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互联网 > 正文

网易云音乐得救了?

2018-02-12 08:48:27来源:

年关将至,在版权问题上焦虑近一年的网易云音乐,终于收到了国家版权局的大礼包。

2月9日,国家版权局官方微信平台推送信息称,“国家版权局推动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达成版权合作”。

此前从2017年9月开始,国家版权局就曾先后约谈各家互联网音乐平台和唱片公司,要求不得设置版权壁垒,5个多月后的今天,此事终于有了标志性进展,在国家版权局的推动下,两个平台“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同时积极向其他网络音乐平台开放音乐作品授权”。

官家发话,一锤定音。美好前景都要被定格:“有利于网络音乐作品的全面授权和广泛传播,对维护网络音乐版权良好秩序、建立网络音乐版权良好生态起到积极作用。”

这真是“有钱没钱,版权过年”的节奏。

消息一出,欢呼雀跃的除了网易云音乐的同学外,还有一大拨用户也欣喜不已。表面看来,网易云音乐近一年的版权压力终得纾解,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腾讯音娱,TME)的版权库规模优势不再,但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世界上哪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又哪有自己花钱买到的独家资源被分流而无动于衷的事情呢?

网易云音乐“得救”了吗?

首先,请注意版权局公告里的第一个关键词组:“独家音乐作品”。

音乐作品的版权不仅包括录音版权,也包括词曲版权。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2017年买下的独家音乐作品为例,既有环球音乐的词曲版权,也有其录音版权。而就各大数字音乐平台来说,最有价值的是录音曲库,其中不含翻唱的录音版权,因之“绝对有效版权数量”是网易云音乐最值得争取的部分。

而国家版权局公告中的“独家音乐作品”这个用词,就非常值得玩味了——这其中,除了最有价值的录音版权,也包括了词曲和翻唱作品版权。

再来注意一下第二个关键词组:“99%以上”。

事实上,“99%以上”的要求并不算强人所难。以前腾讯音娱官方宣称对外授权的独代音乐比例也有96%,只不过这次多了一个零头。而数字音乐产业发展到2018年,从业者们的一个共识是,版权曲库的总规模并不重要,有效数量才是关键。

再来做道简单的计算题:

前提1:到2017年6月,TME拥有1700万首数字音乐的代理权(即大家通常所说的版权曲库。腾讯从未公开自己的独代版权规模,但鉴于其已有环球、华纳和索尼世界三大唱片公司的数字音乐独代权,再加上英皇、华谊兄弟、杰威尔、YG等一众唱片公司和李宇春、苏打绿、王力宏等艺人,总规模不小),其独代曲库恐不会低于500万首;

前提2:对音乐平台来说,大部分用户使用的核心曲库规模为3万~5万首;

前提3:按版权局的“互授99%以上独家版权”的要求,腾讯音娱的音乐版权最多有1%独家曲目可以保留;

计算一下:不计独家,腾讯音娱最多可以保留17万首;计算独家,估计最多保留5万首左右音乐。

结论:核心关键曲库非常容易留在不授权的1%的范围内。

不要小看这1%。网易云音乐在2017年7~8月下架1%的歌曲,就令大量歌单大面积变灰。而且即便有99%以上的版权开放授权,也意味着双方可以保留1%左右的独家核心曲库,这是为了保证各家曲库的差异性,否则干脆都下架算了。

第三个关键词:“相互授权”。

这意味着,不仅腾讯音娱的曲库需要对网易云音乐开放,反之亦然。网易云音乐拿下的数字音乐版权不多,包括爱贝克思(avex)、米漫传媒、Kobalt Music、丰华唱片、天娱传媒等,总体规模可以自行想象。

所以在“互相授权独代音乐版权”的要求下,可能会出现这样一种奇观:腾讯音娱开放的独代版权数量远远多于网易云音乐。

多出来的独家版权,可以开放,可以授权,但腾讯音娱不可能免费授权,也不可能做亏本买卖。网易云音乐能不能将腾讯99%的独代版权全部买下来,就得看丁磊愿不愿掏钱了——一个可供对比的数据是:腾讯在2017年5月购买环球音乐的录音版权的独家代理权,花费在3亿美元以上,2017年4月网易云音乐的A轮融资规模为7.5亿元人民币。

所以在互相授权的要求下,考虑到买入和卖出的价格因素,就算是100%开放授权,同行也未必有能力全买下来。“99%以上”的要求更像走过场。

一个确定的事实是:网易云音乐的境况,至少没有2017年那么差了,但要说彻底取代其它音乐App还比较难。毕竟,目前没有和网易云音乐达成版权互授的阿里音乐手里还有BMG、华研等数百万的版权曲库,而太合音乐手里也有摩登天空、京文唱片等版权。

版权局帮大家将“互授”的大门打开了,但请各位还是要遵循市场经济规律:有情怀没钱别进来。

腾讯音娱吃亏了吗?

在这场国家版权局主导的交易中,腾讯音娱似乎没讨到到什么便宜,其实不然。

版权问题,前面已经说得够多,长话短说摆结论:在过去、现在和未来,任何一家数字音乐平台都不会因为大幅开放授权就出现用户流失,用户暂时还不可能只保留一个音乐App。

此外,由于大手笔买下大量音乐独代版权,拥有超大音乐曲库规模,导致腾讯音娱即便开放了大部分曲库对外授权,依然会被指责为“垄断国内市场”。无论是否属实,“垄断”的指责,对于正在准备IPO的腾讯音娱来说,是个不小的定时炸弹。

但现在,国家版权局通过软性行政手段,竟然帮腾讯音娱在法理和舆论上除掉了上市的最后一块绊脚石。

唔,腾讯音娱拿到的这个大礼包,是不是要大得多了?

最后强调一句:数字音乐版权战争,一定不能靠中国特色的“政府调停”,而依旧要靠市场的无形之手来终结。

本文链接: http://www.yixieshi.com/106426.html (转载请保留)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

贵州新闻 liebiao rbc rayli baobao 广播网 mumayi 17x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