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欧元走过20周年之后,民粹主义威胁是道坎

2019-01-02 16:32:34来源:

[摘要]内部政治体系的动荡,民粹主义抬头,各成员国之间经济差距的扩大,债务风险分担不均,外部美元的虎视眈眈,都让欧元未来的路充满了危险与挑战。

文/盘和林(知名经济学者)

2019年1月1日,欧元迎来“20周岁”。欧元20年的发展历程,挺过了全球金融风暴与欧债危机,成为了世界第二大流通货币。不过,随着民粹主义在欧洲崛起,欧元区前景或将再次迎来新的挑战。

欧元20年给欧盟这个超国家经济体,带来了巨大的一体化红利。“单一货币”让欧元区各个国家连接成一个整体,这一经济体的国内生产总值和对外贸易总额都超过了美国。这一巨大的联盟在与美国等经济强国竞争中得以屹立不倒。而且,单一货币让欧元区的集团化进程变得更加顺利。此前各自为政的币值差距,让集团内部缺乏稳定的金融秩序,而欧元的出现能够大大缓解这一状况。单一货币也加快了商品与资金的流通速度,减少了近300亿美元的佣金损失,显著降低流通成本,增加社会效率。

“共同市场”则是欧盟抵御风险,促进整体增长的重要法宝。共同市场覆盖了增长已经饱和的中间产品,将这一部分利益内部化,同时降低了高技术含量行业的贸易壁垒,促进了技术流通,扭转了经济潜力下降的趋势。同时,共同市场的存在给各个国家提供了一个“防坠网”,保护他们免受一些不可预期的变化的冲击。内部统一的产品规则,也让各个经济主体都能感受到尽可能的自由和公正。

然而,随着近几年几个核心国家民粹主义崛起,“国家利益”至上的偏执思想让欧元一体化之路变得步履维艰。英国脱欧公投,意大利宪法改革公投失败,奥地利总统选举绿党和极右翼争得难解难分,法国国民阵线民意支持率蹿升,这些都显示出,欧洲民粹主义卷土重来。民粹主义极端强调平民的价值和理想,将普通民众作为政治改革的唯一决定性力量,字面上看来好像民粹主义是民主的先锋。可是,这仅仅是民粹主义的表面。

民粹主义名义上以人民为核心,但是它标榜的是一个抽象的整体人民,但是却蔑视一个个组成人民的个体。反对权威,抨击体制,极端的平民化倾向让欧元区陷入了政治动荡风波,而民粹主义上升到国家层面,就是极端的国家利益至上。

欧盟是一个超国家经济体,而不是一个完整的国家,欧元有着浓重的政治色彩,超国家体的政治和谐决定了欧元的稳定。但是,当前欧盟体系内部的贫富差距已经被逐渐拉开,跨越收入鸿沟的政治和谐,需要发达经济体做出更大的牺牲。欧洲整体的高福利注定了各个成员国都是在高负债下运行,强大的经济增长实力是高负债依然可持续的保证。但是,部分国家经济疲软导致债务危机的风险承担压力落在了其他经济强国的身上。此时,为了团体的稳定,就需要他们做出一定的牺牲,而这在国家利益至上的狭隘民粹主义眼中,无疑是背叛人民利益的存在。国家利益至上的思想让自身利益远远高于团体利益,将会使得欧盟这一超国家团体的各个成员同床异梦,失去了共同的初心。而且,欧元未来面对的不仅仅有上述的“内忧”,还有美元这一“外患”。

20年前欧元的强势登场,币值坚挺,再加上背后巨大的经济体量,都让美元这一世界货币倍感威胁。欧元的出现是在美国疯狂加印货币导致美元贬值的时候,让受制于美元这一单一货币体系的人们看到了曙光。欧元区的背后有26万亿美元的庞大经济体,高于北美经济体的24万亿,与美国分庭抗礼的苗头已经越来越明显。所以,美国借由科索沃战争等机会都在不断地打击欧元体系。同时,无论是难民潮还是伊核问题,唯恐天下不乱的美国都在不断地抓住机会挑拨欧盟内部成员国的关系,进而影响欧元的币值,从而见缝插针,稳固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

内部政治体系的动荡,民粹主义抬头,各成员国之间经济差距的扩大,债务风险分担不均,外部美元的虎视眈眈,都让欧元未来的路充满了危险与挑战。欧元20年,有辉煌也有坎坷,放眼未来,世界第二大流通货币的路,依然任重道远。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文学
  • 粤港澳
  • 大都市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