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图吧 > 正文

新德里如何应对愈加严重的空气污染?

2020-11-21 08:45:14来源:

一个雾蒙蒙的早晨,在印度新德里麦丹会展中心,德里地铁支柱的垂直花园被烟雾包围。植物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轻污染,但由于农民烧田,冬季的污染会更严重。

撰文:NILANJANA BHOWMICK

又到了每年的这个时候。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关上门窗,眼前一片灰橙色,打开空气净化器,像过去多年一样,忍受着每年的致命雾霾。

汽车、燃煤发电厂和锅灶让新德里稳居全球污染最严重的城市榜首。但每年秋天,从西北部的旁遮普邦和哈里亚纳邦吹来的烟雾,导致新德里的雾霾益发严重。9月下旬开始,那里的稻农会烧田,为种植下一种作物小麦清理田地。

上周末,由于各地的印度人不顾新冠疫情,纷纷走上街头,为庆祝印度最重要的节日排灯节,燃放烟花、放飞灯笼,空气污染随之飙升。

今年,还有一个严峻的挑战等着我们:有毒雾霾让我们在面对新冠病毒时,更加脆弱。

“我很害怕这几个月,我会呼吸急促,严重过敏,”17岁的学生、热心的环保主义者Aditya Dubey说:“今年,新冠疫情也会影响肺部,情况比以往更糟。”

他的焦虑情有可原。随着空气质量指数恶化,印度首都的新冠日新增病例也创下记录:11月11日多达8500例。据报道,德里的一名高级官员把不断增加的新冠病例归咎于空气污染。根据最近一项研究,这两个因素在一起无疑是致命组合,全球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预计会上升15%。

纵观全球,2019年空气污染导致667万人死亡,其中印度超过167万人,80%多的城市在与不健康的空气质量作斗争。在2019年全球污染最严重的30个城市里,有21个位于印度。

去年,污染水平超过所有标准后,德利政府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学校停课,建筑施工暂停,航班停飞。但停止焚烧作物残茬却不那么顺利,冬季城市空气污染有40%是这些焚烧造成的。

绿色革命的遗留问题

烧田是违法行为,农民会因此被处以高额罚款。但罚款、法院命令和政府打压都无法阻止这种行为,仅仅因为农民没办法解决每年的困境:同一块田收获水稻和播种小麦之间的时间间隔很短,如何处理田地成了一大难题。

农民在农田里点火烧田,清除水稻收割后的残茬。专家警告说,焚烧残茬可能会严重影响那些已经患有呼吸道疾病的人。摄影:SAUMYA KHANDELWAL

印度北部的污染控制委员会在监控焚烧残茬情况,并对违法农民处以罚款。在印度,焚烧残茬是违法行为。摄影:SAUMYA KHANDELWAL

30多年来,旁遮普邦和哈里亚纳邦的农民被鼓励采用小麦-水稻轮作制度;这是绿色革命的关键,但在生态上是不可持续的。绿色革命始于20世纪70年代,印度粮食安全因此得到显著提升。这两个邦气候干燥,不适合种植水稻,因此对灌溉的依赖日益增加,而全国大部分的水稻都产自这里。

因此,这两个邦的地下水位直线下降,政府不得不强令农民只能在6月和7月的季风季节种植水稻。这意味着10月和11月初可以收获。但小麦必须在11月中旬之前种下,任何延迟都可能会影响小麦收成的质量。

这样一来,农民只有10到20天时间清理田地,他们要把联合收割机(另一项现代发明)留下的30厘米高的稻杆处理掉。最快、最便宜、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烧田,包括首都在内,下风地区的空气因此被污染。

3月,新冠疫情席卷新德里;作为一名充满激情的环境改革者,Dubey担心冬季的雾霾及其对肺部的影响,会让这座城市面临双重公共卫生灾难。8月,他请求印度最高法院为小农户和边缘农户提供免费的割茬机,这样他们就不用烧田了。

