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精选小说浴火重生:倾世腹黑狂妃全网持续更新《浴火重生:倾世腹黑狂妃》在线观看_深圳热线
您的位置: 首页 >文学 > 正文

完整版精选小说浴火重生:倾世腹黑狂妃全网持续更新《浴火重生:倾世腹黑狂妃》在线观看

2018-05-14 10:04:52来源:

关注【 风向标书城 】 fxbbook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浴火重生:倾世腹黑狂妃》,即可阅读全文

第二章 重走人世

镜中稚嫩的面孔真实得让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司徒玉儿猛然想起了自己临死前许下的那个想重来一次的愿望。

司徒玉儿抓起自己的手臂一口咬了下去。直到手臂上渗出了丝丝鲜血她才肯罢休。

这不是梦,不是梦司徒玉儿握着手一遍一遍地重复着这句话。

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端着水盆进来的月蓉见自家主子已经醒了。笑着说道:“小姐不打算再睡会吗?您难得早上不会被惊醒呢。”

是啊。生来便不受宠,处处受人桎梏,名为相府小姐,实则连下人都可以对她吆三喝四。偏偏她还不敢多言。

前世的她整日都生活得惶惶不安。就连在睡梦中也未曾安稳过。

所以前世的她不喜欢睡觉。不喜欢日日体会到深刻进骨髓里的不安和无助。

司徒玉儿紧盯着月蓉。随后猛扑进月蓉的怀里。紧紧将她锢住,生怕一不小心月蓉就又会像流沙一样从她身边流走。

月蓉自小与她相依为命,在司徒玉儿看来月蓉早已是比她亲姊妹还要亲近的人。

可前世的月蓉在她十五岁出嫁时便死于非命。今世为人,司徒玉儿从未想过她们竟还有再见的一天。

“从此以后再也不会了,我再也不会终日都如此惶惶不安的了。”司徒玉儿闷闷的声音从月蓉的怀里传出来,使月蓉听得不是很真切。

她双眼朦胧,似看出了好远,悠扬不可探。

“什么?好了小姐快起来吧。上个月你可是刚过完十四岁生日啊。再有一年你就及笄了。可不是小孩子了。不能再这么孩子气了。”月蓉微有愣住,然后顺着司徒玉儿的背轻轻拍了拍,好言安慰道:。

十四岁?这个数字在司徒玉儿心里荡起巨大的涟漪。他十五岁就会嫁给当朝太子。嫁给那个登基之后便不念往日恩情,联合她姐姐司徒心乐,将她送上黄泉路的男人。

不!她不允许,绝不。她不会再让历史重演。前世的司徒玉儿是一只人畜无害的蠢兔子。学会的从来就只有隐忍,习惯被伤害。

总认为到最后她的这些努力都会成为自己幸福路上的垫脚石。

可是到最后她换来的不是那个人允诺她的她凤冠霞帔,十里红妆。而是一杯鸠酒要了她的命,还污蔑了她为他生育的两个孩儿是孽种。

所以今世,她不会再做那愚蠢的兔子。她要做强者保护自己身边的人。更要让这些前世负她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让他们万劫不复!

“月蓉,你还在,真好真好。”想到这儿,司徒玉儿清了清嗓,闷闷的重复说着。

“小姐,您不是病了吧?怎么一个劲儿地说胡话呢?”说着月蓉将手放上了司徒玉儿的额头。试了试她的体温,脸上竟是担心的神色。

“这也没病啊?小姐是不舒服吗?要是不舒服我就去跟大小姐请个假,说您今日不能随她上学了。”月蓉小心翼翼的说着。

司徒玉儿却一言拒绝了,直起身来,冲着月蓉笑了笑,说道:“月蓉我没事,替我梳洗,我们现在就去书院。”

“那好吧,小姐。”月蓉颇有些担心地说道。

第三章 黑天鹅

翰星书院是京城一家专供贵族小姐读书识字的私塾,在这里的姑娘全部都是各府千金小姐。

但司徒玉儿是这里的一个异类,虽说她是相国府的二小姐。

可谁都知道,她的生母是一名低贱的歌女。强烈的阶级意识让这些高贵的小姐对司徒玉儿的抵触情绪就像与生俱来的潜意识一样牢不可破。

所以无论从前的司徒玉儿做什么,无论多么地低声下气。都不能换来她们一丝一毫的好感。早课期间时不时地在门框上放一方盛满墨汁的砚台,早已是见怪不怪。

一些讨人厌的家奴,为讨主子欢心还经常会在司徒玉儿的座椅上放些丑陋恶心的活物。

刚开始是一两只讨人厌的小虫子。发展到后来竟成了长蛇老鼠之类的生物。而这些,往日的司徒玉儿只有默默承受的分。可如今,不同了!

