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 > 正文

专访蔚来李斌:我们不会成为汽车界的小米

2017-12-21 13:59:50来源:

[摘要]你一旦开始真正服务用户,你把自己当成用户来看,你就知道用户的感受和你能做到的、或者你认为的好和用户感受到的好,这中间差太大了。我觉得对我们整个团队来说,是非常大的压力。

划重点

  1. 蔚来将来要找更多制造合作伙伴,也有可能会建自己的标杆工厂。
  2. 蔚来到目前已经有56个投资人了,都是国内、国际非常大的企业和投资机构,蔚来资金非常充裕。
  3. 我们的模式不叫烧钱,烧钱就是外卖打补贴战,那些是烧钱。我们这是投资,怎么能叫烧钱呢?
  4. 交付时间最迟明年上半年。一百辆能叫交付吗?不能像有的品牌交30辆就算交付了。
  5. 小米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公司,将来会比苹果做得好。但是,小米可能是更加宽度,我们是更加深度。我们肯定不是要成为小米的。
  6. 我们是要创造拥有车的感动,我们不会让自己的车进入到运营市场,绝对不会。

受访者供图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马吉英

在过去的一周,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李斌成为中国新造车公司中关注度最高、也是最忙碌的一位创业者。

12月16日,蔚来汽车在“凯迪拉克中心”的发布会上,李斌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介绍了蔚来首款量产车ES8的产品性能、充换电、用户服务等内容。

这是对蔚来汽车过去三年努力的一次集中呈现,打动了不少潜在用户,但也引起外界更多的疑问。

从用户体验的角度,李斌认为这不是一场完美的发布会。在发布会结束后,他又忙到凌晨五点,还给苹果CEO Tim Cook写了一封邮件,“投诉”苹果系统的体验有问题。

睡了两个小时后,17日早上7点半,他跟富士康总裁郭台铭一起吃早饭。双方谈了两个小时。紧接着,当天早上9点半,他出现在蔚来汽车位于北京东方广场的用户中心NIO House,接受上百家媒体的采访,谈到了换电问题、制造质量问题、供应链问题、用户体验等问题。

虽然他已经是一个有成功者光环的人,但在近两个小时的采访里,他几乎没有谈梦想、情怀,也没有站在一个颠覆者的角度侃侃而谈,而是以一个汽车行业创业者的身份面对质疑,分享对行业的困惑与思考。

以下为12月17日当天,媒体采访李斌的主要内容,有删节。

1

如果用户选择的是一个完整的车身,并没有选择租用电池的模式,这些用户是否可以去换电站进行换电?如果换电的话,我是刚买的新车,换的电池是所谓的二手电池,这个怎么处理?

李斌:因为我们离交付还有一段时间,但有一个是肯定可以回答的,就是这个车是完整买的,换电的服务是一个选择,当然你如果选择换电服务,你就得同意你的电池能够周转。你可以选择YES和NO,我们并不会强制。

但是,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假设性的问题,用户一旦用了,其实就知道这不是一个问题,因为我们整个电池体系里面不可能有一块不好的电池。大家要知道,换电还带来了一个非常大的好处:电池只要回去了,整个服务体系就会做一次完整的检测,哪怕有一个电芯出了问题,我都能检测得到,我们会把它退出使用。

所以,这个其实是一个假设性问题,这个假设性问题有一点像外卖、快递到你们家,万一把你们抢了怎么办,大家会有这样的担心。其实你一旦真正用起来,我们相信用户会自由选择这个,所以我们并不是强制性的。

大家要知道,我一定不是要把充电和换电对立起来,我们只是给了用户一个更多的选择,这不挺好嘛?有多选项,干嘛非要往一个死胡同里面走呢?所以我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其实换电被大家低估的好处就是电池更安全,相当于一个人稍稍有一点指标异常的情况,我们就能检测得到,大家将来可以长期关注整个体系的好处。

我们是用CATL最新的电池,同时我们也和三星等有合作。三星我们现在用的少一些,是最新、最高的能量密度的电池,我们用的那个电芯别的车上都还没用,当然他们的测试也都非常充分。

对于新能源政策比较清晰的城市(像北上广),换电站的落地点肯定会比较多,但是其它的一些省份城市(比如石家庄)会有什么样的换电站的密度呢?

