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学 > 正文

热门小说不配全文无弹窗《不配》在线阅读

2018-05-11 15:58:15来源:

 关注【 风向标书城 】 fxbbook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不配》,即可阅读全文
 

02 奸夫带着来捉奸

靳言霆不是走了吗?

容姝手一颤,赶紧从靳宸深手中抽出了受伤的手指。

“宸深,我去处理一下。”

说完,她匆匆转身,靳言霆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边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她,公司,一个都别想从他身边逃走!

容姝刚处理完,一出来就听到靳宸深的声音,“言霆,你脖子上是怎么回事?”

脖子?

好像是被她咬的......

靳言霆看向容姝,说出口的话,令容姝呼吸一窒,“这就要问大嫂了。”

“容姝?”靳宸深俊眉紧皱,那伤口分明是被人咬的,关容姝什么事?

容姝脸色刷白,靳言霆难道想害死她吗?

“开个玩笑,大嫂帮我上药。”

容姝被他强行带到房间,刚关上门,容姝反手就甩了他一巴掌,气得浑身发抖,“靳言霆,你疯了?”

不同于在靳宸深面前玩浪的模样,靳言霆又恢复成冷漠的样子,他抓住她包好的手指,用力按在大理石桌上,疼得她轻呼出声。

“容姝,你还是这么心狠手辣,对自己都下得了手。”

她的左手已经废了,有什么下不了手的?

但十指连心,她还是疼得冷汗直冒,“靳言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缓缓吐出三个字,“想...干...你。”

说完,他直接开门,大摇大摆地朝楼上走,像是在自己家一样嚣张。

已经晚上了,他不走还想做什么?

上了楼,靳言霆转过头来朝着容姝吩咐一句后才继续走,“大嫂,帮我布置房间。”

容姝看向靳宸深,他点了点头,“对了,我只是拿点东西,晚上公司有事我就不回来了。”

早就习惯靳宸深夜不归宿,但是容姝这还是第一次这么希望他能在家,至少靳言霆会有点顾忌!

“宸深,今晚能不能......”

她话还没说完,靳宸深已经转身上楼。

从靳宸深出门开始,容姝的心就一直高高悬起,担心隔壁那个男人又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但是一直到晚上十点,都没有任何动静,她精神疲乏也就渐渐睡了过去。

才睡着,就被电话吵醒。

“容姝,出来。”是靳言霆的声音。

“我已经睡了。”

“三分钟,我在楼下等你。”

靳言霆决定的事情,她从来就没有反抗成功过,容姝不得不穿好衣服披上大衣跑下楼,才下去就被他拖着出门。

她被他塞进车里,“靳言霆,这么晚了你要干什么?”

“到了你就知道了。”

大屏幕里,男男女女搅在一起,场面极其地淫乱,容姝还是一眼看到了和两个女人玩在一起的靳宸深。

在大屏幕前,听着里面传来不堪入耳的男女喘息浪语,容姝脸色有点白,“你带我来看这个干什么?”

靳言霆挑眉,“捉奸。”

奸夫带着来捉奸,怎么看都觉得很讽刺!

“我们之间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

她和靳宸深,本来就是互不干涉,他们的合约只剩下三个月,她只要忍耐三个月就好......

“和他离婚。”

靳言霆的话,如平地惊雷,容姝想都没想就拒绝,“我不离。”

她早就失去一切,这个婚姻就是她最后的希望,她不可能会离婚的!

03 刚离婚又结婚

惹火靳言霆的下场,容姝很快就见识到了。

在她面前的是一纸合约,她本就苍白的脸在这一刻像死一般僵硬,她用生命守护的东西,就这么被靳言霆这个恶魔毁了......

靳宸深答应她,只要他们的婚姻一年期满,孤儿院就能继续开下去,但是没想到靳言霆竟然直接撤了孤儿院,直到今天动工才告诉她。

容姝红了眼,合约在她手里被揉成团,“靳言霆,那些孩子在哪?”

“又不是我的孩子,关我什么事?”

“你不是人!”

那些孩子都还那么小,可是他们唯一的家就这样被他毁了,他竟然还能这么理直气壮!

那些孩子里,还有她最割舍不下的......

