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学 > 正文

都市小说以西风祭玉珏连载中《以西风祭玉珏》西风还好有你在全文在线阅读

2018-05-14 09:01:57来源:

关注【 风向标书城 】 fxbbook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以西风祭玉珏》,即可阅读全文

第三章 她就是小玉

“特助小姐,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冷俊犀利的眼神如同猎犬,早已嗅到这个女人的骚劲儿。可西少是谁!自从未婚妻莫名消失以后,他的住宅里除了以前的保姆就再也不允许其他女人踏入半步。

这个自以为是的特助只怕是在自寻死路了。

“我……”

当Hannah半推半就把尹西风搭在自己肩膀的手臂交到前来开门的保姆身上,她试图跨入别墅大门。

“您请止步!”

听似不卑不亢的一句话,却带着十足的指令,Hannah不禁身体一颤。没想到区区一个保姆竟有如此的威严和霸道。

Hannah抬眼对上保姆的眼神,尚未平复的心潮又是一阵汹涌,“胡婶儿,我是玉儿呀,如果您知道我是玉儿一定会很开心吧!”

在胡婶抗拒的眼神之后,便是冷俊听似客气实则容不得拒绝的勒令。

看样子她今晚的计策要败在这两个忠心耿耿的伙计手里了。

“不要走!玉珏,你不要离开我!”

在Hannah即将败下阵来的当口上,尹西风突然反手揽住了她的腰身,并顺势把她搂得离自己更近。

Hannah猝不及防,身体几乎贴上了尹西风的胸膛。一股久违的气息扑面而来,弄得Hannah心里痒痒的。有那么一个瞬间,她几乎就要沦陷在这股子专属于尹西风的情味儿里了。

“哎呀西少爷,这不是玉儿,您喝多了。”

胡婶儿焦急的声音里透着慌乱,她一边说着话一边紧赶着拉开已经粘在一起的两个人。

没料想赵婶儿还故意加大力道,顺势狠狠掐了Hannah一把。

Hannah在一阵刺痛下醒过神来。原以为这么多年来自己对这个男人除了恨就只剩下恨了,怎么还会余情未了!

借着多年来根植在心的痛恨,Hannah猛然推了尹西风一把,看来今晚只能放弃计划,改天再找机会来看小宝了。

哪知她充满恨意的这一推,丝毫没有撼动尹西风,反而激得他亢奋起来。他更紧地搂住Hannah,一把推开胡婶儿,

“她就是小玉,你们休想再把我们分开,休想!”

胡婶儿一个趔趄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冷俊也看傻了眼,暗自思忖着:今天真是邪了门了,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特别的?西少虽然也是个霸道总裁,可也从没见他对胡婶儿不敬过。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扶西少爷上楼休息去!”胡婶儿虽然心中懊恼,却还不忘提醒冷俊,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个女人进了西少的卧室。

一旦让这个不清不楚的女人上了西少的床,回头再讹上西少,那就相当于给小宝找了个后妈,万一再多出个弟弟妹妹的可怎么办?不行不行,小宝必须是西风集团的唯一继承人!

“你们都不想干了是不是?”

冷俊听了胡婶儿的话,上去就强行把尹西风架到了自己的肩头。不料这一举动惹怒了西少,他曲起膝盖毫不留情地朝着冷俊的腹部顶去。冷俊吃痛,松开了西少。

胡婶儿彻底被整蒙了,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怎么可能是清秀温婉的小玉呀?她真怀疑西少是被这个女人下了药。可是眼前的情形,她跟冷俊怕是也不能再做什么了。

只能又急又怨地看着西少带着那个女人上了楼。

第四章 真是个柳下惠

三年了!

尹西风的别墅里第一次出现陌生女人,而尹西风却自始至终都没有松开过这个女人。

他搂着她上了楼。

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一点也不矜持,一副狐媚模样,恨不能早早爬上西少的床。

胡婶儿眼睁睁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却无力阻止。想起可怜的玉儿,她越发地恨自己,流着两行老泪想着不知是死是活的玉儿,心里默默念叨着:“玉儿,我对不起你呀!”

可是那厢,尹西风却伏在Hannah的耳畔,说道:“玉珏我知道是你回来了,我再也不允许别人伤害你了。你不要离开我好吗玉儿,谁也不能再把我们分开了。”

这温润如初的声音,总是带着与生俱来的魔力,如轻风细雨撩拨着Hannah的心弦。

他说:再也不允许别人伤害你了。谁也不能再把我们分开了。

难道当年的事他不知情吗?难道那把火不是他放的吗?可是为什么现场会遗留着他随身携带的那块玉珏呢?

