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美联储货币政策“再创新”——维持“稳健中性”非逆周期调节

2019-12-01 12:48:06来源:

纽约时间11月27日,美联储官员布雷纳德在讲话中提出一个设想:美联储是否可以“控制收益率曲线”?他说:“我一直在探索如何以更持续的方式来扩展利率目标空间,拓展我们传统政策空间,并借此加强我们前瞻指引的效用。我认为,我们可以考虑对中短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曲线设定上限,并以就业和通胀结果作为对加息的前瞻指引。具体来说,一旦政策利率降至有限下限水平,这种方法将顺利转向为短期至中期收益率曲线设定收益率上限。”

布雷纳德认为,对与家庭和企业更相关的中短期利率设立一个自动设置利率上限的系统,主要可以实现以下三点好处:第一,可以减少人们对突然结束宽松的担忧,加强前瞻指引的作用;第二,在货币政策空间捉襟见肘的当下,这不失为一种不降息、不增加额外的长期资产购买即可提供宽松的方式;第三,这种方式比定量进行资产购买更持续、更稳定。

据报道,这个设想在华尔街引起强烈反响。不少分析师认为,布雷纳德的想法非同凡响。也有分析师担忧,这种做法是否会给债券交易者带来“灭顶之灾”。

笔者并不想去评价布雷纳德的提议是否可行,也不管华尔街赞同还是反对,或提议能否最终被接受,而只想强调:美联储在货币政策方面的创新在不断延伸。从大胆实施“零利率政策”,到放弃单一利率调节而大胆采用“量化宽松”,从创造性地实施“扭曲操作”,到现在由布雷纳德提议的“收益率曲线控制论”,都带有“精彩的创新成分”。

下图揭示了美国M2数量和M2增长率。金融危机发生后,美联储实施“零利率+QE”政策之后,M2增长率大幅提升(从3.8%至10%)。这时,美联储的一大创新——扭曲操作开始实施,QE力度还在加大,但M2增速却大幅回落。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原因就是长期流动性增加,会成倍削减短期流动性需求。比如,市场中每增加1美元长期基础货币,将减少2美元、3美元,甚至更多的短期M2。这不仅是货币乘数的作用,同时也是商业金融机构和实体经济削弱“存贷期限、投融期限错配风险”的迫切需求。

希望中国银行业也能多一些创新精神。有人说:我们要保持全世界为数不多“正常货币政策国家”的地位。笔者认为,货币政策正常与否,取决于中国经济的现实需求,货币政策必须为经济服务。货币政策正常与否是相对的,中国或许也可以采取“异常政策”降低债务率,破除债务风险。

笔者认为,面对“异常经济”,采用“异常经济手段”才是正常,而采用“正常经济政策”则属于“政策错配”。“政策错配”可能会把事情变糟。

例如,如果“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只是停留在嘴上,而实际行动却力度有限,甚至没有力度,货币政策经常是“松一下又紧一把”对冲操作,那它最多属于“稳健中性”操作,而非逆周期调节。

2019年11月28日,国务院金融委召开第十次会议。会议指出,下一步要坚持既定方针政策,调整优化思路和举措,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

笔者非常期待“调整优化思路和举措”,非常期待真正“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从根本上实现“金融和经济良性循环”。

笔者刚刚在温州拜望了一家创新能力很强的新材料公司。很遗憾,这家公司活得很艰难,令人心疼不已。在调研中了解到,这类坚守主业、坚守创新却日日望钱兴叹、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威胁的优质企业不在少数。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但不少实体经济、优质企业却长期浸泡在紧缩的金融环境中。这不禁需要我们认真反思,需要真正“调整优化思路和举措”。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文学
  • 粤港澳
  • 大都市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