李斌:这个背后有很多商业的思考和用户体验的思考在里面,比如说我们前边已经有1万多个特邀的选号车主,其实很多都是我们第一批要进入的城市以外的,我们就会特别提醒他,我们明年可能在你们那里提供不了完整的服务,你得想好了。很多朋友非常支持,说没关系,我们家能装充电桩,或者说我们家附近哪个地方能够充电,我们就是喜欢等等之类的。

确确实实,我们的换电站如果密度不够,其实是没有意义的,所以我们进入的第一批城市会充分布局,确保大家的使用是非常方便的,不管你家里能不能装充电桩都非常方便。

但是,对于别的地方,我们确实会非常小心地跟用户说清楚,“你可能获得不了这样的体验”,我们并不想误导大家。因为我的换电站不可能一上来就建得比全国的加油站还多,这个我们真的做不到。但是,在一个城市里,我是能做到这个的。比如说,北京部署几百个,这个我其实是能做到的,投入上我们投得起。

所以,我们不要把换电和充电对立起来,如果在我们没有进入的城市,你家里能装充电桩,我觉得这和别的电动车是一样的。而且我们接入进去了几万个超充桩,这个跟国家电网有战略合作,大家不要忘了我还有移动充电车。

比如说石家庄,如果只有5个用户,我就先部署一辆移动充电车在那里。这个肯定会贵一些,移动充电运营成本比较高,但是我也能确保你不用担心电的事情。

所以,你别说开到石家庄,开到西藏我们都必须给你搞定,我们昨天说只要汽油车能去的地方,未来ES8都必须能到达,这并不是一个广告语,大家要知道这是我们的一个承诺。

我们肯定能做到,你们要相信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而且都是在实施中。至于我们能不能赚钱、赔钱,这个事情我们自己去想就好了,肯定是能做到的。其实大家有的时候思路要开拓一点,有很多创新的办法。

比如说最不济我拿一辆车一直跟着你行吗?

城市布局的密度是每3公里就要有一个换电站,但是考虑到像北上广这样的城市,市中心公共空间已经相当拥挤,我们在选择换电站的时候,怎么选择位置呢?如果以后每个公司都搞自己一套充电、换电设施,城市资源是不是在一定程度上有浪费呢?

李斌:这个问题挺好的。因为我们的换电站是地上地下都可以部署的,相对来说就容易找地方,我觉得这不是问题。

至于别的公司搞不搞,我不知道,反正我们先搞,我们自己算得过来账。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换电和充电是不矛盾的,大家不要理解它是矛盾的,车可以充,你愿意充就充,你在家能充干嘛不在家充呢?可能正好有一个停车位,有一个充电桩,你就充,但是有时候你着急的话你就来换。

其实大家很多时候不要把充电和换电对立起来,一对立起来,好像觉得很多东西都不合理,不对立起来就都合理了。

所以,事实上换电站解决的是在你需要的时候,可以做到很快的问题,你不需要等,3分钟就走了。但是在你不需要那么着急的时候,比如说你要逛商场5个小时,你不一定非要换电。正好有充电桩,你为什么不去充啊,如果那个商场也有的话。

我们是一个总体解决方案。

换电站的成本是多少?我们未来自己做,还是和合作伙伴一起来运营?

李斌:我们的换电站的成本是一个秘密,不告诉你,这当然是商业机密。但是我们在设计的时候,需要做到快速铺设。我们铺设一个换电站最快18个小时就部署完了。成本一定是分布式的、我们能接受的成本。我们肯定能够用合适的成本去部署。其实大家想一下,因为它高度集成化,所以这个成本比大家想象的要低不少。

我们运营一定是自己,因为前期赔钱,谁愿意给我干这个呢?长期来讲,我也不太会让别人帮我做换电站,我们会有很多合作伙伴,比如说广州和城投会有合作,这个会有一些区域性的基础设施方面的合作伙伴,但是运营肯定都是我们自己。

换电站未来有没有计划向公共市场开放?

李斌:我们短期内不会,因为别人的车没有按照我们的车来设计,它想用也用不了。

换电是怎么收费的?除了电费之外。

李斌:我们叫能量无忧方案,这个我们找时间再单独交流。

2

蔚来是怎么选择供应商的?跟传统车企有什么区别?

