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学 > 正文

独家热门《魅世女色》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魅世女色完整版最新列表

2018-05-27 16:02:23来源:

关注【 大木书城 】 damubook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魅世女色》,即可阅读全文

人人都道久儿我天生媚骨,身有名器,是个专勾男人魂的狐狸精。

可有谁知,就三年前,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

我出生在海城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还记得那是2015年的夏天,我十六岁。

那天的天气特别阴沉,让人有些透不过气。就在下午时分,一个身材壮硕的大叔来到我家。

由于爸妈卖女儿在村里都出名了,我早有心理准备。就算眼看着我爸点头哈腰的接过一沓红票子,然后恶狠狠的让我跟那大叔走,我都没有掉半滴眼泪。

我还记得那大叔特别诧异的说,他是第一次看见我这种被父母卖了还能如此安静的女孩。

这无疑是在我的伤口上撒盐,但这颗心早已麻木,在大姐二姐相继被卖的时候,我就已不知心痛为何物了。

接着那大叔又说,“不过就你爸那个吊样,迟早得把你卖了。与其卖给别人,还不如跟我们沈总。看你这小模样,说不定以后能成天上人间的红牌。”

那时,我并不知道大叔口中的天上人间和红牌是什么东西。

一路上,相对无言。我一夜未眠,朝阳初升时,车停了。

那是一座精致的三层别墅,大门是拱形的铁门,铁门上缠绕着的蔷薇花正开放。映着朝阳,如火一般。

下车前,大叔告诉我。进了这栋楼,就是沈总的人,再没了回头的路。绝对要听话,否则会生不如死。反之,日子会过得相对舒坦些。

当时我被那些蔷薇迷了眼。现在想来,如果给我再一次选择的机会,我宁死也不会踏进这座别墅。

接着,大叔把我带进那栋别墅,交给一个叫秋韵的漂亮阿姨。

秋姨三十岁上下,一身酒红色旗袍,精致的瓜子脸,金发红唇。美得就像那铁门上怒放的蔷薇花,叫人一眼难忘。

秋姨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不错,是个美人胚子。以后长开了,八成也是个能魅惑人心的主。就是太瘦了,得好好补补。”

我不知该作何反应,只能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秋姨也不恼,她带着我来到三楼。然后指着门牌号为306的房间对我说。“你以后就住这,保姆会给你送来衣服和生活用品。洗完澡换上我们给你的衣裳,再来一楼找我。”

“嗯。”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果然有保姆送来衣物,我甜笑着接过。可那保姆大妈在临走时,啧啧了几声,看着我的目光中竟充满了怜悯。

我不明所以,麻木的内心开始涌起些许恐慌。

富丽堂皇的房间,恭敬有礼的保姆以及盛装红唇的美丽女人,这些我都只在电视里看过。

这一切太美好了,也充满着神秘。神秘下隐隐有一个漩涡,而我正一步步朝那漩涡靠近,很快就会被吸进去,掉入无尽深渊,摔得粉身碎骨。

突然,我一个激灵,冷汗莫名的流了出来。

我不敢让秋姨久等,只好先压下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还好在电视剧里看到过浴室里那些工具的用法,虽不熟练,但还是磕磕绊绊的把澡洗好了。

刚把身体擦干,打开装衣服的袋子一看,里面竟然是一件古风衣裙。我翻来覆去,完全不知道怎么穿。

我愈加慌了,初来乍到,不能让秋姨久等啊。犹豫了会,只好用纱裙随便将自己围起来,就开门出去准备找个人问问。

可走到尽头,门都是关着的。我想碰碰运气,就敲响了挨着窗户的那个房间。

紧张的接连敲了好几下,等了半晌,就在我以为没人的时候,门却突然打开了。

压迫感铺天盖地而来,想来是我打扰到人家休息了。于是我努力扯着嘴角笑以表达自己的善意。可抬头那一瞬间我惊呆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赤裸的男性胸膛,他腰间仅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四块紧实有力的腹肌,宽肩窄腰。一滴水珠,顺着他那性感的人鱼线滑进浴巾包裹的神秘地带。

我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莫名的脸红心跳。怔怔继续上移视线,那是一张俊美到近乎妖异的脸。

“新人?”

“啊?”我一脸茫然,对方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周围气压骤然下降,我才恍然回神。“嗯,我是新来的。”

想到自己刚才还在看对方湿哒哒的栗色碎发,还在想着那滴水原来是从头发上掉下来的。我就臊得慌,也不敢正视他了。

“抬起头来。”

他的声线比一般男性纤细,更显低柔。特别是低声温柔说话的时候,像潺潺流水一般,优美动听。

我感觉自己的脸就快要烧起来了,别说抬头,我连自己为什么来这都忘了。

他一根手指挑起我的下巴,流光潋滟的桃花眼在我脸上流连。他的目光中,竟然慢慢浮现出兴奋之色。

十六岁的年纪,早已知道男女有别。第一次和异性如此亲密接触,而且他的逐渐火热的眼神让我不安。我彻底慌了,猛的扭过头脱离他的手指就想拔腿就跑。

“别跑,让我好好看看。”

不知为何,他的声音兴奋得在发颤。被他大力抓住的手腕,痛得快要脱臼一般。

“不要,放开我!”

