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深港澳合作 > 正文

大鹏新区开建深圳首条生态廊道

2018-10-11 16:13:58来源:深圳晚报

生物多样性红外触发监测仪在大鹏半岛捕捉到猪獾(上图)和豹猫(下图)的身影。

生物多样性红外触发监测仪在大鹏半岛捕捉到猪獾(上图)和豹猫(下图)的身影。

大鹏新区排牙山-七娘山节点生态恢复工程效果图。

夏夜的大鹏半岛迭福山深处幽邃静谧,清风吹拂,万物沉睡。忽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惊醒”了安装在密林深处的生物多样性红外触发仪,一个陌生的身影留在了镜头里:四肢粗短,头大颈壮,小耳朵配上小眼睛,长长的吻鼻憨态可掬。这是一只猪獾,2008年已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这也是深圳第一次发现这位稀罕客人。

今年5月,大鹏新区城市管理局委托深圳园林股份有限公司开展《大鹏半岛生态廊道体系建设研究》(以下简称《建设研究》),项目组在大鹏山地区域安装了24台生物多样性红外触发监测仪,经过1个月的数据收集,共记录物种15种,包括国家二级野生保护动物两种,广东省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两种,其中,就有这只刷新了深圳市动物新纪录的猪獾。

《深圳市大鹏半岛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明确提出打造生态廊道体系,构建以点、线、面相结合的山脉、河流、道路等生态廊道网络体系,加快推进排牙山-七娘山生态节点的生态恢复工作。为更好地实施生态廊道建设工作,增强建设工作的科学性,《建设研究》项目迅速落地推进,为后续的生态廊道建设提供科学依据和技术指引。

9月30日,大鹏新区城市管理局组织召开了《建设研究》项目专家评审会,会议邀请了来自省林业厅、省林科院、中山大学以及深圳市创森办等5名专家,对深圳园林股份有限公司承担的项目进行评审,评审专家对该项目的完成给予了高度评价。同时,根据市区相关规划,排牙山-七娘山节点生态廊道建设工程已经启动,目前,前期工作正式完成,预计年底前可开工建设,这也是深圳首条野生动物生态廊道。根据《建设研究》结论,该节点位于宏观生态廊道的生境恢复区域和生境连接区域,该节点的开工建设,标志着大鹏半岛生态廊道建设迈出了扎实的一步,一条全封闭、不堵车,供猪獾和它的野生动物小伙伴畅快奔跑的生态“高速公路”,正在从蓝图走入现实。

为野生动物打造一套安全自由的生态廊道体系

7月至8月,《建设研究》项目组对大鹏半岛5条公路上的野生动物死亡情况做了9次调查,路线涵盖了大鹏半岛山区的主要公路。调查共记录383起道路致死事件,致死物种涵盖鸟类、兽类、两栖动物、爬行动物,共计超40种。作为深圳的生态高地,在大鹏半岛为野生动物提供安全、自由的生活、迁徙通道网络,刻不容缓。

项目组结合整个夏天收集的大量一手调查数据,得出大鹏半岛宏观生态廊道被道路隔离的关键位置,大面积的人工林和荔枝林、宽阔的硬化道路等都是以豹猫为代表的大鹏半岛南亚热带常绿阔叶林野生动物种群的隔离因素,研究结论提出,以豹猫为目标物种构建大鹏半岛生境走廊,应对大鹏半岛自然保护区内,尤其是北半岛和南半岛的天然植被斑块中间的人工林与荔枝林进行林分改造,参照大鹏半岛的南亚热带常绿阔叶林组成,恢复乡土植被;对大鹏半岛自然保护区与大鹏半岛国家地质公园之间的人工林和荔枝林进行林分改造,参照大鹏半岛的南亚热带常绿阔叶林组成,恢复乡土植被;根据林分改造、森林质量提升的进度,在最适宜生境斑块以及生境走廊被道路隔离的关键点,分期分批建设生物通道,实现高质量生境之间以及野生动物种群之间的有效连接。根据当前大鹏半岛野生动物分布状况和道路致死情况,结合大鹏新区生态文明建设工作需求,本研究在大鹏半岛生态廊道体系建设中选取了九条生态廊道(生物通道)作为首批生态廊道建设试点,包括栖息地恢复廊道1条、上跨式动物通道3条、路面动物通道修复1条、下穿式动物通道两条、动物保护提示综合措施两条。

排牙山-七娘山节点生态廊道工程开工建设

据了解,目前,排牙山-七娘山节点生态廊道建设工程前期工作已经完成,正式移交新区建筑工务局开工建设。大鹏新区排牙山-七娘山节点生态廊道建设工程位于大鹏半岛南澳北部山隘,南接七娘山,北接排牙山-笔架山-田心山,是《深圳市生态安全体系建设课题》中为全市规划的近期8个生态节点之一,是保证大鹏半岛南北向连通的重要生物通道。

项目服务于以豹猫为代表的大鹏半岛南亚热带常绿阔叶林野生动物,范围内现有两条道路穿行而过,因此将采取上跨式通道建设,跨度60米,宽50米,桥下净空6.5米,桥梁两端还将设置扇状引导墙,对野生动物起到隔离、引导和汇聚作用。同时,项目参考大鹏半岛自然植被结构,在桥面和桥梁两侧营造豹猫适宜生境。在桥面覆盖不小于1.5米至2米的土层,并与当地土壤保持一致,模拟天然次生林组成并综合动物食性种植乡土乔木、灌木及草本植物。桥梁边缘将种植乔木和密集的灌木形成一定高度的树篱,为动物提供隐蔽物并起到隔音降噪作用。通道的中间部分则保持开阔,种植低矮的草本植物,将灌木、大倒木和岩石设为踏脚石,为中小型动物提供微生境。

专家声音

大鹏新区的生态廊道研究工作开启先河

王英永

中山大学博物馆副馆长、动物学家

大鹏新区在生态廊道建设方面,做得很好,能够在进行生态廊道建设项目决策之前,单独立项,进行生态廊道建设研究,这在深圳乃至全国的生态廊道建设方面开了先河,此项工作在国内具有引领性和前瞻性。

张心结

广东省林业厅科技推广总站站长、教授级高工

《大鹏半岛生态廊道体系建设研究》项目组在短时间内对区域内的动物做了较为详尽的调查,并进行了深度数据分析,对深圳市森林城市建设和大鹏新区生态安全建设具有非常强的指导意义,研究项目也初步达到了预期效果。

张 谦

广东省林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

本项目研究对大鹏新区的动物调查数据非常详尽,通过红外线监测仪和道路致死(路杀)调查获得了大量动物多样性数据,同时根据分析和模型建立,提出了若干具体的生态修复措施和生态保护建议。未来的研究应该结合植物方面做更深入的分析。

王勇军

广东福田红树林-内伶仃岛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原局长、研究员

本项目在工作方式上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依据调查数据作为下一步工作的基础。生态廊道的联通对生态价值的提升是巨大的,连通的生境的生态价值远超破碎化的生境,大鹏新区在此方面的工作意义重大。

田丽华

深圳市国家森林城市创建办公室高级工程师

大鹏新区城市管理局在生态廊道的研究工作开启了一个先河,此项工作采用的模式,对于深圳其他区的生态保护工作起到了示范带头作用。本项目的道路致死调查研究,在国内城市不多见,提供了非常好的研究方法和数据储备。(李剑南 翁洪明 刘倩卉)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