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学 > 正文

最新小说代孕之爱:总裁轻点来在线观看《代孕之爱:总裁轻点来》全文无弹窗

2018-05-14 09:26:59来源:

 关注【 风向标书城 】 fxbbook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代孕之爱:总裁轻点来》,即可阅读全文

第五章

许思霏没等多久时间,就让人给接走了,送到了一处别墅,高大富丽堂皇,与她是完全的格格不入。

她也由着人安排,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让往那里去就往哪里去。

不过多时,就有一批人带着她又离开了这里,去了一处美容会所。

给她全身都洗得干干净净的,好像要把那个男人说的“脏”全都洗干净似的。

倒腾完后,再回到别墅天色已经黑了。

阿k看着像是换了一个人的许思霏也终于稍微满意了一点。

“待会儿佣人会带着你回房间,吃的也会有人送过去,以后你就在你房间用餐。”

许思霏点点头,陌生环境带来的不安和局促只更明显。

“吃完饭就好好准备,今晚的表现不要让boss失望了!”阿k话点到即止,不再多说。

许思霏轰动一下脸红了起来,不知是羞得还是尴尬的。

这本来就是他们要自己过来的目的,避无可避,也是她唯一有利用价值的地方,不然那男人怎么会出手帮忙解决她家里的事情呢?

回了安排给她的客房,许思霏不停的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各种的乱七八糟的都有,就连送过来的饭也没有胃口吃。

差不多到了八点多左右的时候,许思霏再度被阿k请了出去,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欧式冷色系的颜色主调,东西不多十分简洁,和客房比较起来那真是简单的太多了。

许思霏的视线落在了那张超大的双人床上,目光立转,不愿在多看两眼。

“你的工作就两样,听boss话,讨boss欢心,记着我这说的话。”

许思霏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可阿k还是看着她,她只好将这两项要求重复了一遍,“听你老板话,讨你老板欢心。”

“boss有洁癖,别做一些恶心的事情,引得他反感了,你就会被直接送走,家庭深陷巨大债务的你日子肯定是过不下去……好好把握这次机会!”阿k叮嘱道。

有多少人想要巴巴的爬上boss的床都没有这个机会,偏偏选了这个长相不妖娆,身材不性感的许思霏,机会和运气这东西还真不好说。

“我知道……”

可知道是一回事儿,做起来好像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许思霏躺在床上,裹着毯子下面是浑身赤裸,时间流失对她来说,仿佛度日如年。

忽然,房门被打开,传来了不疾不徐的脚步声,她紧张的手心的冒汗儿了。

她甚至不敢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上面想一点,她怕自己立即夺门而逃。

宫翰逸进卧室的时候,隐隐感觉到了有点和往常不一样,别墅的保安工作他自然是相信,外人进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是这并没有让他放松警惕。

“啪!”房间灯打开,瞬间恢复一室光明。

宫翰逸看着床上隆起的小小身影,雪白香肩,和粉嫩藕臂,与那黑色的床单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向来处变不惊的他,脸上也有了变化。

他哪想得到,阿k竟然速度如此之快的就直接把人送到了他的床上?!

