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财经 > >正文

8年涨了3400%!隆基股份创始人将卖掉股份套现158

2020-12-22 08:13:14来源:

被称为“太阳能第一股”的隆基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李春安拟向高瓴资本转让其持有的6%公司股份,每股转让价格为70元,交易对价总额为158.41亿元。

自2012年上市以来,隆基股份市8年股价上涨超过3400%,是A股白马股的代表。

来 源丨本文综合自: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记者:曹恩惠)、每日经济新闻、券商中国、wind数据、公开信息等

A股从不缺乏造富神话。

又一位超级富豪通过减持股份,拿到了158亿,注意,这是158亿现金!

12月20日下午,被称为“太阳能第一股”的隆基股份(601021,SH)发布公告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李春安拟向高瓴资本转让其持有的6%公司股份。交易双方一致同意,本次交易每股转让价格为70元,交易对价总额为158.41亿元。

上市8年,隆基股份股价上涨超过3400%。作为隆基股份的创始人之一,李春安在2003年投入880万的注册资本,自2012年上市至今,他已多次套现股份,算上与高瓴的上述交易,其套现总金额已超过197亿元。

最新这笔交易完成后,他还持有3.55亿股股份,市值约276亿元。

880万注册资本

换来几百亿的财富

隆基股份12月20日下午公告称,公司于2020年12月19日收到持股5%以上股东李春安先生通知,李春安先生与高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于2020年12月19日签署了《关于隆基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李春安先生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向高瓴资本,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2.2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00%。交易双方一致同意,本次交易的每股转让价格为70元,本次交易对价总额为158.41亿元。

1

1

公告还表示,本次权益变动情况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不存在损害公司及其他股东利益的情形。高瓴资本本次受让公司股份是基于对公司未来持续稳定发展的信心及对公司价值的认可,拟通过本次权益变动获得公司的股份,以获得股份增值收益。

据悉,隆基股份主要从事高效太阳能单晶硅产品的研发与制造,李春安和隆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李振国、李喜燕夫妇为一致行动人。

公告显示:2020年12月7日至12月14日,李春安通过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累计减持股份81.3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2%;2020年12月10日、2020年12月15日、2020年12月16日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系统累计减持上市公司股份42,492,000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13%。

最近半月4次减持加上此次拟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向高瓴资本转让其持有的上市公司226,306,134股股份的交易后,李春安所持股份从3.98亿股减少至3.55亿股,持股比例从10.55%减少至3.40%,下降比例达7.15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年的时候,李春安也减持了7次,共5930万股,套现约10.21亿;今年算上与高瓴的上述交易,李春安仅在12月就累计减持约2.7亿股,套现超过187亿元。

此外,根据其2012年《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招股意向书附录》来看,隆基股份成立于2000年创立,李春安于2003年加入隆基股份,并以货币投入出资880万,占注册资本的44%,也算是创始人之一了。仅仅17年,就获利超197亿,还有剩余股票3.55亿股,按照最新股价来算,市值为276亿元。

1

截至12月15日,李春安累计质押公司股份1.1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06%;其一致行动人李振国、李喜燕夫妇共累计质押1.46亿股份,占基隆股份总股本的3.87%。隆基股份12月16日发布最新质押信息称,隆基股份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李振国质押2000万股,用于为公司申请授信提供担保。

盘面上,隆基股份上周五收报77.65元,涨3.80%。截至上周五收盘,隆基股份今年涨幅已达217.59%。自2012年IPO以来,隆基股份累计涨幅更是高达34倍,是A股白马股的代表。

1

此前,隆基股份发布三季度业绩公告称,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约338.32亿元,同比增长49.08%,主要系组件、硅片销量增加所致。净利润约63.57亿元,同比增长82.44%;基本每股收益1.69元,同比增长72.45%。

1

光伏产业已站在风口

高瓴资本全面布局光伏产业

158亿受让李春安隆基股份6%的股份,这一大手笔亦符合高瓴资本的赛道原则。

事实上,今年以来,高瓴已经多次在“碳中和”这一领域发力,在光伏产业动作频频,对几家光伏龙头“雨露均沾”,全面布局光伏行业。

光伏概念另一龙头通威股份刚刚宣布已经完成59.83亿元定增,高瓴资本也在其中分了一杯羹,认购金额接近5亿元。

再早一点的9月,高瓴资本还曾认购信义光能最新增发配股中的2.3亿股,出资金额达到5.8亿港元。

先后入股全球最大太阳能光伏玻璃制造商信义光能和全球最大的电池芯片生产企业通威股份,现在又轮到全球最大单晶硅片生产企业隆基股份,高瓴资本今年屡次重金押注光伏龙头,引起市场关注。

事实上,不止光伏行业,高瓴资本在整个新能源赛道上都是动作频频。

新能源车方面有特斯拉、比亚迪、小鹏汽车、理想汽车,电池方面有宁德时代、赣锋锂业、亿纬锂能、恩捷股份、先导智能,高瓴资本都进行了大手笔投资,且都是在这两年展开了布局。

