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支撑中国创新动能的人民币风险投资金融体系已形成

2017-11-05 18:28:26来源:

1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 王忠民

财经网讯

“全球新增的独角兽公司,中国占比已经超过50%,中国的独角兽新增数量已经超过了美国独角兽公司新增数量的全球占比,这背后的金融逻辑是中国风险投资体系的完善,一个丰满、成熟、多维的金融服务体系为企业创新的全部生命周期阶段提供着强力支撑。”11月4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王忠民在“2017杭州湾论坛——新时代新金融新经济”上如此表示。

回顾全球经济重心的变迁史,2000多年前中国占据农业文明的顶端,工业文明兴起让全球GDP重心由东向西位移,再到重工业阶段重心从欧洲转移到美国,直到今天各种新科技产业依然环绕美国,这背后正是基于一个成熟、壮大、多维、不断更新的繁荣的金融系统,支撑着产业端口的不断创新。这便是金融的第一个逻辑,一个具有稳定性的成熟金融生态。

王忠民表示,当初阿里、腾讯、百度等创业初期,支撑他们创业的是美元资本,但如今蚂蚁金服背后则站着社保基金等中国人民币资本,人民币天使投资、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体系的建立,让创业者资本来源更加多维化,支撑中国创新动能的人民币风险投资金融已经形成。

更难得是,中国资产在国内估值大都在10倍PE以上,这大大超过了全球私募股权投资5-6倍PE的估值,大量中国资本愿意以高于国际1倍的估值水平与创业者共生、共成长、共担风险,这种高估值引领中国创业市场,创业者一定要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市场机遇。

金融的第二个逻辑是合伙制度。创业者和投资人利益更紧密更长期的关联和凝结,这种合伙逻辑是股权投资层面被贯彻的最深刻的金融逻辑。甚至可以像阿里那样延伸出AB股双层架构,让股权有更多组合和变化,实现决策和效率的最大化。

第三个则是轻资产背后的金融逻辑。王忠民表示,目前所有新科技公司都采用轻资产模式,谁都不敢将快速迭代的商业模式与有形的重资产绑在一起,过去的技术和重资产高度吻合周期完全被轻资产模式打破,“技术迭代太快,不能重,一重不可翻身”。

王忠明认为,在轻资产大背景下,原有重资产模式可以通过新的金融交易结构全部变轻,只有一个有效的金融市场,才能让资产更加轻盈和流动,更好适应新技术和新市场的不断变化。

最后一个逻辑则是金融科技的力量。技术不仅改变了金融效率,甚至改变了金融的模式和方式。王忠民强调,环顾中国在第一场景取得巨大成功的互联网巨头们,在第二场景选择上无一例外的选择了金融领域,先是支付再是信贷。金融的本质是信用、交易的效率,是股权未来贴现的最佳价格。当大数据、区块链改变了这一逻辑,意味着整个金融市场的本质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根本性效率大转变。

以下为王忠民发言:

王忠民:尊敬的各位来宾,我和大家分享的题目是《创新的金融逻辑》。

我们先用几个最为醒目和最为入脑的数字来看一下创新和金融之间产生的经济裂变。

如果我们今天先把视角投向全球市值排行榜,全部的全球市值前十的公司,是新技术、新科技、新应用下,特别是基于新金融逻辑的研发之后排在全球的市值排行榜的前十。既有全球的谷歌、苹果,也有中国的阿里巴巴、腾讯。中国在其中占五席左右。

这说明全部的新经济当中的经济体谁最早应用了金融的全方位的、多维度的支持和应用,谁才可以走到今天这一步,谁把技术应用领先和金融应用领先,三者结合在一起,谁将走向时代的前茅,走向经济的前茅。

独角兽公司,在全球的新增长的独角兽公司当中,已经超过了美国的独角兽公司新增数量的占比,而且在绝对比量当中我们占据了50%新的增长量和总体的增长量。

如果我们把这个逻辑再放到具体用创业投资的角度来看,我们突然发现,在近两年,中国的独角兽公司,注意还没上市的。

风险投资,在促生自己的独角兽公司当中发挥的积极、有效的金融生态和金融服务。

这背后的金融逻辑是中国的

未来超一线城市的城市产业经济聚焦逻辑

我们今天的会议在杭州举行,而且会议的大标题是杭州湾的金融港发展的这样一个逻辑。我们可以从产业的角度,刚才描述了新的产业需要金融的支持。如果我们投入到城市的角度,在中国一个深圳,一个杭州,如果不是新经济,特别不是新经济的公司,从微小走向巨大,而且巨大到全球市值得排行榜的时候,如果不是这样一个历程的话,就不会出现两个以创业为聚焦的成长型的公司,成为中国一线的,甚至将会。

