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正文

《兵锋王座》

2017-08-03 11:22:12 来源:网络小说
标签:


《兵锋王座》作者:遍地英雄下夕烟 类型:战争军事

内容简介:

军人的品质,追踪于昆仑、太行;军人的气魄,朔源于黄河、长江。那所向披靡的一往无前精神,那英勇顽强的硬骨头作风,是中国军人的风度!因此,军人的胸膛,就是攻不下的祖国屏障;军人的枪刺,就是折不弯的民族脊梁。每一个士兵,站起来是一座摩天接云的山峰,躺下来是一座不可逾越的界碑。攻必克,守必固,战必胜! 胜利可以被搬上银幕一百次、一千次…… 而属于我的生命之光, 也许只能给祖国一次强烈的照耀! 因此,在我的刺刀没有被扭弯以前, 我可以自豪地宣告: 塑造英雄不朽的形象, 决不乞怜于罗丹式的雕刀!

精彩摘录:

或许是非节假日的缘故,北京什刹海的夜带着浓郁的老北京味儿,繁华中并未显现出些许喧闹,传统中不失其现代的潮流;不是灯火通明,人流如织,却是灯火阑珊,络绎不绝。(wwW.mianhuatang.la 无弹窗广告)畔着波光荡漾的后海,清风送爽,柳绿花香,依然枝繁叶茂的古槐树下纳凉的多是老者。青砖黛瓦,曲径幽深的胡同里,旗幡招展,盏盏火红的灯笼映衬着古色斑斓,笔力遒劲牛街老号们的匾额,也映衬着胡同中行人们同样红彤彤的笑脸。其中多为游客,自是南腔北调,五洲话语不一而足;不论,金发白肤或而黑发黑肤自然齐聚于这个以黑头发、黄皮肤为主体里小小的一个胡同里,尽现出北京日趋深化的国际化。人声鼎沸有之,笑语欢歌有之,然而都似结伴骑着自行畅游在什刹海里人们一般,在不知不觉中渐渐没入静谧的夜色里;在记忆里留不下分毫尘嚣,只留得下和悦与似近实远,似闹实静的高深意境。

路灯下,夜色中,踏着鹅卵石堆砌成的小路,廖佑铭一手拉着面色惨白的叶开阳,带着双肩在幽暗灯光里闪耀着闪闪金光,一身军官制服的众人,领着头大步流星向胡同口走去。当然,这阵仗引得行人侧目,反倒是常在此营生的店家、伙计们反倒是见惯不惊了。

“师长,您就饶了我吧!我真的错了!”叶开阳脸部扭曲求饶道。

“哪有错!?王八羔子的,老子找你联络感情tmd还有错了?”廖佑铭一笑道。

叶开阳两眼泪汪汪道:“是我的错……”

廖佑铭勃然道:“什么错?错不该请老子帮你解决问题么?错不该请你老师长吃这顿饭?还是错不得惹了个大麻烦?老子这是帮你拓展人脉!”

叶开阳回头看了看一众将官嘴角间不自觉挂着的一丝狞笑,心下惨然道:“可这代价也太……”

“王八羔子的,你这是怀疑人民军队为人民服务的优良作风!老子找你要报酬了么?又不是逼你拿钱给老子垫灵牌,蹑手蹑脚跟个娘们儿似的……你tmd还是不是我廖佑铭带出的兵?”廖佑铭不满道。(www.mianhuatang.la 棉花糖小说网)

“师长,咱穷啊!”叶开阳哭丧着脸唉声叹气道。

廖佑铭通红着脸,气道:“穷?有当兵的更穷!?有老子穷!?参军47年,工资原封不动,老婆基本没用,资产全面飘红,举债蔚然成风。兜无余钱,家无余粮;房子是国家的,车子是国家的,就连这人也是tmd国家的!什么是‘无产阶级’?老子tmd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王八羔子的,给老子提穷?羞不羞啊你?”

“老军长,我真的……没钱啊!”叶开阳眼眶滚动着晶莹的泪道。

“没钱?没钱好啊!当官无财便是德,你狗日的哭着没钱似乎基本算清廉了。这才是老子带过的兵……”廖佑铭沉吟着,一边步行,一边伸出铁箍似的手掌,一手用力拍在叶开阳浑圆隆起的肚皮,狠道:“但这是什么?这tmd就是腐败的象征!叶开阳啊!交管局的伙食可真不赖,吃的什么养出了你这头肥猪?若是民脂民膏,老子第一个操家伙,枪毙了你狗日的!”