我急得拳打脚踢,却被对方拦腰扛到了肩上。胃部被挤压,我难受得想吐,一时之间连挣扎的力气都没了。

男子将我径直扛进里屋,然后把我丢到了床上。

我脑袋当即就炸开了,大姐就是被邻村一个大叔买去当老婆了。难道,这人也是买我来做老婆的吗?原本,我以为自己能够淡然接受。但真要我和一个才见过一面的男子发生关系,做不到啊!

我万分惊恐的看着男子提膝半跪到床沿上,精瘦紧实的胸膛朝我压了过来。

“不要...”

我抖着嗓子,眼泪唰一下就下来了。

“别怕,我就检查一下,不会很疼。”

他一只手将我两只手拉开,而另一只手把我胡乱裹在身上的纱裙扯掉。

唯一蔽体的纱裙被扯掉,我一声尖叫卡在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一刹那忘了呼吸。极度的恐惧甚至让我脑海里一度空白,耳膜嗡鸣。

“住手,求求你……”

私处被触碰,我一个激灵回了神。不及他的力气,我只有求饶的份。

可是求饶没有用,他的手指还是伸进去检查了一番。我感觉他的目光,像火一样越烧越旺。

随后他直起身体,在我惊骇欲绝的目光中,扯去了腰腹间的浴巾。从未见过的狰狞物什,朝我张牙舞爪。

“记住,你第一个男人,叫沈越。”

说完,沈越就朝我压了过来。

此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再不逃,我就完了。

我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狠狠一脚踹在沈越的腹部,趁他愣神之余,翻身滚落下床。

“救命,救命啊。”

我一边哭一边喊,跑到门边,却发现门根本打不开。霎时间,铺天盖地的绝望朝我涌来。双腿一软,我滑倒在地。

沈越慢慢朝我靠近,他嘴角带着笑,很美。我却如同被冰水浇灌,连灵魂都在颤抖。

“唔!”

他掐住我的脖子,把我从地上提了起来。

我以为沈越要杀死我,那也不失为一种解脱。身体交融,是只可以和自己喜欢之人做的事啊!

许是感觉到我的决绝之意,沈越的笑意更深了。

“天上人间缺的就是贞节烈女,我喜欢。”

说完,沈越伸出带着凉意的舌头在我脸上舔过。

“可惜,你这具身体,注定是个荡妇。”

“恶魔,变态!你有本事一把掐死我!”

我愤怒的瞪大眼睛,就算我出身农村,也知道荡妇是个什么玩意。我虽出身不好,但也不能容忍他那么侮辱我。

“乖~你这具身体,我很感兴趣。乖乖配合我,我会给你想要的。”

沈越也不恼,他伸手将我一条腿抬起,然后凶狠闯入。

“!”

被生生撕裂的痛那么剧烈,我在瞬间咬破了嘴,却还是有惨叫溢出口。

“果然是极品,嘶……”

我能感觉到沈越在我身体内很爽,因为那物又大了一圈,痛得我眼前直冒金星。

我也发狠了,咬牙切齿的揪住他的碎发。如果眼神能杀人,沈越早已被我粉身碎骨。

“呵!”

沈越轻笑一声,随即一个大力的顶撞就将我所有的力道全部化解。

我认命的闭上了眼。

可最初的疼痛过后,酥麻痒的奇妙感觉开始从我的尾椎骨上爬,最后漫步全身。

“有感觉了?我说了,你这具身体,只能是个荡妇。”

沈越说完,退出后将我拦腰抱起,然后丢到床上。他随之上床将我身体翻了个面,用力顶入。

“呀!”

我张着嘴,无意识的发出一声娇软呻吟。

这呻吟好像让沈越受到了鼓舞,他节奏更快更狠了。

而我则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厌弃中,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了。难道我真的如那个变态所说的一样,是个荡妇吗?

“叫出来,乖……”

沈越显然不想就这么放过我,他要的,就是彻底击垮我的自尊和廉耻之心,好成为他的利器。

于是,沈越用手指撬开我紧咬的嘴,还在里面反转搅弄,让那一声声娇吟可以无障碍自由的发出。

我的理智在他高超的技术之下,全线崩盘。最后,我不知自己身在何方,甚至忘了自己是谁,只知道一个劲的缠紧他,娇喘低吟。

不知何时,我失去了意识。再醒来,我还躺在那张床上。身体像被火车碾过一样,骨头缝里都透着酸软疼痛。私处更是火烧火燎的,难受极了。

门开了,我如同受惊的小兽一边戒备的盯着来让我。见是秋姨端着一碗粥走来,不知为何,眼泪瞬间泛滥成灾。

我嗓子叫哑了,一时也发不出声音。身体也动不了,唯一还自由的,只有眼泪了。

“真可怜。”秋姨满是同情的看着我,她将餐盘放到床头柜上,随即弯腰问我还能坐起来吗?

我艰难的摇了摇头。

“沈总一向就不懂得何为怜香惜玉,何况你这一身媚骨还身具万里挑一的名器。哎,这于你也不知是福是祸哟。”

秋姨一边说一边扶我坐起来,她拿了个枕头垫我腰上,让我靠在床头上。

我感激的看了秋姨一眼,然后嘶哑着声音问她。“秋……姨,媚骨和名器是什么?我能不能不要这些东西。”

“傻孩子。”秋姨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这是长在你身上的东西,怎么能不要呢?再说这开关一经打开,你浑身散发出的媚意可是连秋姨都要酥了骨头呢。”

关注【 大木书城 】 damubook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魅世女色》,即可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

贵州新闻 liebiao rbc rayli baobao 广播网 mumayi 17x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