第六章

此时的许思霏,和他白日里看见的样子相差很多,但无疑是漂亮的,长发旖旎的散在肩头,似遮非遮,红唇如樱,更想让人一亲芳泽娇。

宫翰逸微微变化的表情很快的就掩饰了过去,他抬着修长的双腿朝着床边走了过去。

许思霏垂着脑袋,侧身而坐。

轻轻颤抖着的睫毛,捏住裹在身上毯子的手用力到泛白,这些无一暴露出她此时内心波涛汹涌。

那个男人每靠近过来一步,就像是有鼓锤敲着她胸口的似的。

忽然,她的手腕被人一把扯住,直接就甩下了床。

这陡然的突变,让始料未及的她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掌心和手腕都传来剧痛。

还有,扯下来的床单物品,直接就扔在了她的身上,让她模样看起来十分的狼狈不堪。

“浑身上下都不知道是什么味儿,我床上的东西都让你给污染了!”宫翰逸没有丝毫掩饰他的厌恶之情。

许思霏本来微红的脸蛋儿,瞬间惨白。对方高高在上的看着自己,好似她就像个主动爬上男人床,还被嫌弃不干净的j女……这样的羞辱,让她太阳穴那块儿的神经都疼了起来。

“没听见我说的话吗?滚出去,别再污染我这房间里的空气。”宫翰逸就受不了这些乱七八糟的香气,闻得他直恶心。

简直比白日里看见浑身脏兮兮的模样,还要来的让他讨厌。

宫翰逸见许思霏没有丝毫反应,走到房门大吼一声:“阿k马上派人过来,把她给我带下去!”

他的这话,再让许思霏有了反应,从地上站起来,整个人像是发了疯一样,冲到门口把房门给关上了。

她不要让更多的人看见她此时狼狈的模样,不要让自己最后一丝的自尊,都要被人嘲笑……

卧房里的许思霏把门关的紧紧地,好像这扇门不打开,她就不用面对,她不想看见的一切。

宫翰逸竟然也被推了出来,只能对着关紧着的房门怒吼道,“你发生么疯!”

这是他的卧室,胆子竟然肥了天了,居然敢把他推出来!

佣人们赶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在站在门外的宫翰逸,脸色阴沉。

“给我把门砸开!”宫翰逸声音危险的命令道。

“哐当!”连续的撞击,门终于给撞开了。

佣人们纷纷让开,给宫翰逸腾出位置。

“谁给你的胆子让你碰我?还占用……”宫翰逸停了下来,就算是说他一时不查才让这瘦不拉几的女人给推出去,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衣帽间那处,弹出个小脑袋,怯生生地看着门口。

“你能让他们都离开吗……他们走了,我也跟着就走……”

“你还跟我讨价还价?你有什么资格?”宫翰逸给气笑了。

这女人好像还没有弄清楚自己的位置,或者说,人是真傻?

许思霏是在无可能奈何,缓缓地从后面走了出来。

原先裹在身上的毯子,连她脑袋都给包住了,颇有当成长袍穿的感觉。

宫翰逸锐利的双眼紧盯着这女人,总感觉有些什么不对。

终于,在许思霏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大手一伸,直接就扯下来身上裹着的毯子……

第七章

许思霏反应极快的拉住了身上那剩下的一部分,俩人就像是小孩儿抢夺玩具那样,都不松手。

宫翰逸简直是开眼了,看着她身上宽宽大大的白色衬衣,袖子连她人的双手都给包裹住了,来不及扣上的扣子,露出来她精致的锁骨……下身也有,也不知道是翻得他哪条西装裤!

许思霏这模样,真的就妥妥成了一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儿似的!

这会儿,宫翰逸不知道自己该为他擅自动用自己的东西生气,还是改为了他滑稽的样子而发笑。

“你的胆子,可远比我想象的要大啊?”宫翰逸这句话没带任何夸奖的语气。

许思霏看他样子有些害怕,可是她更怕自己在那些人鄙视嘲讽的目光,所以死死拽着毯子不松手!

认识许思霏的人,都说着小姑娘能干肯吃苦,也懂事儿,可是她还有一点就是执拗,拗起来真的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也不看看她自身力量,如何和人高马大的宫翰逸相对峙,简直是自寻死路!

“你松开,我现在就走。”许思霏小声说道。

宫翰逸联想到了之前她的行为,和现在的反应加起来,让他猜到了点什么。

这女人多半不想半裸着出去,所以才翻了自己的东西。

可她是真有心,还是故意的啊?

不知道女人这个样子,在男人眼中,反而比那写浑身赤裸的女人,更要来的诱惑些。

宫翰逸的目光一直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他自己就知道,这个女人已经成功的引诱到了他。

许思霏仍旧坚持不懈的想要把毯子拉过来,忽然这个人视角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竟然已经被男人抗在了肩头。

“你放开我,你要干什么!”许思霏惊慌大喊。

宫翰逸直接忽视身上呼天抢地的女人,对着佣人下命令,“你们都退下去,任何人不得上三楼!”

