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互联网 > 正文

电子竞技产业迅猛发展 玩游戏再也不是“不务正业”了

2018-01-08 10:44:28来源:

电子竞技产业迅猛发展 玩游戏再也不是“不务正业”了

国外媒体日前发表文章称,随着全球电子竞技产业的迅猛发展,如今玩游戏已不再是“不务正业”的代名词了。玩游戏不仅成为了正当职业,玩家还能从中获得不菲收入。

当前,全球大约有1.91亿人在观看电子竞技比赛。2019年,该行业来自企业赞助、媒体版权、门票和其他方面的收入将达到10亿美元。

玩《英雄联盟》发家

希金博特姆(JD Higginbotham)看到儿子马修(Matthew)整天玩游戏,就把电脑的电源插头从墙上拔下来。当马修说“PC是他的个人财产”后,希金博特姆又把网线从墙上拔下来。

希金博特姆回忆说,当时马修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他对儿子说:“你如何养活一个家庭?我都快到60岁了。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劳动根本活不下来。”

但最终,马修在腾讯运营的电子竞技类游戏《英雄联盟》竞赛中脱颖而出。希金博特姆后来说:“我已经工作了40年。但现在,他比我挣得多。”

此后,希金博特姆看到了希望。他也开始意识到,《英雄联盟》这款游戏的战术与他在美国军队服役时的体验有些相似。他说:“那就是一场虚拟战争。”

这种思想转变对马修是一种认可。马修说:“所有人都说那不是正业,但当我赚了一大笔钱后,他们的想法就改变了。”去年,21岁的马修还用自己赚的钱买了一辆丰田86跑车。

当前,全球大约有1.91亿人在观看电子竞技比赛,每月至少一次。该规模相当于2012年的两倍。调研公司Newzoo BV预计,2019年该行业来自企业赞助、媒体版权、门票和其他方面的收入将达到10亿美元。

大学生辍学玩《守望先锋》

有组织的电子竞技比赛的快速崛起让许多人感到迷惑不解、措手不及,尤其是那些之前责备孩子“玩电脑就是浪费生命”的父母。

瑟莱妮·莫斯奇诺(Selene Meschino)也曾试图控制儿子玩视频游戏的习惯。有一次,儿子在直播游戏时,她在镜头前举起了儿子的内裤。还有一次,她甚至弄响了火警,逼儿子跑出家门。

但这一切均未奏效,他的儿子斯蒂凡诺·迪萨沃(Stefano Disalvo)还是没有放弃游戏,最终还选择了辍学,全身心投入到职业的电子竞技比赛中。

本月晚些时候,18岁的迪萨沃将代表“洛杉矶勇士队”(Los Angeles Valiant)参加动视暴雪公司的团队射击游戏《守望先锋》(OverWatch)争霸赛。迪萨沃的年薪至少5万美元,外加医疗保险和退休保险。

莫斯奇诺说:“很明显,我的一些优点他并未继承下来。”莫斯奇诺还表示,他儿子最近总是大喊游戏中人物的名称“莱因哈特”(Reinhardt),这会让她产生混淆,因为当地教堂里的一位牧师也叫这个名字。

玩《刀塔2》一夜成名

乔伊·达格尔(Joe Dager)是美国印第安纳州的一位自由职业者,几年前他首次发现22岁的儿子彼得(Peter)对《刀塔2》(Dota 2)游戏非常痴迷时,感到十分困惑。

达格尔回忆说:“那就像是一群人用棍棒相互厮打。”为了阻止儿子玩游戏,达格尔经常打开电脑机箱,拔掉一些核心硬件。达格尔说:“如果他把玩视频游戏的那股劲儿用来踢足球,我也不会反对。”

而如今,彼得已经成为一名优秀的电子竞技职业选手,薪水非常高。达格尔也因此成名,彼得的粉丝经常会与其合影。

达格尔说:“当粉丝们知道你是彼得的父亲,他们会要求与你合影。”对于这一切,达格尔还在适应中。

玩《使命召唤》赢20万美元

保罗·格兰德(Paul Garland)今年50岁,是一家公司的经理。在发现儿子凯勒(Cuyler)厌学之后,他不得不把家里的Xbox游戏机带到公司。

即便如此,18岁的儿子最终还是选择了辍学,参加动视暴雪公司的《使命召唤》(Call of Duty)游戏竞赛。最终,凯勒赢得了20多万美元的奖金。

虽然如此,行业分析人士还是指出,电子竞技与传统游戏行业有一个共同点:只有一小部分玩家的收入足以支撑其将游戏作为其全职工作。这些人的年薪和奖金每年可能超过10万美元,更高的可达到百万美元。

一种文化颠覆

业内人士瑞恩·默里森(Ryan Morrison)称:“这是一种文化颠覆。前一天,躲在家里玩游戏的孩子还是家里的失望。第二天,他就成为家里薪水最高的成员。”

英国威尔士的彭妮·莫里斯(Penny Morris)的儿子巴尼(Barney)是一名职业的电子竞技选手,但莫里斯认为儿子玩游戏挣钱让她感到有些荒唐。18岁的巴尼是欧洲电子竞技团队的一名成员,本月将参加《英雄联盟》职业联赛。

莫里斯说:“我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每年的薪水只有几千英镑。如今,儿子一个月就比我挣得多。”

父母观点转变

毛里齐奥(Maurizio)和安德列·德利斯(Andrea DeLisi)对17岁的儿子在学校玩游戏到深夜感到悲伤。德利斯说:“我们认为,他这是在浪费时间。”

而如今,德利斯夫妇选择让儿子通过网校完成高中课程,以便让他有时间代表“旧金山震动队”(San Francisco Shock)参加《守望先锋》争霸赛。

德利斯说:“事后来看,他当时执迷于游戏可能还是一件好事。”德利斯还表示,儿子可以稍晚些时候上大学,他还可能用自己挣的钱来交学费。

他说,在人的一生中,有机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同时还能获得经济回报,也不失为一件幸事。

本文链接: http://www.yixieshi.com/103397.html (转载请保留)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