下犯上,来人啊,掌嘴二十。”

傅品泉吓得惊叫,怎么也不敢相信傅怜南真的会为了傅问渔对自己掌嘴,叫喊道:“长姐,长姐不要啊,我真的没有做过!都是傅问渔这个贱人挑拔离间,长姐你要信我!”

“四姐看来是不想悔改,只怕我以后的日子更不好过。”傅问渔微锁长眉,低声叹息,幽幽说道:“要不长姐,我不嫁阅王爷便是了。”

傅怜南眼皮一跳,拉过傅问渔的手轻轻拍了拍,柔声说道:“五妹这是哪里话,阅王爷的婚事岂是想退便能退的?四妹的事,交给我就好,五妹你就安心地等着嫁过去吧。”

她说罢,像是为了宽傅问渔的心一样,又加了一句:“四妹不知悔改,家法伺候,棍杖三十。”

傅问渔便知道傅怜南为了让自己宽心,会加重刑罚的。毕竟,自己不嫁给方景阅去死,傅怜南怎么好嫁进阅王府呢!

下人很快拿来了长凳和棍子,得傅怜南一声令下,将傅品泉按在长凳之上,抡着棍子便是痛打起来。

傅品泉的叫声像是杀猪一样,嚎叫不止,又哭又骂,像是怕她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的一样,傅怜南又让人用破布堵住了她的嘴,一时之间,院子里满是闷棍打在她屁股上的声音。

耳边听着“噗,噗,噗”的棍杖声,傅问渔看着傅品泉一脸痛苦的表情,她的眼神却越来越冷,像是这数九寒冬里的冰棱,闪烁着仇恨的光芒,这一切都只是开始。

三十棍结束,傅品泉早已去了半条命。从长凳上滚下来痛哭流涕,还夹着几声嘶哑声音的谩骂,依稀能听到“傅问渔你这个贱人”“傅问渔你不得好死”之类的话。

傅问渔只是眉头抬抬,她这个贱人已经不得好死过一次了。

“好了五妹,四妹也已受了惩罚,还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才好。”傅怜南拉着傅问渔的手说道,远远看着好一副姐妹相亲的场面。

傅问渔便也微笑:“多谢长姐,只是……”

“只是什么?”傅怜南心头一跳,傅问渔难道还不满意?

“只是这嫁衣被撕成了两半,总要找人修补好才是。”傅问渔装模作样叹息一声,真是可惜了这一身衣裳。

“反正还有十多日,来得及修补,五妹你不必担心。”傅怜南放下心来,只是一件嫁衣而已。她傅家财大势大,几日功夫便能补好。

“长姐,我看四姐心中还有些气头,这嫁衣不妨交给四姐如何?这一针一线下去,她自然能平心静心,说不定这气头也就消了。”这让傅品泉修补嫁衣她非但不会消气,反而更能气得半死才对。

傅怜南瞧了傅问渔两眼,她当然也知道傅问渔这是故意要气傅品泉,可是一想到傅问渔对她的大事还有莫大的帮助,也只好顺着应下来:“还是五妹想得周到。”

傅问渔连忙笑道不敢。

傅怜南说还有事叫傅问渔好生休息着,便也就走了。

这一场喧闹冲淡了她对重生的震惊,她望着冬雪红梅,神色漠然如冰。

她的长姐是如此温柔的模样,她就是用这样一张温柔的皮囊让自己不知不觉走进死亡。

去了半条命的傅品泉咒骂声依然未止,远远传来,离去时看着傅问渔的眼神也恶毒万分,像是恨不得她立刻死在眼前才好。

而傅问渔眼中的仇恨不少于傅品泉半分,她以为这就是结束吗!

远远不止!

不仅仅是傅品泉,还有傅怜南,还有整个傅家!

甚至方景阅,她都不会放过!

世人若欺她孤苦无依,她便要以绝对强悍的姿态将这世人踩在脚底!

关注【三维书城 】sanwei668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白发妖后》,即可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

贵州新闻 liebiao rbc rayli baobao 广播网 mumayi 17x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