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 > 正文

边防战士南豆子找到阔别18年的家人

2018-06-11 08:30:12来源:深圳晚报

母亲拍下南豆子照片发朋友圈,神情专注地写道:

我的儿子今天回家了

6月7日,湖南省耒阳市太平圩乡城背村,阔别家乡近18年的南豆子回家了。

在深圳晚报、深圳警备区和耒阳市人武部的帮助下,边防战士南豆子成为在宝贝回家网求助的寻亲者中首位获得成功的现役军人。

深晚热线接到的一个电话

今年2月27日,一个来自湖南耒阳的电话接通了深圳晚报的热线。电话中的男子说自己叫贺孝祥,他说深圳晚报报道中的"南豆子"像极了自己多年前丢失的儿子。今年春节前,贺孝祥的侄女在手机上看到了深晚关于南豆子寻亲的报道,觉得和叔叔丢失儿子的过程很像,就把报道转发给了叔叔。家族的人一眼就觉得这个照片里的孩子是"冬仔",二叔贺盛绪跟贺孝祥说,"你一定要打电话过去问问"。

通过网络,贺孝祥传来了当年的全家福。全家福中有两个儿子小时候的合照,深晚记者一眼就看到了照片中与南豆子眉眼相似的那个男孩。

太像了!但到底是不是?没人敢下结论。"检测DNA吧。"所有人达成了一致意见。

3月1日,深晚记者赶往广东省公安厅刑事侦查局,和从湖南耒阳赶来的贺孝祥夫妇会合。上午10时,穿着格子衬衣和牛仔裤的贺孝祥带着妻子风尘仆仆地走进广东省公安厅刑事侦查局的院子里。他们的脸上既看不见笑容,也没有紧锁的眉头,平静地向记者讲述了大儿子丢失那年的故事。

17年后,无意间贺孝祥夫妇看到了深圳晚报有关南豆子的报道,报道里南豆子的照片和长大成人的二儿子贺光辉太像了。根据南豆子的回忆所整理出的家乡信息和当地习俗,也和耒阳基本吻合。而南豆子关于家人的信息,弟弟曾经差点走丢的记忆,也和贺孝祥家庭高度相似。

"心情复杂,说不出什么滋味。"贺孝祥说道,"当时看到南豆子的报道,照片看起来很像,但是我们也不敢确定,只能先来做个DNA检测。"

3月1日上午11时,在完成所有申请程序之后,贺孝祥夫妇走进了DNA提取室。工作人员很快从他们口腔内提取了检材,等待检测结果。

"不需要采血吗?"贺孝祥问,工作人员笑着摇摇头。科技的发展让贺孝祥感到惊讶,他以前把这个"高科技"过程想得太过复杂了。在冬仔丢失以后,他们加紧了对小儿子贺光辉的看护。为了给贺光辉添个伴儿,不久,他们的小女儿诞生了。沉重的生活压力和有限的文化背景,让夫妇俩离"高科技"更远了。DNA入库对他们来说是陌生的,他们只能信任自己熟悉的传统找人模式。

 

▲认亲现场,贺孝祥一家感谢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对大儿子的养育之恩。

认亲前夜梦见家人

6月初,深晚记者将"DNA比对成功"的结果告诉贺孝祥夫妇,将近18年的亲人离散终于迎来了新的开端。得到消息的贺孝祥欣喜不已,决定6月7日从广州花都启程回耒阳报喜。而南豆子方面,因为从今年春节前就中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所以夫妻俩只能寄希望于通过深圳晚报和深圳警备区,找个恰当的时候再看看冬仔现在的样子。

可是命运的车轮一旦回归正轨,便开始惊喜不断。首先是在广东省军区和湖南省军区的努力下,记者很快得知南豆子已经随部队回到了四川。就在深圳警备区和福田区人武部全力与部队联系,力争促成带贺孝祥夫妇去部队认亲时,南豆子忽然在湖南邵阳出现了!