摇摇欲坠的门给虚掩上了,佣人们悄无声息退下去的速度很快,三楼再度恢复了安静,偶尔能听见卧室里传来语焉不详的声音。

许思霏让宫翰逸带到了浴室,按在了淋雨下面,直接对着她身上冲。

白色的衬衣沾水即湿,变成了透明的肉色,宫翰逸喉咙动了动。

“你松手……咳咳……松手……”许思霏说话水呛了进去,引来她不适的咳嗽。

但是这并没有引来宫翰逸的怜香惜玉,从头至下,全部都给冲洗了一遍。

因为挣扎,两人身上的衣服都打湿了,浴头喷出来淅淅沥沥的水声,让这一室暧昧了起来。

宫翰逸墨色的双眼,第一次因为染上欲望而变得如此的幽深,想要把人吸进去一般。

许思霏终于察觉到了,两人间的氛围十分怪异。

毫无预警的想要朝门边冲过去,逃离这个地方,还有这个目光满是掠夺的男人。

才迈出几步,就让人拦腰带回来,抵在墙壁上。

“你不是想要献身于我吗?我今天就给你这个机会……”俩人身体相贴,能感受到不同的体温。

“不要不要!你放开我!快放开我!”许思霏声音带着哭腔,更刺激男人了。

滚烫的大手,贴在她腰间,缓缓地移向不可知的地方……

第八章 第一次

许思霏的肌肤被水冲洗过,还带着点点水渍,光滑细腻的触感还有丝丝凉意,与男人滚烫的体温鲜明对比。

许思霏能够感受到那几乎要烫伤人的温度,她的心中满是惶恐,但还有一丝隐秘的兴奋升起来,仿佛身体预知到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一样,这让她更加羞辱不安。

但宫翰逸是什么人,哪怕他嫌脏从未碰过女人,他想做的事也从不允许任何人去置喙,包括女人。她的挣扎如此无力,却触怒了他。衣物沾了水紧贴在身上,反而能够看清楚女孩的身材曲线,不算特别性感,但意外耐看,尤其是这种时候。

手掌下的皮肤带来的舒适感让他深邃的眼瞳一再加深,手已然抚上了女孩的小腹,眼看就要碰上那隐秘的源地,宫翰逸像是着了魔一般,仿佛本能似的向那里探索,许思霏被吓得话已经说不出来了,只无力看着那只手掌以强势的姿态挤入她的双腿之间。宫翰逸像是天生会逗弄女人,两只手不停歇,在女孩身上流连着,灼热的视线定格在女孩殷红的嘴唇上,他止不住去想那里的味道,是否如蜂蜜一般甘甜。

俨然是他手下的小绵羊,宫翰逸慢慢放宽了心态,对她的挣扎反而觉得有趣。

许思霏闭上眼紧紧合上双腿,夹住他作乱的手,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先生......您这样跟强奸有什么区别?”

宫翰逸一顿,挑了挑眉,“这是你的荣幸,给我好好记住了......记住这一天。”

许思霏只觉得眼前的男人像个恶魔,他俊朗的外貌并没有给他的行为加分,但现场的气氛越来越旖旎。

宫翰逸不在意被夹在温融触感之中的那只手,另一只环着她腰的手掌开始在脊背上游走,描绘着女孩分明的脊椎,许思霏只觉得身上起了一层小疙瘩,从小腹窜起来的热流似乎越发壮大,她有些迷茫,身体不自觉软了下来。

沾着水渍的脸蛋带着不一样的淫靡之感,那两片樱桃一样的嘴唇微微张着,喘着香甜的气息,许思霏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宫翰逸眯了眯眼,猛地收紧了手臂,低头叼住了那两片唇,果然如蜜糖一般,让人欲罢不能。

“唔......嗯......”许思霏猝不及防地承受着,惊讶之色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沉沦,身体好像不属于自己了一样,尤其是双腿,她渐渐无力地只能靠在男人身上。