李斌:这个是挺有意思的一个话题。我今天早晨和一个大佬吃饭的时候交流,他也问我,“你觉得以前最难的是什么?现在最难的是什么?”我觉得以前对于我们来说,最难的就是供应链方面的事情,其实一个车的质量,我把它分成几个方面:第一,设计的质量。第二,研发的质量。第三,零部件供应链的质量。第四,制造方面。

其实前两部分占绝大绝大部分的比例。我经常说你把华晨的车放到宝马的线上去,产出来的还是华晨,你把宝马的车放到华晨的生产线上去,产出来的还是宝马。

其实有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回到常识去看问题,你就知道零部件的质量对一个车的质量来说至关重要。举个例子来说,你要说座椅的质量,这不是你自己能决定的,你不就是把座椅装上吗?座椅的质量就是这个座椅的供应商决定的。

所以,从一开始在零部件的合作伙伴选取上,我们找的都是非常高标准、国际的、大的零部件合作伙伴,我们现在超过70%的零部件合作伙伴都是全球最大的合作伙伴。中国的零部件合作伙伴也都是国内各个方面领先的,都是给高端品牌供货的。

零部件合作伙伴的选取非常重要,你要让他们愿意给我们做这个事情,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你要说服他。我们没办法,一开始只能土豪一点,付款条件、研发费用,各方面的东西我们都显得豪气一点。第一步,说服他们给我们做。第二步,让他们把最好的、最新的研发东西,跟我们一起合作,因为我们更愿意用这些。这样他们也很开心,因为他们也希望新的研发成果和最新的东西,能够应用到实际里去。比如说Mobileye EyeQ4的这些芯片,我们都是最新的。第三步,建立他们对我们的信心。因为他帮你研发了,把东西给你了,并不代表他把产能给你,我觉得这个也挺重要的。我们充分交流,让他对我们更有信心,产能要给到我们。

所以,供应链的事情是非常复杂的。在这中间我们的团队做的还是非常不错。我们其实在整个公司成立没多久,去年的4月份我们就开了第一次合作伙伴大会,今天开了第二届,都是全球零部件集团的老大来参与。

我什么时候觉得我们这个事基本上靠谱了呢?或者我们的车基本上靠谱了呢?我觉得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这些全球零部件集团的老大们来中国,都会通过同事来约我,说要交流一下。包括像前一段时间,法雷奥全球的董事会来中国,跟我们做了专门的交流。包括我们跟德国大陆集团,我们签了新能源汽车领域里面最大的订单(几十亿的订单)。

其实还是非常感谢零部件伙伴对我们的支持,因为他们是品质的基础,而且他们也是我们交付的基础。他们也在快速的行动,能够match我们的速度。我们整个团队花的时间也很多,整个team做得非常棒。一开始是刷脸,现在慢慢要靠实力了,基本上就是这样的。

3

虽然这几年自主品牌的发展很快,但是还是有很多消费者有一定的顾虑,蔚来如何建立消费者对于国内制造商的信心?

李斌:我觉得是挺好的问题,也是需要在座媒体的朋友、媒体的兄弟们、姐妹们,要帮我们去讲的一件事情。

我先说一点宏观的,智能电动汽车这件事情对中国真正的机会是什么?我觉得智能电动汽车对中国真正的机会就在于有了一个品牌向上的机会、品牌升级的机会。每个人看的视角不一样,我看的就是这个视角,因为不可能有任何一家传统的汽车公司再有机会在中国打造和奔驰、宝马、奥迪能够竞争的品牌,因为文化的积累、品牌的沉淀等,追起来太难了,你只能在后面追。

可是在智能电动汽车这件事情上,我们就有一个先跑的机会。

第二,中国汽车产业现在一年小3000万的销量,美国才多少?其实全世界的汽车公司,全世界的零部件企业都在中国已经有布局了,所以我一直说中国这个市场机会是换来的。换来了什么?换来了整个产业基础。奥迪也好,宝马也好,奔驰也好,在中国量产了,一年产几百万辆了,当然零部件基础就带过来了,那就重新组合嘛。同样的东西给宝马供、给奔驰供,给特斯拉供,给我们供不就完了嘛。

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多的汽车创业?因为有产业基础呀。你去英国搞一个这样的产业看看,最后你发现零部件都要到中国来采购。中国确实不一样了呀,我们为什么没有这样的勇气和信心呢?