6月7日上午9时许,就在记者前往广州南站与贺孝祥夫妇会合的途中,突然从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获悉南豆子6月5日刚刚休假来到湖南邵阳看望战友的妈妈。这个消息让记者感到实在难以置信,直到打通了他的电话才确信。

 

▲南豆子站在儿时拍照的石壁前。

记者通知南豆子寻亲已经成功,他的父母正在和记者一同回他故乡的途中,因此希望他在当天晚上以前从邵阳赶回耒阳认亲。电话中南豆子声音显得很平静,他似乎还在对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进行本能的判断。后来,他有些犹疑地答应尽快想办法去耒阳。

同时,记者决定暂时对贺孝祥夫妇隐瞒这个消息,好让他们能有一个意外的惊喜。

耒阳市人武部部长黄家明早早就冒雨赶到耒阳西站迎接深晚记者一行。黄家明是去年刚刚从西部战区空军交流到湖南省军区任职的,得知南豆子同样在西部战区部队服役,他二话没说抓起电话就通知太平圩乡领导一定要赶来一起见证这次认亲,人武部副部长林进光中校则负责先把南豆子"雪藏"起来。

这一切贺孝祥夫妇并不知情。回到家里,他们第一件事是出门买了香纸,在家门口点燃,用这个方式把寻亲成功的消息告诉已经辞世的爷爷奶奶。

乡长来了,村支书来了,陆陆续续的有越来越多的亲戚和乡亲聚集在贺孝祥家里。晚上开饭的时候,不善言辞的贺孝祥兴致勃勃地端起了酒杯开始频频敬酒。而南豆子则在闻讯赶来的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工作人员、宝贝回家网志愿者和耒阳市武装部领导的陪伴下回到城背村。

见到悄悄出村迎接的记者,南豆子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是真的吗?天啊!太不可思议了,你们真的找到我爸妈了!"他紧张地看着每一个人,随后他又问了一句:"昨晚我梦见我爸妈还有弟弟了,不过奇怪的是我还梦见家里有个妹妹。""你真的有个妹妹,在你走丢6年后出生的!"这一消息让南豆子再次瞪大了眼睛。

6月7日20时30分,南豆子来到家门口,这一刻对他来说是个值得记住一辈子的时刻。将近18年风雨路,在这个雨夜他终于寻回了他的家,也寻回了他的名字——贺光华。

走进家门,发现黄家明身边多了一个魂牵梦萦的面孔,贺孝祥一家人怔住了,贺香兰马上就开始抬起手来抹眼泪。记者简短地介绍情况后,面对面站着的一家人在短暂的沉寂过后突然拥抱在一起,压抑了近18年的泪水瞬间奔涌而出,雨夜中的山村回响起恣意的痛哭声。

黄家明抹着眼泪默默走到一旁。"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到过这种情景,没想到今天在现场看到了。谢谢你们!"他对深晚记者说。

随后,在黄家明的主持下,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工作人员何小玲牵着南豆子的手,把他的手交到了贺孝祥夫妇手里。"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正式把他交给你们了。"何小玲说。她还把南豆子在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所有的资料带来了:收养登记表、优秀士兵奖状、成长照片厚厚的一叠资料是这一家人错过的18年的悲欢离合,如今终于完整地回来了。

背着双肩包的南豆子如释重负:"我的包袱终于放下了。"回家,于他而言是对过去孤儿生活的告别,也是对新生活的问好。

贺香兰激动地拿着手机不停地打电话报喜:"我大儿子回来了!"这是她每个电话的第一句话,她迫不及待地要把这个喜讯分享给所有人。她拍下了南豆子的照片,发到朋友圈,然后神情专注地一字一句地写道:"这是我的儿子,今天回家了,我不知道有多高兴!"

 

▲南豆子儿时在村里石壁前的照片。

归家的孩子已是优秀士兵

晚上,南豆子帮爸妈铺好床,在爸妈睡着后才回到自己房间睡去。内心的安定让他卸去一身疲惫,这一晚枕着窗外的风雨声,南豆子一夜无梦。他向自己的指导员报告了这个消息,他知道很快整个连队都会分享他的喜悦。

第二天,在一片鸟鸣声中,南豆子醒来了。天空微微飘着小雨,南豆子和妈妈撑着一把大伞,伞下是两人紧紧相偎的身影。南豆子的手一直放在妈妈的肩上,妈妈的手则牢牢地搂住南豆子的腰,亲昵的程度让人看不出这是一对刚刚相见十几个小时的母子。在村里,一路走来不少乡亲和他们打招呼,曾经的邻居,对儿时的他多有照顾的奶奶,还有童年的玩伴。有的人开心地笑着,也有人说着说着就陪着他们抹起了眼泪。

 

南豆子走过记忆里的地方,模糊的场景变得清晰。"这里是我记忆中的池塘,小时候我们经常在里面抓鱼。""这口井,我们小时候会在里面洗衣服。""快点,我要带你们去看我心心念念的山洞"一路上,南豆子异常兴奋。走在熟悉的乡村小路上,曾经丢失的记忆好像一下子全部涌入脑中。

