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心劫难过情关》阅读全文_深圳热线
您的位置: 首页 >文学 > 正文

独家小说《心劫难过情关》阅读全文

2018-06-07 15:03:24来源:

 关注【 爱品书香 】 apsx668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心劫难过情关》,即可阅读全文

第一章 我才是你的新娘

豪华大型私人邮轮上,正举行着一场婚礼。

裴染染冷眼看着面前的一对璧人,一袭蓝色长裙在风中摇曳。

“等一下!”

她叫停了这场可笑的婚礼,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她看去。

“这女人是谁啊?怎么直接朝新郎新娘走去?”

“会不会是欧阳少爷的情人啊?来砸场的?”

说话声全部传入新娘廖薇耳中,她嘴边的笑意立刻僵住,心一下子慌乱了起来。

视线一转,当看到前面的女人时,心猛地一沉!

没有人会傻到放自己的情敌来婚礼上捣乱,更何况,这是她苦心经营的一切!

“染染......”欧阳立将廖薇的手一下子放开,脚步一转,眉眼间的冷漠悉数散去,极尽温柔。

廖薇急了,立刻伸出手去拉他,“立,我才是你的新娘,裴家已经倒了。”

声音很轻,但是拉他手的力道不轻。

裴染染脸上带着笑意,一步步走来。

“染染,你听我......”欧阳立在她眼里看出了淡漠,心不由得一慌。

“恭喜你,新娘很漂亮。廖家家业虽然不是很大,但也不小,的确可以帮到你。”裴染染展露笑颜,随后拿出一个亮闪闪的红包。

“就算裴家倒了,但这点礼还是给的起的,祝你们新婚愉快。”

话音一落,手中的红包带着十足力道,朝欧阳立砸去。

钞票砸了欧阳立一脸,纷纷扬扬地洒落在地,细细去看,上面还有丝丝血迹。

她轻笑一声,“喜事当然要喜庆点,光送钱哪够,干脆撒点狗血在上面,红上加红啊。”

欧阳立急了,一把抓住她的手,“染染,你明明知道,我爱的是你。乖,别任性。”

“立,你胡说什么?!”廖薇颜面被扫,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

她不淡定了,直接掀开头上白纱,双眼里尽是恨意,“裴家倒了,你还以为你是高高在上的裴家大小姐?你和立,根本不可能!立刻给我滚!”

她和裴染染一直是同班同学,那时候的裴家,如日中天,权势极大,所有人都巴结裴家。

裴染染冷艳高贵,是学校出名的冰美人。

呵呵,现在裴家被查,产品不合格,负责人全部被关进大牢。

欧阳立就算娶一个平凡女孩,都不能娶有案底的女人!

“放心,该走的时候我自然会走。”裴染染看着躺在地上的钱,继续说,“红包收了,算我们认识一场。”

在场的媒体记者立刻将这一幕拍下,今天真是大戏连连啊!

廖薇脸都黑了,更是大叫起来,“谁把这个女人放进来的,快点给我轰出去!”

随着她的大叫,场面越来越混乱,到处都是议论声,拍照声,还有人直接录起了视频。

就在最混乱的时候,突然啪的几声,整艘轮船的灯全部熄灭,场内漆黑一片,看不清双手。

“啊......”有人尖叫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捂住了裴染染的嘴巴,另一只手控制住她的肩膀。

第二章 带我走

连叫的机会都没有,她明显感觉到一枚药丸塞入她嘴巴。

她死死地咬住唇瓣,但因对方力气太大,最终,她被迫吞下这枚药丸。

“烈药,有你好受的。”对方发出一记嘲讽的笑,随后趁乱将她往人群中一推。

脚踩着七八厘米的高跟鞋,裴染染一下子重心不稳,重重地摔倒在地。

黑暗中,不过几秒的时间,她已经浑身燥热起来。

该死的,那药发挥作用了!

啪。

船上的灯突然大亮,人们在适应光亮后,这才看清了蜷缩在甲板中央的她。

一时间,讥笑声四起。

毕竟,她现在的模样的确很狼狈。

长发微微有些凌乱,被冷汗濡湿,一缕缕贴在脸颊处,浑身无力,让她连站都站不起来。

裴染染强撑着,抵抗身体里一波又一波袭来的热流,身子轻颤不止。

唇瓣被她咬得失了血色,双颊却是绯红一片。

她快要忍不住了!

