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90后负债是月收入18.5倍背后:中国离高储蓄国家渐远

2018-11-29 14:39:20来源:

特约撰稿人 平川

近期90后高负债率成为备受关注的热点。调查显示,90后负债额是月收入的18.5倍;已经工作的90后,人均负债超过12万。

舆论惊呼“现在的年轻人真敢穷”,源于我国一直是高储蓄国家的印象。居民赚了钱更倾向于把钱存起来,而不是用于消费 —— 更别说什么借贷消费。

现在的年轻人真敢穷背后:中国离高储蓄国家越来越远

但事实是,这些既有印象已经被过去几年的变化彻底颠覆。

如果将中、美两国的居民短期消费贷款余额与当年的消费支出进行比较:

美国这两者的比值,自2008年以来一直稳定在26%左右;随着最近两年的经济复苏,2017年缓慢上升至28.8%。中国2008年这个比值尚不足5%,但随着最近几年消费贷等的快速发展,至2017年底这个数据已经上升至26.7% —— 仅在2017年这一年,就提高了接近6个百分点。

中国的26.7%,和美国的28.8%,已经相差无几。

如果直接对比居民短期消费贷款规模和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

长期以来,美国居民短期消费贷款规模占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一直稳定在25%左右;中国则由2008年的3%,提升至2017年的接近19% —— 仅在2017年就提高了4个百分点。

中国的19%,离美国的25%,也已经相距不远。

如果考虑到中国的50后、60后、70后,甚至80后的相当一部分,还是相对保守的消费习惯,但中国负债消费占比已经接近美国,就可以想象现在的年轻人有多么疯狂。

居民高杠杆应引起重视:严重挤压消费

最近几年,大家更多把“去杠杆”的对象放在地方政府和企业上,但却忽略了居民部门的杠杆率上升。

根据央行的测算,2017年末住户部门债务收入比高达112.2%。而据海通证券测算,2018年上半年居民贷款余额占GDP比重超过56%,如果按分配到居民部分的收入的比重去大致估算,居民贷款余额已超过可支配收入的90%。

居民部门的高杠杆,尤其是短期消费贷款高速增长;如果收入增长或者财产升值又受限,那么必然会进一步挤压消费,让他们在消费决策中更加保守。

这在宏观经济数据上已现端倪。201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创下新低,并罕见的跌至10%以下。对应在消费结构上,表现为自2017年以来,粮油食品、日用品等必须消费品的增速都相对稳定;但汽车、体育娱乐用品等可选消费品的增速大幅下滑,甚至2018年开始出现负增长。

更为严重的问题在于,消费能力被侵蚀会使得居民消费对信贷更加依赖。据海通证券估计,新增短期信贷会有一部分用于消费,但也会有一部分用于借新还旧。海通的猜测,至少在媒体报道的案例中,得到了验证。

此外,如果将每月新增短期贷款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较会发现:2017年以及之前,短期消费贷款占消费比重一般呈现前高后底的走势 —— 这与一年中月度零售数据前低后高季节性有关。这种趋势其实很容易理解,中国有“双11”、“双12”,美国有“黑五”,都在每年的下半年。

但是,2018年的短期贷款与消费比重开始出现异常,反而呈现上升的趋势。这固然有今年消费增速放缓的因素在里面,但也说明消费者对短期消费贷款的依赖性不断提高。

消费贷大热背后:银行发力零售

年轻人真敢穷,除了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心态,也与银行这个背后推手有直接关系。

银行这两年大力开拓零售业务,也与这两年经济增速放缓、风险偏好下降、企业需求走弱等原因有关。宏观环境的变化,让房贷越来越成为优质资产;2017年以来居民房贷因为楼市调控政策而受限,短贷就成了银行最重要的发力点。2017年新增居民短期贷款的爆发,也几乎是居民中长贷的回落之后的完美接力棒。

而且与房贷相比,短期消费贷无需抵押、手续也相对更简单;但利润反而更大,银行收益也会更大。近年来银行力推的各种信用卡分期业务,手续费一般可以达到每月0.6%-0.8%左右,对应的年化利率就可能接近10% —— 相比而言,贷款给企业不但收益更低,而且可能面临坏账 —— 居民短期消费贷的坏账率要低得多。

银行发力还有一个助攻,那就是从去年年底、到今年上半年的P2P爆雷和更加严厉的监管,这使得更多原本属于互联网金融的消费贷,回到了银行体系之内。2018年5月至10月,P2P贷款余额从1.3万亿降至8000亿,当月借款人数从430多万锐减至260多万,这个过程中,原本在统计之外的居民信贷,重新回到了银行体系之内。

综合以上因素,2017年成为消费贷爆发之年。

2016年1-10月,居民短期消费贷月均新增规模尚不足600亿元;到了2017年,这个数值迅速达到1500亿元以上。

但是,尽管2017年以来居民短期消费贷高增,但最近两年消费的增长并不快,短期消费贷与消费似乎出现了背离。

2017年居民短期消费贷余额的增速从20%左右翻倍至40%左右,但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却始终维持在10%左右,甚至呈下降趋势。

这种背离,可能是消费者对信贷消费的依赖加深,也可能是消费贷中一部分流向了别处。

要解决居民部分高负债的问题,除了降杠杆本身,更需要增加居民收入并提振他们对未来的预期。除了提高经济增速之外,另一个重要的途径就是减税。减税之后,要让居民拿了钱有意愿消费,就要更加坚定的改革开发,释放红利,提高经济潜在增速。

【本文系腾讯财经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