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 > 正文

河北遵化:一农民60多平米房产及土地补偿哪去了?

2018-06-04 09:47:52来源:

最近,河北省唐山遵化市遵化镇西关村村民肖广芹向媒体投诉称,2011年10月河北省遵化市房屋征收办在建设唐山百货大楼时将她母亲家的2分一厘7的宅基地强行无偿征收(有遗嘱,该房产属于肖广芹所有)。当时,征收办工作人员表示,补偿问题以后再说,政府不会亏待你。但2011年至今遵化市房屋征收办仍未兑现补偿诺言。七年来,肖广芹及家人来一直向有关部门讨要2分一厘7宅基地和房产补偿,却至今未果。这是发生在河北省遵化市遵化镇的一件蹊跷事。为此,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当年征收此房屋时,遵化市评估公司出具了《征收拆迁评估报告》。我手里还有该房子在1951年下发的老证照。同时,遵化市西关村村委会党支部老书记郝术成、工作人员郝连水与赵树明也针对此事前后做出过多次书面证明。但这些年在与遵化市遵化镇相关工作人员及遵化市房屋征收办多次交涉中,他们却否认相关事实,这导致我家2分一厘7的宅基地与60.80平米的房屋被占和强拆,至今未得到任何补偿。”肖广芹及家人对记者说。

河北遵化:一农民60多平米房产及土地补偿哪去了?

图片说明:肖广芹爱人葛瑞丰站在自家宅基地前

2011年10月,遵化市房屋征收办工作人员在进肖广芹家做工作时表示,该村拆迁征收是按照土地证给予占一补房的补偿。但事实并非如此,肖广芹发现,自家房子是按照占一补一的补偿,但与自己紧相挨的母亲名下的房产却并未得到相应的补偿。其母亲房产由于年代久远,政府在征收拆迁过程中漏登(有证明),但该房产有1951年颁发的地产证。

肖广芹及家属事后发现,同村与他家情况完全一致(也没有土地使用证与房产证)的村民也得到了占一补一楼房的补偿。也正因为此,2011年10月肖广芹从房屋被征收至今,多次找到遵化市房屋征收办公室及遵化市委市政府,均无果。肖广芹表示,这期间遵化市征收办主任陈彦明对此伪造假情况,欺上瞒下。也因此,她怀疑房屋与土地补偿被人私吞了。

2004年9月7日,肖广芹母亲立下遗嘱,将坐落在遵化市城关镇西关村的2分一厘7宅基地划归肖广芹所有。2011年10月,该土地及地上60.80平米的房屋被河北省遵化市房屋拆迁征收办建设唐山百货大楼时无偿征收。

2012年6月6日,遵化市遵化镇西关村党支部老书记郝术成就对此事做出了详细证明:我村李振海(肖广芹姥爷)家住西关街面上,有房产两大间,二分一厘七。李振海死后,大队占用盖上二队部了。1979年,中央落实老宅基地政策,经大队班子成员郝术成等人研究落实,李振海的遗产由他的二女儿李凤云继承,并把她的宅基地转移到外贸北边和肖广芹的口粮地在一块。1985年,肖广芹的盖房批文下来以后,又经我们几位村委成员研究决定,先占用肖广芹自己的3分口粮地先盖上房子,以后再由别处补给。加上肖广芹她母亲的房照上的2分一厘7,共计5分一厘七。2004年,肖广芹在2分一厘7的位置上盖了四间平房,也就是被拆除的门房,2008年肖广芹母亲去世。1987年村里办土地使用证,当时报的户很多,大队根据土地局的意见,老房照、有争议的户和空宅基地的户不给办证。李凤云没有土地使用证,是大队的责任,很多户没有办,有关文件也没有说1951年的老房照作废。肖广芹盖房的时候,大队说让她用自己的口粮地先盖上,因为1982年七队就把地分光了,不好解决,大队应该由别处补地和经济补偿,但肖广芹从1985年至2012年,在这27年时间里 肖广芹间没有得到经济补偿。和李凤云同样落实老宅基地政策的几户,有的户盖上楼房至今做了门市,有的转手卖了,有的户盖上楼房了,就拿冯志达来说,把老宅基地转手卖给了李老师后,得了一笔钱,而李老师此次拆迁中同样得了楼房的面积。唯独肖广芹既有土地、房产和所有证,人证物证都在。而市征收办却无偿将肖广芹2分一厘7老宅基地及房产给征收了。

2013年5月6日,遵化市西关村村委会郝连水与赵树明也一致证明,肖广芹的老宅基地在政府征收拆迁过程中漏登。

河北遵化:一农民60多平米房产及土地补偿哪去了?