突然,甲板上出现了不少黑衣男人,他们步伐极快,站在一旁开了路,分明是训练有素。

直到一个男人的出现。

男人一袭裁剪得体的手工西服,衬得身姿更加挺拔修长,手腕上百达翡丽的腕表格外耀眼,还有那之前在拍卖会上拍出天价的祖母绿衬衫袖口,无一不在彰显男人身份的尊贵。

四周不少人倒抽一口冷气,没想到权倾黑白两道的景少,竟然也会出席这场婚礼。

男人独有的清冽气息不断飘入鼻中,这味道就是催化剂,药效越来越厉害。

裴染染额头上尽是冷汗,小腿都颤抖起来。

她快抑制不住自己,真的好想紧紧地抱住这个男人。

“想抱就抱上来,别克制自己。”男人低沉的声音传入裴染染耳中,话音里带着几分戏谑。

这声音......裴染染突地一惊,她猛地抬头,拼命睁大眼睛,带着几分不可置信,“是你?”

“不错,还知道我。”说完,他修长的手一颗一颗地解着纽扣,动作极慢,带着些诱惑意味。

裴染染咬牙,就知道这个男人,不安好心!

可现在,她不能留在这里!

她只能服软。

“带我走。”

她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嚅嗫了几下,男人眼神一凝,分明是看懂了。

几秒后,众人只看见,一向洁癖的景少竟然亲自脱下西服外套披在裴染染的身上,双手一个用力,瞬间就将她打横抱起,直往会场门外走去。

“染染!”

欧阳挤出人群,看着裴染染被别的男人拥在怀中,恨得握紧了拳。

景辰昊脚步一顿,转身,笑得邪佞无比,“恭喜欧阳少爷新婚,不过,什么时候需要瞧瞧眼科,可以让我帮你联系最好的医生。”

言下之意,竟是为她出了头。

察觉到怀里女人抖得更加厉害,甚至直接一口咬在了他的肩上。

景辰昊闷哼一声,冷了神色,加快了步伐离开。

……

直到离开了嘈杂的人群,裴染染这才扬手,紧紧地揪着他的衣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第三章 我有没有女人味?

她的额间一片薄汗,身子仍然瑟缩不止。

“路过而已,哪有这么多为什么。”景辰昊轻笑,低迷的嗓音在夜色里格外诱人。

裴染染的心咯噔一下,婚礼在轮船上举行,这艘轮船独属于欧阳家。

他和她说路过?

除非你在海上漂,才会路过!

更何况,景家是豪门中的权贵,所有上流社会家族都要高高仰望的存在。

“如果偏要说个理由,那就是,欣赏下你的惨状。”

就算看不到他的脸,她也知道,他的嘴角一定是高高扬起的!

两个人向来都是这样敌对的存在。

“给我闭嘴,我现在没心情听你泼冷水。”裴染染说完,就用高跟鞋踹了他一脚。

听到男人闷哼一声,这才解气一般。

可下一秒,她的腹部就升腾出一股热气。整个身体忍不住一阵哆嗦。

景辰昊已经将她抱出了会场,来到甲板上,皎洁月光照在她红扑扑的小脸上,有种说不出的美。

认识她到现在,他还从未见过这么小鸟依人的她。

“景辰昊,我......我好热。”裴染染一改往日神态,双手紧紧地圈住他的脖子,整个身体和他贴的密不可分。

说话的时候,红唇微嘟,惹人怜爱。

景辰昊摸了摸她额头上的温度,双眼一眯,泛起一道危险光芒。

有人给她下药了,真是不要命!

“好热,难受。”裴染染哼哼唧唧地将脸往他脖颈上贴去,右手不断地在他皮肤上磨蹭着。

景辰昊脚步一转,往船另外一头走去,一艘豪华私人游艇就在大船旁边。

“我受不了了......”裴染染右手一把拉住他,左手不断地蹭着自己,整个身体朝他靠来。

娇媚呻吟越发撩人。

“裴染染,我拿盆冷水来。”景辰昊沉下脸来,想要挣脱开。

哪里知道她小嘴一嘟,撒娇一般哼哼,“亲我。”

景辰昊低头看着她,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声音低沉,“你知道我是谁么?”

