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正文

《逍遥法外》

2017-07-11 10:30:56 来源:网络小说
标签:

《逍遥法外》 作者:胡吹 类别:都市言情 完结

内容简介:

平凡农家小子,意外获得仙法传承,从此鱼跃龙门,逍遥于世俗法则之外。玩转都市,游戏花丛。无尽暧昧,无限精彩。凡人会仙术,神也hold不住!

精彩摘录:

“沙沙,沙沙沙……”一阵诡异的声音从远 处草丛中传了过来。

林半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正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看星星。听到这声音,他浑 身一个激灵,如临大敌地跳了起来,眯着眼睛向远 处看去。

“这些蠢猪,又来了!”借着月 色看清楚远 处草丛中的黑影后,林半脸 色有些发青。他气急败坏地嚷了一声,随即冲进那个用木头和稻草搭起的简易窝棚里,拎出一个破旧的铁脸盆,用一根木棒狠狠地敲了两下。[搜索最新更新尽在bsp;“哐,哐……”

这两声大响,顿时惊起了山林中的一群宿鸟,它们在 夜空中展翅乱飞,还发出“喋喋”的怪叫声,听起来令人毛骨耸然。

那几个在草丛中潜行着的黑影,似乎被这些动静吓了一跳,同时停住了脚步。

但片刻后,那几个黑影朝着林半张望了一下,又继续前行,踩倒了一片又一片的草丛。

“死猪们,尝尝这个!”看到这一幕,林半咬牙切齿地点燃一小串鞭 炮,猛地扔了出去。

“啪啪,啪啪啪……”清脆的鞭 炮声响彻山林,惊起了更多的飞鸟。

那几个黑影再次停了下来,但鞭 炮声刚刚停下来,它们又执着地前行了。

片刻后,它们已经走出了草丛,大摇大摆地jin ru了林半拼命守 护着的王 国 ——那片碧绿的西瓜地。

“一、二、三、四……该死,竟然有四头大野猪,还有七头小的!”林半数了数,脸 色更加发青了。

那四头黑 色的大野猪,每头的体重都接近200斤,它们是抢劫瓜田的主力军。它们 身后还跟着七头长着土黄 色条纹的小野猪,明显是来 打秋风的随军家属。

这十一头野猪进了西瓜地,哼哼了几声之后,便旁若无人地埋头大嚼起来。

“咔嚓,咔嚓……”一个又一个西瓜破裂开来,林半听到这声音,心都哆嗦了起来。

每一个西瓜,都是钱哪……林半的养父瘫痪多年,对于指望着这笔卖瓜钱给养父续命的林半来说,这些野猪不是在啃瓜,而是在啃他养父的命。

“畜生!滚,给我滚!”林半气急败坏地吆喝了几声,又拿着铁脸盆狂敲了一阵,但都被野猪们无视了。

林半眉头紧皱,又拿出了借来的一个小录音机,播放起了老虎的吼声。

虎啸山林,颇有些阴寒气息。但领头的那两头野猪前几次曾领 教过这种恫吓,现在已有了免疫能力,它们闻不到老虎的气息,自然不会再次上当。

在林半把剩下的几小挂鞭 炮都炸完之后,野猪们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意SI。与前几次试探 性的进攻不同,今晚它们似乎铁了心,要好好地享受这一顿大餐。

林半又急又怒,再次冲进窝棚,用脸盆装了一堆早就准备好的小石头,狠狠地扔了几块出去。

他的手劲不小,准头也不错,那几块石头无一 落空,都 打在了几头野猪 身上。

大野猪浑若无事地抖了抖 身子,似乎并不在意林半的 骚扰。但当一头小野猪“vivi”地尖叫起来时,其中两头大野猪顿时愤怒起来,它们昂起头看了林半一眼,就对着他猛冲了过来。

野猪的獠牙,在月 色下散发着可怖的寒光,如同喂了毒的匕首一般。

林半吓了一跳,赶紧扔下脸盆,转 身跑了二十多米,然后飞快地往一棵苦栎子树上爬去。

他跑得很快,就像一阵疾风刮过,爬树时也如同猿猴般敏捷,竟在间不容发的生死关头窜上了苦栎树。而两头大野猪却收不住脚,一头撞在了树干上。

“砰砰……”那棵树被野猪撞得一阵晃动,像是要倒下来一样。林半顿时吓得心肝乱跳,死死地抱住一根大树杈不敢撒手。

幸好,那棵苦栎树不算小,没被野猪撞倒,要不然后果就很严重了,林半这条小命多半要报销。

“砰砰……”又是一阵乱响,那两头大野猪见一时间奈何不了林半,就把气撒到了林半睡觉的那个窝棚上。只**了两下,那窝棚便彻底垮了。

“enen……”那两头野猪似乎很 满足地哼了几声,又跑到瓜地里去大嚼起来,甚至还报复 性地在瓜地里 打起滚来。不一会,瓜地里已是一片 狼籍。

“完了……”林半咬着牙齿,绝望地坐在树杈上,一时间想死的心都有了。

半年的辛苦和努力,转眼间便付诸东 流了……

林半住在离青龙山五里外的青龙村,他的养母早逝,养父林冬至因为遭 遇车祸而下半 身瘫痪,在 床上躺了整整十年。林半自己在读书,家里还有个刚读完 初三的妹妹林敏。由于没有收入来源,林半的家境十分窘迫,还借了不少外债。所以林半很小的时候就承担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整天都在琢磨着怎么赚钱养家和还债,硬生生地被生活逼迫成了小财 迷。