忽然,她被靳言霆扔在办公桌上,以屈辱地姿势被他贯穿,耳边是他恶魔般的声音,“对啊,你不是说我是禽兽吗?”

她拼命挣扎,胃部适时地抽搐起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脸色苍白得像鬼一般,但他看不见,像疯了一般在她身体里肆虐。

“太深了...”好像戳到胃里了.....

“疼.....”

听到她的哀呼,靳言霆反而像是被打了兴奋剂,“你不就喜欢这样吗,贱货。”

容姝浑身一颤,死死咬着下唇,不再喊疼,胃部的痛觉像潮水般铺天盖地向她袭来,她眼前模糊成一片,意识一点一点被抽离。

再醒过来的时候,一睁眼就撞进靳言霆阴翳的眼里。

迎接她的是一耳光,“为什么不喊停 ,要离婚就这么想死?”

容姝淡淡一笑,他似乎忘了,她喊了疼他却更用力,反正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她的错。

她太安静了,安静得让靳言霆想激怒她,他幽幽地说,“容姝,如果你死了,那个有抑郁症的小哑巴会不会自杀?”

容姝的眼里瞬间盛满惊恐,她紧张地抓住他的衣袖,焦急地问,“他在哪里?你把他怎么样了?”

“想知道吗?那就和我哥离婚。”

“只要你答应我不动他,我就离婚。”

靳言霆点头,容姝拿过床头的手机直接就给靳宸深,“下午两点半民政局,我们离婚。”

刚挂断电话,就接收到靳言霆探究的目光,容姝心中警铃大作,一听到孩子的消息她太急了,以至于将她的在乎表现的太明显。

只要她在乎的,靳言霆势必会毁掉!

容姝心跳得飞快,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手机放下淡定地说,“孤儿院被毁了,我和靳宸深的婚姻已经没有意义了,我答应了离婚,请你不要动孤儿院的孩子们。”

看到靳言霆挑眉,容姝才松了口气,挑眉是他不在乎的时候下意识的动作,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

下午两点半,容姝和靳宸深刚办完手续,还没走出民政局的大门,靳言霆就朝着他们大步走来,直接从靳宸深身边揽过容姝,搂着她的腰往里走。

容姝反抗不得,转头怒视他,“靳言霆,你干什么?”

他扔下两个字,让她犹如五雷轰顶。

“结婚。”

04 笑,又不是拍遗照

容姝手上还拿着绿本,工作人员的目光像探照灯一样在她脸上扫射。

她想往后退......

在她被靳言霆捧在手心宠着的时候,他们没想过结婚,而现在,他因为另一个女人恨着她的时候,他却要和她结婚。

腰上的大手,让她退无可退。

“笑,又不是拍遗照。”

还是这么嘴毒......

他用孤儿院孩子的命,逼她结婚,她不得不同意,但他还要她笑着拍照,这要求就真的很过分了。

然而,她无力反抗......

容姝强行勾起嘴角,咔擦一声,红本上的结婚照完工。

“靳言霆,为什么突然跟我结婚?”

“你以后会知道的。”

她被塞进他的车,然后被带到医院,直接被推进手术室,护士上来就脱她衣服,将她固定在手术台上。

一瞬间,各种恐怖的想法涌上心头。

难道靳言霆看上了她的心肝脾肺肾?

“你们干什......”

话没说完,注射器直接戳破了她的皮肤,冰凉的液体侵入体内,很快她便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她已经被带到了靳言霆的别墅里。

“我...你对我做了什么?”

“做你一年前做过的。”

靳言霆的冷笑让容姝心里发寒,她浑身酸软,下身的疼痛让她不由得皱眉,她不懂他在说什么。

靳言霆消失了三天,第三天傍晚,他突然出现在别墅里,将她带回靳家。

一进门,靳言霆就牵住了她的手,她下意识想抽出来,却被他紧紧握住,她越发不安起来。

“言霆,小姝,这......”靳老爷子看着两人交握的手,转头看向靳宸深。

“爸,你的新儿媳妇。”

靳言霆一句话,靳老爷子脸色一变,“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们离婚了。”

“小姝,这是真的吗?”

容姝难堪地点点头,谁知靳老爷子突然发难,伸手就要打靳言霆,“又是你这臭小子搞的鬼,看上我给小姝的股权是不是?”