上月公布的高瓴资本美股最新持仓结果显示,高瓴持续加大了对新能源领域的投资,入手了多只“造车新势力”。当季,高瓴资本新晋建仓买入蔚来、理想和小鹏汽车,截至9月30日持仓市值分别为5117万美元、1839万美元、2900万美元。10月至11月期间,这三只股票均上涨逾100%,意味着高瓴资本大赚了至少1倍。

“碳中和”迎来高光时刻

周五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明年八大工作任务,相关的产业利好也逐渐浮现。其中,最为明显的是碳中和引发的风电、太阳能和电动车三大产业利好。

其中,第八项任务就是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我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2030年前达到峰值,力争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要抓紧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率先达峰。要加快调整优化产业结构、能源结构,推动煤炭消费尽早达峰,大力发展新能源,加快建设全国用能权、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完善能源消费双控制度。要继续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实现减污降碳协同效应。要开展大规模国土绿化行动,提升生态系统碳汇能力。

华泰证券认为,对照欧美日,中国实现碳中和的总体策略大致类似,即围绕碳排放的主要部门和环节,实现“电力部门深度脱碳、终端非电力部门深度电气化、终端耗电设备节能提效、碳排放端充分绿化”。但路径上或有差异,第一,中国从碳排放高峰到碳中和的时间显著更短,这意味着政策助力具有紧迫性,且电力部门脱碳的制约因素,如储能、风光资源与负荷错配等亟需解决;第二,电气化难度较高的工业部门在中国经济结构中占比更高,这意味着替代路径,如氢能等清洁燃料也大有可为;第三,从电力结构转型来看,中国电力部门脱碳跳过油气时代,直接从燃煤时代进入“风光”时代。

碳中和有四大主题且对应的十二个细分赛道有望受益于碳中和承诺带来的边际变化,且“坡长雪厚”:

1)电力脱碳主题:风电/光电实现对火电的规模化替代是“堵点”,对应储能、分布式光伏、特高压产业链;

2)终端电化主题:化工/商用车/建筑等较难电气化的领域脱碳是“堵点”,对应废钢处理、石墨电极、氢能-燃料电池、生物燃料、装配式建筑产业链;

3)节能提效主题:对应功率半导体IGBT产业链;

4)排放绿化主题:废塑料等废弃材料脱碳与碳收集是“堵点”,对应生物降解塑料、塑料回收、CCUS产业链。

国元证券彭聪表示,光伏迎来平价时代,碳中和成为全球共识,行业加速上行。根据IRENA,2019全球光伏电站LCOE成本降至0.068美元/kWh,接近化石燃料发电成本0.066美元/kWh,全球逐步进入平价时代。中欧日韩纷纷发布碳减排目标或者规划,拜登胜选美国总统,美国将重回巴黎协定,全球光伏新增装机有望加速上行。

机遇与挑战并存

事实上,尽管中短期\光伏产业发展前景一片光明,但行业仍然面临一些挑战。这其中,如何持续快速降低成本成为政府、企业共同关心的问题。

持续推动光伏发电成本下降,是“十四五”期间我国光伏发电全面实现平价上网的重要条件。

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认为,2021年我国光伏产业将全面进入平价时代,但目前随着总体成本的下降,非技术成本占比越来越高。

“过去光伏产业技术进步的结果就是各环节的成本稳步快速的下降。”王勃华也认为,成本的下降是“越往后越难的”,非技术成本的因素占据了很重要的一块。

不过,即便困难在前,我国光伏行业仍在奋力向全面平价上网迈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国家能源局目前正在谋划“十四五”期间新能源发展布局,基地示范工程行动计划;考虑在三北、西南地区布局多个千万千瓦级的新能源基地,在各地推动建设一批百万千瓦级的光伏发电平价基地,因地制宜地建设一批农光互补、渔光互补等多模式集中光伏发电;同时还要大力推动屋顶和地面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建设,使得分布式光伏的规模实现跨越式发展,从而以超大市场规模支持国内光伏发电成本的持续下降。

然而,我国光伏产业若要实现大规模持续快速发展,需要政府部门、光伏制造企业、光伏发电企业包括电网公司、传统能源企业共同推动。

一方面,产业链配套建设必须及时跟进;另一方面,电力市场化交易的一些限制需要打破。

在产业链上,国内光伏行业自今年下半年先后出现硅料、玻璃一应难求的情况,给下游组件企业带来了较大的生产难度。这其中,光伏玻璃价格截至目前还维持高位,供应偏紧。

“按照现在的产能规模扩张速度,可能到明年年底、后年,行业将有巨大的产能会释放。”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认为,国内光伏行业的产能是不均匀的,经常有临时的产能需求。

此外,光伏发电如何进一步融入电力系统,以及参与电力市场交易,也引发行业对电网改革的持续关注。

正泰新能源董事长陆川表示,“如果没有电网政策的改革,不打破‘隔墙售电’的限制,工商业屋顶的分布式电站就会变成鸡肋,使企业降低投资热情。”

值得庆幸的是,电力市场化交易的藩篱正在被打破。12月7日,国家能源局江苏监管办公室印发了《江苏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及电网企业输配电服务三方合同(示范文本)》,供相关单位在开展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工作时参照使用。

这被视作分布式光伏领域的“隔墙售电”在江苏落地之举。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滚动
  • 粤港澳
  • 大都市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