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今日深圳 > 正文

深圳率先提出禁食野生动物“白名单”后,记者采访了几位律师

2020-03-03 15:47:24来源:

中国正在建立全面禁食野生动物制度。2020年2月24日,《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下称《决定》)由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即日起生效。

据报道,《决定》出台后,曾经的“漏网之鱼”被以“其他野生动物”之名纳入禁食行列,即便是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也不例外。《决定》给出了可食用动物的初步“白名单”,但“白名单”并非固定不变,还需各地做动态调整。

本期的张玲说法,我们从深圳在全国率先开出禁食野生动物“白名单”说起,关于这份白名单,在深圳民间激起的涟漪还未消褪,那么,深圳律师界又有怎样的看法?记者决定采访几个律师。

甲鱼牛蛙该不该被禁?近万网友参与深圳新闻网投票

2月25日,深圳率先提出了当地做法:提供可食用“白名单”。在这份全名为《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条例》)的文件中,禁食范围从野生动物扩大到其他非保护类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饲养的野生动物和宠物等。可食的陆地动物,包括了人工饲养的猪、牛、羊、驴、兔、鸡、鸭、鹅、鸽、鹌鹑;同时,可食用的也包括法律、法规未禁食的水生动物。不过,深圳并未给出具体的禁食“黑名单”。

2月26日,深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发布正在征求意见的《条例》后,当天傍晚有超过9000名网友参与投票,热情高涨的网友还留言戏称广东菜谱“水鱼焖鸡”或许从此退出,也有人猜测以田鸡(牛蛙)为主打的餐馆要“凉凉”了。(相关报道:深圳最严禁食野生动物条例征求意见近万网友投票:甲鱼牛蛙该不该被禁?)

2月2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副司长王维胜表示,深圳市人大出台的上述《条例》,是贯彻全国人大近日出台的《决定》的一个举措。“我们会对深圳市禁食野生动物的有关工作会给予高度关注,提供指导和帮助、支持。”

“白名单”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是对的

广东君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黄志明律师认为,“2003年的‘非典’和本次的‘冠状肺炎’疫情,与野生动物均存在一定的联系,以人类目前的科学科技和医疗水平确实无法探知野生动物身上的全部病毒,如果本次疫情过后,民众仍然继续滥食野生动物,我们不知道下一次疫情会在哪一天再次突然爆发。对疫情反思后进行预防、控制的最好办法是立法,以法律的形式规范民众的行为,因此无论是全国还是深圳,立法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

黄志明律师指出,现行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对动物的禁止食用法律规范限于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和没有合法来源、未经检疫合格的其他保护类野生动物。除此之外的野生动物是否禁止食用,没有明确的规定。本次,无论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还是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征求意见稿均是以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为导向,扩大法律调整范围,确立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制度,从源头上防范和控制重大公共卫生安全风险。

“但是,我们也看到,本次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征求意见稿是通过‘白名单’的方式确认可食用动物清单的,而不是禁止食用动物的‘黑名单’(即制定禁止食用的野生目录),该方式是否适合?需要再次探讨。另外,在‘白名单‘中是否已完全涵盖了可食用的家禽家畜动物?需要再次论证。我们期待,正式出台稿是一份完善的法律文件。”

“我觉得《条例》广泛征求民意是对的。”北京市炜衡(深圳)律师事务所陈伟律师的观点是,野生动物能否食用,一方面要考虑野生动物是否存在传染疾病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也应考虑人工饲养情况下能否食用的可能性,以及食用传统习俗,如甲鱼、牛蛙等。列“白名单”和禁食名单,不单单是出于食品安全和健康,倡导健康的食用消费习惯,更存在保护野生动物,维持生态平衡,保护共同的地球家园等更深远的意义。

陈伟律师说:“法律具有引导和评判功能,同时有罚处功能。‘白名单’和禁食名单出来之后,在引导健康消费,评判商家和消费者行为方面,一定会起到积极的作用,这是一件好事。说明我们的立法机构更科学,更考虑民意,更有担当。”

具体到《条例》里的具体条款,如“食用非保护类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对食用人每人处一千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对组织食用者处五千元以上一万元以下罚款。食用保护类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对食用人每人处二千元以上二万元以下罚款,对组织食用者处一万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款。”,陈伟律师认为,处罚的规定非常合理。

(顺时针方向依次为)黄志明律师、艾青律师、陈伟律师和黄云律师

“白名单”方便管理有实操性但仍存在争议

北京金诚同达(深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黄云律师从立法的角度分析说,我国对于原则化的一般性条款的法律适用尤为注重,但在解释学或司法实践操作上,由于一般性条款的含义难以通过文义解释的方法准确界定,也难以通过其他狭义解释方法穷尽其含义,欠缺对具体实施操作的指引作用,可能会造成司法实践中法律适用的不确定性。因此,需要通过列举性的方式对法律适用进行具体化的规定。并且,列举性的条款应当以一般性条款为基础前提。