宫翰逸感觉到被解放的手,他抽出手来,余光瞥见上面带着一丝闪亮的银丝,意外地,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他收回了与之纠缠的舌头,女孩无意识地探出舌来想去挽留,模样看起来哪有之前的凶狠之色,这样的她更加诱惑,宫翰逸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在慢慢苏醒,两只眼仿佛吞噬人心的漩涡,他猛地将女孩打横抱起来,大步来到卧室将她扔了上去,自己也覆了上去。

许思霏朦朦胧胧间被分开了双腿,能感觉到有什么卡在了那里,不让她合起来,她渐渐清醒了过来。

“唔......放、放开......”

宫翰逸不会给她这个机会,薄唇轻启发出一阵性感的低笑,许思霏顿时觉得身体一阵酥麻,宫翰逸再度吻了上来,反复照顾着她白皙的脖颈和锁骨,在上面留下串串红色的印记。

许思霏的身体也渐渐火热了起来,她无意识地蹭着男人的身体,两人更加紧紧相贴,宫翰逸皱着眉头,额头都是隐忍的汗水,徒手解开了皮带,代表欲望的物件彻底暴露在了女孩面前。

许思霏瞬间清醒过来,本来染着情欲的小脸顿时煞白,她想要躲开,宫翰逸却拉住了她,恶魔一般露出了与平时严苛表情不同的坏笑,这样的他更加有魅力,许思霏愣了愣,“乖......”

一个字让她浑身无力,那仿佛最美妙乐符的磁性嗓音让她再次沉沦,胸前的柔软被掌握,仿佛有人在舔弄吮吸,快感一波又一波的来临,当最后的防线被突破时,她忍不住蹙紧了眉头,眉心却得到了男人温情的舔舐。

痛,还有快感。

那一瞬间,仿佛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是爱着自己的,许思霏慢慢将自己与其交易的记忆抛在脑后,发出动人的呻吟声,宫翰逸立刻吻上了她的唇,勾出她的舌头来细细品尝。

男人摆动了劲瘦的腰,柔软的床一片凌乱,两个完全被情欲支配的男女紧紧相贴,隐约间,许思霏娇柔的手被紧紧扣住。

“嗯......”

......

许思霏再度苏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胀,尤其是某个地方。

记忆慢慢回笼,她的脸色也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这确实是交易,她只是配合罢了......那她之前的抵抗,之后的沉沦,又算什么?还有宫翰逸......

许思霏不敢再动,生怕感受到自己身体的任何不妥。

宫翰逸穿着睡袍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许思霏脸色顿时变了,“你还在这里?”

俊朗的男人挑了挑眉,刚经历过床事的他脸上带着性感的慵懒,倒是看起来温柔很多,许思霏连忙摇摇头,暗道不要被他的样子骗了。

“去,洗干净。”宫翰逸微微偏偏头,许思霏这才注意到男人微微潮湿的短发,原来他是去浴室清洗过了,想到宫翰逸可怕的洁癖,她紧抿着唇,强撑着身体坐起来慢慢挪到床边。

“还疼?”宫翰逸看她的动作,微微皱眉。

“什么?”许思霏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顿时脸羞红一片,宫翰逸看起来神清气爽,但她是承受的那一方,浑身上下酸胀酥麻,说不出是什么感受,而且她是第一次,那里似乎还有些疼痛......这些哪里好意思说出口来?“没,没有。”

宫翰逸点点头,沉着脸走过来,一言不发地架起了女孩的手臂,这时候他才发现,与表面上看上去的凹凸有致不同,许思霏的手臂如此瘦弱。

宫翰逸无意识地拧了拧坚毅的剑眉。

第九章 宫翰逸的安抚

“你干嘛!?”许思霏吓了一跳,慌忙挣扎。

“别乱动。”宫翰逸不把她小猫似的挣扎放在眼里,有过肌肤之亲后的男人看起来没有那么严苛了,许思霏立刻安静下来,她不想触怒这个男人。

宫翰逸没有再说话,许思霏才发现男人是为了扶她起来,刚刚的挣扎是因为她以为对方想要扔她下床,现在......只能咬紧嘴唇什么都不说,默默依靠着男人的搀扶来到浴室。

看到宫翰逸似乎还要帮她放水,许思霏脸色立刻变了,“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了!”说罢,她挣开了宫翰逸的手,宫翰逸看着她裹在身上的被单,裸露出肩膀的青紫痕迹,眼眸深了深,随即缓缓退了出去。