大家都知道我有放牛娃的梗,但是不代表我现在土呀。人都是在进步的嘛。我每天都在进步嘛,我也不是在往下走。虽然我已经40多岁了,但是我还是年轻的心态。

当然从具体的角度来看,我们研发是世界级的,我们的零部件体系是世界级的,制造工厂的设备和整个工艺也是世界级的。捷豹路虎在英国的工厂,跟它在常熟的工厂比一比、看一看。吉利最新的工厂和去保时捷的工厂看一看。

当然还要解决流程和管理的问题,这确实是需要很多人努力的,也得找很多专家。我们有两个宝马VP级的副总裁加入我们,他们当然会把他们的经验带过来。我们整个制造管理的team,做高端车经验非常丰富。再加上江淮的能力,再加上熟练的工人,我们组合在一块怎么就不行呢?!

今天早上我跟郭台铭吃饭,那人家(富士康)不是又产小米,又产苹果吗?这有什么问题呢?这道理怎么就这么难说通呢?我很着急!苹果非要证明自己装手机很牛逼?你搞这事干嘛呀?

我个人觉得有时候还是回到常识去说一些事情,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就知道我们和江淮合作,对我们做品牌是带来了很多挑战,这是肯定的。大家知道我们做品牌花了那么多钱,我们当然知道这个压力,但是我们也会评估别的东西。难道我真的从头招一堆不熟练的工人、没有磨合的工人就会产得更好吗?这些都是要经验的。

你们又不是没有看过特斯拉早期的车,如果今天我们用特斯拉早期的质量标准来交付给大家,你们大家谁愿意买?你们愿意给我们这样的容忍度吗?你们去找任何一个中国品牌,和特斯拉2013年产的车看一看,谁的质量好?

而且江淮是一个企业,这个事对它有好处,它干嘛不干呢?

所以,我也就说这么多了。大家都是聪明的,有智慧的,这件事情帮我们说一说。这有什么问题呢?这很简单的!说实话,假设是一个很开放的小学生,跟他讲这个道理,他会听懂的。反而形成了成见以后,就不懂了。苹果出来的时候,大家怎么不去问,不是你自己产的行吗?

不管是服装行业、家具行业、3C的领域,凡是自己产东西的公司,其实最后的挑战都是很大的。基本的逻辑是什么?因为这背后的文化是不一样的,没有一个公司的价值观可以去cover研发、制造、服务三个环节。三个都想cover是很难的。

所以,我希望大家更智慧一点帮我们说这个事情,我觉得我们家小朋友再过三年,他都能理解这个道理。

我其实对江淮是非常充满敬意的。我经常跟我们的投资人说,你们投了钱支持我们,你们去看看一个国企愿意投几十个亿来做这个事,这是多大的进取心呀!而且还容易被不明真相的群众说是代工,你们难道不尊重这件事情吗?我觉得这是中国的进步,这怎么就有问题了呢?

说多了一点,再说就哭了(笑)。

蔚来将来也不会建厂吗?

李斌:将来有各种可能,我们要看看国家的政策有多大程度上和生产厂不绑定。但是总体上,我们是找更多制造合作伙伴,我们也有可能会建自己的标杆工厂。

4

除了APP上预定,线下的销售渠道如何铺设?

李斌:我们和用户交流的主要线下界面就是蔚来中心。我们第一层一般是对外的,第二层是受邀的。蔚来中心明年会进10个城市,不只开10家。因为初期产能也有限,我觉得给了我们很好喘息的机会。如果我做传统的汽车,我必须一下子铺全国网络。做电动车的话,我可以逐步扩展网络。所以,我觉得做电动车创业还是挺好的。

当然我们还有交付中心、维护中心,其实各地都是陆续拖入使用的。我们先期会逐步的扩展,每个城市会根据用户的踊跃程度,我们再去开第二个或者是第三个中心,像北京就开了两个,上海也会开两个,广州将来也会不只一个的。

我觉得其实买车几年才买一次,去一下也没有什么的。周末带着孩子来看一看,或者在那边约一个朋友,看一场电影,看看车,吃个饭挺开心的,然后就回家了,顺便就把车买了。今天说新零售,其实就是线上线下一体化无缝的连接。

我们当然还可以有别的服务,你要真忙,我们开着车送上门让你试驾一下、看一下也行。当然初期有一点挑战,因为我们的试驾车很少,将来逐步走向正规的时候,能达到这个要求。

对想换车的人,将来有没有相应的鼓励措施?