望着不远处翰星书斋半掩的门扉,司徒玉儿冷笑了一下。“换汤不换药。无聊透顶。”

司徒玉儿心想那群日后宫斗的种子选手,说不定还像她前世那样,挤在一起等着看她司徒玉儿再闹个大笑话,来调剂她们乏善可陈的单调生活。

司徒玉儿随手捡拾起块石头,拿在手里踮了踮分量正准备扔出去时……

瞥眼看到了像只白天鹅一样挺着脖子从她身边走过去的司徒心乐。此时司徒玉儿忽然就改变了主意。

司徒玉儿将石块丢在一边,昂首挺胸地越过司徒心乐走在了她的前面。见到司徒玉儿如此的举动,跟在身旁的月蓉差点惊呼出声。

她连忙拽住自顾自走着的司徒玉儿,用眼神示意她,她现在正走在司徒心乐前面。

可谁知司徒玉儿对月蓉报以安心的一笑,牵起她的手一并走到了司徒心乐前面。

果然如她所料,司徒玉儿在心里默数的三还没念完的时候。

女子暴跳如雷的声音就从她身后传了过来。

“司徒玉儿就凭你的身份也敢走在本小姐前面。难道还要本小姐提醒你注意一下你自己卑贱的身份吗?”

司徒玉儿对司徒心乐的话置若罔闻,反而拉着月蓉越走越快,这更加激怒了心高气傲的司徒心乐。

顾不得什么大家风范的司徒心乐提起裙摆,疾步走上前,用手想推开挡在她面前的司徒玉儿。

没想到的是,司徒玉儿旋身一躲,司徒心乐没有推到司徒心乐,反而是推开了书斋半掩的门房。

咣当,门上砚台盛着的墨水悉数泼在了司徒心乐的身上。

“啊!”司徒心乐的尖叫声几乎掀翻书斋的房顶。

“谁弄的!给本小姐站出来!”司徒心乐一身墨水,一脸污垢,本精心修饰的妆容都被墨汁染了个遍。

气红的眼泫然若泣,睫毛扑闪,更加快了头顶上墨汁的掉落速度。

“啧,真是我见犹怜。”司徒玉儿抱着臂,斜靠在一旁的墙壁上,坐山观虎斗的看着这场闹剧。

房内自然无人敢说话。

谁不知道司徒心乐的身份,当今相国大人的正房嫡女,两朝元老凤书雷的外孙女。

原本是闹耍司徒玉儿的,没想到,被这大小姐给撞上了。

“大姐,还是先回府去换身衣裳吧。”司徒玉儿笑了笑,冲着司徒心乐说着劝慰的话。

司徒心乐狠狠回头瞪着她,指着她,怒道:“你给我等着!贱人!”

受辱的司徒心乐几乎是夺门而逃,在一众奴仆的遮掩下钻进了她那顶衔珠琉璃顶的粉色小轿子里。打道回了相国府。

她刚走,司徒玉儿终于忍不住,指着她的背影,放声大笑。

听到身后大肆嘲笑自己的司徒玉儿,她的笑声就像一根根银针扎在司徒心乐的耳膜上。刺得她几欲发狂。

司徒心乐猛烈地拍着轿子催促着快走。

“没吃饭吗!快点!给本小姐快点!”

月蓉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这个气焰嚣张的小主人。

她甚至都在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了。

司徒玉儿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月蓉,别掐了,你没有做梦,这就是我。还有,你掐的是我的手。”

月蓉闻言连忙乖乖地将手给收回来,毕恭毕敬地垂在身前。跟着司徒玉儿慢慢地踱进了翰星书斋的大门。

翰星书斋的高楼厢房内,一身素袍的段元辰放下手中的青釉茶杯。

嘴角噙笑地望着楼下,那一副小大人模样,自得其乐负手离开的司徒玉儿。

轻笑道:“有趣。”

第四章 我又不是傻子!