许思霏松了口气,放松下来,将水放好洗了个澡,整个人清醒很多,看着身体上的道道痕迹,她说不出来自己什么心情。

有些酸楚,女孩在蒸汽中慢慢埋下了头,肩膀不断颤抖着,压抑着自己的哭声......

穿着睡袍再次走出来时,家里已经焕然一新,宫翰逸的身影在窗前背对着她,似乎知道许思霏出来了,宫翰逸也没有回头,只是淡淡说道,“先把衣服穿好。”

许思霏一愣,转头看到床上整齐放着一套衣物,应该是给她准备的,她慢慢走上去拿起衣服,宫翰逸没有回头的意思,她便红着脸快速穿好了衣服。

“我,我换好了。”她局促不安地说道。

宫翰逸拿起手机拨了电话,“阿k,把文件拿来吧。”

不多时,门被敲响了,阿k的身影出现在房中,似乎没看到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阿k手拿着一份文件,递给许思霏。

许思霏愣愣地接过来,低头看过去,同时耳边响起了宫翰逸冷淡的声音。

“这是阿k刚刚拟好的协议,你看一看吧,没有问题就签字......”

许思霏低头查看起合约的内容,看着看着脸色越来越红,在宫家入住、从今天开始到怀孕期间都不准跟其他男人发生关系、随时满足宫翰逸的需求......什么需求?“宫先生,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说说看。”宫翰逸的声音还是淡淡的,让许思霏产生了一种他们签订的并不是一份羞耻至极的协议,而是普通的文件。

“我是您请来的代、代孕,这不代表需要随时为您解决生理需求吧?”许思霏强迫自己说清楚。

宫翰逸微微皱眉,他以前确实对女人没有什么需求,昨天的放纵之后很快恢复了常态,但难保许思霏一次怀不上呢?他不可能接受跟更多的女人发生关系......这条协议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不对,阿k冷冷地说道,“许小姐,这期间您需要留在boss身边,这一点您可以做到吧。”

“这个......可以。”许思霏点点头,垂眸说道。

“那么您能保证一次性怀上吗?”阿k又是问道。

“不、不能。”许思霏难堪地咬住嘴唇,只觉得眼前两个男人都像恶魔,她的人生也许会就此毁掉呢?这种畸形的事情......但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她平静下来,没有等阿k继续说话,淡淡说道,“我明白了,我这就签字。”

宫翰逸慢慢转身,看着低头写字的许思霏,女孩平静的侧脸不似之前张牙舞爪的样子,她过于安静了,这个认知让宫翰逸觉得有些异样,下意识开口说道,“宫家是不会亏待你的,在合约范围之内你会有最大的自由。”

“谢谢宫先生。”许思霏平静地点头说道,样子极为乖巧。

宫翰逸皱起了坚毅的剑眉,最后什么都没说,看看手表,“你在这里等用餐吧,我先去公司了。”

“宫先生慢走。”

“嗯。”

等房间里只剩下许思霏一个人的时候,她像是终于忍不住了,一步一步来到床边,趴了下来,眉宇间一片疲惫之色,心中更是冰凉一片。

过了一会儿,女佣推着餐车走了进来,“许小姐,可以用餐了。”

许思霏趴在床边的身体动了动,慢慢站起来,一边活动着有些酸痛的脚,一边向着餐桌走来。

“对了,这里就是宫家吗?”许思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

“是的,许小姐。”

“那我可以出去走走吗?”她又问道。

“当然可以,宫先生吩咐过了,许小姐出入自由。”

