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灼见丨支持民营企业融资与扶贫攻坚的组合拳除了降准还应有哪些?

2019-01-05 15:05:26来源:

腾讯财经《灼见》特约作者 | 展含著名财经评论员

为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优化流动性结构,降低融资成本,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其中,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别下调0.5个百分点。

同时,2019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不再续做。这样安排能够基本对冲今年春节前由于现金投放造成的流动性波动,有利于金融机构继续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支持力度,对支持民营企业融资与扶贫攻坚战的进一步布局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这次央行降准很明显是精准滴灌,在去年下半年一系列金融组合拳下,市场流动性应该说是比较充裕的,从短期看,一方面春节前这一段时间,通常都会有资金缺口的状况发生,比如说春节前货币政策工具可能有一些到期了;另外一方面春节前会有很多人会有取款需求,或者需要上缴准备金,这个时候出现资金的缺口是比较常见的,所以降准在时间上比较精准。从长期来说,包括去年财政减税,也包括一些货币政策虽然已经发力,但有一些政策的落地还需要一段时间,货币政策的发力也有一个迟滞,因此在上半年仍然会有压力的存在,所以这次降准从操作上来看属于定向支持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融资与扶贫攻坚战。

那么,后期政府及金融机构和各部门需要如何配合央行的降准操作呢?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措施可以配套执行:

从总从上看,政府以及金融机构各部门要致力于制定各种政策、措施为民营企业发展提供资金支持,民营企业的蓬勃发展,能够更好促进我国经济发展、减少我国贫困人口。但目前在我国来说,完全复制格莱明银行模式,在我国建立只针对贫困阶层的微型金融机构时机尚不成熟,但鉴于商业化小额信贷对贫困减少所发挥的作用。在现有的条件下,可以发展面向民营企业的商业化小额信贷,具体可以从以下方面进行努力。

首先,明确小额信贷银行监督主体。

政府和中央银行明确各自责任,制定各种指标,对小额信贷银行进行全方位监管。地方政府、人民银行等部门应加大打击恶意逃废债的力度,积极倡导和宣传信用建设,改善和提升信用环境。做好小额信贷宣传工作,提高当地居民和中小企业的金融意识,为商业化小额信贷的发展提供思想上支持。

针对小额贷款管理成本高、风险大问题,可以采用微型金融机构和当地具有本土优势的各种行业协会相结合的方式。由行业协会对民营企业的“信用”进行把关,由行业协会提供贷款担保、或者行业协会直接提供贷款给民营企业的方式,有效减少微型金融机构和贷款企业之间的信息不对称。

微型金融机构依托政府或行业协会向民营企业提供相应技术培训,提高民营企业存活率,同时,更要注重对微型金融机构中信贷人员的培训,通过提供微型金融班、小额贷款班、信贷分析技术等的培训,引导微型金融机构走向正规化道路,有效促进民营企业和微型金融机构的共同发展。

其次,政府从宏观层面上建立正向激励机制,用市场化手段引导资金流入小额贷款公司,促进微型金融机构走向商业化发展之路。

如:建立适当优惠的税收政策,吸收更多资金投向小额信贷机构,从而提高小额贷款公司的盈利空间,对客户不同的贷款收取不同的税收等等。适当引导小额贷款立足于农户和中小企业,为农户和中小企业生产性投资提供资金支持。只有政策上给予支持,才能适当引导先富阶层资金投向民营企业,发挥民营企业“就业吸纳器”的作用,减少贫富差距,降低基尼系数。

再次,微型金融机构要因地制宜,设计出适合当地发展的微型金融产品。

积极创新抵押模式,突破目前微型金融机构需要抵押品的困境。微型金融机构可以考虑采用订货单、短期投资、应收账款、预付账款等流动资产作为抵押物,向符合条件的民营企业发放贷款。小额信贷公司应采取有限公司形式,由一定数目的股东通过出资形式组成公司,股东数目可以较多,股东由农户和中小企业组成,通过控制最大股东出资额防止公司被大股东控制。客户对象在公司成立之初可以只面向公司股东,形成股东之间“资金互助”。通过“资金互助”形式缓解农户和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从而帮助农户脱贫和促进中小企业发展。但是同时要明确小额信贷公司监督主体,形成政府监督和公司内部监督相结合的机制,引导小额信贷公司走向正规化之路。但是同时政府又不能干预小额信贷公司运作。

后续资金可以通过增加股本解决。目前国家规定小额信贷公司不能吸收存款,只有发展到一定程度,符合一定条件的小额信贷公司才能升级为村镇银行,才可以吸收存款。但是能转为村镇银行的只是少数,缓解不了小额信贷公司后续资金紧张问题。小额信贷公司可以在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通过增加股本或者是增加股东数量解决股本问题。除此之外,微型金融机构资金获得可以考虑从正规金融机构贷款,再由微型金融机构向资金需求者提供贷款这一模式。

最后,构建金融体系,将向最贫困农户和向民营企业提供资金支持的金融机构分开。可以将最贫困农户纳入国家保障体系,使以各地中小银行、信用社、小额贷款公司为主的微型金融机构更多服务于民营企业,使民营企业和微型金融机构能够持续存在下去。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文学
  • 粤港澳
  • 大都市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