"这是我家的老房子。"还未走到跟前,南豆子一眼就认出眼前的一座红砖瓦房是他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走进早已废弃的房子,尽管光线昏暗,南豆子仍然准确地说出了当年屋子里的陈设,找到了自己和弟弟住过的房间。

南豆子的爷爷奶奶在几年前相继去世,他们没能等到他们的冬仔回家。在从山洞回村的路上,一条两米左右的菜花蛇忽然当着大家的面慢慢地穿过公路爬上山坡。贺香兰告诉南豆子,村里人说,老人去世后如果知道家人回来了就会变成某种小动物来看他。南豆子默默地目送蛇慢慢爬上山坡隐身于树丛之中,他知道,他的爷爷奶奶就葬在这座山上。

[责任编辑:何畅]

寻亲过程回顾:

多部门历时半年找线索

孝祥夫妇在与儿子失散的将近18年里,经历了太多难以名状的艰辛和苦楚。而在全力帮助南豆子寻亲的半年多时间里,深晚记者也没有想到这个过程会有那么多的变数,并且如此充满戏剧性。

错过的18年

老贺家大儿子在深圳丢了的消息很快就传回了湖南。村子里的年轻人都在帮忙打听,贺盛华也来到深圳帮忙,家人们不舍昼夜发寻人启事,在公明电视台播寻人消息,但所有的努力最终都石沉大海。

出事后,夫妻俩就不再卖菜,转去工厂里打零工,这里人流量大交流信息多,为了方便找儿子他们一路向西,从深圳到东莞再到广州。

他们猜错了,冬仔没有向西走。那辆他上的公交车一路向南驶向了南头检查站,在那里,南豆子遇见了第一个改变他命运的人——拾荒者欧阳吉华。

根据当时南联派出所的记录,自称湖南沅江人的欧阳吉华,2001年1月8日上午11时在南头检查站外广场看到在路边哭泣的小男孩,便暂时把他收留在身边。在帮忙寻找孩子家人无果后,1月10日,欧阳吉华带着这个孩子来到派出所报案。

这个孩子就是冬仔,但当时的他已经完全吓得魂不附体,不会普通话的他说不清自己父母的名字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孩子身上没有任何有身份信息的东西。在派出所住了一天后,民警只能把他送到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

在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何小玲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孩子也不怕生很快就和保育员熟稔起来。孩子在南头被捡到,福利中心给他起名叫"南豆子"。从此,这个像昵称的名字陪伴着他一路走到2018年6月7日。

南豆子很快就适应了新的环境,孩子的记忆总是不断被新的覆盖,慢慢地家乡的记忆变得越来越模糊。南豆子只能勉强记得几个场景:外婆家门口的水塘、村子附近的山洞,还有记忆中似乎呼唤妈妈的一声声"xiuxiu"。这些记忆是南豆子维系自己寻找回家路仅有的线索。他舍不得忘记,也不想忘记。

南豆子的乐天派性格很快让市社会福利中心的人对他疼爱有加。不久后,他就被来自香港的志愿者蔡智慧选中,蔡智慧成了他第一个"寄养妈妈",让他重新回归家庭生活。后来,南豆子被先后送到珠海一所文武学校和河南少林寺塔沟武校学习,过硬的身体素质让南豆子渐渐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2012年,蔡智慧由于身体原因不得不解除和南豆子的寄养关系,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保育员郭大秀成了南豆子第二位"寄养妈妈"。2013年9月,南豆子应征入伍,到大西北服役,成为从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走出来的第一个解放军战士。他说,是国家养育了他,所以他选择当兵报国。

部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具有许多没有当过兵的人想象不到的"魔力"。在部队当了两年义务兵以后,南豆子终于明白了"国与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于是,找回自己的那个家,渐渐成了南豆子最大的心愿。随着时间流逝,他回家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2015年,南豆子乘着转士官以后的休假机会,在"宝贝回家网"上注册了账号,登记了自己的信息,还采集血样送到志愿者手里。2017年12月26日,是南豆子假满归队的日子。当时他的部队已经归建西部战区陆军某部,在西藏执行任务。与以往不同的是,那次他离开深圳的时候,送行的人群中,有了两位深圳晚报记者。于是,一次不同寻常的媒体寻亲行动就此展开。

 

▲2017年12月26日,深圳晚报记者罗典(右)和南豆子前往寄养妈妈郭大秀家采访途中。

一条又一条线索接连断掉

首先进入记者视野的是南联派出所原民警朱刚,因为他是当年接待欧阳吉华报警的警官和案件记录人。在南山公安分局和深圳市公安局的帮助下,记者很快找到了早已调入市公安局工作的朱警官,但是由于时间相隔太久,朱警官已经无法回忆起新的线索。不过他的一个疑问给记者找到了一个新的方向:欧阳吉华长期在南头特检站附近讨生活,特检站会不会有他的相关资料呢?

