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正文

《夜天子》

2017-05-10 15:59:39 来源:网络小说
标签:

《夜天子》是月关写的一部历史题材小说,首发于起点中文网。讲述了六扇门的一个牢头,被一个神棍忽悠出了一方小天地的故事。

内容简介:

他世袭罔替,却非王侯;他出身世家,却非高门。作为六扇门中的一个牢头儿,他本想老老实实把祖上传下来的这只铁饭碗一代代传承下去,却不想被一个神棍忽悠出了那一方小天地,这一去,便是一个太岁横空出世。他自诩义薄云天,为人四海,是个可以托妻献子的好朋友,可他所到之处,却是家有佳妇贵女者统统藏之深闺不敢示人;他自称秉性纯良,与人为善。可是只为逃避做他的上司,堂堂江宁布政便打起“丁忧”的幌子,欢天喜地的辞官归故里了;他自谓忠臣,光霁日月,可一向勤政的万历皇帝却因他而再不早朝。杨凌人称杨砍头,杨帆人称瘟郎中,他却有着更多的绰号,疯典史、驴推官、夜天子……,每一个绰号,都代表着他的一个传奇。

精彩摘录:

叶小天趴在草丛中动着脑筋,忽然低声说道:“问智。”

毛问智:“昂?”

叶小天道:“一会儿我去把他们引开,你趁机冲过去把遥遥抢走,找个林深树密的地方先躲起来,他们回来找不到人,绝不会在此死守的,那时你再带遥遥回铜仁。”

毛问智:“……”

叶小天扭过头,奇怪地道:“怎么不说话?”

毛问智感动地一把握住了叶小天的手,道:“大哥,仗义啊!敞亮啊!引他们离开的差使最危险,可你自己个儿顶上了。俺这人吧,虽然平时稀里马哈的,但俺可不傻,大哥你对俺是真好。”

叶小天皱眉道:“放手!”

毛问智道:“大哥,咱都是男人,你咋还不好意思啊?”

叶小天道:“你是汗手!”

甩开了毛问智汗津津的手,叶小天顺手抓过两把野草擦了擦。

毛问智道:“大哥,俺吃你的,用你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啊,这时候俺要当缩头乌龟那俺还是人么,我去引开他们,你带遥遥走。”

叶小天有些不放心,让毛问智引开那两人?这个不着调的夯货,他能完成这么高难度的任务?

叶小天虽然感动于毛问智的真诚,对他的能力还是大打问号,两人你推我让一番,毛问智终于接受了叶小天的安排,叶小天让他伏在原地,自己悄悄闪向一边,准备实施诱敌计划。毛问智则聚精会神地做好了冲锋的准备,忽然,他感觉光溜溜的大腿上有些痒痒,伸手去挠,忽然触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杨三瘦带着邢二柱和岳明从另一个方向悄悄靠近了悬崖。杨三瘦低声分派道:“一会儿我一声令下,二柱。你和岳明就同时冲出去,一个阻拦他们,一个宰了乐遥,完事咱们就走,那两个人贩子怎也不会为这跟咱拼命的,他们都未必能明白怎么回事。”

岳明和邢二柱点点头,分别从腰里抽出了家伙。邢二柱和岳明都没了铁家伙,此时用的不过是磨尖了的木棒,当杀手惨到这种程度,也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儿了。

杨三瘦从石头后面探头出去看了看。见那山羊胡子在一块大石头上躺下来,另一个人正缓缓走动,屈伸活动着腿脚,杨三瘦马上低喝一声道:“冲!”

岳明和邢二柱立即冲了出去,几乎与此同时,坡下不远处“嗷”地一声大叫,背篓人霍然扭头望去,就见毛问智从草丛中跳起来,赤着一双大毛腿。抽筋似的上蹿下跳,口中大叫:“哎呀妈呀,毛毛虫啊!可吓死爹啦……”

隐身一侧正想冲出去的叶小天目瞪口呆,已经冲出去的岳明和邢二柱都吓了一跳。二人怔了一怔,岳明率先反应过来,冲邢二柱大吼道:“不用理他,办事要紧!”

岳明说完。便擎着锋利的木桩扑向刚从石头上讶然站起,看着叶小天露出喜色的遥遥……

密林中,一双手已经将一张竹弓拉成了满月。一枝竹箭正搭在弦上,稳稳地瞄着岳明,那双手只是微微一张,“嗡”地一声颤鸣,一枝竹箭便离弦而去,直取岳明的咽喉。

背篓人被大叫大跳的毛问智吸引了目光,待他反应过来,察觉另有人扑近时,已经来不及了,眼见岳明将木桩狠狠插向遥遥的头顶,背篓人只急得嗔目大喝,一声大喝仿佛一道惊雷,骤然在山顶炸响。

然而这一声吼,却并不能阻止岳明的行动,山羊胡子“呼”地一下坐了起来,见此情景也是大骇,震惊之下出了一身冷汗,他蹭地一下跃起来,来不及拔刀,就向岳明一腿扫去。

然后,他这一腿固然能扫中岳明的身子,却还是晚了一刹,岳明势必能杀死遥遥,这才被他一脚踢飞,就在这时,那枝仿佛来自幽冥的箭突然破开时空,突兀地出现在岳明的眼前。

只是淡淡光影一闪,竹箭便刺进了岳明的咽喉,遥遥张大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岳明喉头突兀出现的冷箭,这时山羊胡子的一记鞭腿扫到了,他这一腿含愤而发,用尽了全身力道,岳明此时咽喉中箭,根本没有任何抵挡就被他一腿扫飞出去,跟只断了线的破风筝似的飘出了悬崖。