当初容姝无意救了靳老爷子一命,被强行送了百分之十的股权,因此一无所有的她才有和靳宸深谈判的筹码。

用百分之十的股权和一年的婚姻,换孤儿院平安。

靳言霆抓住靳老爷子的手,淡定地说,“爸,我和容姝是真心相爱的, 看上股权的是哥才对,结婚九个月她还是处,哥根本就没碰她。”

处不是被他破了吗?

靳言霆到底在说什么?

靳老爷子看了眼保持沉默的靳宸深,问容姝,“小姝,你爱的人真的是他吗?”

容姝下意识看向靳言霆,他眼底的威胁不言而喻,他掌控着那些孤儿院的孩子,等于扼住了她的命脉。

容姝僵硬地点点头。

“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管不着。”

靳老爷子摆摆手,立刻就有人将容姝带走,在房间又一次被扒光衣服检查的时候,容姝才恍然大悟。

靳家的家规,只能娶身世清白未经人事的女人做妻子。

所以,一年前她答应靳宸深的时候,偷偷去做了处女膜修复,然后顺利通过了检查。

原来三天前,她被靳言霆带入医院的时候,又补了一次, 既能踩靳宸深一脚,又能拿到她的股权。

靳言霆,你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05 谁给你破了三次处

从靳家出来的时候,靳言霆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时隔一年,她第一次认真看他,他的样子和从前没有任何变化,但他已经从一个善良的男孩变成了精明的商人。

这样的靳言霆,很陌生。

他突然从驾驶座转过头来,“看我干什么?”

容姝没有慌乱,温和地说,“你已经得到你要的了,可不可以放过我?”

“不可以。”他一口回绝。

“为什么?”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

他突然发怒,一脚猛踩油门,冷声说,“容姝,你还没有亲身体会你给容双的伤害,我怎么会放过你?”

他的话,像判了她死刑。

他难道想让她经历那种伤害吗?可是当年明明是容双自导自演的!

车飚得飞快,本就有点晕车的容姝整个人跟被扼住喉咙一般难受,心扑通扑通跳得飞快,几欲作呕。

突然刹车,她被撞得头晕眼花,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欺身而上。

他愤怒地一口咬在她雪白的脖子上,大手直接从裙底探进去,容姝尖叫着睁大了眼睛,想夹紧腿却被他无情地掰开。

“靳言霆,不要在这里!”

这还是大街上!

他不要脸她还要呢!

“容姝,你还怕丢人吗?你有脸吗?”

没有任何前奏,他大刀阔斧直入她的禁地,她痛得直发抖,白净的额头布满细细密密的汗。

好疼好疼.....

“容姝,我要你记住,谁给你破了三次处。”

身体像被劈成两半,她不敢出声,下嘴唇已经被她咬出血,眼眶里眼泪在不停打转儿。

他没有丝毫怜悯,在最紧要关头,他在她耳边幽幽地说,“很快,就让你试试容双承受过的......”

她下意识一紧一缩,他舒爽地趴在她肩头喘息,“贱货,你很期待是不是?”

尽兴后将她扔在副驾驶座,开着车扬长而去。

他衣冠楚楚,她犹如破碎布偶。

到目的地后,靳言霆嫌恶地看了眼她,“你这幅欠搞的贱样想让多少人看到?”

容姝羞愤地咬牙拉好衣服,刚下车下身剧烈的疼痛传来,她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两腿间有东西流下来,她低头,有几滴血顺着大腿根流下来……

他不知道,做完手术后最好一个月不要同房。

但,她只是个等待被报复的玩具,他又怎么会管她的死活?

靳言霆走得很快,容姝木然地擦掉血迹,忍住疼痛赶忙去追他的脚步。

一抬头,她愣住了。

这里,是C市最高级的演奏厅,只有最优秀的乐手才会被邀请进驻。

他们在第一排贵宾区落座,旋律响起的时候,容姝下意识就捂住了左手,《少女的祈祷》,她的成名曲。

看清台上那个高雅如莲的女人后,容姝终于明白了靳言霆这样着急的原因。

因为台上的人是容双啊。

从小到大容双都爱学她,她什么都可以让,唯独钢琴和靳言霆,她不愿意。

换来的结果就是靳言霆在她最宝贵的钢琴上面,为了容双废掉她的左手,因为他说,容双喜欢的东西你都没资格碰。

不知是腹部还是胃部,一阵一阵的抽痛袭来.......