叶开阳浑身一震,双目瞪大,随即全身微微发颤,道:“我、我、我没有,只是髀肉复生,髀肉复生而已……”

廖佑铭伸出四根手指来,笑道:“少tmd辩解!谁不知你们这群狗皮罚罚款,拖拖车,拍拍车牌,北京交警一年就给国库最少上交这个数啊?更别提你小子这位子,可一向是吃、拿、卡、要的大户……虽然老了,咱心底里可明白着呢!髀肉复生?哈哈哈哈……走,咱们去瞧瞧真个髀肉复生的正主!”随即加快步伐,领着众人向胡同口走去。

众人出了胡同,右拐,顺着海子边儿绿草柳林相伴的的碎石路前走,就见得不远的湾角处,小拱桥旁是一处别致的建筑。那是个典型的明清式四合院,灰墙褐瓦,在两侧房檐儿紧挨着房檐儿的地儿竟空出了个不大的空间,以灌木、矮松作隔。凹形的院落四围没有任何门洞、围墙,就一面向着海子处竖了面影壁掩映着院落的内景。

影壁高2米有余,铜褐色的瓦当,当口铸着颗颗凸兀滚圆的四方铜钱。墙顶两檐儿上更装饰着数只形态逼真的仙鹤作引亢高歌状。墙体是青灰色的修砌而成,墙面大部靠中处用大片白灰粉刷成长方形。当墙正中镶了以黄铜为材质喷上金漆,制出的个用圈着圆圈儿的倒福字,在微弱的亮光下闪烁着丝丝金光。

更吸引人眼球的是影壁两侧通路塑着的石狮子。这对狮子估摸着有3、40公分高,浑身在夜色微光映衬下闪着通体墨绿澄亮毫光。两狮都口衔着绣球,扬着头,立起身,紧收前肢,成蹲坐势,龇牙咧嘴,露出齐森森的牙齿。石狮面相似笑非笑,配以中国狮那副传统的古板行头,倒也憨厚、滑稽引人会心一笑,与寻常中国传统守门石狮那副威严、肃穆卖相大相径庭。

影壁前是个不大的花园和圆形假山喷泉。喷泉灌木环绕,借夜色的背景,通过精心设置的小型投影灯通过光阴、明暗对比将不到2米高的假山给人映了个高大伟岸。喷泉水哗哗滑过布满青苔、从漏透中空的山石中喷薄出来,落在假山下清澈泛绿的池塘中,激荡起雪白的水沫。借着池底的彩色聚光背景灯,三两成群的通体成红、黄二色的锦鲤正不紧不慢,优哉游哉地在池中自由徜徉,给人在宁静自然中平添几分生趣。花园与邻居相邻以灌木作隔的苗圃里,种着两行桔子树,其间按着圃中不同色泽的土壤种下了成片的草本植物。多以甘草、白芷、茴香、茼蒿、菖蒲、茱萸、蒲公英等为主,密集成群。而在加上影壁下及两旁过道边盆栽的芍药、红花、泽兰、透骨香、茯苓、天麻、金银花、睡美人等,真个五颜六色、七彩纷呈迷乱了人的眼。

众人行到花园前,正准备踏上用青石板铺底的道路,想绕过影壁,入得四合院内,就见一条巨犬匍匐于喷泉花坛下的阴暗处,纵然众将官心坚似铁,但也不自觉两腿发颤:但见这巨犬身形雄峻,除四蹄及嘴沿处净为黄毛,通体乌黑油亮。头像小狮,隆鼻大耳,目似铜铃,尖长齐雪的牙齿,吐着猩红的舌头,兴奋的哈着气,嘴里咕噜着,全身收作一团作起跑姿势。硕大的身形,黑暗中闪烁着的幽幽瞳光;还有白森森的尖牙和嘴角处四溢的口水,这头血统纯正,面相憨厚的獒犬在众人眼里仿佛就是西方神话中的看守地狱之门的地狱三头犬,令人心悸胆寒。

众人驻足,面无血色的叶开阳看了看一旁同样心悸的众将官和面带微笑的廖佑铭与秦綦峰,迟疑道:“这……”

“汪!汪!汪!汪!汪……”那巨犬顿然狂吠着如黑豹般向着领头的廖佑铭奔来,不过瞬息近到廖佑铭身前,立起近乎一人高的身子向廖佑铭扑了去。

廖佑铭一笑,待得獒犬前爪耷拉在自己前胸,迅速双臂揽在獒犬前肢肩胛处,腰间发力一扭,将那獒犬掀倒在地,下蹲,一手拧着想将头凑近廖佑铭脑袋的獒犬狗脖子,一手抚着獒犬油亮的毛发,大声道:“王八羔子的,狗崽子,防偷防盗防到老子头上了……怎么着?反了你啊?死狗,退了伍就认不得你军长了么!?”