他还写信给各邦首席部长,提醒他们,警方再多的行动和罚款“都无法阻止农民放火焚烧残茬”,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生计。

印度最高法院几乎每年都会收到Dubey这样公民请愿。去年,法院表示,焚烧残茬及其带来的污染“严重侵犯了生存权”,要求农民为“大量人的生活处于危险之中”承担责任。

在新德里,一名女子试图保护自己不受污染侵害。有时候,德里政府会暂时禁止施工和挖掘活动,以减轻雾霾。摄影:SAUMYA KHANDELWAL

上上周,印度政府解散了有22年历史的环保机构,并任命了一个委员会,全力应对空气污染,包括对焚烧残茬处以更高额的罚款。但报道称,对于农民而言,与处理作物残茬的费用相比,罚款反而更便宜。

“对于农民来说,烧田是目前最快、成本效益最高的方法,”印度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空气质量、流动性和气候适应性小组的负责人Polash Mukherjee说。卫星图像显示,10月的一天里,旁遮普邦和哈里亚纳邦就有3200处地方燃起了大火。

污染的真相

2020年上半年,空气污染已导致德里约2.4万人丧生,甚至包括了新冠疫情导致的3个月封锁;在这期间,印度首都的空气质量大幅提升。相比之下,到目前为止,在德里,新冠病毒造成超过7300人死亡。

Mukherjee表示,虽然烧田给每年新德里污染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但不能把所有责任都归咎到农民身上。

政府也同意这种说法。根据印度环境部长Prakash Javadekar的说法,10月15日,新德里的空气污染有4%是农民烧田造成的。Javadekar说,新德里95%的环境污染是因为“本地因素”,即汽车、燃煤电厂和其他工业排放。

“焚烧残茬会带来很多烟雾,这是季节性原因,是的,有必要打击;与此同时,打击其他人为原因也很重要,”Mukherjee说。

德里印度理工学院大气科学中心的教授Sagnik Dey说,在过去几十年里,政策制定者只关注了净化德里的空气。但如果不清理周边区域,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因为在印度恒河平原上,德里只是污染严重的一个点而已。”

新德里的一家建筑公司用烟雾枪控制粉尘污染。这台机器会向空中喷射水雾,增加粉尘的重量,让颗粒落到地面。摄影:SAUMYA KHANDELWAL

冬季,农民收获水稻后要迅速播种小麦,因此烧田,而产生的烟雾会加剧施工污染。摄影:SAUMYA KHANDELWAL

去年底,空气质量生活指数的一项分析显示,从1998年到2016年,这片地区的污染增加了72%。而印度约40%的人口都生活在这里。报告还指出,污浊的空气导致居民的平均寿命缩短了7年。

采取行动

2019年初,新德里的有毒空气登上了全球新闻头条,政府因此启动了国家清洁空气项目,要求122个印度城市制定计划,到2024年减少20%至30%的污染。到目前为止,已有100个城市制定了实现这个目标的计划。例如,艾哈迈达巴德的空气应对计划包括,在全市新设立8个空气质量监测点,生成每日空气质量指数。计划中还有建立极端污染预警系统,培训专业医疗人员,以应对紧急空气污染。

在疫情封锁期间,首都的居民多年来首次呼吸到洁净的空气,看到清朗的蓝色天空。新德里的空气质量指数显示,这是自2015年有记录以来,最洁净的空气。在封锁的第一周里,空气中的颗粒物浓度大幅下降。

在距离喜马拉雅山160多公里的旁遮普邦,很多人报告称,随着雾霾消散,看到了这座山,这种情况很罕见。Mukherjee说,封锁让我们意识到了该做些什么。现在的挑战是,找到一个适合各地区、各城市的全国协调计划。

“(在封锁期间)每个人,包括地面上的普通人,都感受到了洁净的空气和蔚蓝的天空,”Mukherjee说:“我们知道,这是可以实现的。”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文学
  • 粤港澳
  • 大都市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