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体育 > 正文

世界冠军两场滚蛋 20万换7万奖金

2019-08-09 14:23:39来源:

在这段简单的视频里,穿着T恤短裤,三个看起来像欧洲人的“老外”对着镜头说

“嗨,我的名字是杜尚布鲁特。”

“我的名字是马利克萨维奇。”

“我叫马伊斯托罗维奇。”

停顿了半秒,他们有的手指屏幕,有的把球往上抛,然后把球扣进了身后的矮框里面去,接着齐声用蹩脚的中文说了句

“喃攻湾副cup,we are coming!”

要听起码三遍,再看字幕,才能知道他们说的是“南宫万佛杯,我们来了!”

但是大多数球迷可能第一眼就能认出他们是谁:

这三个人是塞尔维亚三打三国家队的主力,他们在一年前的广州,在决赛中击败了不可一世的,连赢28场的美国队,捧起了FIBA3X3冠军奖杯。

而视频开头最先说话的那个“杜尚布鲁特”,在一年前的那次比赛中独砍58分,个人排在3X3世界排名的第一位。

而第二个开口的“马利克萨维奇”,在击败美国的决赛中,最后关头一记转身三百六十度后的后仰三分,直接掐灭了美国队追分的希望。

他们三个口中的“南宫万佛杯”,便是他们从8600公里外的塞尔维亚,坐14个小时的飞机,要去打球的地方。

塞尔维亚来的世界冠军们,此行只有一个目的:

参加11月5到9日,在福建晋江市陈埭镇江头村举行的南宫“万佛杯”国际篮球公开赛。

他们之后前从没有听过“晋江”这个地方,但在许多人的撮合下,他们和晋江的缘分开始了。

提前到达晋江的当日,他们被安排先打了一场热身赛,也是另外一场“野球”公开赛的半决赛。

身穿“福州万象会”的球衣出阵,杜尚投中了5记三分,拿了30分,萨维奇手感稍微哈一些,只得了21分,但他们两个几乎包办了全队三分之二的得分。

稍作休整,他们正式代表当地一支叫做“三斯达”的球队打比赛,这支由塞尔维亚几人做主力,黑人大中锋和一些当地篮球明星做辅助的球队,是本届一支实力不可小觑的队伍。

据说,老板花了20万元,包来回机票,也要把塞尔维亚冠军们不远千里请过来,就是直奔冠军去的 。

场下近3000个当地村民到场,大家都在期待着,他们在即将开始的“万佛杯”上会有怎么样的表现。

——出人意料的,他们只打了两场比赛,就被淘汰了。

三斯达老板怎么也不会想到,第一场比赛,对方“汉古世纪”队叫来了7位黑人球员和1位白人球员,里面不乏打过NCAA,欧洲联赛等高水平联赛球员。

4盏悬天大灯炙烤着赛场,球场透亮,反衬着周边黑压压的人群围着水泄不通。

场内的三斯达中锋马克姆,投丢终场前扳平比分的三分球——比赛宣告结束,东道主三斯达集团以82:87负于汉古世纪。

作为FIBA3X3世界排名第一的杜尚,似乎迷失了自己,上场37分钟只得到了9分,三分8中0,有10个失误。

对面6个外援包办了所有得分,本土球员1分未得。

到第二场比赛,塞尔维亚3X3国家队的几位球员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在比赛中打满全场,没有休息一分钟,直到比赛最后一刻,和对手“荣兴龙飞队”一起拼到了加时赛。

你来我往,肉搏,强突,远射,第一个加时赛时间很快走完,两队进入到第二个加时,现场观众已经忘记上一次看到这么激烈的比赛是什么时候了。

最终,广东来的“荣兴龙飞队”以101:98险胜三斯达,小组第一的身份进军半决赛——东道主三斯达集团则壮烈出局。

杜尚三分12中3,全场拿34分,他来之前根本没预料到,这里的比赛会如此激烈。

他们在打的这个比赛,全名叫“2017年陈埭镇南宫“万佛杯”篮球公开赛”。

不了解福建野球的朋友,可能看到比赛的秩序册上的信息会有些“懵”:

比赛的目的,是为了庆祝江头当地一座叫做“南宫”的寺庙,里面的万佛堂隆重落成,并且也正好庆祝江头篮球协会的成立。

比赛前后共5天,11月5日打到9日,指导单位是“陈埭镇江头村两委会”,主办方是”江头村老年协会“——嗯,一群满头白发的福建老人,是这次比赛的主办方。

刚成立的“江头篮球协会“作为承办方,名单也很齐全:有自己的理事会和顾问单位,17位名誉会长,1个会长,1个常务副会长,1个常务秘书长,2副秘书长,20位副会长,15位常务理事,和1位监事长。

如果你问当地人“南宫万佛堂“和”篮球赛“有什么关系?

