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新世纪已过去17年 东北的制度环境还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

2018-01-06 12:14:08来源:

东北的1978年还没到。

毛振华2018年首日怒怼黑龙江亚布力管委会,重新把“振兴东北”话题烧热。

“振兴东北”是国务院前总理2004年8月3日提出的战略,距今已13年有余。持续在振,却不见兴,何故?

首先必须要强调的是,东北不兴、东北人自然脱不了干系;但将原因归结于东北人在能力或素质上固有的恶并打开地图炮,亦是不可取的。

事实上,东北人和其他省市的人没有不同,有精英也有废柴。如果以“受大学教育人口比例”来衡量人才浓度:辽宁以11.96%排名全国第四,前三名分别是北京、上海、天津;吉林以9.89%排名全国第九,黑龙江以9.07%排名全国第十三——均高于8.86%的全国平均水准。

问题来了:东北人整体受教育程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准,这么好的人才优势,为什么振兴了十几年、就是振兴不起来呢?

得从环境上找原因,这个环境不单单是指自然环境(有种论调说东北振兴不起来是因为冷,有一定道理,但不是核心原因),更是制度环境。

如果我们去找东北真正的问题,一定是去找“东北独有”或者“东北最为严重”的问题,而不是整个北方、甚至全国普遍存在的问题。

笔者之前的文章《东北人怎么看东北经济困境:不干正事?人情世故却分得特别清楚》中,C在访谈里谈到:东北三省的历史相对较短,并没有形成商业氛围。大家在集体中生活惯了,所以崇拜组织、崇尚权力,所以重视所谓的身份,所以爱面子……

其实北方人都挺爱面子,也都挺崇尚权力,也都存在类似的问题 —— 如果比权力氛围,山东的浓度并不比东北低。

但是以2016年GDP总量来看:黑、吉、辽三省加在一起5.2万亿(共1.1亿人口,2015年数据),山东6.7万亿(9847万人口,2015年数据),比东三省加起来还要高出将近30%,这还是在总人口少于东三省的情况下完成的。

差距明显。

东北和山东的区别在哪儿,仅看计划生育就可管中窥豹:东北人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是最认真的,而且是骨子里的认同、少有反抗(所以在东北,毫无疑问男女是最平等的)。山东人抵制计划生育政策是最激烈的……

山东总人口现在居全国第二,经济总量全国第三。东三省则老龄化程度全国最为严重,伴随大量精英人口外流……你说人口是经济增长的长期因素,老龄化+人口外流=经济无解,我也认同。但是东三省为什么老龄化最严重呢?

同样在《东北人怎么看东北经济困境:不干正事?人情世故却分得特别清楚》中,B在访谈中有句话说得很到位:“东北人都很单纯,政府不让干、或者某个权威不让干,就不干了。但南方人就不是,对吧。”

东北与北方其他各省最大的区别就是“浓厚的集体生活氛围”,这个区别的核心不是集体生活氛,其他各省也有央企国企 —— 核心区别是“最浓厚”,东北央企国企占比是最高的,没有之一。

“最浓厚”意味着最刚性,意味着国家在1978年经济转轨的时候,东北是转不过来的。

安徽凤阳小岗村,那几个农民私下签订的包产到户协议,放在当时是赤裸裸的违法乱纪行为,被抓住是要掉脑袋的。包括南方很多地区,其实都在偷偷的搞“私产”。当市场经济地位逐渐被确定下来,这些“非法活动”也逐渐合法化,并获得极大发展 —— 这就是弹性,也是中国生命力之所在。

如果一片土地100%都是央企国企,没有任何民企的种子、甚至没有民企生长的土壤,当地人也打从心里不准备接纳民企,那民营企业就是发展不起来 —— 生产关系严重阻碍了生产力发展 —— 那么,这场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变革,对东北来说,就相当于泰坦尼克号撞冰山。

虽然当下已是21世纪,但东北的产业环境和当地官员的意识,还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在当下舆论语境中,东北人总是被地图炮瞄准,实质上是市场经济环境下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对上世纪80年代计划经济环境下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的嘲弄。

所谓“东北人吹牛逼,不做事,好体制内”等指责,放在上世纪80年代的南方国企,我相信不会有本质上的区别,都是在特定产业环境下催生出来的,适合在当地生存和发展的行为方式。你认为花几十万进体制,就为了捧一个铁饭碗,拿着一个月几千元的工资很可笑,但在当地恐怕真的没有靠谱的民企,这个可笑的做法是当地的“最优解”。

产业和思维代际上的落后,只能用危机来倒逼 —— 但在1978年那个时点,东北并没有经历危机,甚至于在上世纪80年代,辽宁的经济总量是高于广东的。当时东北的城市化水平最高,受教育程度也位居前列……以至于现在很多东北人还沉浸在往日的荣光里,并不觉得自己已经落后;既然岁月静好,那就没有必要去改变什么。

于是危机被推后至今,还有很多人还陶醉于往昔。

伴随着“老龄化+人才流失”,逆转的难度越来越大。但要逆转,首先要承认问题,然后才能做出改变。但是,仅在承认问题上就困难重重:很多东北人基于面子,或者根本不承认存在问题,所有指责都是在黑;或者说有些省也好不到哪儿去,甚至更差……

东北的核心问题是什么?当然是制度环境,但也正是这种制度环境影响了环境中人的意识。B在访谈中所说得“东北人都很单纯”,这个单纯实际指的是“没有市场经济意识”。

在市场中要获得发展,一定要着眼于市场去布局产业,并抓住符合时代发展潮流的经济主线或产业主线。东北这些年依然固守政策定位,固守重工业和农业,并没有抓住什么风口和机会。

马云刚创立阿里巴巴的时候,所招到的人放到当时来看都不算人才。按照他的话说,他把当时四肢健全、街上能走路的都招来了。当随着阿里这些年的发展,当年那些“称不上是人才”的人,现在都成了“人才”。所以是时代成就人,这个放在一个省、甚至一个国家也是适合的。

东北的制度环境影响了环境中的人,这当然是问题所在。但东北要想振兴,核心是要抓住时代的机遇,用一个机会把人激活,然后通过示范效应来带动整个制度环境的变革。如果只是想要靠一个人或者一群人 —— 比如调几个清廉能干的官员主政,而不是抓住时代的机遇、历史的进程,那真的是太难了。

【本文系腾讯财经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
推荐阅读

贵州新闻 liebiao rbc rayli baobao 广播网 mumayi 17x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