“这样啊,谢谢你了。”许思霏松了口气,如果只能待在房间里,那简直闷死她了。

宫翰逸没有在吃穿用度上亏待她,许思霏穿着的衣服是她从没见过的牌子,但布料柔软舒适,面前的餐盘也很精致,摆着各色菜样,她挑着自己喜欢的口味吃了一些,体力也恢复了许多,之前灰暗的情绪也慢慢消散。

女佣收拾好餐盘出去后,许思霏也打算出去逛一逛,拉开卧室的门,入眼的一切都如此豪华,檀木的楼梯扶手,造型精致的吊灯,许思霏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来到庭院之中。

庭院中有一座后花园,馥郁的花香已经充斥她的鼻腔,清新的空气被风吹来,许思霏只剩下了惊叹的情绪,慢慢走进花园欣赏着。

庄园之中的房子非常大,正对着后花园的一扇窗户后面站着一个身影,那是一位看起来颇为和蔼的老人,虽然头发花白,腰杆却挺得笔直。

他似乎看到了花园里的许思霏,微微一愣,“那个小女娃是谁?”

旁边的女佣低头恭顺说道,“是宫先生带回来的。”

“哦?是那小子带回来的?”宫老爷子愣住了,连忙凑近仔细观察花园里漫步的女孩,穿着白色的蚕丝花边衬衫,一条牛仔裤,长发随意披散而下,女孩的侧脸很耐看,气质很干净,顿时宫老爷子开始连连点头。

“这小子终于想开了,想要结婚了?”他朗声笑道。

许思霏在花园里散了会儿步,到了中午时间,她便慢慢向房间里走去,一边女佣上前说道,“许小姐,老爷子有请。”

她愣了一下,老爷子,是说宫老先生吗?

第十章 宫老爷子

顿时,许思霏的心里忐忑不安起来,点点头跟上去,房内真正待客的客厅比她所待的卧室大了何止一倍,巨大的餐桌旁边坐着一位气势强大的老人,想必这就是宫老先生,许思霏不敢造次,低着头走上前去,“宫老先生,您好。”

宫老爷子打量了一下许思霏,连连点头,“呵呵呵,小女娃不用客气,坐吧。”

许思霏松了口气,慢慢坐了下来。

宫老爷子笑眯眯地看着这个女孩,之前早就把她家里的情况打听得底朝天,不过他不是那样迂腐的人,相反许思霏一个人扛起家中的负担,这样的坚韧却是他希望看到的。

他对这个‘儿媳’很满意。

“是叫思霏吧?把这儿当自己家,别太拘束了,再等等,饭菜马上就上来了。”宫老爷子笑眯眯的,柔声说道。

“谢谢您。”许思霏连忙说道。

其实宫老爷子是更想问孙子的着落,现在许思霏就在眼前,他是抓耳挠腮地好奇,内心里煎熬着,表面却若无其事,仔细问着许思霏有没有住的不习惯。

“翰逸这小子也忒过分,把姑娘领回来了也不说告诉我一声!”宫老爷子状似愠怒地说道,许思霏面上只能赔笑,只是那笑容却带着一丝苦涩。

要是、要是真的该多好啊......

许思霏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脑海中出现了宫翰逸仿佛带着缱绻情意的俊脸,但随即又与今早上与她谈协议时的冷淡模样相重合,顿时那点旖旎的念头都烟消云散,表面的笑容也冷淡了不少。

宫老爷子注意到她的变化,心说不会臭小子欺负她了?还是不要总提他为好,这么想着,宫老爷子转移了话题。

“家里来客人了呀?”

宫老爷子和许思霏循声转过头去,一个身穿长裙的贵妇人慢慢走了进来,“这是谁家的千金呀?长相真是俊俏!”

