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学 > 正文

热门好书《深院寒宫》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2018-06-04 14:16:57来源:

 关注【 爱品书香 】 apsx668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深院寒宫》,即可阅读全文

第1章 全部喂下去

帝都。

今年的冬天格外冷,大雪积淤,三日不化,寒气把整座皇宫笼盖在一层灰白色的雾气中。

冷梧宫里阴冷萧条,冷琉璃倚在榻上,双腕被黑色铁链穿过,倒刺勾住骨肉皮开肉绽,一身素服满是血痕。

可她像是不知道痛一般,只平静的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灯火,当听到远处喧嚣喜庆,清澈的眉目上着一抹苦涩颓败。

今夜新君纳后。

这时她才知道到底什么是爱——堂堂东靖皇子,为了一个怀着敌国骨肉的女子发兵伐邻,弑兄夺位,并不顾群臣反对娶为皇后。

而她,终究只是一个失败的替身,他想要救回他心爱之人的工具,她的任务完成,便被弃了。

“吱呀”一声大门被打开。

君无霜一身华贵大红,身材忻长挺拔,他不疾不徐踏进来,俊美的面容上是与生俱来的高贵与桀骜不驯。

他走近,手指挑过她身前东倒西歪的空酒瓶,将她的颓败尽收眼底,脸上浮出一抹嫌恶,“冷琉璃,你在这里饮酒,是庆贺朕和你师姐大婚吗?”

不期他的大婚之夜竟会出现在这里,琉璃抬起眸子,声音苦涩而凉薄,“君无霜,你已除掉心头大患,又得到你最想要的,干脆,也杀了我。”

她语调里弥漫着嗜血的悲戚。

君无霜最想要的是她的师姐冷玲珑,她们都出自千玑阁。

外界传,玲珑擅药是医者,而她擅剑是杀手,所以君无霜一直坚信不疑,当年救他,带他入阁之人是冷玲珑。

后来他伤好离开,琉璃又私自出阁助他成事,尽心尽力。他却在登基的前一晚,为能娶曾委身于邻国暴君的冷玲珑,将反对他们婚事的千玑阁灭门。

千玑阁主,也是她的父亲,连同同门三百条人命,全部丧命。

“杀你?”君无霜唇角勾起来,拂袖扫掉她腕中染着血的酒杯,一把将她压向长榻撕开她胸前的衣襟,“玲珑现在的身子不便侍奉朕,在她身子好起来之前,还是由你代她来受朕临幸——”

君无霜的动作粗暴却熟稔,因这是曾与他无比契合的身体,他在她的身体中得到过无数次的欢愉,可是这一次琉璃却挣扎的很厉害,她咬着牙向后退着,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满是泪水,腕中铁链拉出两道猩红的血痕,脏污可怖。

“君无霜,你……个恶魔……你别碰我——”

不想她抗拒如此,君无霜一把钳起她的下巴,力道之大似要扭断她得脖子,狠狠盯着她,满身戾气,脸色阴鸷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千玑阁的杀手,朕的银衣卫统领,竟敢说朕是恶魔?冷琉璃,你是不是忘了你杀人的样子……”

他在她身上的动作并未停,直到撕碎了她身上所有布料,在她身上倾泄着他的欲望,愈发深狠。

琉璃表情从凄厉到冷漠,最终,像是一个破败的木偶,在床榻上一动不动。

结束,君无霜从她身上下来整理好衣袍,俯下身子,手指卷着黑色铁链,眸子的颜色很深,“冷琉璃,我知道你想离开,我可以放你……”

黑红的血从她手腕间渗出来,琉璃毫无生机的眸子不可控制的转向他。

君无霜扔出一块玉佩在她身上,“这个人得罪了玲珑,杀了他,我放你走……”

琉璃看了一眼那玉佩,唇角扯了起来,仿佛听到这世间最可笑的事,“不可能。”

君无霜被她眼中的嘲讽刺痛,见她不从,面色一冷,“来人——”

托着一方托盘的宫人从门外走进,待琉璃看到那人托盘上放的东西,瞳孔猛然收缩起来!

