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刘士余,刀口上的1000日

2019-01-27 10:32:14来源:

[摘要]执政三年,1000天,这位金句频出的“最严证监会主席”最后面带微笑结束了自己的证监会生涯,但经过他三年间大刀阔斧的改革和维稳,目前的中国股市却还是人笑不出来。

【财联社】(研究员 孙诗宇)烈火烹油,刀口舔血,如果中国要选出两个让人最有负担的职位,一个想必是男足教练,另一个非证监会主席莫属。巧的是,中国男足教练里皮在昨天凌晨在中国队负于伊朗止步亚洲杯八强后,黯然离任;今日证监会主席一职也卸职改任。

2016年2月,中国股市风雨飘摇,股市波动异常,还遭熔断机制冲击,在这样的背景下,时任农业银行董事长的刘士余“临危受命”,出任证监会主席。3年后的今天,2019年1月26日,刘士余正式卸任证监会主席一职,由易会满接任。

1月26日下午4点半,供销总社会议结束后,在人群中穿着棕色风衣的刘士余面带微笑,随后登车离开。晚间,据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官网消息,中共中央决定,任命刘士余同志为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

执政三年,1000天,这位金句频出的“最严证监会主席”最后面带微笑结束了自己的证监会生涯,但经过他三年间大刀阔斧的改革和维稳,目前的中国股市却还是人笑不出来。

银行业出身 “最严”证监会主席

和前几任证监会主席背景类似,刘士余此前也有银行工作背景。

1996年刘士余进入央行工作,任央行银行司助理巡视员,先后任银行司副司长、监管二司司长、办公厅主任、行长助理等职位工作期间积极推动互联网金融和资产证券化的发展。

2006年,刘士余出任央行副行长分管条法司、支付结算司、金融市场司、金融稳定局等部门。

2014年刘士余出任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在职期间实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大力推动了农行金融支持及服务素质。

数十载的银行业工作历练,或许是刘士余出任证监会主席后继续保持了“严”字当头的工作态度。

2016年2月,当其刚上任之时,中国证券市场正处于水深火热之时,2月月底上证综指的跌幅已经达到了24.50%,还遭遇了熔断机制的冲击,市场混乱,刘士余着实是坐上了“火山口”。

2016年3月,刘士余上任1月之后就在当年“两会”上提出“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12字,为其之后的监管道路定下了基调,此后监管动作频发,2017年更是被称为“最严监管年”。

2016年4月,证监会发布《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管理办法》,旨在积极保护中小投资者。“老百姓挣点钱不容易,在市场流动性枯竭、大面积恐慌的情况下,不出手还得了。”

2017年2月证监会狙击“资本大鳄”,意在保护市场散户投资者。“严惩挑战法律底线的资本大鳄,逮鼠打狼,敢于亮剑。”

2017年4月,严打上市公司财务乱象,并痛批“10送30”等金融作假;2017年6月证监会再次出动多种责任审查,严把上市公司质量关,并治理“IPO堰塞湖”问题;2018年1月,刘士余开年首次调研选择在稽查部门;2018年4月,证监会3个政治巡视组依次巡视北京监管局,山西监管局,深交所等,强化政治巡视。

行政处罚案件数量也是屡创新高,2018年在市场回暖的状态下依然与日俱增,罚没金额更是在2019年首次突破百亿。据证监会公开数据,2018年行政处罚案件数量310件,同比增长38.39%;罚没金额106.41亿元,同比增长42.28%;市场禁入人数达到50人,同比增长13.64%。

抓创新 IPO常态化 A股国际化

除了对市场加强监管至外,在维稳的大方向下,他还提出了多项金融改革意见,还对资本市场带来了另两大改变,包括IPO常态化、A股国际化。

2016年8月,刘士余就提出证交所转型,表示希望交易所不仅是交易平台,更是强大监管者。2017年12月,提出“建设资本市场强国”这一概念。

在IPO常态化方面,刘士余明确了发行制度,IPO的节奏速度明显加快且保持稳定,解决了“IPO”堰塞湖的问题。据凤凰财经统计,刘士余在任期间,证监会审批新股共708只,退市7家公司。在任期间,A股共交易共计513天,两市日成交金额最高时一度逼近9千亿, 最低时为2000亿。刘士余在任期间,两市总市值增长约3.9万亿元,其中上任前一天A股总市值为46.1万亿,离任时为50.0万亿。

在A股国际化方面,体现于进一步加快加大对外开放,A股进一步与国际接轨。2016年12月,深港通正式开通,沪港通进一步深化。A股也在2018年纳入了MACI、富时罗素等国际指数,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和地位都进一步提升。

挑战多多 春天真的不远了吗?

相比2016年的中国股市,2018年又迎来了一波长跌,又迎来了去杠杆、股权质押、名企融资等一系列问题。同时,经济形势也变得更为复杂和充满挑战,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刘士余此去,还留下了不少问题,迎来的或是机会也或是挑战。

首先是科创板的设立和注册制试点问题。《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都于近日通过,显示中国官方推进资本市场改革的决心和信心,在这个关键时间点,刘士余的离去必定要让下一届的证监会领导迎来更大的压力。

其次是维护股市的稳定运行。2018年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资本市场改革的明确要求之一就是要吸引更多长期资金入市,目前已完成的A股纳入MSCI、富时罗素等国际指数,就良好地推动了更多海外资金的流入。但目前市场交易活跃度却越来越低迷,市场缺乏活力,还需要看下一届领导如何来活跃市场了。

最后是如何继续深化监管改革,刘士余这位“最严”主席的监管下,资本市场的一些问题确实得到改善。在资本市场深化改革的压力下,继续深化监管改革自然是重中之重,如何稳定市场、规范市场,需要继续长期努力。

“春天已经不远了。”这是2018年4月10日,刘士余在座谈会上听取资本市场发展意见后的感言。在2019年1月的冬天,刘士余已经卸任,而资本市场的春天似乎还没到来。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文学
  • 粤港澳
  • 大都市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