金融生态足以支撑这个湾区当中的企业

如果我们再看湾区概念,今天放大到产业和城市,如果到一个大的湾区的话,无非是说这个湾区里面,,在它,,他才可以有这个湾区的经济成长华发展。

如果基于这三个例子,我把今天的主题,创新的金融逻辑用四个方面给大家逐一占开。

两千多年的农业文明

第一,如果我们再把刚才的例证拉长到历史大空间看,中国曾经在历史当中有,这个产业当时占中国的GDP,乃至于换算中国占全球的GDP占30%左右。乃至于到大清末年,那个时候由于工业文明刚刚兴起,,在服务端口初期的时候,。随后我们在工业文明迅速兴起的过程中,,是工业文明产生的新的产业,从初始的产业,到其他的任何服务业的时候,已经,我们那个时候发生了。这个在工业革命之后,我们如果发现从欧洲跑到美国的时候,是全。特别是股票市场的初期运行,金融的两大问题,而且当二战以后,从证券化的领域,从期货、衍生品一些领域当中,,,才保持这样一个创新,在产业端口的形成,这样才发生如此的稳定性。

今天这个稳定性带来第一个金融逻辑

我们,创业投资最初中国的今天走向全球市值得排行榜的公司,为什么那个时间点还是十多年前,不久远的时候,。今天我们的阿里巴巴的主要的持股人还是孙正义,雅虎已经卖的差不多了。马云的初始、创始合伙人,思想领袖,阿里巴巴的今天也占到阿里巴巴8%不到的股权。

蚂蚁金服的时候,其中主要的基金全部中资的

回头看阿里巴巴的的今天会议协办的,其中。这是历史跨越。阿里巴巴在初始阶段时,我们人民币的金融生态,基金特别是天使基金和风险投资当时不足以支持他,不仅是阿里巴巴,我们看腾讯,我们看今天的任何排在前五的百度、京东,再往后数十家公司,小米...所有的如果我们数遍以后,只能回答一个问题,中国创新业态的公司,如果不具有人民币基金,人民币天使投资和风险投资的金融生态的话,它只能依靠全球的生态去发展,我们只能说

今天大量的人民币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足以让天使投资那个阶段,创始人的资本来源多维化,

他自己即使有大量的资本,也,,才。

我们全部私募股权投资的时候,平均给我们资产的估值都在10倍以上的PE,全球投私募股权投资只有是6倍、5倍的时候

我们只是这一点不够丰满,链条不够长,还没有盈利阶段的ABCDE的几轮融资当中,如果每个阶段不仅天使和高风险时,而且有不同阶段的风险投资,你的资本股权可以随着每一个阶段的成长发展,都有人和你在这个阶段进行资本和创业阶段的协同,你不会在A轮跌下去,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的。如果你已经开始盈利,你会步入到私募股权投资领域的金融生态下,你也不会一个人战斗,你的私募股权当中会把你大部分的股权,高高的估值,我们今天在看,中国私募股权投资,

如果你还要IPO,中国今天的二级市场在创业板和中小板,即使估值大幅下降的今天来看,在全球的市场当中也是高估值的。

我们的高估值引领了这个市场当中的创业者,要抓住这样千载难逢的市场机会。

没上市的时候平均估值才几百亿,上市以后估值可以达到三千多亿,那只能说明中国的高估值市场,一定比全球其他的市场要高,如果我们的阿里巴巴到人民币市场来上市的话,他的估值就不是四千多亿美元的问题,有可能估值超过全球超过七千亿美元的公司,

我们看到前期的好多公司为什么到香港、美国去上市,是因为那个时候中国上市的窗口没有对他们开放,他们只能到可开放的窗口中,去募集境外的美元发展。还有不同市场当中的投资者对不同阶段的公司的认可程度,你不但可以选择新的上市,可以还把它再下市和再上市。

