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灼见 | 美国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增加 应警惕其迈向周期拐点

2019-02-07 10:22:42来源:

腾讯财经《灼见》特约作者 刘典 刘天旭(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摘要: 面对减税效应衰退、企业利润下降等多方面不确定性因素,需要特朗普政府以合适的政策妥善应对。但就近期美国国内的政治风波来看,前期采取大规模财政扩张政策已难以维系,特朗普政府自身受债务上限和新财年预算案拖累而陷入关门危机泥潭。

在世界经济增长动能有所削弱的趋势下,全球经济已在多重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下进入了2019年。IMF近日发布的2019年《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计2018年全球增长率为3.7%;全球经济2019年将增长3.5%,为三年来最低。由此可见2019年世界经济形势依然严峻。

展望2019年,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依然会在世界经济运行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2018年美国经济实现大幅增长,其直接的加速器就是特朗普的减税政策。但经历一系列刺激政策的合力提振与透支之后,利率上行趋势对经济的负面冲击开始显现。

美国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增加

基于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元是世界货币,2019年世界经济形势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经济下行风险。而通过对美国金融条件收紧、财政政策和劳动力市场情况的判断,2018年美国经济或已触顶,2019年下行压力明显增加。

从宏观金融层面来看,由于美联储连续加息、国债收益率上升,股债融资成本迅速抬升,自2018年1月底以来,美国金融条件趋于收紧。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对利率敏感度高的地产需求和耐用品消费在减少;对企业而言,债券发行量下降,设备投资增速减缓。可以预见,2019年受金融条件收紧影响,对美国经济增长的负面冲击可能会更加明显。

从经济社会层面来看,美国劳动力市场也出现了一些“异常情况”。一方面,美国劳动力市场出现大面积“用工荒”;另一方面,2007年以来美国的劳动参与率呈现总体下降的趋势。根据去年10月美国官方数据,美国共有710万个空缺职位,比失业人数多出约100万。美国失业率统计仅包含正在积极寻找工作的人群,已经放弃工作希望的人群不在失业率中体现,而是体现在劳动参与率中。

美国经济结构在不断向高端产业链集中,对高端人才的需求缺口越来越大,而对低技能劳动人口需求降低。在这个过程中,在长达5到10年的时间里部分就业者变相被市场淘汰,现有技能已经没有市场需求,导致即便失业率在不断下降也无法刺激劳动参与率上升。

在这样的背景下,还在劳动力市场里奋斗的美国人正在以自2001年以来最快的速度跳槽,在所有年龄段和所有收入层都是如此,包括那些年薪10万美元以上的人,目前美国平均每月有300多万员工自动离职。但是与此同时,时薪收入同比增速相对疲软,美国市场调研公司Gartner的副总裁赖恩·克洛普表示:“在现有的工作岗位上你永远不可能得到15%的加薪。”这实际上反映出市场需求和供给间的错配越来越严重。

关于美国经济是否将迈向周期拐点的争议,也引发许多权威国际机构的讨论。根据IMF发布的报告,将美国2019年GDP增长预期由2018年的2.9%下降到2.5%,2020年进一步降至1.8%。而世界银行也将2019年美国经济预期增速调整为2.5%,较2018年下降0.4个百分点。

美国资产价格泡沫风险有所显现

随着美国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金融脆弱性逐渐积累。美国股市从2008年金融危机后,持续了近10年的牛市,2018年12月之前也一直保持在高位,高于40万亿美元。一方面,类比2008年金融危机,2007年也是当时股市最为繁荣的一年,可见从历史经验来看,有爆发危机的可能性。另一方面,2018年美国股市经历过几次单日跌幅超2%的较大程度的调整,美股的波动性已经明显加剧。尤其是2018年12月24日,当天美股市值暴跌约8500亿美元,道琼斯指数跌2.91%,创近16个月以来新低;标普500指数跌2.71%,创20个月以来新低;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2.21%,创17个月以来新低,可见美国股市泡沫风险已经开始显现。

2019年,无论是未来长期利率的可能攀升会造成股价下跌,还是美国实体经济的可能下行造成资产价格暴跌,都可能引发美国资本市场的大幅度波动。如果美国股市价格暴跌,也将引发全球主要资本市场的联动效应。极端情形下,甚至可能出现全球范围内风险资产的抛售浪潮,全球经济可能会面临较严重的冲击。

美联储紧缩政策带来的外部效应

自2014年10月底,美联储宣布结束多年的量化宽松,开始了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过去的2018年,美联储加息4次,每次加息25个基点。今年年初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强调“政策路径不是预定的,美联储会倾听市场的担忧,必要时对调整缩表不会犹豫”,同时他还强调了“对加息有耐心”。可见美联储对其货币政策的态度趋向灵活。美国联邦基金利率期货交易市场预计,今年3月美联储加息的几率为5.6%左右,6月和9月加息的几率仅分别为21%和20.3%;若以加息25个基点计算,到12月末美联储今年加息至少一次的几率不到18%。但也有很多人认为,美联储加息的脚步可能趋缓,但今年加息缩表的概率很大。

随着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的推进,2018年加息的累积影响以及今年可能会发生的加息举措将会对全球经济流动性和世界各国经济产生影响。持续的加息和其导致的美元升值引起其他国家尤其是新兴经济体的货币贬值和货币危机。美元的走强使得新兴市场货币出现不同程度的贬值,2018年土耳其和阿根廷等国已经发生了货币危机。

另外,受资金外流影响,新兴经济体的股市也承受一定压力。2018年全年,S&P东盟40指数下跌了近10%。现在,随着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出现资本外流和货币贬值,新兴市场的金融风险正在向系统性演变,少数国家金融市场崩溃导致新兴市场大面积发生问题的可能性不容忽视。

警惕美国经济迈向周期拐点

经济有其内在规律,人为因素只能改变周期的长短,并不能从根本上逆转周期趋势走向。美国经济政策的一系列变化,已经在过去一年里成为影响世界经济增长、扰动国际金融市场和改变国际经贸规则的主要源头。2019年世界经济形势如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经济的具体表现。

面对减税效应衰退、企业利润下降等多方面不确定性因素,需要特朗普政府以合适的政策妥善应对。但就近期美国国内的政治风波来看,前期采取大规模财政扩张政策已难以维系,特朗普政府自身受债务上限和新财年预算案拖累而陷入关门危机泥潭。

美国经济内生性增长动能的下行趋势是否逐渐显现,进而使得全球经济增速趋于放缓,有待于对2019年世界经济形势的进一步观察。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文学
  • 粤港澳
  • 大都市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