黄云律师认为,《条例》第三条以“白名单”的形式规定了可食用动物及其制品,是在第二条规定的基础上进行典型化、具体化,体现了法律规范的直观性和有限性,呈现了很好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对于食用野生动物的法律适用,较为合理的方式是优先遵循适用《条例》的第三条规定,同时兼顾第二条的综合方式。这种方式不仅仅在于对明文规定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制止,同时也是对现有‘白名单’可能未明确列举,但随着社会发展变化可能有所改变的情况提供预防与保障。”

为了回答记者的提问,广东华商(龙岗)律师事务所艾青律师特地查找了《中国国家级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名录》。没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的第三条写着“列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的动物,属于家畜家禽”。“可是来自美国的白羽鸡显然不在《中国国家级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名录》上,那是不是说以后就不能去K记吃炸鸡了呢?众所周知,K记炸鸡就是用白羽鸡为原材料。我认为,不能僵化的去理解《决定》,至少在深圳不存在这个问题。”

艾青律师认为,列“白名单”的意义主要还是在于方便管理和实操性强。出发点也是维护公共卫生安全、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特别是经过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广大市民的接受度很高,不需要特别说明。“但那些大家平时喜闻乐见、大快朵颐的动物,既不在白名单也不在禁食名单中的怎么处理?这才是市民们关注的焦点。艾青律师告诉记者,她的一个朋友得知鹧鸪不在白名单中,一阵哀嚎:我的砂锅粥没有灵魂啦。

艾青律师朋友的担忧是杞人忧天吗?艾青律师分析说,深圳的《条例》(征求意见稿)第三条规定:(一)猪、牛、羊、驴、兔、鸡、鸭、鹅、鸽以及市人民政府决定可以食用的其他家禽家畜;(二)依照法律、法规未禁止食用的水生动物。

划重点:

1、“以及市人民政府决定可以食用的其他家禽家畜”。

艾青律师认为,《条例》(征求意见稿)中对于可食用家禽家畜是留了一个口子的,说明之后根据实际需要可以增加可食用家禽家畜的种类,而且也不用修改条例那么麻烦,由深圳市人民政府出决定就可以了,所以灵活性还是很强的。

另外,根据惯例,在《条例》确认并发布实施后,相关机关也会制定《深圳禁野条例》的实施细则,会有可操作性的执行指引。

2、对于水生动物的规定是“法无禁止皆可吃”。

简单来说,《条例》(征求意见稿)主要管的是陆生动物以及法律法规保护的水生动物,其他的水生动物不管。这条规定的背后主要是跟我国水产品特别是海产品绝大部分都是纯野生海捕的有关。

“剩下的,就是地位最尴尬的两栖爬行类动物。《条例》(征求意见稿)对这部分动物的态度不明,深圳以青蛙、甲鱼为主题的餐厅不少,也是各大菜系经典才的原材料。从来源上看,甲鱼、蛙类、娃娃鱼、甚至鳄鱼的人工饲养已经实践多年且有了一套成熟的经验,到目前也基本未出现公共卫生安全问题。但是从深圳的《条例》(征求意见稿)看,目前这些动物的食用是受到管制的。如果落实到具体的管理部门,目前对水陆共存的两栖爬行类非保护动物的管辖权并不是特别清晰。”

艾青律师认为,《条例》(征求意见稿)的管制存在一定的合理性,属于不得已而为之。她建议新冠肺炎疫情结束后,深圳能够明确标准,推广白名单制度并不定期更新,也可以促成将人工饲养多年且成熟的甲鱼、蛙类、娃娃鱼、鳄鱼等产品进一步合规化。

“深圳《条例》(征求意见稿)出发点也是维护公共卫生安全、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大家积极提出意见和建议,也是在维护自身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艾青律师说。

全面禁食野生动物还要着眼于从猎捕宰杀到消费的全链条

黄云律师建议,对于全面禁食野生动物,不仅要关注民众是否食用,还应当对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对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以及对走私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等行为予以重视。

他说,“严格保护野生动物,着眼于猎捕、宰杀、走私、收购、消费的全链条,对野生动物的源头进行控制,对于可能构成犯罪的,予以刑法手段规制。行政监管部门以及公安机关可以建立有奖举报的机制,行使公民监督权,通过社会公众以及专业化的社会团体组织的参与,扩大监管视野,加强监管力度,监督部门严格执法,从而减少为牟利或者其他目的而进行捕猎、杀害野生动物的行为,加强引导群众形成环境友好型的健康饮食文化,维护国家生态安全。”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文学
  • 粤港澳
  • 大都市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