06 假结婚对不对?

靳言霆突然起身,容姝这才知道演奏已经结束,她本想提前回去,靳言霆却先开口让她跟上他。

不敢违背,容姝苍白着脸忍痛跟在他身后进了后台。

一看到容姝,容双就跟受到惊吓的小白兔一样,躲到靳言霆身后,拉着他的手小声问,“靳哥哥,她怎么会来啊?”

“容姝?”一声打破尴尬。

原来是靳宸深,容姝一直知道靳宸深喜欢钢琴,他在家的时候偶尔也会弹一会儿。

靳宸深目光落在容双和靳言霆交握的手上,他皱了皱眉问,“言霆,这位?”

容双这才大大方方走出来,朝靳宸深伸出手,“您就是靳哥哥的哥哥吧,我叫容双。”

“哦,新晋的钢琴演奏家。”靳宸深友好地和容双握了个手,赞赏地说,“弹得很不错。”

容双刚甜笑着要致谢,就听他接着说,“不过《少女的祈祷》我记得还是容姝弹得最深入人心了......”

“够了!”靳言霆打断,理都没理容姝,直接牵住容双,“走,去吃晚餐。”

就像一场闹剧,容姝只是淡淡的等结束,她想,容双回来了,至少靳言霆就没这么多精力来威胁她了。

发愣间,手腕被人抓住。

“容姝,你和言霆也是假结婚对不对?”

不等她回答,靳宸深就紧紧抱住她,激动地说,“容姝,你走了后整个房子都空了,我原来已经不知不觉喜欢上你了,你不在的这几天我好想你。”

容姝本就到处疼,被他箍得紧更是不舒服,她一边挣扎一边说,“那晚我见到你和两个女人在一起了,你放开我......”

靳宸深身体一僵,他连忙辩解,“不是这样的,因为你一直对我很平淡,那天我多喝了几口酒......”

被他摇来摇去,容姝已经听不清他说什么,眼前一黑,在他怀里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她看到靳宸深在床边铁青着脸,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

“容姝,医生说你怀孕了。”

怀孕?

她怎么会怀孕?

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肩膀就被靳宸深用力抓住,“今天爸爸的人给你检查,你不还是处吗?怎么可能已经怀孕三周?”

完了...

靳宸深知道她和靳言霆在骗他和爸爸了。

“你是不是还在我们的婚内就和靳言霆鬼混了?”

容姝心里都是说不出口的羞耻,她低着头,颤抖着双唇和他道歉,“宸深,对不起。”

意思,不言而喻。

靳宸深阴翳地看着她,他不懂明明是契约婚姻,他为什么会在和她离婚后才发觉喜欢她,又在刚发现喜欢她,就得知她婚内出轨他的弟弟,还怀上了他的侄子!

真是莫大的讽刺!

靳宸深接到电话匆匆离去,病房里就剩下容姝一人,白花花的墙壁让她心情压抑,她记得医生明明说过以她的体质再难受孕,她怎么就有孩子了呢?

手机突然响起闺蜜的电话,铺天盖地的质问传来,“容姝,你想死了吗?为什么不继续去医院做治疗,你得的是癌症不是感冒!”

“对不起,我今天有事。”

闺蜜说得对,她得的是癌症不是感冒,如果孩子生下来不健康怎么办?如果孩子生下来她死了怎么办?她连孤儿院的孩子们都保护不了更何况是一个脆弱的小生命?

容姝挂掉电话,按下呼叫铃,很快便有护士进来。

她抓住护士的手,焦急地说,“我想做人流。”

靳言霆出现折磨她以来,不管多痛多难受,即使咬破嘴唇她都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但,手术室门关上的那一刻,容姝哭了。

07 容姝,你找死!

手术床上的凉意让容姝全身泛起鸡皮疙瘩,她手指紧握成拳,一眨不眨地盯着医生手里的器械。

手术刚要进行,外面突然传来踢门声。

容姝的心,在这一刻紧绷,随即她又安抚自己,靳言霆已经去陪容双了,根本就不会有时间管她的......