有太多太多的谜底等着她去揭开。

睡梦中又出现那个白白净净的小男孩,如玉般晶莹透亮的眼眸,一张稚嫩的笑脸总是在离她越来越近的时候变得模糊。

在她伸手想要分辨个清楚的时候,他便消失了……

“小宝,小宝……”

Hannah一身湿濡,被一阵倏忽而来的冷风惊醒。窗帘“唰”的一声被拉开,转眼望去一道明媚俊朗的身影站定在早晨清冷的光晕里。

哦,他还是那样迷人。

可是薄唇轻启,从他瓷白的齿缝间流淌出来的声音却是冷若寒冰,他说:“还不起来等着我给你收尸吗?”

Hannah毫无设防,打着寒颤从被窝里一跃而起。尚未完全清醒的她还来不及整理情绪,那厢又传来一声讥诮:

“看你衣冠楚楚,应该明白我并没有对你做什么,自然用不着对你负责。给你两分钟离开这里,然后收拾东西滚出西风,再也不要让我看到你。”

一夜梦魇让Hannah在不知不觉中卸下伪装,还来不及整装待发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喝骂声给怔住了。

而昨夜酒过三巡纠缠了她大半宿的尹西风却俨然换上霸道总裁的嘴脸,大清早就对着她吆五喝六的。

此时Hannah终于明白,尹西风始终都没有真正醉过酒。他强行将Hannah带上床,把她压在身下粗暴而迅速地撕开她的胸衣。

然后,等不及Hannah挣扎、反抗,他的兽行便戛然而止。

因为她的胸口没有朱砂痣。

尹西风从Hannah身上跌落到床上,再也没有动她一下,甚至都没有再看她一眼。

如今想来,尹西风没有半夜将她赶出西风玉珏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他到底还是善良的,尽管没有看到Hannah胸口的那一颗朱砂痣,尽管他开始对这个女人厌恶至极,他也还是想护她周全。

因为这片别墅区远离市区,没有私家车是很难离开的。

Hannah低头看了一眼胸口,前胸的衣服已被他扯坏,裸露出一片诱人的春色来。

“还真是个柳下惠啊。”Hannah暗自思忖着,嘴角扬起一抹妖艳的笑意来。

第五章 朱砂的记忆

为了做到万无一失,Hannah在进西风集团前,就找了家整容医院除掉了胸口的朱砂痣。

传说中当你遇到胸口有朱砂痣的人,一定要好好珍爱他,那是前世最爱你的人。

为了来世能再找到你,他拒绝在奈何桥上喝下孟婆汤。为了能够顺利投胎,他便要从波涛翻滚流着血黄色水的忘川河中游过去。

河里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虫蛇满布,腥风扑面。

若能经得住恶鬼咬噬、酷烈之痛,游过彼岸之时,他前世所有的记忆便将凝聚成一颗朱砂痣,盘踞在胸口。

来世就可以借着朱砂痣的指引,找到他的所爱之人。

“尹西风,玉珏已经死了,是被你们尹家生生给逼死的。想让我离开西风集团,哪有这么便宜的事!”Hannah一边暗自思忖着,一边起身下床。

她理了理胸前的衣服,将一头波浪拢向一边,眉眼轻佻说不出的妖媚。

“您是说让我离开西风集团?那我可舍不得西少您呀。怎么,是我昨晚伺候您伺候的不好,还是西少您觉得我的身体不够香艳?是胸不够酥软,还是那处不够紧实啊?”

Hannah挺着傲人的身材,时而捏捏自己的双乳,时而撩撩大腿。性感红唇张合间全是柔弱无骨的酥麻。

“你这个变态!你给我滚出去,立刻、马上!”尹西风忍无可忍,咆哮如雷。

亏他还把这个女人误以为是他的玉珏。

起初刚见到Hannah的时候,尹西风总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她的身形,她的一举手一投足,还有那偶尔流转的眼波,都像极了玉珏。

可是眼前这个涂着血红大唇,搔首弄姿说着污言秽语的女人,简直是庸俗至极,怎么能跟如菡萏出荷盖般的玉珏相提并论呢?

“呦,西少,没想到你堂堂大总裁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呢!昨晚你搂着我的腰说着情话的时候可是恨不得一口将我吃掉呢,我也是喜欢你将我压在身下时的雄姿呢。

“你说咋们两个也算是情投意合了吧,你怎么会舍得赶我走呢?”

