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 > 正文

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交友 稽查人员装哑巴侦查假烟作坊 头目曾施舍其食物

2018-01-27 17:59:23来源:

(原标题:有一种职业,叫谁比谁更会装)

稽查人员装哑巴侦查假烟作坊 头目曾施舍其食物

稽查队员前往烟店了解情况。

春节临近,香烟俏销,蠢蠢欲动的烟贩子频频以身试法。他们以为,制假、发货、送货、匿赃及销赃,各环节都已经伪装得近似完美了,狠捞一笔是铁板钉钉的事.

殊不知,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坚强后盾是国家和人民,他们的职业就是跟烟贩子比谁更会装……

本周一(22日)子夜,重庆主城一幢安置房小区居民楼,4个伪装成睡衣男的烟草稽查执法人员,突然现身假烟匿赃窝点。

稽查人员装哑巴侦查假烟作坊 头目曾施舍其食物

稽查队员亮证执法。

“要讲装,你们才是专业的。“这次较量的输者——涉案老板指认现场时,对执法人员说出真心话,该案涉案金额40多万元。

擅长伪装的低头族

稽查人员装哑巴侦查假烟作坊 头目曾施舍其食物

为保证通讯畅通,稽查队员购买了大容量充电宝。

最近,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采取伴随式采访,见证了烟草稽查执法人员的高超伪装术。

25日中午,江北区五里店小有名气的“黑娃夜蹄花”大排档,着便装的张强等4个烟草稽查执法人员,夹着肥而不腻的蹄花沾着红油调和,大快朵颐。他们落坐的地方,是刻意挑选、无其他顾客的三楼,诉说办案得失、聊着兄弟情。

办案后吃江湖菜,是去年6月以来他们的不成文规矩,买单者流轮转。去年6月1日,重庆烟草稽查总队创新整合执法资源,抽调全市区县稽查精干人员,组成“百人团”稽查假烟、暗流烟等违法行为。张强等人,正是“百人团”中的精英。

上周二(16日),张强这组执法人员,得到一条情报:有个假烟贩子是福建人,在长寿区有个家,其妻子为当地人,孩子正读幼儿园。晚饭后,此人可能会携妻儿,去当地一家商场的游乐场翻斗乐陪娃儿耍。此人长啥样?情报不明。庆幸,关于此人身高、发型及戴万国牌手表的信息准确。

稽查人员装哑巴侦查假烟作坊 头目曾施舍其食物

跟踪假烟贩子侦查车要十分小心,稍有不慎就会暴露,稽查队员经常采取迂回跟踪减少暴露。

情报还说,次日晚8时,此人会在游乐场出现。张强对情报反复梳理后,让低头族马力接近对方。

马力,相貌普通得像丢在沙滩的一粒沙,费尽眼力都找不到他。他的上衣口袋,随时都鼓胀着,里面是手机和小砖块大的超级容量充电器,低头族是给他人的强烈印象,更是他高超伪装术的障眼法。

这次,他的任务是拍下此人相貌,助行动组进一步精准打击。

傍晚6时许,翻斗乐外的家长休息区有一排靠墙的长椅,家长可随时起身招呼自己的孩子。马力头戴耳机,一边听有声小说,一边用余光观察来者。他无法知道这个福建人的大致年龄。符合情报描述的身高者太多,发型也可能变。搜寻戴表者是有效方法,然后,再从戴表者中找到戴万国牌手表的人。

等待对常人来说是寂寞的,但对马力来说,他擅长的就是等待。期间,他有意无意地对着那群耍得欢的娃儿喊,“幺儿,你小心点,不要跑,隔会儿摔到,会疼。”“你小心点嘛,刚才跟你讲了,啷个就当耳边风了哟。”……

当然,低头族更多时候是低头。他在手机上快速浏览万国牌手表的各种款式,尤其是外形。还故意打开微信,发现场拍的孩子们玩耍照片。微信允许自己给自己发照片等信息,他就这样干。此举,是他把自己装进陌生角色时,摸索出防信息泄漏的安全方法。

晚8时,戴万国手表的男人没出现。马力发了一个流口水的微信表情给张强,它是继续等待猎物的暗号。20分钟后,他的视线在佯装看孩子时停顿了一下,只有他知道猎物现身了。

当时,有个男的戴万国手表,40多岁,发型与情报中的大致相同。隔着围栏,他和妻子正安慰刚摔倒的儿子,他操一口夹杂福建口音的普通话。

很巧,另一个孩子跳到围栏旁。马力立马变成戏精。

他走过去,对孩子招手,“儿子乖,待会我给你买可乐。来来来,我给你照张相。”一连串的话说出,被唤作儿子的男孩子最初有点诧异,但买可乐的诱惑让他无意识地向围栏靠近了些,揪住此时机,马力用手机拍照。看似对着男孩拍,其实镜头对准福建男子。