当地人会先用一口闽南话跟你述说江头南宫的历史,他们是怎么尊敬这个地方的:“南宫佛祖寺”原名“印光寺”,始建于明洪武十七年甲子季春,在清康熙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惨遭百年一遇的自然灾害,乾隆四十六年又重建,香客俱增,在各贤达之士及善信的虔诚奉献下,几年来注资数千万元。

附近村子得益于南宫,而南宫得益于善男信女的捐赠,非常有钱,加之村民对于篮球的热情非常,所以自然而然的,重要的日子就用一场篮球赛来呼应吧。

如果有人来到这里,会发现白天的寺庙人来来往往的祭拜,寺庙旁边搭建的戏台上唱戏不绝,然后等到晚上,灯火通明,村民们集中到当地一所小学的操场里,看一场水平有时甚至比CBA还好的篮球比赛。

“万佛杯“应运而生,2017年是第一届,地点是当地江头的一所中心小学里面的灯光球场。当地的农贸市场就在旁边,不远处是几家物流公司,拐弯处还有一个汽车维修厂。

小学门口赫然贴着本次“万佛杯“的信息,令人过目不忘的是高额的奖金:第一名7万元,第二名5万元,然后是4万,3万。

6支队来到这个村子里,为了7万元互相厮杀。

这里每天打两场,8点开始一场,9点开始一场,都在江头小学的灯光球场。

主办方规定:一名运动员只能代表一个队参加比赛,第一阶段,即小组赛没打的球员,第二阶段(4强赛)临时邀请也是可以的。

这个规则可能听起来没什么,但放到职业联赛里会非常奇怪,想象一下——小组赛碰到的对手阵容可能不怎么样,但是到了4强赛他们突然叫来了10个黑人,没关系,只要他们小组赛没出现过就可以。

比赛有统一的服装,球衣短裤,颜色和印制统一,背后都印上“南宫万佛杯“的logo。

第一天是开幕式,一头乌黑长发的主持人穿着白色露肩礼服,脖颈挂着珍珠项链,举着像是KTV用的大型麦克风宣告表演的开始。

一开始是舞狮表演,黄的红的混杂在一起,动作刚猛,气氛特别好。然后是少儿跆拳道表演,几十个身披道服的小朋友嘴里大喊“嘿!呀!”,摆出一些动作,看的父老乡亲们热血沸腾。