李斌:换车鼓励措施还比较复杂,我觉得至少可以做一件服务,保证把你的车卖出高价来。你提了非常好的问题,如果你已经买了车,残值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未来是租用电池的模式,能特别好解决残值的问题。因为我们的车是全铝车身的,不容易锈,我们又可以持续升级,你想这个保值得多高呀!十年以后,都不过时。

蔚来是不是有其他收费的机制?比如说年费、会员费这一类的。如果有的话,是不是还挺贵的?

李斌:你觉得咱们会做招人骂的事吗?

蔚来汽车自己有没有可能做保险这一块相关的业务?

李斌:昨天有一个东西没有细说,其实咱们提了两个方案,一个叫一键加电能量无忧,一个叫一键呼叫服务无忧。我们将来确实会推能量无忧和服务无忧的方案,但是这个并不是强制性的,用户愿意买就买。我只能说这两个方案比你今天用车的成本来讲都要便宜得多。比如说服务无忧肯定比保险便宜多了,能量无忧肯定比自己去充电便宜多了。

那这个具体价格是多少呢,我们到时候给你惊喜。大原则是,我们是反羊毛出在猪身上的理论。因为羊毛出在猪身上这件事情在汽车行业不适用的。

我们的车有更合理的利润,现在的汽车公司赚多少,我比它少赚一点就行。通过把接口减少,把效率提高,提高整个公司的盈利能力。但是在服务方面,我是赔钱做的,最终的目标是服务能够持平。

那保险是跟保险公司合作,还是自己做一部分?

李斌:肯定跟保险公司合作,有牌照的公司合作,但是是创新的方案。大家去理解这个逻辑,我卖车如果卖好了,我赚的已经足够了。你想在传统的服务领域,养了多少大公司?中石油、中石化、平安、人保,那么多4S店,那么多的公司。大家去想象一下,每个公司光前台多少人,每个公司都得有服务用户的接口。这个界面太大了。一年卖十几万的品牌,4S店也得开200、300家吧,每家70、80个人要吧,2万人。那个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用户都要为这些东西付钱的。

我是重新构架一个体系。我们未来的能量云、服务云,这个效率会比别人高很多。

服务具体怎么收费?还没有定吗?

李斌:我们当然定了,还没有到公布的时候,你真正要买的时候,你会知道嘛。所以,服务是一个选项,我想强调是一个选项,不是强制性消费。就跟租电池一样的,我给你一个选项,合适就做,不合适就不做嘛。

还是那句话,这个会有更大的惊喜给到大家,绝对是更大的惊喜。

蔚来线下的服务点在哪里?有很多人说我想下单,但是具体能在哪儿服务呢?目前NIO House应该还不能提供具体的技术服务方案?

李斌:服务的话,我们基本上在每一个城市的服务体系由几部分组成:第一,用户中心,是用户聚会,了解我们的地方。第二,交付中心,就是车来了以后做用户交付。第三,服务中心,就是售后服务。第四,换电和移动服务团队,就是换电体系和移动充电体系。

我们交付中心、服务中心肯定都是按非常高的标准去做的。有一些城市,我们的服务中心会和现有的一些高端品牌的4S店合作,因为没有必要一上来就什么都去自己建。如果量还小的话,干非要建一个店呢?

5

支持这样一个极致体验、用户体验的资金从哪里来?