这是稽查组第一次得到了涉案人的近照。外围组员,按调整后的战术悄无声息设伏。每个人的手机里,都有了福建人的近照。

跟车是个技术话

稽查人员装哑巴侦查假烟作坊 头目曾施舍其食物

稽查队员用望远镜观察远处的假烟贩子动向。

夜色中,商场外人流如织,旁人觉得再正常不过了。

距商场对面公路边,有辆轿车,车内后排的马力清楚:商场车库出口,有个提购物袋等同伴驾车出库的人;商场大门外,有个穿快递员工作服的,怀抱纸箱,等着营业员来取件;他坐的轿车旁,有个穿代驾背心的,正在揽客——他们都是他同事。

穿代驾背心者叫罗兵,驾车技术一流,谈吐像个耍娃,跟车跟人从未失手。

临近晚9时,福建人的车从车库开出,车内有他的妻儿。罗兵很自然地闪身进了马力坐的轿车,若即若离地咬住对方的车。

长寿城区的主干道上,福建人开车像在发神经。车少时,要么开得很慢,要么就靠在路边过一两分钟再走;车多的时候,偶尔别车插队,甚至毫无征兆地提速驶入相向车道。此人的反常举动越多,罗兵的心就越踏实,他知道跟对了猎物。

跟车过程中,罗兵选择性地记牢了福建人所开小车的尾灯形状、位置、亮度及车牌尾数。他凭这样的记忆方法,就算相隔10多辆车,福建人的车也无法在车流中把他甩掉。

福建人的车在城内发了20多分钟“神经”后,驶上高速公路。这种状况,从跟车技巧来说是个非常大的挑战。理由是,目标车如果在路口或临近下道口,突然停下不走,跟踪车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开。不这样干的话,狡猾的目标车司机会立即发现被跟踪。

稽查人员装哑巴侦查假烟作坊 头目曾施舍其食物

为便于伪装,稽查队员将衣服剪烂,穿在身上扮演乞讨者。

稽查人员装哑巴侦查假烟作坊 头目曾施舍其食物

为便于伪装,稽查队员将衣服剪烂,穿在身上扮演乞讨者。

担心什么来什么!临近晏家收费站下道口,福建人的车停在分道口的安全岛上。更让人抓狂的是,他还下车往来车方向张望。罗兵的车就在500米外,正快速接近。

他知道,不能停车,于是正常驱车前行。两车相会时,他连余光都没看福建人一眼。

情报继续传来,福建人的目的地是主城。当晚,他会遥控指挥3箱用快递纸箱伪装的假烟,用长途汽车运到龙头寺。情报还说,福建人用这3箱货投石问路。

凭职业经验,罗兵断定福建人会顺高速路江北收费站进主城。罗兵还揣摸,福建人虽干不法勾当,但从他陪儿子耍翻斗乐的事看,他还不至于疯狂到把同车妻儿当作逃避打击的棋子;第二天,福建人应该是送孩子到主城上幼儿园。

张强和另一个组员,快速往龙头寺长途汽车站集结。罗兵把车停在收费广场的阴影角落,怠速不熄火。

约20分钟,福建人的车果然驶出收费站。

隔墙有个不睡人

在驶往主城的路上,福建人的车没再发生突然停车等异常。

在龙头寺长途汽车站,张强和同事按各自位置,等待3个快递纸箱在客车行李舱露面。

作为组长的张强,眼神如炬。在部队他是侦察兵,在边境丛林里时常隐蔽10多个小时,地下挖个坑,头顶树枝匍匐不动,敏感性强和制定临场战术是他强项。

吻合情报特征的客车进站了,旅客们各自把行李搬走。张强发现,所有行李中根本没有纸箱。他很镇定,发信息给罗兵,问:福建人到什么地方了?罗兵回话,刚上渝鲁大道。

这下张强的心里有数了。原来,这辆客车未进站前,他便在一群三轮摩托车司机和羊儿客中晃荡。他的职责是堵住这个接货人可能逃跑的主要路口,择机跟踪,为深挖出福建人投石问路背后,那些更多的假烟打基础。他心里有数的原因,是晃荡中他听到有个三轮摩托车司机羡慕地讲,有个兄弟伙接了笔大业务,替人送3个行李箱,价格是200元。