秦綦峰微笑着步上前去,道:“哪儿是?这不是有些年份不见咱最高首长了么?就是想给您亲热亲热!”

“是么?”廖佑铭疑问道,抚摸着獒犬背脊,见其底着头发出撒娇似的‘呜呜声’,开怀而笑道:“哈哈,是了?那也给你老师长亲热亲热去!”

随即,廖佑铭双手揽在獒犬前肢下,抱起自重百十来斤的獒犬猛然其身向秦綦峰一扔,秦綦峰立马躲闪不及,被一声欢叫的獒犬当空扑倒在地,伴着獒犬愉悦似啃骨头似的嗷嗷声,秦綦峰瞬间面颊、脖子被獒犬的红舌舔了个饱,恶心四溢嘴角的口水更是浸湿了他衣领。秦綦峰唯有瘫坐在地上,面对不依不饶的獒犬无力反抗着,嘴里吐词不清的高声叫道:“混蛋,不要传播狂犬病!蛮蛮,我恨你!呜……”引得众人欢声雷动。

向来满嘴脏话,严毅刚正的廖佑铭带着恶作剧似的微笑,道:“王八羔子的,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就是你个小子的后果!敢带坏老子的兵……知道下场了吧?就是老子兵带过的一条军犬,退了役也不会放过你!”

“司令,我,呜……”秦綦峰唯有硬着头皮承受着。

“混蛋!阿彪,叫你看着园子,你在干嘛?滚一边儿去!”正此时,酷酷的许耀从影壁后一路小跑到了众人跟前,蹲下双手死命拽住獒犬脖子上的套圈,给秦綦峰解了围,再一脚头将那獒犬踹在一旁,獒犬唯有低着头,委屈的呜呜叫着,匐在一旁。

“首长好!”许耀抚起秦綦峰,帮他拾起帽子,向众将官敬礼道。

众将官回了军礼,廖佑铭放下手,问道:“现在是下班时期,放松些……”

“是。”许耀道。

廖佑铭微笑着道:“大家都到了?”

“校长给叶老孙子绊着脱不了身,其余人都到了。”许耀说明道。

“唔?这祸害……也好,咱能多分一份儿,开宴吧。”廖佑铭微笑着看了看四围,道:“怎么不见正主?”

许耀解释到:“听说咱们来包席,老板正亲自下厨呢……”

“哈哈……来了,来了,廖叔,诸位,对不住!让您久等了……”随着一声道歉声,一人从影壁后蹒跚而来。那人40上下,1米80好几的大个儿,肤色童婴般白嫩透红,体型肥硕,肚挺腰圆。圆圆的脑袋,满脸横肉,体重估摸着300挂零,一脸和善笑意就仿佛是个弥勒佛;全身典型厨子打扮,洁净的白色厨袍,单薄的露着里的赤肉条条;手里扇着支近超大号的折扇,头顶白色圆高帽,腰缠粗布围裙,蓝灰色的的确凉长裤卷过双膝,脚底拖着双厚重的木屣凉鞋,露着肥厚宽大的足掌,一步一踱,踩在石板路上竟令众人微感振颤之感。

“不晚,不晚。德贵啊!秦副司令员有些小麻烦,劳烦您安排人帮他整理、洗漱一番,最好能将衬衣换了……”廖佑铭看了看一身狼狈的秦綦峰道。

“没问题!小沈,带着秦副司令员去洗漱、洗漱,顺便把我保留的那件97式夏制衬衣给秦司令换上。”胖老板唤来伙计,请秦綦峰先行入内,洗漱更衣去了。

“诸位请!”胖老板伸出摊开的折扇,道。

“汪!汪!”一旁还默不作声的獒犬阿彪欢叫着就想进去却被的许耀死死拉住。

<
  • 房产
  • 品牌
  • 指南
  • 微商
  • 购物
  • 电影
  •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