为了还掉越来越多的外债,2011年的 春节,正读高三的林半孤注一掷,瞒着养父借了笔钱,又请了个帮手,在青龙山的半山腰承 包了一块西瓜地,指望着能发点小财,改善家里的生活。

这块瓜地原本是一个外地瓜农开辟的,听说他赚够了钱,就回黑龙江去了。黑龙江瓜农以往在地里下了不少功夫, 引来了山泉水,挖了个小化粪池,平整好了一条能跑小三轮车的LU。由于底子 打得好,这块瓜地还算肥沃。林半种下的无籽西瓜长势喜人,眼看着今年能有个好收成,这让林半挺欣 慰。

没想到西瓜接近成 时,竟把深山老林里的野猪给招来了。见到瓜地附近有野猪出没,林半一时间肠子都悔青了,但他已经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支撑下去。

正在这关键时刻,那个帮手又辞职去深圳 打工了。林半没办法,也顾不上即将开始的高考了,赶紧跑来青龙山,一心一意地照看这些正逐渐成 的宝贝西瓜。

事实上,林半压根就没 打算参加高考,毕竟读大学要不少钱,读完还很可能找不到工作,他只求混个高中毕业,就准备出去 打工赚钱了。而目前的头等大事,就是保 护好瓜地,好在卖完西瓜后还掉一部分外债,再给家人留下一笔生活费,这样他才能安心出去 打工。

野猪特别喜 欢吃红薯、 花生等根茎带甜味的作物,更喜 欢啃西瓜。如果不时刻来照看着,整片西瓜地可能一 夜之间就会被几只野猪给糟蹋掉。

野猪皮厚,那些荆棘之类的防 护栏根本挡不住它们。无奈之下,林半只得在瓜地里扎了一些假人,每天晚上还拿着脸盆、锣鼓、竹筒等器物敲 打着,间或还燃放些鞭 炮,播放些老虎之类的吼叫声,吓走那些试图接近的野猪。

野猪们最 初还有些畏惧林半的这些小伎俩,后来就习惯了。随着西瓜的日渐成 ,它们的 偷吃也越来越明目张胆,林半每次都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赶走它们。

林半恨透了这些在西瓜地里撒野的“劫匪”,他才不理会野猪是什么 国家二级保 护动物,一心想弄死它们。只是他没有挖陷阱 野猪的绝活,又弄不到猎枪,就只能干瞪眼了。

其实就算能弄到猎枪这种管制物品,林半也不敢贸然去 打野猪。野猪皮厚肉硬,鬃毛和皮上还涂有凝固的松脂,猎枪弹也不容易**。而如果 打不中要害,一只受伤的大野猪疯狂冲撞起来,是能要人命的。更何况野猪通常是成群结队的,不会只有一头。

一群发狂的野猪,是拿枪的猎人也不敢面对的,何况是手无寸铁、刚 满 18岁的林半?

林半虽然胆大,但面对着这些獠牙尖利的凶猛野 兽,有时也会 腿肚子发软。只是瓜地的收入对于他非常重要,人被野猪拱了是要命的,而西瓜被野猪拱了就更要命,所以也由不得他害怕了。每回野猪一来,他只能硬着头皮去驱赶,也顾不上危险不危险了。

而今晚,竟然有十一头野猪结 伴闯进西瓜地里,林半种种手段都用尽了,还是吓不走它们,迫不得已只好用石块驱赶他们。

林半刚才 打野猪时,用的是小石头,其实只是想吓吓它们。因为他知道,如果 打狠了,野猪是要拼命的。只是他没想到,黑暗中 打到了小野猪,所以大野猪来报仇了,弄出了一出“猪口脱险”的大片,差点就被野猪拱死,这让他吓出了 满 身的冷汗。

爬在树上的林半神魂稍定,又心疼无比地看向了瓜地。

眼看着那些马上就能换来钞票的西瓜正在被野猪糟蹋,自己却无能为力,他一时间心如DAO割。

这回彻底完了!为了还债来弄这片西瓜地,结果 遇到这么档子破事,旧债未清,又添新债,要是自尊心特 强的养父知道了,肯定会再次自杀,自己又怎么对得起把自己辛苦养大的养父养母?

可是这瓜地招来野猪的事能怪自己吗?怪只怪……上天捉弄,命运不 公!