一个三轮摩托车司机靠近客车行李舱,拖出3个行李箱,塞进后座,一溜烟消失在夜色。

继续跟福建人的车?还是跟三轮摩托车?在仅有这辆办案车,且情况很紧急的情况下,更考验张强的智慧。

战机稍纵即逝,张强用微信给组员发了一个字母“B”,然后钻进一辆路边出租车。

稽查人员装哑巴侦查假烟作坊 头目曾施舍其食物

稽查队员换上拖鞋,前去监视假烟贩子。

“B”是未到汽车站时,他和这个组员临时商定的另一个行动代号,指B计划,表示若情况突变,他会立即坐出租车跟踪,组员选择坐摩托车尾随而来,彼此交叉跟踪。坐上出租车后,他发了一个车牌号,很快,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了组员搭乘的二轮摩托车。

三轮摩托车开得不快,停在了唐家院子轻轨站附近的那栋小区门外。3个行李箱不好拿,司机把其中1个行李箱暂放小区保安亭,拖着另2个行李箱进了一幢居民楼电梯。这让张强内心狂喜,他知道跟踪遇到了菜鸟。后来的情况表明,没这么简单。

他戴上耳机,故意把手机捏着手里,佯装在小区跑步后回家的业主,跟司机上了电梯。电梯停下时,张强愣了,整层楼是家私人宾馆,老板把各套房隔成小间。司机对这里似乎有点熟,径直通过前台,往巷道那头的方向走去。

“你找哪个?”他正欲尾随,被前台老板叫住。

“有房没得?我想先看下房间。”他出于职业本能,随口回答。

对话间,巷道那头的司机已从张强视线消失。老板找到一串房门钥匙,起身带路时,司机已出现在巷道。从哪间出来的?他已无从知晓。

趁司机下楼取另一件行李箱时,张强开了一间临近前台、从司机返回必路过的房。他虚掩房门,打开猫眼,竖起耳朵。

他在等待。当行李拖动声在巷道响起时,声音必然从房门外经过。是时,从猫眼能锁定是否是司机。最后,随便找个借口,或者跟本不需要任何借口,就能在老板和司机眼皮底下,找到司机去的那间房。

巷道响起行李声后不久,张强成功了。

司机放行李的房间,正好是张强开的房间隔墙。

一墙之隔的那边有多少货?还有没有其他人在里面?会不会有人半夜来取走?……张强决定当个隔墙有耳的人。他搬来椅子靠着房门,竖着耳朵听了一夜。

偶遇同事装两口子

稽查人员装哑巴侦查假烟作坊 头目曾施舍其食物

稽查队员穿着睡衣在小区里跟踪假烟贩子。

罗兵那边的跟踪也有实际进展,福建人进了距龙头寺不远的一个小区,其楼层和房门号被锁定。

能快速锁定福建人住的门牌号,纯属偶然。这个小区没有地下车库,福建人的车停在露天。罗兵清楚,这种状况特别不利于隐蔽自己。马力眼尖,发现福建人下车时,衣服已经更换了。这意味着,在并不太明亮的停车场通往小区居民楼的路上,稍不注意,福建人就可能被跟掉。

“紧盯他穿的鞋子!”罗兵也发现此状况,一点不急。跟踪人盯鞋子,是他从业10多年来跟踪人从未失手的绝招——一个人在外,衣裤或发型可能会换,但鞋子不可能提两三双。

“我看到救星了!怎么把她忘了。”马力突然有些兴奋。原来,在两人说话之间,他看到自己单位一位女稽查队员,遂马上联想到她就是该小区业主。

更巧的是,露天停车场相邻的小区公路边,正在转圈圈锻炼的女同事几乎同时发现了他们。

彼此短暂的对视中,心里有了默契。“哎哟,你转累没得吗?我们该回去了哟。”罗兵迎上去,跟此时表情已经转变成情侣的女同事打招呼。

福建人正走在离他们10多米远的地方,方向是居民楼。他的“尾巴”是鞋子。

一不做二不休,罗兵搀起女同事的手,跟了上去。他不怕女同事的丈夫误会?原来,女同事的丈夫也是烟草专卖局的工作人员,认识罗兵。

“就算撞到了她老公,他也晓得我们是在装,是为工作在演戏。”25日中午,罗兵跟同事一起吃江湖菜时,如是说。

搀着女同事,罗兵在电梯里很放松,待福建人按下8楼后,他随机按下了10楼。8楼门开,福建人一家下了。就在电梯即将合拢时,他快速闪出电梯,在对方掏钥匙开门声音的指引下,他看到了对方的房间号。

稽查人员装哑巴侦查假烟作坊 头目曾施舍其食物

稽查队员穿着滴滴代驾的马甲,监视跟踪假烟贩子。

“都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你哥子是三人行偶有我妹哟。”吃饭时,张强打趣罗兵当时的机智,也赞赏女同事的默契配合。

