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28年前超生将三女儿送走 _深圳热线
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 > 正文

夫妻28年前超生将三女儿送走

2018-02-03 11:08:45来源:

56岁的刘立群和丈夫廖放鸣,现在一心想找到当初被送走的女儿。

1990年农历三月初四,虽然已经是春天,但湖南宁乡的白天还有点冷。

这一天,对于家住湖南宁乡白马巷铜钱巷的廖放鸣夫妇来说是不同寻常的一天,他们家的老三出生了。

三天后,“嘤嘤嘤……”一阵哭喊声从产房传出来,但这并不是孩子的哭声,是孩子老三妈妈刘立群的哭喊声,她哭着找老三,找她刚出生的孩子。丈夫廖放鸣不忍心地告诉妻子刘立群:“孩子送人了。”

出生三天,孩子被送走了

1990年农历三月初四,廖放鸣家的第三个孩子出生了,生了一位千金,排名家里老三。老三出生时六斤多,白白胖胖的。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迎接一个小生命的到来,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的,但对于廖放鸣夫妇来说,不然,还略带一些惆怅。

在计划生育政策下,城镇居民除特殊情况经过批准外,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农村某些群众确有实际困难,要求生两胎的,经过批准可以间隔几年以后生第二胎,无论哪一种情况都是不能生第三胎的。

1990年出生的女儿老三属于超生。当时,刘立群怀孕的事情已经被旁人举报,在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的时候,负责计划生育的干部来到廖放鸣夫妇家里,劝其做引产手术,但是夫妇二人不舍,于是偷偷提前十多天住进了湖南宁乡县某医院。

农历三月初四,刘立群在做检查时,发现肚子里小孩有只脚是弯的,于是母亲刘立群选择剖腹产,提前生下了老三,术后的刘立群身体非常虚弱,头是迷迷糊糊的,从孩子呱呱坠地时,她没给孩子喂过一口奶,只见过孩子两眼。

廖放鸣夫妇二人是做家具生意的,经济条件在当时来说算宽裕的。当时,两人已经有两个女儿,老大10岁,老二4岁,养活孩子老三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孩子是超生,违反了计划生育的政策。出生三天后,孩子老三便送了人。

“超生会牵连家里其他人,我家里的姊妹又都是有工作的,都不敢介入,怕牵扯到家里其他人。”廖放鸣说。对于为什么坚持生下来却又送了人,夫妇俩没有正面回答。

“亲人都劝我把孩子送个好人家,当时我也没什么主见,只好……”说到这里时,廖放鸣眼圈一下子红了,两次张了张口,都没能发出声音。他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当时也是没有办法,我把孩子托付给了一个朋友,拜托她给孩子找个好人家。”

夫妻28年前超生将三女儿送走 今寻女想知她好不好

刘立群大女儿照片。受访者供图

经手人患上老年痴呆

“我坚信我的女儿一定在宁乡。”廖放鸣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他回忆到老三被送走的那天,农历三月初七,是一个大晴天。那天,他看见两位老婆婆,带着帽子,说着一口宁乡话,然后在产房把孩子给抱走了。我特地交代过拜托的朋友蔡先生,一定要给孩子找个宁乡的好人家,蔡先生也答应了。

在老三被送走不久后,廖放鸣夫妇便开始寻找女儿,由于老三属于超生,他们也不敢讲这个事情。母亲刘立群只要一听说哪有女孩被收养的消息,她就偷偷地跑过去看孩子,不敢去人家家里,就跑到学校教室窗口看,向老师咨询孩子的相关信息。后来,她和丈夫廖放鸣就告诉身边的人,他们曾经送走一个女儿,拜托大家有线索就告知他们。

28年以来,廖放鸣夫妇对女儿的思念与日俱增,一直在寻找被送走的女儿。期间,他们也有去拜访当初拜托的那位朋友蔡先生,想询问一下女儿的下落,但蔡先生跟他们说,让他们放心,给他们女儿找的是一个好人家。廖放鸣夫妇也相信蔡先生说的话。

后来,再次去询问蔡先生时,退休后的蔡先生患上了老年痴呆,已经记不得当年的事情。

在2017年12月份,有一位女孩主动来认亲,高兴得让两口子一晚没睡,但后来由于血型对不上,廖放鸣夫妻俩空欢喜一场。

“我女儿应该是A型血或者O型血,大眼睛,圆脸蛋,1米6以上。”廖放鸣说。妻子刘立群从卧室拿出一张老照片来,她说:“这是我的大女儿,她们俩姐妹应该很相像。”每当看到这些老照片时,刘立群总会想起小女儿圆圆的小脸,不禁泪流满面。

“整个宁乡我都跑遍了,只要是年龄和月份对得上的,我就肯定去看,从来没有放弃过。”刘立群说。

只想知道女儿现在好不好

从知道女儿被送走后,刘立群几乎没睡过一天的安稳觉。有时晚上睡不着时,她常常会听到自家的门在响,好像女儿被人送回来了,一开门,却是空欢喜一场。好不容易睡着了,也常常做梦,“有一场梦,我在梅家田找到了女儿,一激动一高兴就醒来了,一醒来哭。”刘立群说。

今年,刘立群56岁,丈夫廖放鸣60岁,两个女儿都已经成家立业。夫妇二人现在一心只想找到当初被送走的女儿。

“我们现在条件都还过得可以,想知道女儿现在过得好不好?老大老二也非常支持我们去寻找老三,她们觉得有妹妹也很好,有时,她们一听到什么有关消息,就会立马去找。”廖放鸣说。

二女儿廖丹在接受采访时说,当时自己还很小,也记不清自己是否见过妹妹,毕竟都是亲人,希望尽快找到妹妹,圆爸爸妈妈一个梦。

当问及廖放鸣是否担心女儿不认自己的问题,他特别坚定地说:“不担心。”

“寻找孩子,绝对不是想把她从养父母手中夺回来,能够知道她在哪、见上一面就足够了。但愿有一天能接到女儿打来的电话,告诉我说,妈妈,我是您的女儿,那该多好!我只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这是刘立群作为一个母亲的心愿,也是这个家庭的心愿。

廖放鸣夫妇知道现在寻找女儿犹如大海捞针,但他们还是说:“不会放弃,会继续找下去。”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

贵州新闻 liebiao rbc rayli baobao 广播网 mumayi 17x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