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 > 正文

乐视生态“崩塌”后:中国手机产业裸泳者的担忧

2018-01-18 10:40:20来源:

2018年1月11日上午,北京的气温降到了零下,十多名前来乐视大厦门口“讨债”的供应商聚集到了一块。

距离乐视传出资金链断裂已经过去两百多天,但供应商手上被拖欠的款项依旧没有到账。根据公开的信息,被乐视拖欠款项的供应商和服务商有50多家,欠款总计7000多万。

乐视生态“崩塌”后的不安情绪正在逐步向它过去所涉及的产业链蔓延,而手机产业正是其中的一个。圈内经常被提及的一个话题就是,“被一个乐视坑惨了,别被第二个乐视给再坑一次”。这种焦躁与恐惧的情绪在智能手机增量天花板愈发明显的今天被无限放大。

在资金链极为紧张的过去,半年左右的欠款也许撼动不了这些大品牌在供应链中的地位,但如今,或许任何的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资金高压

在手机产业链中,延期付款属于常见现象,但在今年,受到乐视等企业影响,手机行业如“惊弓之鸟”,对于还款显得谨慎了许多。

酷派前CEO刘江峰曾经用“捧着金饭碗要饭”来形容酷派在2017年的处境。他在2017年8月的一次采访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酷派如果有个十亿的资金补充,也能缓过来了,但因为“一些关系”,银行停贷导致去年大半年的时间酷派的资金是“只还不贷”。刘江峰谈到的“关系”显然是过去和乐视之间剪不断的联系。

但事实上,酷派在2017年遭平安银行起诉被要求立即偿还8000万元。并且,在资金链紧张的情况下,酷派在供应链环节更多的是现款现货。这对于酷派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一些二三线国产手机品牌,资金链的考验也在继续。

记者了解到,在金立董事长股权被法院冻结前的一周,一些被金立拖欠款项的中小供应商也聚集到了金立深圳总部的门口,希望可以在过年前拿到一些钱。

对于金立所遇到的问题,夸克点评创办人王如晨认为,金立的局面,归根结底,应该还是整体环境与外部压力所致。它的商业模式,在供应链环节可能拥有一定优势,但在品牌、营销、消费洞察层面,很难体现效率。活跃的营销、迟滞的出货、透支信任的供应链体系,持续累积着风险。一旦偶然事件发生,整个链条会爆发危机。

“手机行业订单的波动性较大,有的时候订单来得多点,有的时候来得少一点,有时一些厂家订单多一点就想扩产能,没有钱就想借钱买生产线。前几年P2P比较火,不过利息也比较高,有的时候可能就会周转不过来。”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手机ODM厂商负责人对记者如是说。

该人士表示,在库存高压下,很多厂商都在赔钱,然后又把门面做得太大,恶性循环就这样产生了。

“如果要吃的饭晚三个月后才到,人就会饿死。”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记者说,整个行业的竞争,包括苹果、三星、华为等核心玩家在内,更多还是资本的竞争,资金的实力也许是支撑很多企业活下去的最有力的能力。

裸泳者

坏消息是,在新的一年里,上述的困难形势将会持续。

Canalys分析师贾沫对记者表示,在2018年,前五的厂商会让市场更加固化,留给二三线厂商的空间会更小。

最近出炉的调研机构的新年开年数据已经将那些“裸泳者”们悉数扔在了沙滩上。工信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最新报告显示,2017年12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4261.2万部,同比暴跌32.5%;2017年全年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4.91亿部,同比下降12.3%。另一家调研机构赛诺的数据则显示,除了苹果同比微降了3.5%之外,OPPO、华为、vivo传统三强2017年的增速均远不如2016年。国产手机二到六线品牌中,除了酷比销量下滑了3.6%之外,其他厂商最少也下滑了20.7%。

在创新乏力的现实环境下,消费者换机的速度和意愿远没有过去两年高,竞争的同质化让品牌集中度向头部企业靠拢。

“目前的手机市场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从金字塔形态转变为T型形态,排名前五的手机厂商占有率超过了整体市场的80%,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家厂商希望吃掉他人的份额都是非常困难的。”OPPO副总裁吴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头部企业的竞争格局已经形成,竞争会更加激烈,在这种情况下,手机企业不能犯错。

在贾沫看来,外围环境的变化让非头部企业的出货量提升变得越发困难。“在提升出货量困难的情况下,二三线厂商必须牢牢攥紧自己的用户。这些都必须通过有一定USP的产品来达到。因为它们在渠道、市场上很难有跟前五厂商接近的投入,所以产品方面必须有独到之处。”贾沫对记者说。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