“全部给她喂下去——”

第2章 罂膏

几日后,午时。

琉璃缩在床上拿被子裹紧身体,浑身如同被无数只虫蚁啃噬着,下一秒便血肉模糊。

“冷姑娘,要是难受就别再忍了,咱家托着这药……也累了……”一个宫人端着托盘立在她的身侧,虽躬着身却面露鄙夷,阴恻恻的开口催促着她。

她喘息声愈发粗重,因忍耐指尖钳进手心,被子上身上尽是血痕,像一只用力蜷缩刺猬,又痛苦又可怖。

她忍了好久,终是从床上伏起身,带血的手指微微颤抖伸向那托盘里的药片……

罂膏,至纯至邪,只要连用七日……必是此生都戒不掉的瘾!

君无霜,竟然会用这样的方法控制她,让她成为替他和冷玲珑杀人的工具……

“无霜,你小心一点……”

有女子笑闹的声音传进屋子,笑声愉悦妩媚,琉璃触向那片罂膏的手指忽然顿住,细密的汗水之下,脸色白的更厉害了——

这天下,能直接唤出那两个字的女人,只有一个。

院外。

君无霜从那棵高大的梧桐树上飞跃下来,手里托着一只筝,面带笑意走向院中由婢女扶着的华贵女人,面容俊美,“玲珑,朕说过,只要是你想要的东西,朕都会取给你。”

女子一身华贵红衣,腹部隆着,接过他手里的筝,头埋在他胸前勾唇,“皇上讨厌,又在这里打趣玲珑,一个筝也要说这么多的情话……”

君无霜笑了几声,将她紧紧揽在怀里,“玲珑不喜欢?”

冷玲珑抿唇一笑,摇摇头,嗔道,“皇上,你明知道臣妾在跟你说笑……”

两人相拥着在树下你侬我侬,一转眼才看到扶着冷梧宫门框看着他们的女人,脸色苍白,布满汗水。

视线相对的一瞬,冷玲珑握着纸筝的手指微微蜷起,她面带歉意和不舍离开君无霜的怀抱,朝宫门走来,“师妹这是怎么了?”

她脸上的心疼真真切切,若不是那关切根本不达眼底,琉璃都要以为眼前的女人失忆了。

琉璃苦笑,声音虚弱断续,“师姐……你知不知道……君无霜灭了千玑阁……”

冷玲珑一顿。

“冷琉璃,你真可笑——”片刻,她忽然轻笑起来,那笑容隐秘而诡异,“你问我知不知道君无霜灭了千玑阁?我当然知道。因为……那本来就是我的主意……”

琉璃不可置信的睁大眸子,“师姐,你——”

冷玲珑眉眼一厉,正准备再说什么,忽然瞥见身后跟上来的人,转而温婉委屈的扑到来人怀里,

“皇上……是臣妾多管闲事,师妹身体不适,又看我们恩爱,有怨气迁怒于玲珑也是常情,皇上不要怪罪于她……”

那副架势仿佛是她对冷玲珑说了什么十恶不赦的话,琉璃心下升腾出急怒,刚想辩解,君无霜一把掐住她的脖颈将她甩到地上。

身体剧痛,却不及男人声音里阴沉冷漠带给她的心痛,“冷琉璃——你重伤不愈,玲珑专门找来罂膏治你,你不感激玲珑反而恶语相向,真该死!”

原来,喂她罂膏也是冷玲珑的主意……

“皇上,”冷玲珑眉眼变了变,扶住他的手,“师妹这番性子,皇上还是放她出宫吧……”

冷琉璃在宫中一日,她便一日不得心安,她一定要想办法,把冷琉璃和君无霜分开。

而后,一个被驱逐的人,生死不就由她冷玲珑说了算!