门,被打开。

靳言霆铁青着脸大步走进来,被他眼里的冷意震住,容姝下意识向往床头缩,却退无可退。

脖子被他的大手一把掐住,耳边是他的怒吼,“容姝,你找死!”

旁边的医生护士都被这变故吓一跳,眼见容姝通红着脸都快窒息的模样,医生好心上来劝导,“先生,她是个病人。”

“滚出去!”

病房里很快安静下来,就剩下他们两人。

容姝顾不得眼前男人的可怖,拍他的手让他松开她,“咳咳咳...靳言霆...”

靳言霆将她甩在病床上,像看蝼蚁一样看着她捂着脖子不停咳嗽,这个女人对孤儿院那些非亲非故的小崽子们都这么上心,甚至不惜妥协于他和他哥的掌控下,为什么对自己的孩子就这么恶毒!

还是,只因为这个孩子是他的,所以她不要?

一想到这,靳言霆双眼烧起熊熊烈火,他一把将她身上碍眼的病号服扯掉,在她的惊恐中冲进她的身体中。

“靳言霆,你疯了!”

他低头在她小腹上狠狠一咬,她颤栗着双手推他,“这是...手术室...”

靳言霆抬头,冷冷地说,“你不是不要这个孩子吗?我在帮你。”

他的眼神里没有半分欲色,容姝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但是容姝不解的是,他爱的人不是她,那她打掉孩子他为什么要生气?

强劲的冲撞又一次引起不适,容姝木然地躺在床上忍受着,她想,经历两次,孩子只怕是真的保不住了吧。

一颗晶莹的泪珠自眼角滑落。

一直紧紧盯着她的靳言霆忽然停住了动作,话语里尽是嘲弄,“哭什么?装柔弱吗?”

容姝颤了颤,她闭上了眼不和他争辩,反正她在他心里早就是个恶毒的女人......

靳言霆手机突然响起,他抽身而出,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后,温柔的说,“双儿你别怕,我就过来,乖。”

他整理好自己,匆忙推开门走出去。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容姝虚弱地在床上蜷缩成一团,像是宝宝在妈妈子宫里寻求保护的模样。

胃部,很痛。

腹部,也痛。

心,也很痛。

容姝本以为她对靳言霆的心已经随着那一次可怕的报复死掉了,可是,为什么心脏还是会一抽一抽地疼。

原来,想死却不能死是这样痛苦。

......

耳边,是医生松了口气的检查结果,“容小姐,胎儿没什么大碍,您要注意休养身体,前三个月最好不要进行房事.....”

容姝不知自己是什么心情,有庆幸,有遗憾,更多的是对未知的恐惧。

手机在这时候响起,是靳言霆那个恶魔,容姝手抚摸上腹部,心砰砰直跳。

他这次又想做什么?

08 我错了,求求你

想装作没听到,但电话就像魔音绕耳一样,一直不停。

不得已,容姝小心翼翼地接起电话,“喂?”

里头传来孩子的声音,容姝的脸一瞬间变得刷白,她急忙问,“靳言霆,你干什么?”

呃...嗝......

孩子的哭声,很小带着嗝声,抑郁症的孩子哭的时候是不会出声的,除非是遇到很可怕的事情的时候才会有小小的哭声,他们连哭都是隐忍着......

靳言霆到底把孩子怎么了?

孩子为什么会哭得这么惨?

容姝的心揪着疼,那声音像是一把刀子,在她心上一刀一刀地割。

她一边拔针一边朝着手机大声喊,“靳言霆,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别...他还是个孩子,求求你别动他!”

她踉踉跄跄地往马路上跑,拦着车往靳言霆别墅去。

推开别墅门,看到的一切,让容姝吓得心脏都快从口中蹦出来。

孩子小小的被靳言霆单手抱在二楼的窗边的栏杆上,寒风里孩子吓得瑟瑟发抖,脸都憋得青了。

“小光!”

容姝冲过去冲上楼,砰地一声,她太着急摔在地上。

她顾不得腿上的疼痛,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听到靳言霆说话,“容姝,你是想故意摔掉孩子吗?”