在大家以为要结束时,1位身材修长的红衣女孩子优雅的走上台来,表演了段拉丁舞。

最后,才是CBA福建浔兴SBS来的篮球宝贝们,蓝色统一服装,黑色短裤,她们是职业的热场舞者,但在中心小学的场地显得似乎有点格格不入。

四周环视,黑压压的人群至少有三四千人,堪比一场国内最高水平CBA的季后赛上座人数。

没来得及进内场的球迷,只能在外面眼巴巴的等,出于安全考虑,主办方不得不关闭入口。

但是迟到的观众可以在赛场的外场,观看主办方为球迷准备的LED超大屏幕直播。

据一位当地举办活动的工作人员说,第一天的三斯达输了固然可惜,但这就是野球的魅力,充满了“不确定性“。

之后的一场比赛也印证了这一点。

一支叫“三乐泳装“的队伍似乎也有着很不错的阵容:主力31岁的外援安东尼哈里斯,是2008年的NBA落选秀,然后进入NBA发展联盟的安纳海姆队打球。

现场年轻人有的会窃窃私语“他曾经和威斯特布鲁克在同一届!“。

队里还有个叫加里德的外援,27岁1米98,大学期间入选过NCAA D2的第一阵容,介绍上说他后来去了黎巴嫩打球,并在那里成了夏季联赛的MVP和得分王。

本土球员,1978年出生的王晶在这支队里显得有点低调,在场的村民很多都不知道,这个高瘦的中年人曾经是CBA联赛东莞新世纪的队长,在CBA打了7个赛季。

但如此强劲的阵容,还是在当晚输给了对面的“制霸星球队”。

一个叫于祥的潇洒中锋打进了18个球,得到了37分,还抢了11个篮板。

他是以前那批“华侨大学最强阵容“里面的中锋,当时的队友是现在华侨大学的教练张佳滨,和曾经的“CUBA第一后卫”,去年执教NBL江苏国立雄师男篮的古加尼。

华侨大学的教师们都知道,华侨大学校园里有三个雕像,分别是华侨领秀许东亮先生,被毛主席赞誉为“中华旗帜”的陈嘉庚,还有一个就是古加尼。

古加尼没有出现在这次比赛中,但是“制霸星球队”几乎都是由华侨大学历届球星组成的,于祥是这里面最出色的球员之一。

还记得第二天赢了三斯达,把他们淘汰出局的那支队“荣兴龙飞“吗?

相比较于“制霸星球队” “三乐泳装“和”三斯达“,他们更像是一支”完整“的球队。

整支队以征战东南亚ABL联赛的南海龙狮队为主要成员,加上当时在广州龙狮队的郭凯、王玥、史俊、张晓磊、骆永轩,和江苏肯帝亚队的于翔,新疆广汇队的卡米然司地克江等多名现役CBA级别球员。

默契的配合和高效的得分能力,让他们在小组赛难以阻挡。

他们在击败三斯达之后,成功进入四强。

他们在四强赛的对手是之前输给过“制霸星球“的”三乐泳装“,似乎没有什么好怕的。

但“三乐泳装“已经不是前两天的那支队了,还记得前面说的那个规则吗?——第二阶段可以添加球员,只要他们小组赛没出现过就好了。

37岁的大中锋汤米史密斯和34岁的布朗登进入了“三乐泳装”老板的视野,前者在NBA几支球队都试训过,后者则在南佛罗里达大学毕业后,去西班牙的ACB联赛打了六年球,后来又在欧洲其他联赛效力过七年。

他们联手在半决赛里面送给“荣兴龙飞“一场惨败,100比74,后者没有太多还击的能力。

赛后,有村民凑上前去看了一眼数据单——纸面上留下5个外援的数据,分别拿了28分,24分,20分,18分和10分,每个人的出场时间都是40分钟。

——加起来正好是100分。

另一边的“制霸星球”则面对的是“汉古世纪”。

看比赛的观众们都发现了一个很奇妙的事:左边是全部中国人组成的“制霸星球”,右边则是体型更魁梧的“汉古世纪”,几乎全一色都是黑人。

一场野球赛,突然气氛变得有点微妙,像是“中外大战”似的,现场也有球迷把“制霸星球”比作野球赛的“八一队”。

赛前大家都不看好这场比赛胜负,但奇迹发生了——上半场“全华班”制霸星球还能领先“汉古世纪”10分。

一位姓吴的村民在第一排喊了句“外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啊!“

#FormatImgID_6#

下半场风云突变,“汉古世纪“突然派出了有着“监狱球王”称号的黑人李本森,18分钟里面拿了16分。

几乎没有人不认得他,经常出现在野球场的李本森,曾经以35岁的“高龄“在CBA赛场上两分球35投23中,三分球11投4中,拿下65分22篮板7助攻,成为CBA史上首位单场60+20的球员。

比赛结束,“汉古世纪“ 88比77击败” 制霸星球“,全队8个外援包办了所有得分,本地球员只有吴灿煌出战了1分钟,赔上一次犯规。

最后一天的决战来了。

据当地人回忆:当晚现场集结了十五位黑人,都说是美国的职业篮球运动员,现场不用买票,晚上7点半的比赛,有球迷上午11点已到现场抢占位置。

比赛过程也很精彩,但在现场球迷眼里,似乎也只是一场野球系列赛的结尾,跟其他比赛差不太多。

“汉古世纪“94比89击败” 三乐泳装“。

汉古世纪这边是8个外援出阵,李本森手感一般,12中4。

三乐泳装那里也是八人,里面7个外援。

江头党支部书记丁文錶一脸喜悦,给“汉古世纪”颁了奖金“7万元”,还有一个金光灿灿的奖杯。

据知情人士称,奖杯让至少花费10万元招募队员的“汉古世纪”老板高兴了好一阵子。

当然,他们理应高兴,“三斯达队”和他们的塞尔维亚世界冠军成员们,则在比赛结束后黯然各奔东西。

5天比赛,近两月筹备,奖金22万,数十位中外职业球员,累计近十万人现场观看的“万佛杯“终于落下帷幕。

完美的比赛,不是吗?