明明是一副搔首弄姿,充满暧昧的调调,可是话自Hannah的嘴里说出来,却是无端地带了些凛冽和讥诮的意味。

听得尹西风只想作呕。

他怒气冲冲地走到Hannah面前,一把握住她纤细的手腕,随之将她拖至卧室门口,一把推了出去。

力道十足,Hannah踉跄着摔倒在地上。

走廊里没有铺地毯,Hannah光洁白皙的手肘实实砸落在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摔破了皮,渗出殷红的血渍。

一滴血滴在米色的地板上,触目惊心。两个人的心里都不由得记起了玉珏胸口的那颗朱砂,只是滋生出来的情愫各不相同。

“尹西风啊尹西风,不管是你对玉珏的无情,还是你对Hannah的无礼,我都铭刻在心。有朝一日,一定会让你血债血偿。”

尹西风再也不能容忍这个艳俗的女人在他眼前装腔作势了!他一把揪起地上的Hannah,心里狠狠地想着,想着把她直接从这里丢下楼去。

第六章 漂亮妈妈

“琅琅!”

尹西风把Hannah拖至楼梯口时,抬眼间就看到一个小男孩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朝着他们好奇地张望着。

触到这双清澈无邪的大眼睛,尹西风揪住Hannah的手蓦然就松开了,他的表情也在瞬间变得柔和。

“爸爸,是妈妈回来了吗?”

尹西风没有想到琅琅会这么问,诧异中透着一些慌乱。忙说:“当然不是。”

也难怪,琅琅是他一手带大的,除了家里的保姆和祖母之外,琅琅也没见家里来过其他女人。

记得琅琅过生日时,一家人为他庆生。听到自己的爸爸对祖母说:“妈,谢谢你给琅琅买的礼物。这些年让你帮我照顾琅琅,辛苦您了。”

尹西风的母亲林慧心,看着琅琅轻叹一口气说道:“小风,琅琅都这么大了,你也该成个家了。就算不为自己自己着想,也该为琅琅着想,总得有个人来照顾他吧。”

琅琅扑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爸爸的妈妈是祖母,我看祖母很疼爱爸爸,琅琅也想要妈妈疼。”

稚嫩的童声惹得一家人好不开心。

尹西风亲吻着琅琅的脸蛋,效仿着琅琅的模样眨眨眼睛说道:“可是爸爸的妈妈更疼爱琅琅呢,爸爸可要吃朗朗的醋了。”

尹西风顺势在琅琅的小腋窝下挠了两下,逗得琅琅咯咯咯笑个不停。童音像银铃般穿透时空,尹西风怅然望着琅琅的眼睛,想着:玉珏你到底在哪里?

林慧心抱着小琅琅一阵亲昵,说不出的宠爱。在她的眼里根本不关心或者说是不在乎琅琅的母亲是谁,只要他是自己儿子的血肉,是自己嫡亲的孙子就够了。

可是在尹西风的心里却是道不尽的怅然。这个孩子对他来说本就是一场交易,虽然是他自己的亲骨肉没有错,可他毕竟不是爱情的结晶。

他想着只要有了这个孩子,他就可以给尹家一个交代。不但可以拿到老爷子手里的权利,还可以顺利的娶玉珏进门。

可是当他功成名就之时,他的玉珏却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爸爸,这个漂亮妈妈是谁?”

琅琅奶声奶气的声音扰乱了尹西风的回忆。再看琅琅,他已经准备往楼梯上爬了。

尹西风一脚拨开尚且坐在地上的Hannah,急忙下楼朝着琅琅奔去。

这一声漂亮妈妈也惊醒了Hannah,她的身体僵在原地,心却早已跟着尹西风一起飞奔到了小宝身边。

在尹西风喊这个孩子琅琅的时候,Hannah的心里闪过一丝的温情。即使尹西风不知道这就是他跟秦玉珏的孩子,他还是没有忘记当初玉珏对他说过的话。

她说:“如果以后我们生个男孩,就取名琅琅。如果是女孩,就取名玘玘。”

“好好的孩子怎么要这样生僻的字来取名啊?”一西风一脸不惑。

“因为这些字读起来好听,而且都代表着佩玉。就像我的名字,像我送给你的定情信物一样。”

“那你是说,你还要送两个孩子给我当定情信物了?”尹西风一脸邪魅调戏着秦玉珏,玉珏羞红了脸。

那时候,玉珏还待字闺中。而那个准新郎就是尹西风。

未完待续……

关注【 风向标书城 】 fxbbook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以西风祭玉珏》,即可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

贵州新闻 liebiao rbc rayli baobao 广播网 mumayi 17x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