虽然南头特检站已裁撤多年,但是记者仍然很快地找到了当年深圳特检总站和南头检查站的相关工作人员。不过得到的消息却是令人沮丧的:通过查阅案件资料、咨询当年的执勤官兵,没能发现有关欧阳吉华的任何线索。

这时南山公安分局通过查阅人口信息,向记者通报了欧阳吉华的手机号码。欣喜不已的记者立即尝试拨打,但是对方始终处于关机状态。记者转而向中国移动深圳公司求助,在得知相关情况后,深圳移动方面破例协助记者查询了这个号码的相关信息,反馈的结果是:长期因欠费停机,无法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所有理论上的捷径似乎都无法走通,记者决定设法去现场寻找线索。据南豆子介绍,他知道父母当时是在菜市场卖菜的,欧阳吉华在报警时说南豆子似乎是湖北口音,因此记者最初将重点划在南头古城区域,并两次实地寻访。在社区工作站的帮助下,记者找到了最早在南头古城卖菜的湖北人,找到了非常了解古城外来人口情况的原住民,找到了熟悉古城民俗风物的南头古城博物馆,但是所有的调查结果都显示:在2001年元旦前后,南头古城一带没有走丢过孩子。

结合南豆子是被欧阳吉华在南头检查站外广场发现的情况,记者基本断定:当年南豆子非常有可能是从松岗、公明方向来到南头的。后来的事情证明了这个判断的准确性,但是,这个寻找范围,对记者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6月7日,南豆子回到家里,与母亲相拥而泣。

就在记者一筹莫展之际,2018年1月2日上午,宝贝回家网志愿者忽然发来一个电话号码,据称使用者是欧阳吉华的儿子欧阳亮。记者马上尝试联系,证实机主的确是欧阳吉华的儿子。他告诉记者,欧阳吉华刚刚被他从深圳接回老家不久,但是重病在身不方便接听电话。在得知了记者寻找欧阳吉华的原因以后,他提供了宝安公安分局新乐派出所民警曾兆鸿的电话。

欧阳吉华当年曾和南豆子单独相处了三天两夜,他理应是掌握南豆子家庭情况最多的知情人。但是命运似乎依然在跟我们开玩笑。如果我们可以找到时空切换按钮,我们就可以看到,就在南豆子去年回深圳休假的7天前,宝安公安分局新乐派出所突然接到一个报警电话,称在宝安区新安街道湖滨路有一个老人晕倒在路边。民警曾兆鸿很快将老人送到附近的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医院,经检查,这个老人被确诊罹患肠癌晚期,而他正是当年捡到南豆子的欧阳吉华。由于老人在深圳没有亲人,宝安警方联系到他的儿子欧阳亮,2017年12月14日,欧阳亮将身患重病的父亲接回了沅江老家。南豆子和老人在这座城市中生活了16年,但直到其中一个人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他们的命运才又以这种方式重新交集。2018年1月5日,深晚记者在"宝贝回家网"益阳志愿者的带领下赶到欧阳吉华的老家,没想到就在1月4日,在深圳流浪了22年的欧阳吉华魂归故里。

这条线索戛然而止。

重新梳理寻亲思路后,记者与华大基因公司取得了联系。在董事长汪建和执行副总裁朱岩梅博士的安排下,一个专门的基因寻亲项目组很快成立,几天后,记者拿到了一个特别的寻亲方案。

简言之,华大基因打算通过获取南豆子的生物检材进行数据分析,希望能够获取其比较可靠的家族遗传信息和居住地信息。而此前我们最大的疑惑就是,无法从南豆子本人的叙述中判断他究竟来自何方。

然而,就在南豆子刚刚收到华大基因寄去的生物检材采集样本时,一个突如其来的任务让他与外界整整失联了4个多月,导致他没能寄回检材。

随后,湖南、湖北两地志愿者随机在常德、益阳、岳阳和荆州、洪湖一带试图搜集相似寻亲线索的行动也毫无头绪。南豆子第二个寄养妈妈郭大秀后来提供了一个疑似其生母姓名的线索,记者在警方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找到了与其发音接近的几个重点排查对象,但最终核实的结果仍然是被一一否定。(记者 李晶川 罗典 实习生 屈思嘉 通讯员 黄家明 文/图)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

贵州新闻 liebiao rbc rayli baobao 广播网 mumayi 17x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