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人大教授:环保税税率再高2至4倍企业也承受得了

2018-01-09 11:40:22来源:

时代周报记者 王心昊、潘展虹 发自广州、佛山、四会

“她担心征收环保税可能达不到预期效果,我觉得环保税的开征会给企业带来不小的负担。”元旦假期间,张海与梁红这对夫妻因为环保税的落地问题争执了好几次。梁红从事环保税法的研究,张海则在一家大型纺织业企业任职。在环保税的问题上,夫妻两人天生拥有不同的立场。

今年1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下称“环保税”)正式开征。此次落地的环保税明确:直接向环境排放应税污染物的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生产经营者,为环境保护税的纳税人,并根据污染物排放浓度实行差别化征税,即多排放多缴税。

环境税平移承接了近40年历史的排污费,是“绿色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的有力支撑”,中国的税收种类亦由此增至19个。中央财经大学研究团队预测称,环保税规模将远超现行排污费,年征收或达到500亿元。

但这500亿元收不收得上来,仍要打一个问号:需要税务部门与环境部门之间的通力合作,以保证企业申报的准确性,如果配合不当,将成为“环保税落地的拦路虎”。中国会计学会环境会计专业委员会委员、暨南大学会计学系教授沈洪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环保税一季度一征,目前距离第一季度申报不足百日。

企业主与环保专家之争

和张海一样,何永建的新年假期过得并不愉快。老何年届50,在广东四会拥有近60亩的农场,散养的走地鸡是农场的拳头产品。

“环保税一来,农场就真的赚不到钱了。”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何永建愁容满面。据介绍,他的鸡场一年出栏三次,每次约3000只。按照一只“走地鸡”重2.5-3斤计算,饲养成本在20元左右。按照16元每斤的批发价计算,一只走地鸡的利润在20元左右,再扣除人工和各项杂费,鸡场一年的净利润大概在12万元。

自2018年1月1日起,广东省大气污染物每污染当量征收环保税税额,从1.2元涨至1.8元,水污染物每污染当量征收环保税税额,从1.4元涨至2.8元。何永建每年要缴纳的环保税,从排污费时代的3500元,上涨至1.5万元—平均每只鸡的成本上涨超过1元。

事实上,广东实行的环保征税标准,在全国各地处于中等水平,仅略高于国家标准。在北京市、上海市、天津市、江苏省、湖北省等地,征税标准达到广东的2-8倍。若按平均5倍于广东计算,在这些地方养一只120天出栏的走地鸡,征收的环保税将超过5元。

“成本如果增加5元,我一定就退出市场了。”张永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于养殖业这些利润率长期处于个位数的行业而言,环保税让他感觉有些焦虑。

面对老何的焦虑,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王克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养殖业在环保税的征收上面临成本压力,但仍旧无法排除在环保税征税范围以外”。王克强调,环保税是通过对高污染企业进行征税以达到保护环境的目的,对污染严重的养殖业而言,征税有助于实现减少污染物排放。

但他同时指出,当地政府应对养殖业予以适当帮助,避免出现全行业的经营困难,“政府可考虑建立污染物的集中处理中心,降低企业排污成本”。

受到冲击的并不仅仅是第一产业。环保税明确指出:直接向环境排放气、水、固体和噪声这四种应税污染物的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生产经营者,需要缴纳环保税,这个范畴包括了大部分制造业和部分污染较严重的加工业,涉及火电、钢铁、水泥、电解铝、煤炭、冶金、建材、酿造、纺织等数十个污染行业或是钢铁厂、冶炼厂、化工厂、烤漆厂等“排放大户”。此次环保税实施后,其税收支出均将有不同程度的提升。全国范围内,涉及的企业数将超过500万户。

但在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马中看来,即使提高了环境税和收费标准,依然达不到和别的要素成本相当的程度。“我们对此做过污水排污费的实证分析,发现在现行税率基础上,再提高2-4倍,都在企业和国民经济的承受范围之内。”在接受《财新》采访时,马中说得很直率,“说到企业的承受力,不能单纯看环境成本,要横向比较劳动力、技术、土地、能源等其他成本。你会发现,一个企业的各种成本,最小的就是环境。有的企业到了亏损边缘的时候,就把最后一根稻草归到环境头上去。可是劳动、技术、能源成本是怎么出现、怎么造成的?就是因为长期靠成本平均化,靠环境的无成本或低成本,把它那些成本均摊了,所以总成本一直处于可承受的范围。从经济学上解释,你长期不进步,是因为环境这碗饭太好吃了。”

统计数据显示,2003-2015年,我国累计征收排污费2115.99亿元,涉及企业500多万户。其中,2015年的征收额为173亿元,仅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收入比重的0.02%。