时间推移到本周一上午,宾馆房间是假烟中转地、福建人的主城住处是最终流入市场的匿赃窝点等信息,被彻底摸清。

当天晚上,福建人住的这个小区楼下,多了4个遛狗、打麻将、提着夜宵回家和被老婆撵出家的男人。

再后来,福建人家的电突然断了。他开门后,有了本文开头那幕。

输家不装时硬碰硬

稽查人员装哑巴侦查假烟作坊 头目曾施舍其食物

稽查队员扮成棒棒监视假烟贩子。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谁比谁更会装”的较量中,绝大多数涉烟违法人员都选择雪藏自己,同时也雪藏涉案香烟。一件件的长条形香烟,在他们手里,会变出圆形、三角形等千奇百怪的包装。当然,货物被拦截之际,也是涉烟违法人彻底成为输家之时。

然而,有些嫌疑人员装到一半就露出来狰狞面目。这时,对执法人员来说是最危险的,需要硬碰硬的技巧和意志。

2年前,南岸区鹅公岸桥头,一辆运假烟小货车始终无法摆脱张强和同事跟踪,突然毛了,把货车停在路边弃车就跑。

张强脚力好且会格斗,一个飞扑把对方掀翻压身下,同时左手使出箍对方脖子动作。待同事赶到,把此人控制后,张强往桥中方向飞奔。他看到逃跑者正持一把四五十厘米的刀,威逼过往车辆停车。他快追到时,此人逼停一辆摩托跑了。

稽查人员装哑巴侦查假烟作坊 头目曾施舍其食物

稽查队员查获大量名贵高档假烟。

他返回,同事见他衣裤和左手全是血,他才发现手指受伤,箍对方脖子时,有根四五厘米长、掉在地上的木签,从他手指盖缝插进了皮肉,深度达2个指关节……一周后,是他办婚宴的日子。他为了戴进婚戒,拨掉了指甲盖。

去年,罗兵与同事跟踪一辆运假烟货车。在普通公路,货车被拦截受查。司机见执法人员仅2人,遂跑回驾驶室,快速抓起一把榔头。就在他反身要砸之际,罗兵借助车门牢牢地把他夹在驾驶室。同事趁势夺下榔头。

“当时,司机反抗得凶惨了。那车货,涉案金额近百万元。”说起那一幕,罗兵坦言,好险,若不及时控制住司机,后果必是血的代价。

佩服得五体投地

稽查人员装哑巴侦查假烟作坊 头目曾施舍其食物

稽查队员查获大量名贵高档假烟。

来自重庆烟草稽查总队的消息表明,去年,重庆烟草稽查战绩斐然,“百人团”作为去年6月1日起推出的创新稽查模式,通过整合全市39个区县的执法力量,形成了在以战代训、先进经验共享模式下,重拳打击涉烟案的高压执法新常态。

稽查人员装哑巴侦查假烟作坊 头目曾施舍其食物

假烟被伪装成各种货物,被火眼金睛的稽查队员查获。

据悉,在重庆烟草的每个区县局,抽调二三人到主城总队参与执法行动,每批次人数约100人。参与者到这个团队中,感受团结、互帮且共进的战友关系,遂叫“百人团”。另外,让稽查业务“传帮带”,是“百人团”初衷,最终目标是把各区县前来轮训的执法干骨的综合业务水平,提高到靠近总队执法的理念、方法及成效。

稽查人员装哑巴侦查假烟作坊 头目曾施舍其食物

假烟被伪装成各种货物,被火眼金睛的稽查队员查获。

在这些精英中,张强等人的神通自“百人团”成立以来,是大家学习的教学样本。张强当侦查兵时也干缉私,迄今有敲墙壁和轻跺地板的习惯,这一招帮助他发现了不少藏烟暗格。每逢此时,大家称他是在装泥水匠;上周行动时,那个搭乘两轮摩托车的,叫朱乙,他的伪装术使落网人员事后都夸“装得太像”。去年夏天,广州城郊,他装哑巴,每晚仅穿一条短裤,把一身弄得脏兮兮后,到一个假烟生产的作坊周边转悠。那里有10多个马仔放哨,生产车间出入口无法知晓。他夜夜醉酒或逢人哇哇乱指。伪装一个星期后,这个窝点被掀翻,马仔完全傻眼了,曾施舍食物给他的制假和售假头目,被抓获时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稽查人员装哑巴侦查假烟作坊 头目曾施舍其食物

假烟被伪装成各种货物,被火眼金睛的稽查队员查获。

一个老烟草稽查执法人员讲,涉烟案违法人员,在比谁比谁会装的这场人生游戏中,他们会输得最惨,这是毫无悬念的。他们中,轻者被纳入诚信黑名单,丢人现眼;重者被处罚金,并担刑责坐牢。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

贵州新闻 liebiao rbc rayli baobao 广播网 mumayi 17x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