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深港澳合作 > 正文

让野生动物在镜头下与人沟通

2018-08-08 16:03:01来源:深圳晚报

欧鹏拍摄的白化猕猴。

欧鹏拍摄的竹叶青。

欧鹏在塘朗山寻找到一条竹叶青,以往的经验让欧鹏足够自信靠近它拍摄。 深圳晚报见习记者 杨少昆 摄

扫码进入深圳ZAKER视频《野生动物摄影师欧鹏:希望通过影像保护野生动物》

深圳晚报记者 唐文隽 实习生 佘嘉楠

带着一套单反设备、一个背包、一条毛巾,欧鹏走遍了全国大大小小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他的目的简单而又坚定——拍摄野生动物。身外之物虽少,但经历给他留下的痕迹却遍布全身:被阳光晒得黝黑的脸庞、身上几十处被蛇虫蜂蚁咬过留下的疤痕。

这些疤痕来源于他对待动物的态度:彼此尊重。在野外拍蛇时,欧鹏也从不用蛇钳夹蛇,因为怕夹伤对方。或为不惊扰动物,他在森林里蹲守一整天,静候时机拍摄。在深圳几年间,欧鹏曾见过野猪、豹猫、各种蛇类等野生动物,也拍下许多珍贵的照片。这些照片将野生动物真实的一面放大、展现在人们面前。对于欧鹏来说,拍野生动物,不仅仅是记录,更传递了他的一份信念:能让人们更多地了解这些野生动物,减少彼此的敌对关系。

曾养过200多种动物

欧鹏今年28岁,是广东佛山人,爱上摄影是在18岁那年。

欧鹏从小随着奶奶在村里生活,奶奶是一名中草药医生,常常行走于山野之间。或许是受奶奶影响,他对动物也格外有亲切感,常常往家里带各种各样的动物,有小松鼠、鱼、蚂蚁等,小小的屋子就像他的私人“动物园”。

父母不反对,反而以此激励他。他们答应欧鹏,只要考试能保持全年级第一,每个星期都带他去花鸟市场买一种动物。欧鹏学习优秀,成绩总名列前茅,于是“动物园”里每星期都能新添一种动物,慢慢地,家里有了200多种动物,光蚂蚁就有60多种。

这个“动物园”也为欧鹏带来了机会。18岁的某一天,台湾一家宠物杂志出版社找到他,想让他写一篇关于蚂蚁饲养专题的报道,并提供相关照片。然而,彼时正读高中的他,手中只有一个320万像素的手机,蚂蚁体积小,手机甚至无法对焦。

为了能清晰地拍到蚂蚁,欧鹏缠着爷爷给自己买了台一万元的相机,那是他第一台相机,他研究了许久,终于拍出一些能用得上的照片。这次的拍摄让欧鹏爱上了摄影。高中毕业后,因家中变故,欧鹏没有继续读书,而是在湖南开起了宠物店,一边卖宠物,一边做宠物摄影。

2014年初,欧鹏机缘巧合下进了华大基因国家基因库上班,负责一些动植物的标本采样和拍摄。在这个过程中,他接触到了生态摄影。深圳的资源很丰富,每次去山里都可以拍到许多照片,他开始频繁地往山里跑。尔后,拍摄野生动物占据了他越来越多时间,他辞去华大基因的工作,往全国各地跑,一边钻研拍摄,一边做些小本生意维持生计。

为拍照片在山里蹲一整天

欧鹏的手腕上总是裹着一块橘黄色的冰丝毛巾。这块看似不起眼的冰丝毛巾,却伴随着他度过了多年的拍摄之旅。一浸水,这块冰丝毛巾就会变得凉飕飕的。每次欧鹏出去拍摄,都喜欢带上它,出汗的时候擦擦汗,高温时还能降温。

有一次在广西崇左,为了拍白头叶猴,欧鹏穿着与树林混为一体的吉利服,在山里蹲守一整天。碰上夏天阳光猛烈时,由于水喝完了,他不得不尿在冰丝毛巾上,放在头上以此降温。“没办法,温度特别高。而且我有鼻炎,也闻不到。”欧鹏笑着说道。

事实上,在大片的森林中找到野生动物并拍摄,并非易事。

欧鹏曾为了拍黑叶猴,在山上找了5天5夜,最终找到一只抱着刚出生小猴子的黑叶猴,虽然他迅速按下快门,但警觉的黑叶猴还是发现了他,几秒之内,黑叶猴消失在视野中。

“它们看见人撒丫子就跑,对人的警觉性相当强。”欧鹏有些无奈,长期在野外拍摄练就了他拍摄的速度与能力。“在野外拍摄,一定要对设备、周围的环境、光线很熟悉,没法自动对焦,只能手动对焦,然后要立马按下快门,容不得思考和犹豫。”

有时进了自然保护区,欧鹏在山上一待就是一个星期,手机没信号,吃住都在山上。

同时,为了让自己融入大自然,他在山里基本不洗澡、不换衣服,身上尽可能贴近泥土、树木的味道。“动物都不洗澡,你要让它熟悉你的味道,每天给它不同的味道,它肯定能察觉并躲得远远的。”欧鹏说道。

对于欧鹏,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中国摄影家协会商业委员会委员、广东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王琛曾评价说“为了梦想,拼命三郎”。

希望通过影像为人们做科普

尽管小心翼翼,但在野外,欧鹏还是遇到不少惊险时刻。

两年前,在广东韶关的一座山上,欧鹏无意间闯入野猪的地盘,野猪有着很强的领地意识,一看到入侵者,便开始发怒奔向欧鹏。背着一身装备的欧鹏撒丫就跑,没看好路,不小心从山坡上滚下去了。“最后相机都摔烂了。”欧鹏一脸可惜,丝毫不在意自己是否受伤。

这些旁人听得心惊胆战的经历,欧鹏说起时却是一脸平静。他就像个野孩子一般,大胆且自由。

在欧鹏举办的一些野生动物知识普及活动中,有些小孩常会拉着他问问题,“老师,那条狗是不是有毒?我妈说让它咬一口就死了。”“老师,天上的鸟是不是有毒?我听说它排泄在我们皮肤上,我们皮肤就会烂掉。”这些问题都让他哭笑不得,但也让他深深感觉到,因为很少接触到野生动物,许多小孩都缺乏这方面的知识。

在欧鹏看来,现如今许多野生动物濒临灭绝或者已经灭绝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人类过多的干预。

因此,他越发觉得自己正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表面上,我是拍摄野生动物,但实际上,我希望能提供给大家一个了解大自然和动物的渠道,让大家重新认识这片土地,并像爱护自己的身体一样爱护野生动物。”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