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正文

《剑啸九霄》

2017-08-08 14:08:34 来源:网络小说
标签:


《剑啸九霄》作者:冷凝寒 类型:仙侠

内容简介:

龙吟碧血江湖行,世间恩怨几多愁?一剑斩断不平事,江湖恩怨几时休?一人一剑,剑啸九霄……

精彩摘录:

漆黑如墨的身躯隐隐有电光流转,马状头,上生一独角,长近一丈,比马略低些,长颈——一只雄健的腾辉四蹄翻飞,奔行在广袤的魔兽森林中。身上坐了一男一女,男子名叫剑天南,一袭黑衣,与魔兽浑然一体,面容英俊却满脸的焦急,怀中女子昏厥,静静地靠在男子的胸前,不掩绝代的风华,小腹凸起,应有身孕在身。

两人一兽在星罗帝国的魔兽森林已经奔跑了近半个月,腾辉过处,百兽退避,天生的神兽威压迫使森林中的兽类不敢近身。

到十六天上,已经行到魔兽森林深处,男子示意腾辉慢下来,细细的搜寻着什么?美丽的女子安然卧在腾辉的背上。而男子则不时向她望几眼,充满焦虑,腾辉低声哼哼几声,似乎在劝慰男子不要太心急。

如此这般搜索了两天,男子终于在一处浅洞中找到了自己所想要的东西——一株美丽的七色七瓣小花,花茎呈玉色,孤独的生长在不见阳光的地方。 此花名为“玉骨彩莲”,七色花瓣,包括花茎,都有疗伤的奇效。

此等仙宝多有异兽守护,剑天南从背后拔出一柄紫色的长剑,持剑向洞中走去。

刚及洞口,剑天南忽的停下转身,腾辉亦小心低下身子,露出戒备神态。

不多时,从剑天南来时方向,一少女款款而来,一身白色的长裙与死寂的魔兽森林格格不入,眼波似水,轻盈流转,冰雪为肌,白玉做骨,凭生出一股灵动之气。剑天南竟觉得有些不真实,眨了眨眼睛,握在手中的剑松了些。

那少女轻盈一笑,整个森林似乎都鲜活起来,莺喉轻颤:“这位大哥,那朵花可以让给我吗?”温和婉转的声音让人难以拒绝。

剑天南不假思索道:“恕难从命。”

少女温婉一笑,看了看腾辉身上的女子,又道:“如果我可以治好她身上的伤呢?我可以告诉你,单是‘玉骨彩莲’是无法治好她的伤的,加上你的‘寒霜气’也不行。”

剑天南一惊,长剑横在胸前,冷声道:“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修**法?”

少女道:“神兽腾辉,紫玉软剑,这大陆上我也只知道剑天南一人,不知对不对啊!大哥?”

剑天南点点头,心中疑惑不减,道:“姑娘孤身在这魔兽森林中作何?”

少女嘻嘻一笑,道:“当医生的,自然要采药咯!”

“医生?‘云谷医仙’与你什么关系?”剑天南心中掠过一阵狂喜。

少女右手的中指点了点脑袋,道:“嗯……我好像听师傅说过他有个什么‘云谷医仙’的名号,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少女一脸的俏皮。

剑天南大喜道:“姑娘可否带我去见尊师?”

少女吐吐舌头,道:“我师傅死啦!你们见不到了……”

剑天南喜悦的心一下子跌至冰谷。

少女见他颓废的样子,若有所思道:“你要是找‘云谷医仙’呢?我是帮不上那个忙了,但是……”

“但是怎样?”剑天南心中又腾起希望。

“但是你要是治病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忙哦!”少女促狭的笑。

“你?”剑天南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女,怎么看也不过十七八岁而已。

“不要小看我哦,我都跟师傅学了十五年,比如说,我就知道你那位——”一指腾辉身上的女子:“她是被烈焰门的斗气所伤,被比洛的虚无水所毒。”

“对的对的,姑娘可有办法?若治得小言身上的伤,在下愿为姑娘所驱使!”剑天南抱拳作揖道。

“那倒不用,我师傅说‘医者父母心’,救死扶伤就是我们行医之人的天职,我只要那朵花就好。”

“我找来也是为了给内子治伤用的,既有姑娘的妙手,自然用不着了——要不要我去帮姑娘采下来?”剑天南心情大好。

“不用了,你也不知道怎么摘。”少女走上前去,戴好两只手套:“‘玉骨彩莲’乃是这魔兽森林十大‘地灵’之一,其守护兽一般是雪蚕,看——”少女在彩莲的根部捏起一只浑身雪白,只有寸长的小虫子,让剑天南看了一下,就扔进了一只玉瓶:“彩莲采摘的时候要连根除起,不能与身体接触,要用玉制品。”

剑天南看着少女麻利的用玉铲将“玉骨彩莲”连根铲起,放置在先前放雪蚕的瓶子里。

“雪蚕可以使‘玉骨彩莲’保持鲜活。”少女道:“我好了,咱们走吧。”

“去‘云雾谷’吗?”剑天南问道。

“恩,我师傅死后,那儿就我一个人了。”

剑天南让腾辉走到少女面前,道:“姑娘坐上去吧!我们速度快些。”

“心急什么呀,放心吧!没事的。”少女道:“再说,你难道不知道‘云谷医仙’有坐骑吗?”一声口哨,不过片刻,一只与腾辉体型相若的白狮跑了过来,少女亲昵的拍拍白狮的头,骑了上去。

“原来医仙前辈的千年天圣兽传给姑娘了。”剑天南也跨上腾辉。

“我是师傅唯一的弟子,当然要给我咯!还有,我叫伊兰,不要叫我姑娘了。 走了小白。”少女呼喝一声,白狮向来时的方向折返。

剑天南紧紧跟在伊兰身后。

约莫走了两个时辰,剑天南眼前出现了一处宽大的裂谷,从外面看进去,云雾弥漫,几十米以外就看不清了,知道这便是云雾谷。

“要跟紧啦!进去以后要是迷路了,我可帮不了你哦!”伊兰稍停提醒,然后当先走入谷中。

初时,谷中只有一条道路。虽然视线不大好,却也不碍。走了半个时辰之后,出现了岔路,到后面,岔路越来越多,雾也越来越浓,仅能看清十几米远的地方。

又走了一个时辰,雾渐渐稀薄,终于消失不见。

出现在剑天南眼前的是一片鲜花绿草,莺飞蝶舞,几间茅屋点缀其间,一派世外桃源景象,剑天南呆住了。

伊兰道:“你可是我师傅死后的第一位客人呢!以前来的那些人哪,也是你这个表情。”

剑天南在最左边的茅屋旁发现了一座小坟,前面立了一块木牌,心道这定是云谷医仙的坟了。

“把你妻子抱进中间那间屋子吧!我等会儿去给她治伤。”伊兰轻巧的从白狮身上跳下来,拍拍白狮的臀部,白狮跑到屋后的丛林去了。

剑天南小心的抱起妻子,按伊兰所说,抱进了中间最大的那间茅屋,屋里一股药香扑鼻而来,只是简单的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大浴桶而已。剑天南把妻子安置在床上,自己坐在床头替她梳理了下乌黑的头发。

<
  • 房产
  • 品牌
  • 指南
  • 微商
  • 购物
  • 电影
  •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