第3章 豁得出去

冷琉璃表情痛苦,似乎在强忍着不让眼里蓄着的泪水落下来,君无霜触到她这番模样,不由黑眸一深,蹙起眉头,

“你若想离开,不要用这种方法。杀了风天硕,朕就放你离开——”

“皇上,”好久,琉璃才从地上抬起头,逼退眼眶里的湿意,眸子清亮而黑白分明,“琉璃杀不了他……”

她的神色因陷入回忆忽然和软,君无霜将那份柔软尽收眼底,狠厉从他的墨色的眸底一分一分倾泄而出,

“杀不了,还是不想杀?别忘了,你曾是朕的银衣卫统领,是朕最好的刀……”

那冷淡的声音像是一股寒意侵入她的五脏六腑,“何况,你还有这么一张脸,作为女人,只要肯豁得出去,有些事会简单许多……”

“……”

手指徒然失去了力气,听着耳边响起木门关上的声音。

琉璃伏在地上,很久没能起来。

……

夜深,凤霞宫,一道黑影掠入。

镶金床榻前烛火微动,冷玲珑从床上睁起眼睛,视线落在与脖子一寸之遥的冰冷剑梢。

不急不缓的起身,冷笑,“师妹这是做什么?”

她就猜到,她这蠢笨的师妹今夜一定会来!

冷琉璃持剑的手微微颤着,“师姐,我父亲从小收留你,教你医术,视你为亲生女儿,你为什么让君无霜灭了千玑阁……”

“为什么?”冷玲珑幽然一笑,面色在烛光下冷漠阴鸷,“我的好师妹,也就是你会这么傻还专程过来问我为什么。”

她站起身,不住叹息,“谁让他们那么不识趣,瞧不起我跟过北荒那个老不死的昏君,阻止我和无霜成亲,该死!”

“你明知道君无霜执意要娶你,他们阻止也没有用……”

“是啊,所以还要怪……”冷玲珑朝她靠了靠,声音阴冷,“他们知道,当年到底是谁救了皇上……”

冷琉璃只觉血气从胸腔上泛,喉咙里尽是腥红,“你说过,一开始是君无霜认错所以错过了解释的时机,那是欺君之罪,所以我答应,那件事永远都不会说出去——”

冷玲珑笑得很冷,“别再自欺欺人了冷琉璃,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你有多爱君无霜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她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师妹,深爱着那个男人,爱到为他违反门规,背弃师门,不要名分随他出征多年。

而错,就错在她当年引狼入室!

冷琉璃持剑的手微微送下来……

犹记得那一年下山与他初遇,山洞里四处冻雪,他一身血衣,伤了眼睛,不知从哪里来。

本不打算带他走,而当她把断箭从他身上拔下来时,他连闷哼都没有一声。那一刻,她终是抹净了那张满是血污的脸,英俊淡漠的男人,手中泠泠似水的长剑泛出冰冷白光。

阴沉沉的天,寒风像夹着刀子,烈马被狂风卷起的碎石击得嘶鸣,琉璃自己回阁尚且艰难,何况马背上还托着一个男人。

七天的路她走了半个月,一路上只护着他和他要用的伤药,一回到千玑阁,她便去找自小修习医术的师姐。

她耽误了回程,在阁中闭关受罚,可想到人已经送到师姐那里,便只觉心安。

君无霜在一个午后醒来,眼睛敷了草药,恢复清明。

冷玲珑坐在他的床边,他幽深的眸子仔细端详她,轻笑:“是你救了我?”

冷玲珑沉着一张清秀的脸,不点头也不摇头,只琢磨着刚刚从他怀里掏出的玉佩上印的是什么字,没有说话。

他看了看四周:“这里是在医馆么?你叫什么名字?”