许思霏顿时尴尬地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小慧,别吓着人家孩子。”宫老爷子微微皱眉,心底对苏慧的性子颇为不喜,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回来了就赶紧收拾收拾吃饭。”

“老爷子看你这话说的,有客人来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就不出去了。”苏慧笑了一声道。

宫老爷子意味不明地嗯了一声,待苏慧回到桌前的时候,饭菜也都摆好了,宫老爷子这才笑道,“来,思霏,看看有什么爱吃的,尽管夹。”

“是呀,思霏,把这里当自己家,不用客气。”苏慧也忙加了一句,她问了好几次许思霏的家世,要么宫老爷子转移话题无视了她,要么许思霏也不说话,苏慧眼底闪过一丝狠厉,复又变得和蔼,关心地询问着许思霏的情况。

反观许思霏更是如坐针毡,宫老爷子让她轻松许多,可是这个话语间带刺的妇人总是让她不自在。

“吃好了吗?”宫老爷子见许思霏没吃什么东西就停下了,连忙问道。

“嗯,吃好了,谢谢您,老先生。”许思霏笑着回道,心想着要赶紧离开这里。

“吃这么少怎么能饱了呢,再吃一点吧,要不让他们上点茶点也好。”苏慧立刻说道。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许思霏连连摆手,这样的姿态让苏慧忍不住心生疑窦。

“那好吧,去把我桌子上的盒子拿来。”宫老爷子冷着脸对女佣说道。

女佣听了立刻上楼,片刻后取来一个小盒子,宫老爷子接过来打开,只见里面是一枚莹白的玉镯,但莹白之中还有一丝凝固着的红线。

“这是我宫家的传家宝,今天就给宫家儿媳戴上了,就当是见面礼了。”宫老爷子笑着说道,取出血玉制成的手镯。

“老先生,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的!而且,而且我不是宫家的......”许思霏立刻站起来说道。

同时脸色大变的还有苏慧,“老爷子,您说什么?这是我们宫家的儿媳?”太过惊讶导致她的声音都变尖了。

宫老爷子神色不变,呵呵笑道,“翰逸那孩子我了解,他可从来不会把女孩子接回家来的,这说明你在他心中是特殊的,我也很喜欢你这女娃,你不要有心理负担,收着就好了。”

许思霏脸色苍白一片,宫老爷子的话就像一根刺狠狠扎进她的心里,她是被强迫送上宫翰逸的床,不是被宫翰逸主动接回来的,她确实在宫翰逸心里是特殊的,因为她是一个代孕的‘容器’......

眼下她却什么都不能说,只好接受了手镯,“谢谢老先生。”

“诶,现在还叫什么老先生呢,叫爷爷。”宫老爷子心情大悦。

“呃,还是、还是叫老先生吧。”许思霏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

宫老爷子全当她紧张,也不在意,挥挥手答应了,随即大声笑了起来,看起来极为开心。

许思霏迷迷瞪瞪地走回了卧室,看着她进入宫翰逸的房间,宫老爷子更是笑眯眯的样子,等门关上,宫老爷子立刻收了笑容,对一旁脸色奇差的苏慧说道,“以后思霏就是我们宫家的儿媳,你最好找准自己的位置,好好照顾一下她。”

“是,老爷子,我当然会好好‘照顾’她。”苏慧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么一句来,到底如何照顾恐怕只有她心里清楚了。

又吃了些东西,苏慧也告退了,只剩下宫老爷子心情愉悦地安静用餐。

宫翰逸一回来就听说了今天的事情,他想也知道宫老爷子为何这么做,当时的情景下,许思霏必然没办法拒绝血玉镯,知道这不能怪许思霏,宫翰逸只能压下这口气,走到房间之中。

许思霏正在阳台的藤椅上看书,长发掖在耳后,干净的侧颜被阳光镀上金边,看起来柔软可欺的模样,宫翰逸诡异地散去了心头的怒火,眉间染上些许他看不见的温情来,缓缓走上前,女孩似乎感受到他的存在,慌忙抬头,看到他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惊讶,没有欣喜。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许思霏问道。

未完待续……

 关注【 风向标书城 】 fxbbook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代孕之爱:总裁轻点来》,即可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

贵州新闻 liebiao rbc rayli baobao 广播网 mumayi 17x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