图片说明:2013年5月西关村委会郝连水、赵树明做出的证明

河北遵化:一农民60多平米房产及土地补偿哪去了?

图片说明:2013年12月,西关村委会郝连水、赵树明和郝术成做出的证明

2017年4月,遵化市西关村党支部老书记郝术成也证明了此事:我村肖广芹口粮地是3分,肖广芹姥爷李正海宅基地是2分1厘7,大队为了肖广芹照顾母亲方便,和肖广芹3分地划在一起,共计5分1厘7。肖广芹往西没道,西墙外有25公分,土地证上有,土地证已收回。房子背面是老田家、老杨家门房,往北又留2.2米,两个宅基地总厂23.4米,东西总宽14.75米。

河北遵化:一农民60多平米房产及土地补偿哪去了?

图片说明:2017年4月,老支部书记郝术成再次做出证明

2017年4月16日,西关村原村主任徐德贵也证明了此事:2011年10月份,政府征收拆迁,西关村我跟着丈量的,肖广芹有两套房屋,北边大房三大间,南边平方四小间。两处宅基地,南北长23.4米,东西宽14.75米。

河北遵化:一农民60多平米房产及土地补偿哪去了?

图片说明:2017年4月,原村主任徐德贵做出的证明

遵化市征收拆迁办副主任唐文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上述村委会几位工作人员做出的证明他们此前并不知情。针对肖广芹的宅基地唐文超认为,宅基地不能继承,涉及到宅基地继承必须经过镇国土所批准,针对房子的评估报告也涉及不到2分一厘七的事。当时的2分一厘七院外的地盘作为道路被占用了,院内的一部分属于虚线里的。

针对上述观点,记者采访了熟悉此案的法律专家。法律专家给予了驳斥,该专家认为,村宅基地分为宅基地使用权和地上房屋所有权两部分权利。如果是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可以继承宅基地使用权外加地上房屋所有权。因此,宅基地虽然不能被继承,但是继承人可以通过继承宅基地上的房屋而继续使用宅基地,而不能单独继承宅基地。据此,肖广芹有宅基地使用权外加房屋所有权。遵化市征收办副主任唐文超说法是不能成立的。据记者了解,事实上,房屋旁的道路是在2分一厘七之内修建的,并未超出划定范围。

很显然,唐文超的说法置事实于不顾。

肖广芹及家人认为,当年宅基地及地上房屋都属于母亲遗产,无论是原来的二队部占着还是现在的征收办占着,那都是肖广芹的个人财产。当年的房子不可能建造在半空中,因此,不论村里和镇里怎么腾挪地方,这2分一厘七的地及房屋的补偿要求都是正当合法的。

2011年4月22日,遵化市恒信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在《肖广芹房产成本价格的估价报告》(遵恒信评报字【2011】第047号)的估价结果报告中也对2分一厘七的地上建筑——建筑面积为60.80平米的砖混结构门房做出评估。“难道是儿戏吗?”肖广芹质疑。

综上,无论是评估报告还是相关证据都证明了这2分一厘七宅基地的真实存在。

2011年至今,肖广芹及家人为被占2分一厘7宅基地及房产补偿多次向遵化镇政府、遵化市房屋征收办公室及遵化市委市政府反映过。据肖广芹及家人对记者讲,就在去年的七八月份,遵化市委书记李贵富对此有过批示,要求有关部门协调解决。但是,遵化市拆迁征收办主任陈彦明就是顶着不办,说什么,批示不具体。

“一个被基层政府多人证明存在属实的宅基地为何找回如此困难?如果没有这2分一厘七的宅基地,我当年60.80平米的房屋是盖在哪里的?他们为什么要睁眼说瞎话。这块地和房屋补偿哪儿去了?谁又是幕后受益者?难道不值得上级有关部门深究吗?! ”肖广芹质疑。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

贵州新闻 liebiao rbc rayli baobao 广播网 mumayi 17x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