冷玲珑淡淡勾了勾唇角,“玲珑。”

“玲珑……”君无霜声线,握住她的手:“我是君无霜。”

冷玲珑微微抬眼看他,又似不好意思低下头,却没有将手抽开。

……

第4章 朕亲眼看到

琉璃责罚结束,回到院中看到的便是君无霜和冷玲珑一起散步的情景。

君无霜将她错当成玲珑——

而玲珑给出的说辞却让她无法向他解释。

琉璃心碎,这个她用生命救下来的男人甚至不知她得姓名便要离她而去。

她不甘,所以他离开的第二天,她便去追随他。用她的武功做筹码,成了他最好的一把刀,组建银衣卫上阵杀敌,甚至在他一次醉酒后,被迫成了他的女人。

直到当一切风平浪静,他立了他心底最爱的女人做了皇后。

于是,战事,权斗,冷玲珑从未卷入任何的风尖上去。

……

“冷琉璃,你跟你的父亲一样傻,竟敢阻挡我做皇后。君无霜最是看不得我委屈,所以才杀了冷锋……”

冷玲珑笑得温婉,琉璃双眸愈发通红,握着剑的手不住颤抖,几乎要失去理智。

心头袭来的痒意却让她身子忽然一软,手里的剑“咣当”一声朝掉了下去!

冷玲珑勾唇一笑,脚尖朝她的心窝狠狠踹去,然后从床榻上坐起来,居高临下的表情像在看一只蝼蚁。

“冷玲珑……”琉璃捂着心口,身体不住颤抖着,痛意从四肢百骸发出来,皮肤中如有千万只虫蚁啃噬,“你,你无耻……”

婴膏是千玑阁禁药,只有重伤难忍疼痛者才被允许施以少量,玲珑跟父亲骗取婴膏药方,却要用到她身上!

冷玲珑唇角的笑愈发得意,“看看,这就是你那阁主父亲最喜欢的女儿,东靖战无不胜的女英雄,还不是跪倒在我冷玲珑的面前?”

绣鞋踩在地上细白手指上,只听得关节一节一节碎裂的声音,

“冷琉璃,师姐其实是真的该谢你。当年若不是你救君无霜,这些年又为他出生入死,落得一身伤病换来他的皇位,师姐又怎么能成为东靖的皇后呢?”

琉璃身上越来越冷,越来越痛,冷玲珑一句一句的挑衅终于让她承受不住,琉璃只想阻止她,抓起手里的剑便胡乱刺出去——

宫门却忽然被一脚踹开,一道明黄袭向她,只听得右肩骨骼碎裂的闷声,她手中的剑掉落,扶着肩头缓缓从床榻上滑下去——

无须多看,冷琉璃知道她的右肩碎了,她数次出入战场从未受过重伤,没想到君无霜轻易便将她的锁骨折断……

“君无霜……”琉璃好久反应过来,痛的好久才挤出声音,“是冷玲珑——”

“闭嘴!”君无霜声音里只有朕怒,“朕亲眼看见你拿剑刺向玲珑,你还想怎么狡辩!”

琉璃痛的蜷缩在地上不住吸着气,大颗眼泪从空洞的眸子里流出来,隔着朦胧的泪眼,却只看到君无霜揽着冷玲珑,一脸焦急,

“朕得到消息便立马赶了过来,玲珑,你有没有被伤到……”

冷玲珑很勉强扯出一丝笑,有些赌气的冷声,“皇上这时想起关心玲珑?臣妾还以为,皇上只惦记琉璃师妹对东靖的功不可没……”

她语气里带着哀怨,君无霜尽数听懂了,蹙道,“玲珑,你生气朕将她留在宫里?朕不过是顾及琉璃是你的师妹……”

“臣妾也一次次顾及琉璃是臣妾师妹,但臣妾了解师妹,她生性冷血,真的不适合留在宫里,如今她又直接拿剑来伤臣妾,臣妾,臣妾真的没有一天不在担惊受怕……”

玲珑说到这里,捂着腹部,目光戚戚然,眼泪就要掉下来,君无霜见她这个样子,眉宇间尽是心疼,“玲珑,你放心,朕绝不会让她再伤到你——”

他一步一步朝琉璃走近。

“琉璃,你记不记得为了留在宫中,你答应过朕什么?”

 

关注【 爱品书香 】 apsx668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深院寒宫》,即可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

贵州新闻 liebiao rbc rayli baobao 广播网 mumayi 17x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