看着这与往日大不相同的司徒玉儿,世家小姐们都像看怪物一般瞧着她。

你看我,我瞅你,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司徒玉儿今日吃错什么药了。

要知道,往日的她,可是只有默默忍受还赔笑脸的份儿!

就在司徒玉儿进到书斋不足半盏茶的时间,书斋内各家贵族小姐的尖叫声不绝于耳。

书斋的窗户里还不断地抛出些蛇虫一类的小生物。

“救命啊!老鼠!”

“小姐小心!您脚下有蟑螂!”

“来人!快把这飞虫给本小姐拍死!”

段元辰愣了愣,看到这副场景不禁令他哑然失笑。

他摇摇头,放下茶杯。

怎么今日才发现?翰星书斋里原来还藏着这么一个活宝。

书斋散学后,回府换装的司徒心乐还未回来。

也是了,极爱面子的司徒大小姐,怎么还愿意再回来这个方才让她丢了大脸的地方呢。

等候在大门外的月蓉见司徒玉儿出来,便小跑上去,惶惶不安地说道:“小姐,大小姐的事怎么办?”

司徒玉儿玩弄着垂下来的一绺长发,轻描淡写地说道:“什么怎么办?大小姐怎么了吗?”她眨眨眼,满是狡黠。

见自家小姐有意装失忆,月蓉急的不得了。

“可是大小姐肯定会怪罪在你身上的……”

“好了。”司徒玉儿打断月蓉的话正色说道:“月蓉我要你明白,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给我们找不痛快,要找也是我们给别人找不痛快。”

月蓉脑袋嗡的炸开了!

司徒玉儿话如金石掷地铿锵有力。以至于她说完话后月蓉的脑子里还在嗡嗡作响。

“好了,快走,咱们可没有轿子等着……”

司徒玉儿素手一抬,将那绺青丝甩到了背后。腰杆挺得直直的昂首向前走去。

月蓉许久才从震惊中缓过神了,见司徒玉儿已经走远连忙追了上去。

跨入相府大门,门口身着黑绸短褂的仆役,任旧像一群无精打采的乌鸦一样,稀稀拉拉地随意地靠在大门上。

司徒玉儿颇为讶异地一挑眉,这相国府如此安静?不应该呀!她可不相信司徒心乐是个省油的主。

她也没有再去多想,而是照例去给祖母请安,刚一踏进大门就看见司徒心乐和她母亲凤柔敏坐在大堂前。

两双眼睛喷火一样盯在她身上,恨不得在她身上烧穿两个窟窿。

“玉儿给祖母请安。”司徒玉儿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给座上的老人,行了个万福礼。祖母笑逐颜开地说道:“唉,是玉儿啊。好孩子快起来吧。”

“谢祖母。”司徒玉儿刚一抬起头。只见司徒心乐从座位上站起来,抬起手就要打在司徒玉儿的脸上。

司徒玉儿眼神一暗迅速起身,让司徒心乐落下去的手给落了个空。

“你居然敢躲开?”

司徒玉儿将手环抱在胸前,对司徒心乐这种低智商的问题嗤之以鼻,笑的却偏如无害孩童,:“大姐说的哪里话?我又不是傻子,我为什么不躲?”

司徒心乐盛气凌人地指着司徒玉儿的鼻尖说道:“本小姐命令你不准躲!”

“这样啊……那我试试吧……”司徒玉儿这般无所谓的调笑态度,让司徒心乐更加震怒。

司徒心乐举起手猛地朝司徒玉儿的脸上扇去,离司徒玉儿的脸还不到一寸的距离。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让人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司徒玉儿猛地抓住那张狂的巴掌,一个反手狠狠地在司徒心乐的脸上甩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啪”的一声, 这一掌不仅打懵了司徒心乐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你竟然打我。”司徒心乐不可置信的侧头捂住脸,好久才愣愣的回过头,瞪着一双杏眼说道:。

司徒玉儿笑了笑,揉了揉手腕,不屑地说道:“怎么?莫非大姐心中一直觉得只有大姐你才可以平白无故的打人吗?”

未完待续……

关注【 风向标书城 】 fxbbook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浴火重生:倾世腹黑狂妃》,即可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

贵州新闻 liebiao rbc rayli baobao 广播网 mumayi 17x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