李斌:我们现在是一个创业公司,我们肯定要靠投资人支持,蔚来到目前已经有56个投资人了,都是国内、国际非常大的企业和投资机构,所以我们的资金非常充裕,足够让我们去建立这样的服务体系,和后续持续的研发、整个服务体系的升级,我想这个没有什么问题。

当然融资到盈利肯定还需要一个时间,这个都在我们商业计划之中,总体上来讲,我们对于公司的持续经营非常有信心。大家也知道,毕竟我也不是第一次创业了,已经有两家上市公司,而且每个公司运营的都比较健康。总体来说,我觉得大家似乎对这个是最不需要担心的。

这种烧钱模式能不能持续下去?

李斌:我们不叫烧钱的模式,烧钱就是外卖打补贴战,那些是烧钱。我们这是投资,怎么能叫烧钱呢?你不可能说这个公司上来就挣钱,这种事也有,就是我们易鑫,一上来就是挣钱的,所以这是另外一个生意。

蔚来有没有测算过,做到什么样的规模,可以做到从研发到制造的盈亏平衡?

李斌:每个公司最终都是需要盈利的,我觉得伟大的公司不是为了盈利而存在,当然它会盈利,但是它不应该只是追求利润。

我们在几年之内还是投入期,最终我相信我们会有合理的利润,但是确确实实好的体验是我们追求的,利润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

6

交付时间呢?

李斌:明天上半年。我们肯定要做完300万公里以后,我们非常有信心了之后,才会交付。其实我们已经在产了,但是我们现在产的车还要不停的提升质量,提升质量是很漫长的过程。大家要知道我们定的标准比较高,我们不想让大家吐槽吐的太多了,万一到时候李想写了一个吐槽我们的文章就麻烦了(笑)。

我们一定要到自己都觉得这个东西满意了,才会开始交付。我当然希望它越早越好,但是我能给的时间就是明年上半年,我说话要算数,6月30号交,也是我算数,但是肯定会比那个早。

交付量级是百辆吗?

李斌:一百辆能叫交付吗?不能像有的品牌交30辆就算交付了,我们不能这样,肯定是有意义的交付,真正的批量交付,但是这个爬坡确实很慢。

蔚来目前的订单里有没有来自海外的订单,蔚来什么时候会进入海外市场?

李斌:有海外订单,但是我们先把中国的做好,肯定会进国际市场的,我们有这个规划,而且我们的车设计标准都是能够达到欧洲标准的,所以我们进是可以进的。

这个产品出来之后,设计上、制造上有没有未来可以改进的地方?

李斌:不能说这个车是完美的,当然我们的品质非常高,性能非常好,我们肯定会持续改进这款产品的,从设计等很多方面。

比如说,我们的车还有一定的减重空间,但是也要理解,我们做第一辆车,把安全性放在第一位,所以有一定的过度设计。为什么我们整车抗扭刚度是特斯拉ModelS的两倍,很多方面的材料、设计,在安全性方面考虑的比较多一些。

我觉得在一些小的细节方面,我们可以把它做的更好,大家要去理解,你去看看2012年的特斯拉,成熟度还是差不少的,我们这个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产品了。

蔚来现在无人驾驶的系统、或者说整个测试阶段能达到什么样的水平?

李斌:我们自动辅助驾驶,现在可能不能叫无人驾驶,我们昨天没有特别去说。我们的方式是先把硬件装上,软件在做完特别充分的测试以后,逐步开放。

因为我是可以远程升级的,所以每一项功能都是充分测试以后才会给用户开放的。我们从2016年4月份就开始测,有的功能测的时间很长,有的功能还在测试的过程中,肯定是逐步的过程,因为Mobileye EyeQ4也是刚刚差不多同步量产的芯片,我们其实也有很多要做的工作。

现在BAT投了新一波造车的企业,蔚来也先后拿到了腾讯跟百度资本两家巨头的投资,能不能具体介绍下蔚来跟这两家的合作?

李斌:我们跟阿里也合作呀,支付宝也能用呀。我们和腾讯的合作挺多的,在云服务方面,NIO cloud和腾讯的cloud合作非常紧密。我们跟百度在高精地图方面有合作,我们和腾讯在车内整个娱乐系统方面有很深入的合作,QQ音乐整个账号完全打通,还有微信等等这些东西都打通。

我觉得这些合作从一个点上开始慢慢就扩展到面上,我们是很开放的。而且大家也知道我们很高兴腾讯成为我们的合作伙伴,像百度、京东、雷军的顺为,包括联想,很多科技公司跟我们有合作。昨天顺丰王卫来探班,因为他有事,要着急赶回香港,我说顺丰其实也是科技公司。当然和腾讯、百度等等这些公司合作更深入一些,特别是腾讯吧。

7

昨天看了发布会,我们感觉蔚来的发布会跟雷军6年前小米第一次发布会有一点像,觉得性价比很突出。蔚来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中国汽车产业的小米?