话音一落,引来她一连声笑。

“景辰昊,我又不傻,这个时候了,我还会以为是欧阳立吗?”裴染染狠狠闭了闭眼,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他娶别人了。

青梅竹马十年,他的新娘不是她。

看清楚她双眼里的凄苦,景辰昊双眼闪过一道危险光芒,随后他重重甩落她的手臂,“自己惹的祸,自己解决。”

说完,他就起身离开。

还没有走到房门,他就听到砰咚一声,立即转身一看。

只见裴染染重心不稳摔下了床,额头上红肿一片。

疼痛将她的理智拉回了一些,重新躺在床上,她拽住男人的手,“你老实说,我有没有女人味?”

说话的时候,她的裙子已经凌乱,露出莹润白皙的肌肤。通红的小脸,披散在腰间的长发,还有那若隐若现的春光。

这个样子......她问他,有没有女人味?

景辰昊只觉得下腹一紧,眸中欲色弥盖,如果再不走,他保证会吃了她。

等她醒来,就要哭了。

第四章 是你主动的

“景辰昊......”裴染染双眼一瞬间变得迷离,药效汹涌而上,她被燥火折磨,身体不自觉地弓了起来,双手胡乱地抓他的衣服,一副要将他衣服撕开的架势。

“裴染染,你记住,是你主动的。”景辰昊在她耳边低吼。

说完,他就再也忍不住,翻身将她压住,反被动为主动。

他俯下身,准确地噙住了那抹红唇,而她的小手在他后背胡乱挠着,悉数点了火。

他知道,她是第一次,所以,动作很温柔。

房内,一声声男女声音传出,声音越来越激昂。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慢慢安静下来。

游艇无声无息地靠岸,岸边站着一排高大男人,顶级豪门有数不尽的保镖护卫,这些高大男人全部都为景家所用。

所有人都静静地站着,表情严肃,没有人说话,连低声交谈的声音都没有,他们不知道景少在做什么,也不敢去打扰景少。

就这么一直站着,聆听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

直到天边翻起鱼肚白,他们才看到游艇一间房门被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绝美的女人。

只穿着景少的白衬衫,长及大腿,栗色长卷发随意披散着,更像得妩媚慵懒。

美得不可方物。

他们就这样看着女人走上岸,看着她离他们越来越近。

呼吸不由得止住......

“跟你们少爷说一声,我走了。走之前,送了点小礼物给他,让他不要太高兴。”

床上的男人一动不动,直到被一阵手机闹铃吵醒。

他睁开双眼,一双黑瞳展露无限暗芒,他随意将浴巾缠在腰间,直接推门进入卫生间。

进去后,没有看到裴染染,倒是通过镜子,看到了自己的脸。

他的脸上,被她画了一只大大的王八。

该死的,昨晚,明明是她主动。

很好,既然这样,他不介意抓她回来好好跟她算算这笔账。

景辰昊眼睛里尽是幽暗,他迅速地洗脸,然后穿衣,整理好后,走出了房间。

“景少,早上好。”一排高大男人纷纷恭敬低头行礼。

“那女人呢?”话音低沉,语调却平淡,让一帮手下捉摸不住他的意思。

女人走了,景少到底是高兴还是生气?

“景少,她早上五点半走的。走之前,还留了一句话......”

景辰昊双眼一亮,随即又马上恢复常态,“说了什么?”

“她说,她给您留了点小礼物,叫您不要太高兴。”

一句话就让景辰昊沉了脸,回话的手下,手心里已经开始冒冷汗。

很明显,景少生气了!

“很好!”景辰昊话音里尽是冰冷。

……

五年后,机场。

两个十分吸引眼球的小奶娃站在机场出口大厅,萌化了众人的心。

小男孩一身蓝色牛仔,头上戴着一个酷酷的牛仔帽,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黑色的小太阳镜,一副东方小帅哥的既视感。

站在小男孩身边的则是一个脸蛋红润润的小女孩,小女孩穿着一套涟漪公主裙,戴着一顶小花帽,大大的蓝色双眸不断扑闪着,金色直发披散在双肩。

 

. 关注【 爱品书香 】 apsx668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心劫难过情关》,即可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