只不过也有一个插曲:在比赛结束的几天后,有球迷跟篮球协会反应“要看黑人表演就去看NBA好了,主办方应该限制外籍球员的上场次数,回归本土才是正确的,带动本土球员发展才是硬道理。“

果然,兴许是一年前的“外援疯狂“,一年后,2018年的”万佛杯“似乎没有了太多黑人面孔。

主办方出台了新的规定:5支队,每队最多只能增加三名外籍球员。

而“换人规则“依然富有本土风情:国内运动员不限制,球员每天都可以更换,但一名运动员只能代表一个队伍参加比赛。

冠军奖金也由前一年的7万,变成了4万,然后依次是3万,2万8,2万5,2万。

也就是说,来到这次“万佛杯“的队伍,就算一场不胜,也能从主办方那里拿走属于本队的2万元奖金。

东道主从前一年的“三斯达“换成了今年的”江头南宫队“,后者吸纳了前NBA发展联盟,号称” 全美十大扣将“的杰夫雷明顿,还有在NBA发展联盟打过球的吉普森和艾伦。

其他几支队也各有强援:CBA福建队打过球的王增杰,集美大学主力队员林国豪,前厦门大学主力中锋陶然,还有四位石狮市市级篮球运动员胡加宝、卢荣飞、蔡文勇和林阿培。

但是和接下来介绍的最后一支队“一休·汉古“相比,都显得失色不少。

“一休·汉古“找来了NBL广西威壮的李明皓,原CBA吉林的徐树森,青岛双星的刘鸿博,介绍里在” NBA湖人队“打过球的加里·特纳(许多村民后来抱怨说,手机似乎在湖人历史阵容里搜不到这个人的名字),还有NBL江苏国立的特米尔。

不出意外,“一休·汉古“四连胜提前锁定了本次比赛冠军,其他队仍然在为最后的排位竞争。

“起点辅料“队则在最后的排位赛引进了一个新人,——在《这就是灌篮》里面表现不错的孟翔,在这场比赛里面三分4中0,靠突破拿了9分6板3抢断。

现场不少女球迷都认出了他,欢呼伴随着尖叫声,在赛后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找他签名。

这次的”万佛杯“少了一些激烈,整体规模似乎”缩水“了。

但仍然是一次成功的“公开赛“。

其实,当地人对这类比赛更习惯的称号是“野球“,但是在对外宣传时一般都会说是”公开赛“或者”公开组“。

“当然啦,公开赛听起来比较正式嘛!“已经在野球圈摸爬滚打24年的老陈这么对我说。

老陈从95年就开始进入到野球圈,和朋友一起合作,承办像“万佛杯“这样的大型野球比赛。

关于“万佛杯“,我问了他两个问题:

——“万佛杯“在闽南野球里面是最豪华的阵容吗?

——“万佛杯“这么多奖金是哪里来的呢?

老陈咳嗽一声,略带闽南腔的普通话回答我“这个阵容其实不算什么,都是黑人,中国人就是CBA和NBL的职业球员,水平算是还不错啦。“

我追问“那什么阵容在你们这里算是豪华的?“

老陈停顿思考了两秒,跟我说“之前那个NBA白巧克力知道吧?他们来的那批比较强。“

之后,老陈像是突然回想起我问了两个问题,他还没回答我的第二个问题,关于“奖金“。

他说“万佛杯“就是善男信女捐款募集的,每个大型比赛都有财务组,主要就是管资金的募集和发放,管理的相对比较严格,在我们闽南这里,资金方面从来都不用愁的。

因为“家家户户都有做生意的人“,而且晋江石狮这里都有一种精神”输人不输阵“,办的比赛越大,自己的村子就越有面子。

“那总奖金超过20万,应该很多了吧?“我随口一问。

老陈想也没想,随口一答,让我对“万佛杯“的印象瞬间变了不少。

“啊?20万还叫多啊?石狮那边几十万奖金一抓一大把。“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文学
  • 粤港澳
  • 大都市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