李斌:你说我们性价比好我挺开心的,说明我们发布会成功了。

首先,通过我们的体系化效率,能够做到整个公司的效率比较高,给到用户一个合理的价格,但是我们还是有钱赚的,大家不用担心我们没赚钱,我们是一个合理的毛利率,肯定没有ABB那么高的毛利率。

第二,长期来讲,我们不会去做太低价的东西,我们的性价比当然高,但我们和小米肯定是不一样的。我觉得小米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公司,将来会比苹果做得好,再过5年去看,我们把话放在这儿,他有机会比苹果好。

但是,小米可能是更加宽度,我们是更加深度,这个就不展开讲了。我们肯定不是要成为小米的。

车企转做出行服务,现在是一个比较明显的现象,蔚来怎么看?

李斌:蔚来汽车自己的车肯定不会进入到运营市场的,100%不会,我们是要创造拥有车的感动,我们不会让自己的车进入到运营市场,绝对不会。

前段时间上海的大众出租,他们有高端接待车队,说能不能买一点蔚来的车,我觉得这种可能可以,但是像专车、出租车,100%不会的。

如果他去做运营车辆,我可不可以回购?因为大家知道,这不是我们要搞的商业模式。

所以,蔚来ES8,包括后续的产品,蔚来品牌的产品,肯定不会去做运营市场的,这是很明确的,以后哪一天我们真的要去做运营市场,你们就来砸我们的场子。

这是两个道路,我不能说哪个道路是对的,哪个道路是错的。我觉得一个品牌同时做两件事情是不合理的。

展望一下2018年?

李斌:2018年就别展望了,卖了再说吧,我也搞不清楚2018年会发生什么,现在能看清楚三个月就不错了。

作为一个初创电动汽车公司,除了比较强的融资能力之外,如果要做到长期可持续的成功的话,蔚来还需要哪些因素?

李斌:我觉得下一步有两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第一个事情,产品的质量。我知道我们的用户对于一个中国的创业公司的宽容度,没有办法像对一个美国公司宽容度那么高。这个应该是幸福的,其实生产的时候难一点,孩子将来长大了会更健康。

第二个事情,用户服务,其实我们蔚来做事情一般都是做完了再说,但是我们昨天说的很多东西是做的过程中的事情和我们的目标,其实不太是我们的风格,但是没有办法,你不说别人以为你什么都不会干。

我本来今天凌晨要写一封信给所有的同事,还来不及,今天晚一点再说吧。我觉得对我们来说真正挑战的事情,就是服务用户的事情才刚刚开始。其实全世界的汽车公司都不会直接服务用户的,直接服务用户是非常难的事情。我觉得这个对我们整个团队来说,我们要去学习。

比如说昨天我们的发布会从一个show的角度来讲,可能是完美的。但是从整个体验的角度来讲,很多是不完美的。比如说抢红包,现在的带宽,虽然花了很多钱,但是还是没有搞定。比如说我们进场的时候,很多地方还是挺混乱的。类似于这样一些事情,它不高科技,但是它关乎每个人的感受,而且可以用高科技的方式来组织得更好。

比如昨天晚上,为什么我一直到5点钟才睡?就是我们的APP苹果一打开以后,显示很混乱。我们很多同事在加班处理这样的事情。包括APP功能我昨天自己试下来,还有很多的bug,我觉得类似于这样的事情压力都挺大的。

你一旦开始真正服务用户,你把自己当成用户来看,你就知道用户的感受和你能做到的、或者你认为的好和用户感受到的好,这中间差太大了。我觉得对我们整个团队来说,是非常大的压力。

而且我们的团队也不像早期人少,现在我们有4000多人,19个地方。很多人可能连总部都没有去过,那怎么让他们都能以同样的价值观和标准去对待我们的用户?如果能过这一关,我想我们应该就会生存下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