林半越想越悲愤,只觉得心中有一团熊熊烈火在燃烧着。他猛地抬起头来,狠狠地瞪着天空,咬牙切齿地吼道:“老天爷,你玩够没有?为什么你总是在折磨我,你到底还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想到自己刚出生就被亲生父母遗弃的凄惨 身世,想到这些年来的苦苦挣扎与百般艰辛,林半 满腔的怒火无从发泄,只得这么乱嚷乱叫几声。

一只飞鸟正好从林半头顶飞过,被林半这么一嚷,它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忽然“嘎”的一声惨叫,翅膀一敛,竟然从天空中直直地坠下地来。它在地上扑腾了两下,就再也不动了。

“被我吼死了?我什么时候练成了狮子吼?”林半被这极为诡异的一幕给惊呆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于是又疑 惑地抬头望去。

满天的灿烂星光依然永恒地静默着,毫不理会林半刚才的无助呐喊。只是林半忽然发现,有一颗 流星忽然从高空坠 落下来,划出了华丽的 轨迹。

林半 独自守着瓜地的日子是很无聊的,能做的事无非是看看星星,想些如何发财的小心事,所以他夏 夜里经常能看到 流星。

奇怪的是,以往的 流星几秒钟便会 落地,这颗 流星却晃晃悠悠地在天空中飞了好一会,才从西南方向飘到了林半头顶的天空上,然后好像呆在那里不肯动了。

过了一两秒钟后,那颗 流星忽然光芒大盛,就像灯 花忽然爆了一下。

“靠,别在我头上晃悠,有种就 落下来砸死我!”正瞪着天空发泄愤怒的林半想都没想,就咬着牙嚷了一声。

只是下一秒,林半就傻眼了,那颗 流星似乎听懂了他的召唤,竟然不偏不倚地朝着他 落了下来!

转眼间,那团银白 色的光芒越来越大,璀璨的光芒充 满了林半的整个瞳孔。

“不会,来真的?”林半大惊失 色,头一低,猛地从树上跳了下去,然后疯狂地奔逃起来。

刚跑出几步,林半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然后感觉到地面猛烈地震动起来,一股狂猛的冲击 波直接将他掀飞了。在他的 身后,依稀还传来“vivi”和“enen”的野猪惨叫声……

下一刻,整个世界寂静了下来,连山林中一直鼓噪着的虫鸣蛙叫声都忽然停止了,说不出的诡异。

林半被摔得头昏脑涨,浑 身疼痛,幸亏他 身子骨结实,这才没被摔断骨头。

他吐掉 满嘴的泥土,趴在地上愣了好一阵,才茫然地爬了起来。

转 身一看,林半顿时呆住了。

夜 色中,一团如同小山丘般大小的东西 落在了西瓜地的中央,正是那些野猪刚才所 处的方位。

野猪此刻已不见了踪影,似乎直接被那团黑乎乎的东西给压扁了。可悲的是,整片西瓜地就像被 炮弹轰炸过一样,一层厚厚的泥土覆盖在瓜地上,基本上看不到什么绿 色了。

“该死的陨石,靠,都怪我这张臭嘴!”林半顿时 欲哭无泪了。

这么一大块陨石砸下来,西瓜地彻底完蛋,真正的颗粒无收了。

“咦,那是什么东西在发光,会不会是小陨石?既然能发光,说不定是像 夜明珠之类的宝石……”呆了半晌,林半忽然看到瓜地里有两块发光的东西,不 禁又胡SI乱想起来。

流星有大有小,小的只有沙粒大,大的则比 房屋还要大。在大气层中没有燃尽的 流星 落到地上,就是陨石。有的陨石富含昂贵的稀有 金属,甚至是地球上从未发现的矿物质,可谓无价之宝……这个常识,林半还是知道的。

如果眼前的陨石真是宝石,肯定能卖上笔好价钱。就算找不到买主,拿去交 公,县政府也应该会给他一大笔奖 金,还掉债务估计是没问题了……

一想到钱,林半的胆子顿时大了起来,赶紧揉了揉 腿,跌跌撞撞地走过去,想看个究竟。

向西南方向走了二十多步,林半终于看清了其中一块发光的东西——这竟然是一把一米多长的剑,通体散发着蒙蒙的青光,剑 身上还有繁复而古朴的 花纹,更有一丝红光在剑 内四 处 流窜!

“怎么会是一把剑?”林半的脑子有些混乱了,他呆立了半晌,才弯下腰去拾剑。

剑柄冰凉,而且剑 身奇重无比,林半使出了吃 奶的劲,也没提动那把剑。

“嘶……”林半吸了口冷气,疑 惑地站起 身来,他摇了摇头,走向另一块发光的东西。

又向西南角走了十多步之后,林半彻底石化了。

躺在地上的不是宝石,而是一个 女人,而且是一个大美人!


<
  • 房产
  • 品牌
  • 指南
  • 微商
  • 购物
  • 电影
  •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