当然二级市场当中,你的更新迭代,你的股权并购,取决于这个时代能不能并购你,特别是注入新的盈利模式和新的产品模式,把你更新换代。

当然我们也会发现其中的问题,特别是今天,当所有的公司即便你已经长大,即使长成生态极的大公司,还会不会失败?即使你已经上市了会不会失败?给金融投资者,早期的投资者带来问题,苹果就是这样的。今天的阿尔法狗有可能把谷歌的市值大大提升估值,是由于人工智能的逻辑一定让他的资产重新发生一个历史再估值。

如果有的话你和资本是共生共存的,如果没有,你可能成长了,但是你一定缺乏了一个协同者

从天使一直到并购、迭代,一系列的逻辑当中,无非说你作为一个市场当中的创业者,有没有流动性的实现,有没有证券化,及时、恰当的场景选择,和每一次迭代的选择,,你一定缺乏了伴随者,。

第二个逻辑,合伙制度。

我注意到中国的合伙制度,合伙从股权的角度,从股本的角度来说,当合伙产生了以后,我们才发现即使我们在历史当中,最合伙的方式,都比不上金融合伙把它做的那么密集,血缘比不上金融合伙。

如果我们把合伙看成是所有资本,不管你的资本性质是如何的,都可以以合伙的角度参与其中,比如说今天混改,混改的逻辑无非是说公有性质的资本和非公有性质的资本,混合在一个公司的股权架构当中,大家都有合伙的思维,共享利益,共担风险的才是混改。

国企改革,为什么要有职工持股,要有管理人层持股和职工持股混在一起的逻辑,是因为把合伙的思想渗透在其中

如果混改再发生到今天全社会的私募股权,不管是VC级还是PE阶段,无论是LP和GP,而且这两个层的结构是加在一起的。如果我们再看今天所有的。,这种

上市公司能不能AB股权双层架构

我们还可以把它变形使用,,马云找上市认同窗口的时候,是说我在资本当中,股权当中不占多数,但是我要在治理当中起决定作用,我要求我合伙人架构董事提名权的,就要这个东西,。,当别人看到自己资本,股权成长的时候,你愿意进来可以进来但是我在公司当中的权力没有受影响。结果,。

我们可以找到无数种合伙的逻辑,在创业,以至于成长发展过程当中,让股权可以无限组合,无限变化,可以让真正的有决断力的人去决断

如果今天把合伙还可以在股权角度,不是你占多少比重,就分享每一股带来的收益是多少,这也是一种变形的应用。,真正想走出去的可以随时走出去,真正想任何一个维度对他进行产生影响的时候,就可以和他公平的,有效的建立在一个大家都认可的交易结构当中参与其中。

看第三个逻辑,

我们我们今天满眼望去,如果绑在一起的话,。所有的都要轻资产,谷歌、苹果、阿里巴巴都是这样的,当我们看我们的经济周期的时候,

怎么才能让公司的资产轻,我们今天找到几个逻辑

,,任何一个东西可以共享,特别是大型的,占比例大的总是。我们今天共享特定技术水平下的资产的时候,我们今天用共享的模式已经打破了,

再看轻资产的市场金融逻辑

我们,。比如说移动互联当中的智能手机,我们一定用代工的方式,代工也是用轻资产,到地方去租地方的厂房和设备来生产,一层一层下去,让我一次手机一次爆发就可以,即使一次爆发,比如苹果8和苹果10之间的关系,苹果8一发布股价跌了,苹果10一发布股价涨了。,

第四个逻辑

,今天。我们注意到了式。我们今天,。所有这些东西是说,。

全社会都在讨论有现金没现金,我们的支付方式,怎么支付效率最高成本最低,以至于我们的移动支付,在全球范围内都可以领域领先地位,这是因为我们的互联网效率大大提高。

金融的本质是信用、交易的效率

如果我们看到,如果我们看到,。如果我们看到金融的第三方的去除这些逻辑时,一定把交易成本降低。。

看区块链,我们的信用逻辑会发生更大的改变

如果我们,我们的市场当中到处都是欺诈,到处都是不平等,到处都是套利,我们才发现,。如果我们,当所有这些东西都产生的,它不仅改变的是金融本身。,但是,创新这样一个新动能的场景,创新这样一个未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不得不依赖的场景,真正实现它的创作爆发和价值体现,不仅实现自身的价值,也有利于全部世界,全部社会,特别有利于我们在场的处在其中的见证者和参与者。谢谢。

推荐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互联网
  • 科技