对珠三角制造业前景乐观

与何永建相似,广东佛山一家机械加工企业的负责人孙国华,也在承受着环保税所带来的阵痛。但与何永建不同,孙国华坚信,这次阵痛过后,将迎来行业生产质量的整体提升。

“环保税的确会加重制造业的成本负担,但也会逐步淘汰技术水平较低的落后产能,改变过去行业以本伤人的恶性竞争。”在采访中,孙国华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环保税将为他的工厂带来占总营收约1%的成本上涨,但对于原本利润空间较大的机械加工行业而言,不会造成根本影响。

此次受环保税波及较大的,是污染较严重的加工业。据行业预测,大气污染物中,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化工,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等5个行业缴纳的环保税,将占全部大气污染物环保税收入的88%;水污染物中,化工、造纸、医药、纺织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农副食品加工业、发酵和酿造、制革等8个行业缴纳的环保税将占80%。

“环保税明确规定,企业如果污染排放大幅低于标准排放浓度,可以享受25%和50%的环保税减免。如果内部治理不直接向环境排放,可不用缴纳环保税。”沈洪涛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此次落地的环保税形成了对企业甄选、分化的过程,将促进高效能、低污染企业从中受益,而高污染、低效能企业将被挤出市场。

“我对于未来珠三角制造业的前景还是十分乐观的。”孙国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08年前后,广东开始“腾笼换鸟”,自己的企业亦借此开始重视环保,并逐步开展污染控制。从2010年开始,企业先后投入近200万元,逐步建立中水回用设施及包括VOC(挥发性有机物)整治系统在内的减排系统,对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水和废气进行处理后再排放,尽可能地减少污染。目前,工厂的污染排放量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孙国华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在经历过去近十年的产业转型升级之后,珠三角地区大多数制造业企业的污染排放量都已达到国家标准;而对污染物排放较多的企业来说,以先行者的眼光和姿态,孙国华建议,与其担心环保税带来的成本压力,不如从企业治理上下手,把科技创新和工艺改良提升到企业的战略发展高度。

孙国华同时提醒,由于行业限制,机械加工不可能消灭污染。按照目前的税率划分,就算企业投入足够的成本升级设备,“到最后,省下来的钱可能还不够买设备的零头”。孙国华就此建议,有关部门是否能够进一步针对不同行业,设定不同的税率和税收优惠政策,进一步激发企业节能减排的积极性。

国家税务总局财产和行为税司相关负责人则表示:“环境保护税的收入规模并不大,排污费改税的主要目的不在于筹集财政收入,而在于通过税收杠杆,引导排污单位减少污染物排放,为人民创造良好的生产生活环境。”

“工作配合”机制迎考

“以前排污费的征收是行政事业性质的,法律层级比较低,征收力度不大,环保税则上升到了法律层面,约束更有力,强制性更大。”沈洪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过去排污费的征收主体为环保部门,而环保税的征收主体转为各地税务部门,且全部作为地方收入,中央不再参与分成,这让政府有更大的动力和意愿投入污染监控。

沈洪涛同时指出,当前国内对环境监测的体系仍待完善。环保税的落地,需要税务部门与环境部门之间的通力合作。作为我国第一部明确写入部门信息共享和工作配合机制的单行税法,环保税明确提出,“费改税”后,征收部门由环保部门改为税务机关,环保部门配合,实行“企业申报、税务征收、环保监测、信息共享”的税收征管模式。

目前情况下,如何保证企业申报的准确性,成为环保税落地的拦路虎。费改税后,纳税人将由环保局核实下单缴费,变为自行向地税机关申报缴税,企业申报的污染物排放量由此成为缴纳环保税的重要依据,但从目前实际状况来看,企业的自我申报缺乏监管和后续处罚手段。国家税务总局财产和行为税司有关负责人对此曾解释说:“环保税的计税依据有别于其他税种,专业性强,征收管理较复杂。为此,环保税法明确规定,税务机关和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建立工作配合机制。”

“从去年8月初开始,我们镇环保办就对辖区内的征收企业清单进行复查,确定清单内是否有关停企业。如果有已经关停的企业,就意味着无需再征收排污费,我们就将其从清单中剔除。剩下的企业汇总后,我们镇环保办将清单及相关征收信息、征收系统等,都全部移交给了区环保局,由区环保局和税务部门对接”。佛山市南海区某镇环保办工作人员梁华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说,自己目前收到的通知是,当税务部门需要环保人员协助核查企业的排污情况时,会由区环保局统一协调后,安排企业所在的镇街环保办安排人员核查,“但目前还没有收到这样的请求。”

梁华说,减去排污费的征收工作后,并没有对自己的日常工作造成太大影响,“基层环保人员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例如环境统计、一企一档、资料搜集、日常审批、政府驻点相关工作等。”目前,他的工作还包括向拖欠2017年及此前排污费的企业进行追缴。

“环保税落地,首先要确保环境监测数据的准确性。”沈洪涛对时代周报记者强调,环保税的税基,不能单靠企业自行申报。当前国内环保数据的监测,多在地方环境执法部门之中,而征税权则在地税部门手上,如果双方缺乏明确的沟通机制和分工,征税将难以落到实处。

推荐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