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正文

我的鬼物男友

2017-02-24 16:42:41 来源:网络小说
标签:

简介:白玲可以看见鬼魂,也能与他们交流。每当人们当论鬼魂之时,都会显露出惊惧的神情,可是,他们却不知,鬼有时比人类更加真实,而人性才是最可怕的。


文章内容:

尸体解剖

我在卫校上学,大家都知道,在这样的学校里面,都是女人多,男人少。

换句话说就是僧多粥少。

一个班上,可能就只有那么两三个男同学。这还算是多的。

而我们班,就是那种连一个男同学都没有的。

其实大家把护士想的有一点歧义,我们并不是在医院里面伺候病人拉屎拉尿的那种。

做那些的,叫做护工。

我们的工作,是协助医生工作,就相当于老师的助教差不多。

手术的时候,负责准备工具。

其它时候,帮主治医生打打下手。

所以我们就要学习很多东西,包括心理学,还有……解剖……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看见尸体的时候,那还是一具很完整的男尸,我却吐了,还连续做了一个星期的噩梦。

甚至我找到我爸爸,哭着说我不读了。当时他只是骂了我一句没出息,要是敢不读了,就别进家门。

之后我就在学校里面熬了下来。

而这一过,就是三年。

转眼就要临近毕业实习,我们学校都给成绩好的,安排医院面试。

我们这种不好的,就要一边上课,一边想着去其它次一点儿的医院面试的机会。

临近放假前,突然解剖课的老师出现了。

解剖课的老师,是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平时总是阴翳着脸,胡子拉碴的。

舍友经常和我偷偷的说,这个老师就是一个抬棺材的,来嘲讽他。

但是我知道,他肯定不是……因为还有不少家里面有背景的女学生,在上这个老师的课的时候,都很安分。

我偷偷的听到,他好像是某个警队里面的法医。因为解剖课少,所以就来兼职做老师……

法医和医生……差的是一个字,但是也足以看出我们学校的教学质量了……

我一直是这样想的。

每年的解剖课都很少,因为尸体靠的是捐献,而不是死刑犯。这年头,这两种来路,都很少了……

解剖课的老师,出现的时候,是晚上七点钟。

我们学校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天到了晚上七点的时候,大家都要来教室看新闻联播,不准带手机,少来一节课,就是期末挂科。

解剖课老师站在教室门口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是打了一个寒噤的,然后他说了句:“全部人起立,今天晚上的课程全部改了,都跟我走。”

大家都面面相觑,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停留,跟着他往教室外面走了。

舍友小芳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腕,颤抖的说,大晚上的,不是要看尸体吧?

我笑的有些僵硬的说:“你觉得呢……”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解剖课的教室。

教室很大,而且这里没有课桌,就像是停尸间一样,墙壁上是冷柜,里面塞着放尸体的架子车。

所以我们四十个学生挤了进来,依旧显得格外的空旷。

解剖课的老师走到了冷柜前面,抽出来了一辆架子车。

我们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白布下面的,是一个人的轮廓。

噤若寒蝉这句话来形容,一点儿也不差。

解剖课的老师,按照正常的流程上课,然后给我们解剖了尸体,让我们去看里面的器官的变化。

我虽然看过好几次这样血腥的场面,可依旧忍不住头皮发麻。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老师突然看向了我,冷不丁的说了句:“同学,我手不舒服,你来帮我缝针。”

我整个人一下子就僵住了。就在这一瞬间,所有的学生,突然都离我远了很多。

就连舍友小芳,都颤颤巍巍的后退,然后一脸祝你好运的看着我。

解剖课老师沉声又说了句:“同学,你怎么了?”

我一颤,畏惧的看着他,说:“老师……我……”

他眉头一皱,说:“你们快毕业了吧?”

我心里面一堵,恨不得把这个老师用手术刀捅三十二道口子不到要害,他竟然用这个来威胁我!

我还是走到了尸体的旁边,很是颤抖着手穿针,然后开始把从胸腔打开的皮肉,给缝合起来……

人体结构其实格外的复杂,尤其是开刀之后,不止是缝上最外面那一层的皮,是要从最里面的那层肉,开始缝合的……

针穿过肉的时候,有木木的堵塞感,最后缝皮的时候,每一下,我几乎都能听到轻微的噗声,这是针穿透皮肤的声音。

当最后一针完成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心头的恶心,直接就跑到了教室的门口,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颤抖的把沾满鲜血的手套摘下来扔掉。

其它的同学都是一脸佩服的看着我,舍友小芳,给我竖了一个大拇指。

我却快要忍不住哭了出来。

解剖课的老师,却对我笑了笑。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笑,让我打了一个寒噤,觉得格外的诡异和冰冷。

解剖课到此为止。

出教室之后,虽然那些学生对我目光是敬佩的,但是却依旧和我隔得很远。

因为我碰了尸体,身上有血腥,舍友小芳也和我隔了有一米的距离走,她一边走还一边说:“玲玲你真厉害,要是我,哭着挂科,也不敢去缝尸体的。其实学校也不会让我们真的挂科的啊……”

我心里面还是恶心的不行,我也没有和小芳多说话,强忍着心头的反冒,告诉小芳,我今天不想回去宿舍了,我要去我租的房子住。

小芳喃喃的说:“玲玲不会吧?你那个男朋友,不是每周周末才来么?提前来了?你可别告诉他你今天碰过尸体,小心他站不起来……”

我脸色一下子就燥红了,说了句:“你想什么呢?”

说话之间,我就调转头,朝着校门外走去了……

我有一个男朋友,他并不是学生,而是在一个医院里面,做医生。我和他谈了有接近一年了,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

但是我比较保守,并没有和他发生关系。平时最多亲一亲,摸一摸。就是最大的尺度了。

今天,的确他不会来,但是我总不想回宿舍,因为那些同学的目光,让人心里面太不舒服了。

很快,我就到了租的小房子里面。

放下东西之后,我先去洗了一个澡,来来回回把身上每一个部位都洗了好多次,尤其是手和头发,确定全身都是喷着香气,而不是尸臭之后,我才裹着浴巾,回到了床上休息。

没想到我刚关上灯,钻进被子里面,就感觉到一双手,突然握住了我胸前的饱满。

我轻嘶了一声之后,他却轻轻的揉捏了一下。

我一下子就感觉到浑身都软了。

他在我耳边喷着热气,让我有了轻微的喘息。

我强忍着身体的酸麻,用手去抓住他的手,想要挣脱开。

同时我说了句:“你不是还在上班么?今天才周四,怎么来了?”

我们租的这个房子所在的小区,特别的安全,进出都有监控,而且房门都是两道锁。

为了保险,我和男朋友两个,都给门上多上了一道链子锁。只有我们有钥匙,想要撬开门,只有剪断锁。

三道保险之下,我们这个二人小世界,甚至比学校的教务处还要安全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一边不安分的动着手,一边在我的耳边吹气。

我感觉越来越酸麻了,他的手,却开始往下移动。

我感觉整个人都要失控了,抓住他的手,说:“不,不行,刘伟。”

他的手僵硬了一下。我立刻用手去抓住了他的手腕,说了句:“真的,不要这样。”

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另外一只在我胸前的手,已经加大了力道。

他却在我耳边轻轻厮磨,无论我怎么反抗,都没有罢手。

最后,我实在是浑身无力了。想着已经和他在一起了一年,而且我们两个人都想一辈子在一起,我就没有反抗了。


浏览完整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szonline1088 [一网情深之零点一刻]



<
  • 房产
  • 品牌
  • 指南
  • 微商
  • 购物
  • 电影
  •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