“不,我没有。”她赶紧爬起来。

“是吗?”靳言霆幽幽地扫了一眼狼狈的她,手已经抓着小光朝窗外送了,小光在他手上抖成了筛子。

“靳言霆,你有什么火冲我来,小光他怕高,你别这样!”

说话间,她已经冲到了他面前,想伸手去捞小光,但奈何太矮,根本够不到。

小光见到她来,好看但晦暗的眼底终于有了一丝光芒,他朝她张开手臂,小嘴焦急地想说话,但说不出来。

靳言霆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们,淡淡地问,“容姝,你跟这小哑巴什么关系,为什么你这么紧张他?”

容姝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孤儿院的孩子们对我来说都很重要。”

“他们对你重要,所以你要杀了我的?”

果然,靳言霆还是因为她瞒着他私自去做手术而耿耿于怀。

但是,她该怎么告诉他,她怕孩子生下来受罪,更何况她的身体也根本承受不住一个孩子了?

若是她这么说,他一定会以为她在故意骗他,盛怒之下只怕会将小光扔下去。

“你不爱我,我以为你是不会要这个孩子的,孩子没有爸爸多可怜?”她嗓音里夹着着一丝颤抖,视线一直落在小光身上,心随着小光摇摇欲坠的小身子而紧张。

“要不要也是我说了算,谁准你自作主张去堕胎的?”

“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这边还悬在刀尖,楼下玄关处就传来容双的声音,“靳哥哥,我回来了。”

容姝紧张得唇都在颤抖,容双一向爱和她作对,如果容双再说什么激怒靳言霆的话,小光他.......

见到容姝,果然容双脸色很不好,但是看到靳言霆抓着个小孩放在窗台,她也被吓了一跳。

“靳哥哥,你干嘛呢?孩子都被吓到了。”

容双嗔怪地拍了拍靳言霆的手,靳言霆脸上的怒意和冷意一下全部融化。

容双一伸手,他便将孩子放到了容双手里。

09 送他去陪葬

“这个孩子长得真可爱,眼睛好漂亮,乖,叫阿姨。”容双笑容清甜地去逗小光,但是小光只看着容姝,小嘴抿得死紧,小身体还在抖。

容姝心疼得不行,想将小光抱过来,容双却躲开她,极度不信任她,“姐姐你连自己的孩子都舍得打掉,你想对这个孩子做什么?”

这句话,恰恰是容姝想问容双的!

容双从小就残忍,看见蚂蚁窝要浇热水看蚂蚁四处逃散,有流浪猫靠近都会踢它们,甚至因为被家养的狗狗咬了一口直接将狗炖了。

想到那些事,容姝急切地想将小光抢回来,“给我。”

容双不给,可怜兮兮地像靳言霆求助,“靳哥哥,我好喜欢这个孩子呀,我想领养他。”

容姝捂住无力的左手,她恳求地看向靳言霆,希望他不要同意容双这个荒唐的提议。

和她一样,靳言霆也摇头,“不行,你身体不好还要练琴,他只会拖累你。”

“不会的呀,靳哥哥我想试试嘛,你也知道我不能.......”

一见到容双快哭的样子,靳言霆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温柔地拍拍她的头,勉为其难地点头,“算了,你想养就养吧。”

什么?

靳言霆竟然同意了!

容姝一急就抓住他的手臂,连忙说,“不可以!”

靳言霆看着她的手,俊眉皱起,容姝赶紧松开,小心地解释,“小光他有抑郁症,不像一般的孩子一样活泼......”

“没事,我喜欢安静的孩子。”

容姝狠狠瞪容双一眼,容双恍如受到惊吓的小鹿,靳言霆不悦地将容姝推开,“就这么定了,你管好你自己。”

容双抱着孩子下楼,容姝想冲过去将孩子夺回来,却被靳言霆横腰拦住。

容姝双腿一软跌在他怀里,在靳言霆看不到的角度,容双抱着孩子扭过头对她露出了个恶意满满的笑容。

容姝眼睁睁的看着容双尖厉的手指在掐小光的脖子,小光紧抿着唇不哭也不闹,只用那双纯净的大眼睛紧紧盯着她。

小光,她的小光!

容姝眼泪落在靳言霆手臂上,他很少看容姝哭。

他松开她,转身要下楼,刚走一步,腿就被抱住,一回头是容姝跪在他面前,她眼里都是绝望,“不要把小光给容双,言霆,求求你......”