“哎呀妈呀,可……可坏了菜了……”

毛问智又叫又跳,只是喊的内容变了。他打小儿就怵毛毛虫,刚才顺手一摸,居然把一只毛毛虫抓到了手上,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再也控制不住地跳起来。不过他也清楚这一来就坏了大哥的事,心里好不后悔。

可是生理反应他也控制不住,此时还浑身麻酥酥的好象爬满了虫子似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边连蹦带跳,一边喊了句:“可坏了菜了。”

邢二柱一见岳明被“放了风筝”,登时傻在那里,本来举着尖木桩是要刺向那背篓人的,这时傻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他不动,那背篓人可不客气,一个箭步冲上前来,一拳打在他的胸口,邢二柱哇地一声惨叫便倒飞出去,咕噜噜地滚下了山坡。

叶小天见此情景,把心一横向上猛地冲去,山羊胡子一脚把岳明踢下悬崖,马上擎出彝刀往胸前一横,闪身掠到遥遥身边,一手按在她的肩头,沉声喝道:“小心,有弓手!”

背篓人道:“明白!”当即抽出刀来,挽个刀花护住了身子,警惕着方才箭矢射出的方向。

叶小天机会已失,此时冲出去无异于送死,可他已经暴露,别无选择,只能争取那万一的机会。背篓人见他不知死活地冲过来,不禁冷笑一声,刀锋“唰”地向前一指。

“小天哥哥!”遥遥又惊又喜,扭着小身子就想挣脱山羊胡子的手,山羊胡子牢牢地扣着她的肩膀,看了眼她欢喜焦急的样子,心中突地一动,急急喝道:“不能杀他!”

背篓人本已刀锋飒然前指,听到这句提醒心头猛地一凛,顿时明白过来:“不错!这个人杀不得。小小姐明显是把他当成亲人了,如果我杀了他,让小小姐怀恨在心……”

背篓人急忙把刀身一撤,身形同时一拧,一掌拍向叶小天的肩头,喝道:“滚开!”他这一收刀,倒是救了他自己的性命,一枝利箭几乎在他侧身的同时,便擦着他的鼻尖飞了过去。

其实华云飞此时所用的弓箭并不称手,那箭是竹箭,份量不够,射出去也难免有点发飘,不只影响准头,而且影响速度。准头的事儿华云飞可以凭着自己高超的箭技来调整,力道他也没办法了。力道不足,箭速就快不起来。

所以,如果背篓人全力戒备,华云飞虽然已经换了位置,可以打他个措手不及,还是未必能伤得了他。可是这背篓人正想对付叶小天,分心二用之下反应难免迟钝,而华云飞做为一个出色的猎手又是最会捕捉机会的人,所以若非这背篓人突然收手,那么他就要步岳明的后尘,在刺中叶小天之前便一命呜呼了。

“不要纠缠,咱们走!”

这叶小天不方便杀掉,密林中又有一个行踪飘忽不定、不全力应付就有生命之险的箭手,山羊胡子当机立断,马上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山羊胡子一把挟起遥遥,不顾她的哭喊,展开身形便向前奔去,背篓人舞着刀花紧随其后,退到林中后立即转身疾行,仗着二人高明的身手和对密林的熟悉,倾刻间就消失了踪影。

这时毛问智才惊魂稍定,又羞又愧地对叶小天道:“大哥,对不住,都怪我……”

叶小天望着遥遥消失的方向,耳畔似乎还在回响着她撕心裂肺的哭声。叶小天轻轻摇了摇头,道:“他们很厉害,而且……看起来他们很重视遥遥。你不暴露,我也无法把他们两个全都引开的。”

毛问智挠了挠头,突然回过味儿来:“嗳,刚才那人想杀遥遥,那鳖犊子,为啥想杀遥遥?”

叶小天也反应过来,扭头看向坡下,邢二柱躺在那儿哼哼唧唧的,还没爬起来,叶小天目光一冷,喝道:“把他揪过来!”

杨三瘦躲在石后,眼看如此光景,便一步步向后面的树林退去,刚刚退出三步,背后就被一个**的东西顶住了,一个冷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往前走!”

毛问智跑到邢二柱身边,恶狠狠地踢了他一脚,骂道:“装死呢你,起来!”

邢二柱痛苦地呻吟道:“我……肋骨断了。”

毛问智道:“瞧你那熊色,就你这熊样儿还当杀手呢?想让俺扶你是不?赶紧自己滚起来,麻溜儿地啊,要不把你腿打折,让你以后都不用看天气就知道是晴是雨。”

邢二柱碰上这么个不“怜香惜玉”的夯货,只好哼哼叽叽地爬起来,由毛问智押着向叶小天走来。此时,杨三瘦也在身后人的威逼下,从巨石后乖乖走出来,一步一步蹭向叶小天。

叶小天看到杨三瘦,不觉大感意外,再看到杨三瘦身后的那个持着短刀挎着竹弓的人,叶小天一诧之后,却露出欣然的笑意:“云飞兄弟!”


<
  • 房产
  • 品牌
  • 指南
  • 微商
  • 购物
  • 电影
  •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