言霆。

这两个字,重遇起,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喊他。

靳言霆微微有些动容,容姝一见他犹豫,眼底迸发出希望,“只要你同意把小光还给我,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肚子里的孩子.......”

话没说完,靳言霆突然发怒,一脚踢开她,“我的孩子要是出事,我就送这个小哑巴去陪葬!”

什么时候他的孩子还要被威胁了?!

容姝不知道他怎么一下变脸,巨大的恐惧像一只大手扼住她的喉咙,她不敢想象容双会对小光做什么。

抑郁症的孩子需要温暖的氛围,她给不了他,但是她也绝对不会让容双随意伤害小光的。

如果她把小光的事情告诉靳言霆的话,结果会怎样?

10 跪在地上求我

楼下,靳言霆在看着容双逗小光,看起来就像一家人。

容姝下来,正好碰上靳言霆接到电话急着出去,他一走,容双不复之前温柔慈母的形象,随意将手里的玩具熊扔在小光身上。

玩具熊砸在小光头上,发出砰的一声,小光不哭也不闹,只是捂着头,缩在角落里,像一只正在独自舔舐伤口的小兽。

“你干什么!”

容姝吓了一跳,冲过去就要查看小光伤势,却被容双突然伸出的腿绊倒在地毯上。

“谁准你靠近这个小哑巴了吗?”容双弯下腰一把捏住小光的脸,很是嫌弃地扯来扯去,“这么大了还是哑巴,一点都不好玩。”

小光小手不停乱挥,用大眼睛瞪她。

容双气急败坏,伸手就要打小光,手被容姝紧紧抓住,容姝急忙说,“不要打他,他还只是个孩子。”

容双一把甩开容姝的手,趾高气昂地俯视容姝,“有种你就跪下求我啊!”

容姝苦笑,为了小光就算是要她的命她都能给,何况只是跪下?

她照做,目光澄澈地看着她,“我求你,可以了吗?”

容双恨恨地看着她,明明是最卑微的姿势,为什么她的眼神还是这么骄傲?

目光落在容姝放在地上的双手,就是这双手出尽了风头,人人都说容双你有个天才姐姐,但是没人知道她容双也会弹钢琴,她从小到大都是容姝的陪衬。

胸中充斥着这些年的怒火,容双用尖利的鞋跟用力踩在容姝手上,刻薄地讽刺,“天才钢琴少女?还不是个废物!容家的千金大小姐?还不是要跪在地上求我!”

容姝手掌已经被磨破了皮,容双每说一句,力气便大上一分,容姝头上已经有冷汗滴下来,她只是低头咬牙忍着。

容双在她身上发泄得越厉害,对小光的伤害就会越小。

为了小光,一切都是值得的!

谁知,即使被打也是缩在小角落的小光,突然如利剑一般冲过来,死死咬住了容双的小腿。

容双尖叫着吃痛一声,松开了对容姝的折磨,她想要甩开小光,但是小光就是死活不松嘴。

“该死的小畜生!”

“啊!痛死我了!”

“来人啊,快来人啊!”

容双毫无形象,跟疯了一样大叫,容姝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安抚小光,“小光,快松口!”

然而,小光谁都不理,已经有鲜血从容双腿上流下来......

之前被容双吩咐走开的佣人们,听到呼唤,纷纷赶紧过来拉开小光。

“啊!”

容双一声哀嚎,小腿硬生生被小光咬下一块肉来,小光红着眼像只维护领地的小狼崽。

佣人急忙上前查看容双的伤势,紧张地问,“容小姐,您没事吧!”

容双忍住想掐死小光的冲动,温柔地对佣人说,“帮我叫下医生,还有把这孩子带我房间里去吧。”

“不行!”容姝将小光护在背后,一脸警惕地看着容双。

容双装作十分关心,“姐姐,这小孩子太危险了,不能让他靠近你。”

佣人也深以为然,“对啊夫人,这孩子太凶了,您得离他远些。”

双拳难敌四手,小光被佣人带进容双房间里。

未完待续……

 关注【 风向标书城 】 fxbbook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不配》,即可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

贵州新闻 liebiao rbc rayli baobao 广播网 mumayi 17x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